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6 沉眠之地  
   
096 沉眠之地

"沒錯,生死寶鑒!這是生死寶鑒的天璣祿存卷,也是開啟沉睡之門的鑰匙.現在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將你引來,甚至不惜花費大力氣在你身上種植天雷魔音了吧?"林濤微微一笑:"只是沒有想到,你體內居然有一股怪異的能量在跟天雷魔音的原體抗衡."

"鑰匙?種植?原體?"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都是什麼意思?"

"你們在木城下車,那十來個黑車司機都是我的人,不管你們坐哪一輛黑車,都會在大橋鎮那出事.我原本是打算讓曾浩等人跟你動手的時候,在混亂中種植原體,沒想到你居然夾著尾巴逃跑了.不過,沒關系,在薄荷縣我還是有點勢力,在警局里面動手也一樣,總算是把原體種在了你的血液里面."林濤沖我眨了眨眼:"你猜,是誰將原體種植到你身上的?"

"大眼!那個大眼警察!"我瞬間就反應過來,摸著自己眉梢的疤痕,草的,難怪他要帶著戒指打老子,這畜生,老子跟他不共戴天.

"恩,不錯,就是他.所以說,關鍵時候還是朋友靠得住,要不是安然打電話給那個什麼婁巍,你估計還有更多的皮肉之苦!哈哈.原體進入你體內有一個適應的時期,這也是為什麼你會暈車的原因!"林濤揚了揚眉毛:"你再猜猜,我是怎麼知道你暈車的?"

"是安然打電話給婁巍?"我狐疑著問道:"農自豪也是你的人?"

"哈哈,我沒那麼厲害,我只是在招待所里有人而已,你一下車就吐得天昏地暗,他想不知道都難."林濤將生死寶鑒的盒子收回口袋,伸手在圓桌上點了一下,顯示屏與麥克風頓時收了回去,雙手按桌站起身來:"暈車就表示原體已經潛伏在你的血液里面,雖然你的身體內有神秘的能量在阻攔,但是那個不影響大局,我依然可以控制住你的思想."

我說呢,好端端的怎麼可能會暈車?先前我還以為是路上太過于顛簸的緣故,看來是中了什麼原體.

"我要是不聽你的指令會有什麼後果?"我突然問道.

"你確定想知道?"林濤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恩."

"好吧,讓你瞧瞧!"林濤伸手從背後一抹,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赫然出現在他手中,冷光浮動,宛如一泓秋水,看得出來,這是一柄非常鋒利的匕首,應該非常值錢.

可偏生這柄看上去非常值錢的匕首,被林濤扔垃圾一樣,隨手往我面前的地上一扔,嗆啷一聲,匕首落在我腳下.

我愕然看著林濤,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揮刀自宮!"林濤嘴角浮現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草!"老子忍不住破口大罵.這媽比的是人干的事情嗎?

口中雖然破口大罵,手卻不聽指揮的撿起了地上的匕首,顫顫巍巍的朝自己某個要害部位伸了過去.

停住,停住,我跟我弟弟有很深的感情……

"正南!住手!"孔宣再次沖我大吼,而我腦海中的那一縷能量,也在拼命的阻止著我進行這種自殘.

手中的刀距離我某個部件越來越近,三十公分,二十公分,十公分……

不要傷害我的弟弟……

"停止自宮!"在距離還有五公分的時候,林濤這才笑眯眯的說了一句,此話一出,我的神智這才重新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第一時間將匕首扔得老遠.

"怎麼樣?信了吧?"林濤笑眯眯的看著.

"好吧,那個該死的沉眠之地在哪?我去幫你開門!"我恨恨說道.

"你瘋了!"孔宣在我身後大吼:"月魔要是被放出來,整個人類世界都會被屠戮一空,與其你那個時候被月魔殺死,還不如現在就讓你自宮好了!"

你知道個屁,你以為我不知道這個結果嗎?我是要找機會解除掉這個天雷魔音先.我心里狠狠的罵著孔宣這個傻**,嘴里卻是輕描淡寫的回答:"那是以後的事情,我只管眼前.再說了,老子將他救出來,怎麼也是救命恩人一個,怎麼可能被屠戮?甚至你們都可以因此小命得保……"

孔宣鄙夷的打斷我的話:"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麼?你不就是想伺機解除掉你體內的什麼原體麼?你這種傻**般的想法,我都能猜出來,你以為他們不知道?"

"哈哈,孔宣兄弟你太實在了,不要戳穿嘛!"林濤縱聲大笑.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我惱羞成怒的看著孔宣.

"我們跟他拼了!"孔宣大力踢了一下鐵柵,哐當一聲,隨即他呲牙咧嘴的捧著腳尖連吸冷氣.

"哈哈,你再囂張的話,我把你也種上原體!"林濤指著孔宣笑道.

"來呀?有種就拉開鐵柵!"孔宣一臉的蔑視.

林濤眉毛一揚,在圓桌上按了一個開關,哐當一聲,大門後面居然又掉落下來一個大鐵柵,同樣是胳膊粗細,這樣,孔艾兩人就陷身于一個鐵籠中,前後是鐵柵,兩側是牆壁.

"這算什麼?將我們關在這里面,你打算餓死我們麼?"孔宣臉上微微色變,口中卻是不以為意的說道.

"餓死你們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的耐心不是很好,所以,我決定夾死你們!"林濤又按下一個開關,一陣紮紮嘎嘎的聲音傳來,孔艾兩人所處的兩側牆壁居然緩慢的朝中間移動.

艾佳語臉色一變,徑直沖到牆壁旁邊,五指一戳,在地底五十六區我們見識過艾佳語的指勁,就算這牆壁是花崗岩,她都可以戳出洞來.沒想到叮的一聲,這面牆壁居然是鋼鐵所鑄,艾佳語因為吃痛手臂一陣抽搐,面如土色的退了回來.

見狀不妙,我大吼一聲,正要給林濤飛起一腳,林濤似乎早就知道我會這樣,沖我大吼了一聲:"蹲下!"

我立馬乖乖的蹲下,跟條哈巴狗似的那麼聽話.

眼前的事情比較詭異,在中學的時候,我對于生理衛生……呸呸呸,我的生物這一門功課成績還不錯,人體要控制自己身體,必須是大腦通過神經來控制肌肉,然後產生行動.而現在,我的大腦似乎還屬于我自己,但所謂的原體則直接守候在大腦旁邊,隨時都可以代替大腦來發號施令,而且,這原體下得指令特別的具體,說要我蹲下我就只是蹲下,其他的器官它全然不理會.

也就是說,我此刻雖然乖乖的蹲在地上,但還可以大聲呼叫:"林濤,住手,我都答應你了,你快住手!"

林濤根本不理會我,只是嘿嘿冷笑,兩側牆壁逐漸靠攏,三米,兩米,一米……

"媽比的,你要再不住手,老子就……自殺!"草的,居然只能用自殺去威脅別人,這肯定是天底下最滑稽的威脅.

林濤依舊微笑不語.

兩側牆壁繼續靠攏,孔宣跟艾佳語兩人互相伸出手來抵住牆壁,而牆壁並沒有因為兩人的頂抵而稍微停頓,緩慢而堅定的朝中間壓擠著.

就在兩側牆壁還有五十公分的時候,孔宣一個閃身,將艾佳語抱在懷里.

艾佳語顯然吃不准孔宣的用意,厲聲叱道:"孔宣,你做什麼?"

"反正是死,還不如讓我先死,說不定我骨頭硬,能夠把這個牆壁卡住,這樣,你不就有機會存活了麼?"孔宣滿臉的無所畏懼.

艾佳語聞言全身如被雷擊,雙目一紅,竟然趴在孔宣的肩頭嚎啕大哭起來.

"咦,說好的驚悚片,怎麼變成愛情片麼?"林濤一陣錯愕,然後哈哈一笑,按下了一個開關,牆壁停止不動,沖安然抬了抬下巴.

安然從身上拿出一根針,針尖在光線下閃爍著藍色光芒.二話不說,走到鐵柵前面,一甩手那根針就飛射而出,徑直射到了孔宣身上,孔宣身子一抖,硬是沒有吭聲.

"起來吧!"林濤沖我說道,我的身體頓時又恢複自己控制.

站起身來,走到鐵柵前,看著孔艾兩人突然爆發的情感,我開始也是覺得錯愕,想了一想,頓時釋然,小艾再怎麼武功高強,她也是一個女孩子,也需要一個肩膀來依靠,也需要有人來給她安全感.而孔宣就是在她需要安全感的時候給了她.

有一個情感專家曾經說過,如果兩人能夠共同面對生死,那麼這兩個人極有可能會……在一起,當然,前提是一男一女.這話我以前不太相信,現在我信了.

半響後,牆壁退回到了原來位置,艾佳語依舊抱著孔宣在大哭,孔宣抱著艾佳語,用手拍著她的背,輕聲的哄著,轉過來頭沖我露出了滿臉的……賤笑.

多好的一個姑娘啊,就被這畜生輕易給騙到手了.

"你說吧,要我們怎麼做?"半響,我才轉身看向林濤.

"跟我一起去尋找沉眠之地."林濤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都不知道沉眠之地在哪麼?"不僅是我驚訝出聲,同時驚訝出聲的還有孔宣.艾佳語聽得孔宣這麼一驚呼,面紅耳赤的推開了孔宣,站于一旁.

孔宣訕訕的說道:"那啥,小艾,我們待會再抱,先忙正事!"說完轉過頭,不滿的沖林濤說道:"搞了半天,你自己都不知道沉眠之地在哪,那你還急吼吼的叫我們過來干什麼?"

"沉眠之門,三百年才出現一次,再過六天就是沉睡之門重現之日.我能不急嘛?"林濤又按了兩下桌面,大門的鐵柵與大廳中間的鐵柵均是緩慢升起.

孔宣身上也被林濤種植了原體,他根本不怕我們造反,對了,他為什麼不在艾佳語身上也種植一個原體呢?難道他認為小艾對他構不成威脅?

"三百年才出現一次,嘖嘖,不知道每一次出現多久呢?"我決定不去想其他,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三天!"林濤一字一頓.

上篇:095 天雷魔音     下篇:097 上坳下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