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7 上坳下坳  
   
097 上坳下坳

"三天,這時間比較倉促哇,你有什麼線索沒?"我走到了孔宣跟艾佳語身邊,說實話,站在他們倆身邊我覺得很安全.

"沉睡之地極具靈性,每一次出現的地點都不一樣.直到三百年前,我的祖先機緣巧合下找到了沉眠之地的大門,為了控制這個沉眠之門不再讓它滿世界飛竄,祖上費勁心血挖空心思才想到了一個辦法."林濤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歎息了一聲,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包5塊的白沙煙,自己點燃抽了一口,側頭問我們:"要不要來一根?"

"我們抽自己的."我沖孔宣眨眨眼,孔宣會意的一笑,各自掏出自己的煙點燃,我的是白沙和天下,孔宣的是黃鶴樓1916,兩人炫耀的將自己的煙盒拿在手上,有意無意的將盒子對著林濤晃悠.感謝凌風,給我們幾條好煙來裝逼.

林濤也不以為意,繼續說道:"我的祖先在大門旁邊設置了一個黃金大陣,用大量的黃金死死地拖住了這個大門……"

"十八窖黃金?"我忍不住驚呼,腦海里第一時間就蹦出了那個傳說.

"沒錯,那十八窖黃金的傳說是真的.只不過沉睡之門的能量實在太過于神秘,居然帶著黃金大陣想逃跑,好在我祖上的黃金還算比較多,這個沉睡之門並沒有跑出多遠,只能躲在田莊鄉周圍."林濤一番話頓時讓我們目瞪口呆.

媽比的,這個門是什麼門?居然自己還會跑?還會躲?你的語文老師是姜子牙還是申公豹?

"祖上經過一番殫精竭慮的推算,終于找到了沉睡之門的藏身之地,不過也因為用腦過度導致油盡燈枯,竟然來不及說出地點,臨死前只留下了五個字,這五個字想必你們也知道,上坳對下坳!至于後面的民謠,則是後人故意加上去的,看看別人能不能發現這個地點."林濤笑了笑,接著說道:"說了這麼多,總結一下吧,沉睡之門就在田莊鄉,再過六天就是它重現的時刻,我們只要找到了黃金大陣就能找到沉睡之門."

"上坳對下坳……"我默默的念著這句民謠.

接下來幾天,林濤帶著我們四處轉悠,說是熟悉地形,主要是看我們有沒有新的發現.每個人觀察的角度都不一樣,看到的畫面就會有差別,說得不好聽點,同樣一個位置,姚明跟郭敬明看到的景色就不一樣.

可惜,幾天下來我們一無所獲,這里所有的山都是凸字形,完全沒有中間凹進去一塊的那種馬鞍形山頭.沒有凹只有凸,何來接榫?

到了第七天,也就是傳說中的沉睡之地出現的日子,林濤開始有些心浮氣躁,喝令著我們三人加快行進速度,我們只要稍微有一些抗拒,他便用天雷魔音來控制我們.艾佳語屢次都想跟他搏命,但看到孔宣跟我都被控制,只能恨恨住手.再說艾佳語也不一定能打得過對方,先不說安然中的衰老也已經痊愈,就說那個清瘦男人墨綠也不是好惹的,最起碼他能跟孔宣不相上下.

一天時間一晃而過,天色抹黑的時候,我們還在山頂晃悠,林濤沒好氣的說道:"今晚不回去了,就在山頂的大松樹上過夜!"

苦笑一聲,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大松樹就大松樹吧,畢竟睡到樹上會稍微安全點,不會被野豬什麼的啃去腦袋.

這個山頭我已經爬上來三次了,在山頂靠近陡坡處,有一棵巨大的松樹,這個松樹估計有好幾百年的壽命,主干需要四人才能合抱過來,樹身上枝椏密布,大的枝椏居然有腰粗,呃,我說的是丁胖子的腰.

三人爬上去以後,拿出了幾塊巧克力吃了,然後各自躺在粗大的枝椏上想著心事.而林濤三人則在樹下點了一堆篝火,不知道在烤什麼動物吃.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的時候被凍醒過來,這山區晝晚溫差相距極大.四處一張望,艾佳語在我頭頂,孔宣在我腳下,兩人氣息悠長,看來也都是在熟睡之中.樹底只有墨綠一人在坐著,時不時的往火堆上加一根樹枝,而林濤與安然卻不知去向.他們倆該不會找地方辦事去了吧?我忍不住齷齪的想了一把.

醒來就睡不著了,雙手枕在腦後,透過枝葉看著天上那輪渾圓的月亮,一時間竟然有些發呆.

"快來救我!快來救我!"艾佳語突然的兩句夢囈打斷了我的發呆.靠,不會又在夢中被定身吧?對于那天在賓館的事情,我們三人曾經私下里探討過好多次,最後一致認為這是林濤在搞鬼,至于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也搞不清楚,我們甚至還不知道這個林濤是人是鬼.

我將孔宣搖了醒來,指著艾佳語輕聲說道:"小艾又做那個夢了,不會又被禁制住吧?"

孔宣思忖了一下,也是有些拿不准,最後試探著去推了推艾佳語.

艾佳語的呼吸突然停頓,整個人突然坐了起來,雙眼半睜半閉,眼睛里面竟然閃爍著銀色的光芒.媽的,我越發肯定她是中了林濤的暗算,要不然,怎麼會有這種情形發生?

"小艾!小艾!"我們低聲叫道.

"恩!"小艾的眼睛這才緩緩睜開,迷迷糊糊的看著我們,眼中的銀色光芒消失不見,眼眸回複正常,月色下看過去,黑如點漆瑩然發亮.

我跟孔宣對視一眼,苦笑一聲:"小艾,你剛才夢見了什麼?"

"沒有啊,什麼都沒夢到!"艾佳語揉了揉眼睛,問道:"我說啥夢話了?"

我將剛才的情況都說給了她聽,艾佳語臉色有些發白,默然不語,半響,轉頭望向遠方.

下意識的,我也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遠處的山頭在月色下猶如披上了一層銀色的輕紗,夜風吹過山林,輕紗婆娑起舞,分外好看.我忍不住站了起來,拿出手機拍攝這美麗的月色,這種景色,可不是隨時都能有的.

喀嚓喀嚓的連拍了幾張,然後坐下來招呼孔宣一起過來欣賞.

孔宣對此興趣不大,但架不住我的熱情,隨意的看了幾張,打了個呵欠,砸了砸嘴巴,正要躺下繼續睡覺,突然身子一直,發癲似的湊過頭來,指著我手機中的照片叫道:"看,你看,正南,你看這里."

"怎麼?"

"你看,這……這個湖泊!"孔宣突然有些口吃,艾佳語見狀也是探過頭來觀看.

孔宣指的是照片上的湖泊,這是一個天然的湖泊,位于對面山腰,其實也算不上湖泊吧,這只是一個大一點的水池.湖泊呈橢圓形,差不多一個足球場那麼大,藍汪汪的深不見底.

這個湖泊我們曾多次路過,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但此時孔宣指著我照片上的湖泊,竟然激動不已,他發現了什麼?

再次仔細查看照片上的湖泊,竟然也發現了奇異之處.對面山頭的倒影正好在湖泊中央,湖泊因為水深水淺的關系,在月色照耀下,在水面上勾勒出了一個凹形的輪廓.而山頭的倒影正好與水影的輪廓緊密結合.

我們三人對視一眼,彼此眼里都流露出極為愕然而又驚喜的神情,異口同聲的說道:"上坳對下坳!"

想不到上坳對下坳居然是這麼回事,錯非今夜月色正好,將湖泊的淺水深水區的倒影勾勒了出來,而我拍照所站的地方又正好角度合適,這個謎底估計沒有人能解開.

就算平時有人站在這棵樹上眺望對面,日光照射下的湖泊也不可能勾勒出這個深水區的輪廓,因為日光太強烈會直接穿透水面,而到了晚上恐怕只有神經病才會跑到這樹上來吧?草,我不是說我自己.

"正南,你丫的狗屎運真不錯!"孔宣低聲笑道.

"你才狗屎運!"我翻了個白眼.

"嘿嘿,正南,你丫的狗屎運真不錯!"似乎有個聲音在重複.

"喂,你丫複讀機啊?犯不著重複一遍吧?"我怒視了孔宣一眼.

"沒有啊,我……"孔宣還沒有說完就停住了口,而我也不需要他再解釋下去,因為我們身邊的空氣一陣漣漪,安然從我們身邊顯現了出來.

"偷聽,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我忍不住抱怨,媽的,總是這麼神出鬼沒的,有意思嗎?

安然笑著也不說話,直接一個飛身躍向空中,銀光一閃整個人消失不見,擦,又來這招.

再往下一看,林濤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到了樹下,安然瞬間就出現在他的身邊,輕聲的說了幾句什麼,林濤一愣,然後臉上笑意大盛,沖我們招招手,大聲說道:"今晚休息下,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ht!"

我最討厭這些裝模作樣的人,說普通話就說普通話,不要夾雜英文,ok?

第二天一早,居然下了會雨,我們六人在大松樹下躲到雨停以後才前往對面山頭,因為下雨的關系,路面變得泥濘不堪,我們深一腳淺一腳的在路上走著,還好我穿的是休閑鞋,鞋底鞋印很深,抓地很牢.而孔宣的那雙阿迪達斯的運動鞋,晴天的時候確實超輕透氣,現在一下雨,路邊草叢的露水直接從透氣孔那灌進鞋內,直接變成阿迪**絲.

走到湖泊邊停了下來,眾人都是望向林濤,地點應該就是在這,接下來就看你怎麼召喚出這個沉眠之門.

"月侍,你下去確定一下入口的位置."林濤沖安然抬了抬下巴.

月侍,嘖嘖,這個名字好**啊!比什麼月魔傳人**多了.

安然點了點頭,徑直朝湖泊水面走了過去.

"安然,你要做什麼?"見到安然就這麼走向湖泊,我忍不住大聲叫道.

回頭沖我嫣然一笑,扭頭繼續前行,距離水面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安然身上浮現出一個魔幻般的泡泡,五顏六色的泡泡將安然包裹在其中,頓時只能看到安然的一個輪廓.

泡泡剛接觸到水面,就硬生生的將湖水分開.安然就這麼直接從分開的水面走了下去,當泡泡的頂部低于水面的時候,湖水翻了過來將泡泡覆蓋,水面又是一片平靜,宛如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上篇:096 沉眠之地     下篇:098 玄天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