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8 玄天金球  
   
098 玄天金球

半個小時過去了,水面沒有絲毫動靜.

"該不會里面有什麼怪獸吧?"我忍不住擔心安然,雖然安然此刻被什麼月侍附身,但是她畢竟跟我們認識那麼久,這種擔心是人之常情.

"這個池子這麼小,能有什麼怪物?"孔宣指著湖泊,不以為然的笑:"有幾條大一點的魚都不錯了,恩,烤魚是個不錯的選擇."

一想也是,放下那份擔心,開始就烤魚的四種吃法跟孔宣展開學術交流.

又過去了一個小時,太陽開始毒辣起來,我跟孔宣也說得唇干舌燥,問了下墨綠這湖泊的水能不能喝,得到墨綠的肯定回答以後,我趴在水邊喝了好幾大口,恩,水質還算清冽,有點甜.

正在用手抹去嘴邊的水漬,聽到艾佳語咦了一聲,只見她詫然的看看湖面,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水底隱約有一團東西急速的朝岸邊沖過來,水面一陣翻滾,而後水花四濺,安然從水面徑直沖到了半空,包裹著她的泡泡瞬間破裂消失,露出她一張神色倉惶的臉,似乎在躲避著什麼東西.

"怎麼了?"林濤訝然問道.

"水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安然落下地來,攏了攏頭發,滿臉驚慌.

拜托,你是月侍呢,怎麼這麼膽小.我跟孔宣對視一眼,眼中都是疑惑.

"什麼東西?"林濤凜然問道.

"沒看到,只是感覺而已!"安然說到這也是有點赧然,輕咳了一身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林濤愣了一下,這才問道:"那你在下面發現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安然搖了搖頭:"我搜索得很仔細,沒有找到任何入口或者機關!"

這話我們沒有任何懷疑,就這麼點大的湖泊,她下去找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那確實找的很仔細了.

"難道不在這?"林濤緊緊的蹙起眉頭:"上坳對下坳沒錯啊."

眾人均是默不出聲,只有孔宣在呵呵的嘲笑:"是不是你們沒有聽清楚你們祖上說的話?什麼上坳下坳的,其實是嗷嗷嗷的喊叫而已?"

林濤正是虛火上頭,聽得孔宣這麼一說,徑直沖著孔宣吼道:"把頭泡到水里面去!"

孔宣頓時破口大罵,身子卻是不停使喚的走到水邊,直接將頭埋進了水里,一連串的氣泡咕嘟咕嘟的冒了上來.

靠,林濤這畜生居然想淹死孔宣.

雖然孔宣也是一個畜生,但是很明顯,我對于這個畜生還是有點兄弟情的,當下就要上前動手,沒想到旁邊人影一閃,艾佳語竟然比我還先沖了上去,五指岔開直接抓向林濤面門.

墨綠一言不發的從旁邊攔住艾佳語,兩人乒乒乓乓的打了起來,看上去墨綠稍遜一籌,但短時間內艾佳語也不能將墨綠放倒.

至于我,林濤沖我笑了笑,溫和的說道:"如果你還不知道上坳對下坳的意思的話,麻煩你也把頭泡到水里去!"

草!

我的腳下不受控制的朝水邊走去,口中哇哇亂叫,看著越來越近的湖水,我只能順著他的話大聲叫道:"我知道沉眠之地在哪了!"

林濤嗯了一聲,出聲將我跟孔宣的魔音控制消除,孔宣這才抬起頭來急遽的喘息.艾佳語見狀也是停下了手,站在了我跟孔宣身邊.

"希望你不是在耍我!"林濤笑眯眯的看著我.

媽比的,老子就是耍你,你能怎麼樣?當然,這話我可不敢說出口,腦袋里面快速的轉動著.

快!快!找個理由出來搪塞他.

"沉眠之地在哪?"林濤依舊在笑著,不過笑容開始變味,嘴角的那抹陰冷頓時讓我打了寒顫.

"你祖上為什麼要說'上坳對下坳’呢?這其中肯定有緣由!"我情急之下,只得開始胡亂編造:"如果沉眠之地就在這個湖泊里面,他為什麼不直接說湖泊?要知道我們這幾天在田莊鄉境內轉悠,可就只看到這麼一個湖泊!"

"你是說,這里是門戶,但是開啟門戶的機關不在這?"林濤眼神閃爍.

林濤此話一說,我頓時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就好像回到了小學時代,老師在諄諄善誘的引導著我回答問題.

"恩.然後呢?"林濤眼中精光暴閃.

"那就說明,還是要回到'上坳’'下坳’上來,可能在我們看到這個上坳下坳的地方,也就是那棵松樹周圍,有什麼機關!"我腦袋里面逐漸清晰,浮現出金刀廣告公司的那個密室入口,入口開關不也是在總經理房間的酒櫃麼?

"有點道理!"林濤以手擊掌,大手一揮,一行六人又返回了昨晚的山頭.這麼一折騰,又到了下午時分.

上躥下跳的找了好一會,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眾人均是陷入沉默之中.

半響,林濤突然說道:"我們白天在這是看不到湖泊分水線的,也就是所謂的下坳,既然提示要'上坳對下坳’,會不會只有在晚上才有異常出現?月侍,晚上就看你的月影大周天感應術了."

安然點點頭,眾人都沒出聲,因為林濤這話頗有道理,再說了,除此以外我們也別無他法,只能坐下來等天黑.

就在我們坐著休息的時候,遠處草叢一陣騷動,不知道是人還是什麼東西.林濤沖墨綠使了個眼色,墨綠點點頭走了過去,頃刻傳來一陣打斗聲以及動物嘶吼聲.不一會,墨綠提了一頭小野豬走了回來,笑眯眯的說道:"晚上就吃這個吧!"

墨綠對于這個熟練無比,開膛破肚取材生火,短短十來分鍾,這頭野豬就已經被架在火堆上燒烤.

隨著墨綠不停的翻轉烤架,野豬的皮逐漸變得金黃,肉中的脂肪也開始滲透出來,滴落在火堆中,發出嗤嗤的聲音.當那股燒烤的香味飄入鼻孔,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正要上前大快朵頤,遠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聲,墨綠臉色大變,大叫一聲:"不好,快上樹!"

說完一把夾著林濤,蹭蹭蹭的就爬到了大松樹上,我朝嘶吼聲方向看過去,遠遠望見山坡上沖過來一頭大野豬.

我發誓,這是我見過最大的野豬,沒有之一.

這頭野豬差不多有一頭成年的牛那麼大,嘴巴的獠牙都有一尺來長,看到了被烤著的小野豬,眼睛一片血紅,急如奔馬的朝我們沖過來.

"上樹!"我臉色大變.

沒錯,老子是有武功,但是這頭野豬光是體重就有七八百斤,加上獠牙鋒利皮粗肉厚,我可不認為我是它的對手.

安然閃了一閃,人就消失不見,我跟艾佳語則是快速的沖上松樹.只有孔宣,跑了一步,轉身又抓起烤熟的野豬,這才飛身上樹,就在他上樹的那一瞬間,野豬轟然一聲撞在了大松樹上.

嘭!

驚天動地的一道聲音,大松樹劇烈的抖了一下,我忍不住咋舌,乖乖,這棵樹的直徑差不多有兩米呢.

巨型野豬撞了這麼一下,似乎也是有些懵,坐在一旁吭哧吭哧的喘氣.

孔宣上樹以後,將烤熟的野豬肉迅速的掛在枝椏上,不停的對著手吹氣,正在燒烤的豬肉,肯定很燙.

對于這頭巨型野豬的出現我很是好奇,田莊鄉雖然地處深山老林,但是獵人這個職業,不管什麼年代都有.隨著科技的發達,獵人的狩獵工具由以前的弓箭機關變成火銃最後演變到現在的大威力獵槍,而深山老林中的各種野獸也隨著獵人武器的升級而逐漸稀少,這種體型的野豬,按說早就被獵人圍剿了.

看到樹下的野豬對我們造不成威脅,孔宣嘿嘿一笑,從口袋里面摸出一把小刀,在豬肉上劃了一刀,切了一大塊香噴噴的肉,吹了兩口,放在嘴里大嚼起來,不時的咝咝吸氣,臉上表情極為滿足.

見狀我也是折了兩根樹枝,做成一雙簡易的筷子,孔宣用刀將豬肉切成一塊塊,兩人吃了個不亦樂乎.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們,最後安然總結了一句:"要吃不要命!"

樹下的巨型野豬見到我們在吃肉,又開始怒不可遏的撞樹,撞了十來次以後,它停了下來,血紅的眼睛盯著我跟孔宣,似乎要把我們記住,吭哧吭哧的叫了幾聲,居然就這麼走了.

夜色再一次降臨,我們都沒有睡,也沒有爬下去.六人分作兩堆,一頓吹牛打屁中,我們熬到了午夜,也就是昨晚我拍照片的那個時候.

安然站在我昨天那個位置,一頭長發被夜風吹得四處飛舞,竟然有股飄逸出塵的味道.也不見她如何動作,一道銀色的光暈從安然身上散發出來,光暈逐漸加大,最後竟然以安然為中心,輻射出一個巨大的光球,我們所處的這棵樹都被籠罩在這光球中間.

"看,那是什麼?"艾佳語突然指著樹冠上叫道.

我們都是下意識的往樹冠看過去,在銀色光芒的照耀下,樹冠處凌空懸掛著一個拳頭大的黃色小球,一閃一閃的散發著奇異的光芒.

"玄天金球!"這次是孔宣在驚呼.

"什麼球?"我愕然看向孔宣.

"玄天金球,傳說中的法力存儲球,一般是用來存儲極大威力的法術."孔宣沉聲道.

說完,孔宣將目光投向安然,我們也不由自主的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安然已經收回了銀色的光暈,沒有了銀色的光暈,那個金色小球又消失不見.

"很明顯,這個玄天金球就是開啟門戶的機關!"安然沖我們笑了笑,人影一閃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剛才金色小球的位置.

沖著金色小球的位置就拍了一掌,叮的一聲,眼前頓時金光大作,在金光中有一道銀色的影子沖天而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直接鑽進對面的湖泊之中.

上篇:097 上坳下坳     下篇:099 地底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