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099 地底迷宮  
   
099 地底迷宮

"嗤!"的一聲,對面的湖泊瞬間就白霧彌漫.

"這是燒開水嗎?"我問孔宣.

"不,是那個湖泊結冰了!"孔宣沉聲說道.

我大為訝然,待白霧消失的七七八八,定睛看去,果然,對面的湖泊已經結成冰塊,而冰塊的中央赫然有一個黑乎乎的洞口,遠遠的看不清楚有多深,但是有一點我敢肯定,這洞口居然還有階梯蜿蜒往下.

原來這才是入口的機關,太特麼的先進了.

"走!"林濤再次發號施令,他竟然不能再等到天亮.轉念一想,沉睡之地三百年出現一次,每次只有三天,天一亮就是第三天了,換我我也等不及.

"那頭野豬不會突然出現吧?"在路上我悄悄的問孔宣.沒有了大松樹的保護,想到巨型野豬離開時瞪住我的眼神,我覺得有些不自在.

"住口,閉上你的烏鴉嘴!"孔宣打了個寒顫,沖我怒道.

一路忐忑,不停的東張西望,生怕那頭野豬會突然從哪里鑽出來一口咬住我的腦袋.一直到達湖邊,也沒見到野豬出現,這才松口氣,開始打量起這個湖泊.

眼前這個湖泊已經不能叫湖泊了,只能說是一個巨大的冰塊,不過很奇怪的是,這麼一大塊冰塊似乎一點都不冷,站在旁邊完全感覺不到涼意,這完全沒道理啊,水不是只有在零度以下才結冰麼?我彎腰摸了摸冰塊,確實,一點都不凍,最起碼有二十多度.

林濤跟墨綠低聲的說了一句什麼,墨綠點了點頭,拿出刀來,在冰塊上斜斜刺了進去,一尺來長的刀身完全插入冰塊里面,手腕一扭,劃了一個圈,剜出一個錐形的冰塊,看了看,回頭說道:"這冰塊上下的冰渣一致,看情形這個湖泊里面的水已經全部凍住."

林濤嗯了一聲,招呼我們朝湖泊中央的那個入口走去.

入口距離湖邊約莫三十米,我們一行人剛走上冰面十來米,艾佳語突然臉色一邊,叫道:"停下,不對勁!"

我們停了下來,腳底下隱約傳來咚咚咚咚的聲音,聲音密如鼓點,而且越來越近.

"你們看!"墨綠突然一陣怪叫,指著湖邊方向,聲音竟然有些變形.

舉目望去,只見湖邊的灌木叢中一陣波浪翻滾,一道筆直的起伏線沖著湖畔沖過來,似乎有一個巨型的生物在迅速的接近.

野豬!那頭巨型的野豬!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猜到了,果然,隨著灌木叢左右分開,那頭巨型的野豬朝我們疾奔而來,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我.

草的,這畜生怎麼這麼狡猾,在山上的時候不對我們發動攻擊,那是因為知道山上樹木多,我們隨時可以爬到樹上去閃躲,而此刻,巨大的湖泊被凍結以後,完全是沒有任何遮擋,它可以肆無忌憚的蹂躪我們.

眾人一聲發喊,四散奔跑.

那頭野豬似乎已經認定了我,筆直朝我沖過來,我還能怎麼辦?跑唄.

一邊跑一邊不停的回頭,看到這頭野豬距離我越來越近,頭皮一陣發麻,媽比的,兩條腿怎麼可能跑得過四條腿?這他嗎的不公平.帶種的,你站起來跟我跑!

野豬吭哧吭哧的聲音已經清晰可聞,我現在不用回頭也能感覺到它嘴里噴出的熱氣.豬兄,冤家宜解不宜結,冤冤相報何時了哇,做人……做豬何必這麼執著?

搞不好老子會被野豬咬死,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考慮過的一種死法.

正覺得自己要斃命于此的時候,眼前出現了那個黑乎乎的入口,在本能的驅使下,大叫一聲,沿著階梯沖了進去.

野豬也是跟著我沖了進來,沒有半分遲疑.

眼前的通道極為寬敞,差不多有兩人那麼高,也不知道里面裝了什麼東西,整個通道散發著月亮一般柔和的光芒.

好在這頭野豬他媽沒教過它怎麼爬樓梯,一進通道它就摔倒在階梯上,朝下滾落,饒是如此,它翻滾的速度相比我的奔跑速度,也沒有慢多少.一人一豬跌跌撞撞連滾帶爬的沖下去三十多米的樣子,階梯變成平地.

又跑了十來米,眼前出現了一個圓形大廳,大廳四周散布著六七個岔道,草,迷宮啊!身後的野豬那鋒利的獠牙似乎已經戳到了我的屁股,管不了那麼多,身子一轉就沖向其中一條的通道.

野豬似乎一下沒刹住車,徑直沖進了中間的通道,巨大的慣性使得它又往前沖了幾米才退了回來.而我,只管死命的往前跑,渾然不顧這里面會有什麼機關,媽比的,什麼機關都沒有身後這頭野豬恐怖,想著它那巨大的嘴巴將我一口咬住的情形,老子特麼的真想哭.

這個地底通道似乎無窮無盡,但每隔上幾百多米就會出現一個圓形的大廳,大廳里面有數個岔道,胡亂鑽了幾次岔道以後,身後的野豬也被我甩得不知去向.

停下來彎腰扶住膝蓋,急遽的喘著粗氣,肺部里面火辣辣的痛,每呼吸一下感覺有火在燒,奶……***,總算是躲過了野豬的追殺.

休息了好一會,呼吸平緩下來,從口袋里面摸出了煙,點燃抽了一支,這才仔細的查看身邊的情況.

眼前的通道由冰塊組成,讓人詫異的是,這冰塊渾然天成,沒有任何斧鑿的痕跡,就好像是一個巨大而又複雜的模具澆灌而成,冰塊內部透出白色的光暈,似乎在冰塊深處有無數顆傳說中的夜明珠.

而且,這個湖泊在外面看也就是一個足球場那麼大,但是我剛才經過的岔道口都不知道有多少個了,這沒道理啊.腦袋中突然一轉,想到了孔宣裝果兒的芥子盒,莫非這個大冰塊也是一個芥子空間?

抽了幾口煙,扔掉煙頭,決定往回走,野豬的智商應該不會想到退回去.按照我的想法,這個通道的岔路都是只是順向的,如果往回逆走就不存在岔道.很簡單的例子,一個'丫’字形的岔路口,你從下面的路往上走,就會面臨上面兩條岔路的選擇,但是反過來,上面兩條道路隨便哪一條往下走,面臨的只有一條道路.

也有特殊情況,譬如這個三岔路口是完全的三等分,那麼找不到回去的路也正常.但那只是特殊情況嘛,我不認為我的點兒那麼背.

很不幸,我的點兒就有這麼背,當我走到圓形大廳的時候,忍不住罵了一句,媽比的,這種岔路口居然被修成一個'米’字形,以交叉口為中心,極為規律的分出八條岔道,如果有工具的話,我敢肯定,每一條岔道之間的角度都是45度.

看著眼前的岔道一陣煩躁,抽了一支煙這才稍微平靜下來.對了,打個電話問問孔宣他們到哪了?拿出手機,忍不住又罵了一句,手機沒有一絲信號.

又想抽煙,這才發現煙盒中的煙已經沒有了,伸手到空間袋一陣亂摸,竟然摸到了一大把子彈,頓時想了起來,草,老子的空間袋里還有槍呢.怎麼以前就沒有想到我還有槍,要不然,我一槍斃了那頭野豬,至于這種小口徑的槍能不能擊斃那頭大野豬則不在我的考慮范圍.

將槍拿了出來打開保險,有了槍,膽氣也壯了很多,隨便找了一個岔道就走了進去.

一如先前的樣子,每走上幾百米就會出現一個'米’字形的岔道,我最開始還嘗試著研究道路,或筆直走,或左轉走,或之字形走,到了後面,發現眼前的迷宮似乎沒有盡頭,兩個小時過去了,我依舊在這個迷宮中轉悠.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六點鍾,心里突然閃過一絲擔憂,這沉眠之地只出現三天,三天以後這個迷宮會是怎麼回事?如果突然之間變成水,老子不是會被淹死?就算不變成水我也走不出去,那老子豈不是會被餓死?

呃,似乎想多了.沉眠之地雖然只出現三天,但目前我還沒有進入沉眠之地呢,甚至連沉眠之門都沒看到.

媽比的,都是那頭大野豬,干嘛老是追著我來啊,我不就是吃點了烤乳豬麼?想到烤乳豬,我肚子一陣咕咕響,走了一整晚,不餓才怪.

在一個'米’字的岔道中間,我坐了下來,垂頭喪氣的四處張望,早知道應該在空間袋里放一點巧克力的,不知道這冰塊能不能吃,說真的,這種二十多度的冰塊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管他呢,我沖著對面的牆壁就是一槍,噗的一聲,槍聲宛如裝了消聲器一般,咦?我這槍沒有裝消聲器啊?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迷宮還有消音的功能?

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手放在嘴前做成喇叭狀,大聲的喊了一句:"5——8——同——城!"

果然,我的聲音如同在水里發出一般,極其微弱.

這都是啥事?!

搖了搖頭,想不通的事情暫時不要去想,眼前解決肚子餓的問題才是最關鍵.起身朝我剛才手槍擊中的地方走去,冰塊被崩下來一大塊,我撿起其中一塊,左看右看,心里在躊躇是不是要咬上一口.

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不吃這種詭異的冰塊,二十多度都不融化的冰塊,搞不好在我肚里也不會融化,吃下去極有可能把我肚子戳穿.

將冰塊隨手一丟,繼續往前走.

又不知道走了多少個岔道,我覺得非常疲憊,並不是因為我體力不支,而是因為心累,這無窮無盡的迷宮,似乎永遠都沒有盡頭.

噗的一聲,似乎踢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一種無力感瞬間侵襲我全身,我踢到的東西是我剛才打下來的冰塊,抬頭看去,牆壁上那一大塊崩掉的缺口宛如一個張開的大嘴,無情的嘲笑著我.

轉了這麼久,居然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上篇:098 玄天金球     下篇:100 左一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