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07 古墓偈語  
   
107 古墓偈語

這就是一對奸夫淫婦!

我站在孔宣的廂房外面,聽著里面傳來吱吱嘎嘎的床板聲,心頭一陣憤怒,拜托,這是白天耶,我知道你跟艾佳語戀奸情熱,可也不用白晝宣淫吧?

再一次大力的捶了捶門,里面終于傳來孔宣憤怒的叫聲:"敲!敲!敲你妹啊!一個小時以後再來!"

"十分鍾!只給你十分鍾!十分鍾以後老子就過來踢門!"我大聲威脅道.

棲鳳觀的營業時間是上午九點到晚上九點,其余時間都是大門緊閉,不過,架不住我會翻牆啊.

在道觀里面轉了幾個圈,再回來的時候,孔宣一臉不爽的站在門口,旁邊是紅潮滿臉的艾佳語.

"是你自己說果兒的事情有了眉目,叫我今天上午過來的."我沒好氣的推開孔宣,跨步進入廂房.

從薄荷縣回來以後,我成天就念叨著複活果兒,在我眼中,沒有再比複活果兒更為重要的事情.而孔宣總是說缺一個重要的東西,直到昨天半夜,才打電話說這個東西有了著落.

孔宣怒道:"現在才8點鍾,你家管8點叫上午?"

我鄙夷道:"不廢話,你說缺的東西有了著落,到底是什麼東西?你一直唧唧歪歪不肯說,現在總可以說了吧?"

孔宣怒視了我片刻,最終歎了一聲氣,招呼我坐下,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正南,複活一個人不是請客吃飯那麼簡單.你以為只要將果兒的意識塞進果兒的身體就可以麼?"

"難道不是嗎?"我愕然反問:"林濤不是說有了九幽草這個催化劑就可以了麼?"

"話是沒錯,可是你對九幽草又了解多少?"孔宣哼了一聲:"你以為把九幽草放進鍋里面,再丟兩塊排骨蓮藕一起煲個湯就可以麼?不是這麼簡單的."

我自顧自的拿出煙,點燃吸了一口,斜著眉毛看著孔宣:"那你總得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是這樣的,九幽草只生于極寒之地,你知道什麼叫極寒之地麼?這麼跟你說吧,極寒之地的溫度最少是一百度起,我說的是零下一百度.你知道零下一百度是什麼概念不?你撒泡尿抖一下,就會把你的小鳥給抖斷!"說到這,孔宣輕咳了一聲,回頭跟艾佳語解釋道:"純科學性研究,不帶任何猥瑣成分."

艾佳語只是笑沒有說話.

"那又怎麼樣?我多穿幾件衣服不就行了麼?"我詫然反問.

"古墓呢,你以為是在逛街麼?墓室主人為了防止後人盜墓,在自己的墓室里面裝滿了各種機關,你要是穿得太臃腫導致行動不便,簡直跟去送死沒兩樣."孔宣恨鐵不成鋼的看了我一眼,搖頭歎息:"正南,怎麼你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怎麼就看不到這種問題?"

"那你說該怎麼辦?別賣關子."

"要想在極寒之地來去自如,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傳說中的火靈珠.是不是覺得傳說中的東西都很虛幻?你這麼想就錯了."孔宣很是誇張的咳嗽了一聲,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玻璃瓶,一顆暗紅色的藥丸靜靜的躺在里面:" look!火靈珠!這玩意可是好東西,服用以後可以讓你在七天之內抵禦任何寒冷的溫度."

我接過玻璃瓶,手心立刻傳來一陣溫和的感覺,呀嘿,這玩意還真有些神奇.

"這段時間你就是給我找這個東西?"我內心一陣溫暖,兄弟啊,這就是兄弟,什麼事情不哼不哈的就幫你辦妥.

"告訴你,你欠我的人情可大了!"孔宣哈哈一笑.

"那行,我這就去做准備!"我站起身來就要告辭.

"你去准備啥?"

"准備去古墓啊,桃源古墓!要不然我還能去哪?"

"你急個毛!"孔宣起身將我拉回座位.

"怎麼?"

"你以為桃源古墓你一個人就能搞定麼?"孔宣白眼一翻.

"你的意思,還要組團?"我愕然反問.

"我問你,你知道桃園古墓是在哪?怎麼進去麼?"孔宣用手指在桌上輕輕的叩擊著:"你又知道桃源古墓是誰的墓穴,里面會有什麼機關?"

"這需要知道嗎?只要鋤頭耍的好,沒有墓穴挖不了!"我的印象中,古墓無非就是大一點的墳墓而已:"電視新聞里頭那些什麼王什麼公的墓穴,算上正室側室耳室什麼的,方圓不也就幾十平米麼?屁大的地方,老子發點狠,挖上個三五天,還不把它挖個底朝天?"

"幾十平米?一聽就是外行,告訴你吧,小一點的墓穴有籃球場那麼大,大一點的有足球場那麼大,如果真是帝王墓穴,嘿嘿,方圓幾十里甚至上百里都不稀奇.挖個三五天?你以為是挖地瓜啊?實話告訴你吧,桃源古墓可是淮南王劉安的墓穴."孔宣語出驚人.

"劉安?你說的是那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淮南王劉安?"我吃了一驚,隨即一絲疑竇在心頭升起:"慢著,慢著,這厮也算是鬼神吧?他都已經升天了,怎麼可能還有墓葬?"

"嚴格的來說,他不算一個鬼神."孔宣一副你什麼都不懂的神情:"陽界為人類,陰界為鬼神,而超脫于陰陽界之外的存在也不是沒有,譬如幽魂,月侍,這些你都見過的,它們都不能算鬼神.至于劉安,他修煉的……修煉的……"

我疑惑的看向孔宣,只見孔宣赧然一笑,從身上飛快的掏出一本書,書頁材質宛如金絲,這不是《陰陽隨筆》麼?孔宣快速的翻了一下,這才說道:"劉安修煉的'悉陀曼因’心法就是超然于陰陽界之外的一種功法,講究的是一個頓悟.或三天五天,或十年八年,甚至一輩子無法參悟都大有人在.劉安也是在沒有參悟之前未雨綢繆,早早就幫自己修築好了陵墓,你要知道,古代帝王的陵墓都是他們在世的時候修建的."

"就算是劉安的陵墓好了,那又怎麼樣?"

"首先,他是淮南王,有錢有勢;其次,他修煉的'悉他嗎因’還是'悉他爸因’心法可也是上古奇書,在墓穴里面搞幾個陣法或者抓幾個鬼神來看守墓穴再為正常不過."孔宣又翻了一下書,嘖嘖說道:"他在墓穴里面設置了大量的機關,這本書上說了,其中有些機關必須要兩個人才能開啟."

我腦海里不由浮現出在沉眠之地的那些索橋,那玩意也是需要三個人同時站上去才能啟動,孔宣說有些機關需要兩人才能開啟,這一點我倒是深信不疑.

我將手中的玻璃瓶舉了起來:"你的意思是必須兩個人去?那這個火靈珠豈不是還少一個."

"是的,我那個朋友也就只找到這麼一個,不過,他知道另外一個火靈珠的下落."孔宣笑了笑:"陽城有一個黑幫頭子,叫蕭緣,綽號包子,他手頭倒是有一個火靈珠.包子這個人非常的不好說話,只能你親自去討取!你是去偷也好,還是搶也好,這都是你的事情,我就不參與了.慢走,不送!"

"那行,我拿到了火靈珠再來找你!"我起身告辭,走了兩步,突然轉身指著孔宣手上的《陰陽隨筆》問道:"對了,書里面有沒有桃源古墓的詳細介紹?"

"沒有,這本書上講的東西我都告訴你了!"

"就這麼多?"

"恩,就這麼多.甚至連古墓怎麼進去都沒有說,不過倒有句類似偈語的話."孔宣直接把書丟給了我.

"什麼偈語?"我接過書,也懶得翻,又丟了回去:"你直接告訴我就行了."

"水非水,山非山,雨打芭蕉露真顏."

什麼亂七八糟的,走出門外,我跟胖子打了個電話:"胖子,跟我去陽城出差,差不多個把星期."

"去陽城?個把星期?好啊!"胖子聽聞我叫他去陽城以後,大聲答應,我在電話這頭都能感受到他的歡呼雀躍.

這似乎有些不對勁,從薄荷縣回來以後,安然就高調的跟胖子同居了,這讓我們都大跌眼鏡.打電話給胖子其實也沒抱什麼希望,估計他跟安然正是**燒得正旺的時候,怎麼可能有興趣去千里之外的陽城?沒想到胖子居然毫不推托,有古怪,絕對的有古怪.

還不到晚上,胖子就背著一個雙肩袋來找我了.我詫異的問道:"怎麼這麼積極?"

"鬼哥的事情,義不容辭!"胖子把胸膛擂得哐哐響.

"說人話!"我冷眼看過去.

"鬼哥,你是不知道啊!"胖子立刻哭喪著個臉:"安然以前不答應跟我在一起,那是因為她爸爸經常喝醉酒打她媽媽,她對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有陰影,怕我打她!現在好了,她憑空得到了這一身驚天動地的本事,這個陰影頓時煙消云散.跟我住一起以後,動不動就要老子換個姿勢再來一次,姿勢稍有不對,大耳刮子劈頭蓋臉的打過來,我真是造孽啊!"

我聽完以後哭笑不得:"安然這也是怕你出去偷食啊,把你榨干以後就省得你再出去搞三搞四."

胖子咬牙切齒:"不行,這次去陽城,老子非要將這段時間的大保健給補回來……"

——————————說走就走的分割線————————————

陽城,位于華中省北部,原本是一個非常落後的小鎮,用一句話來形容,鳥不拉屎雞不生蛋.後來有人在陽城的陽山發現了金礦,一時間挖金的人蜂擁而至.在短短二十年的時間,在金礦的帶動下,小鎮硬生生的升級成為縣級市,還是異常繁榮的那種.

早在發現金礦的時候,國家就已經成立了陽山金礦,直接歸中央管.這可是黃金呢,這種資源肯定是要歸國家所有的.不過,窮山惡水出刁民,用本地人的話來講,靠山吃山難道還有錯了?大不了你挖你的,我挖我的,你要是影響了我的財路,那就對不起了.

跟當地村民發生了幾起大規模的糾紛以後,金礦這邊對于村民的私自挖礦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但是有一點,你挖的金子只能賣給我們金礦.有了這個不成文的約定,村民與金礦就達成了一種表面的平衡.有人會說了,難道政府還不能壓制幾個村民?其實,村民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在村民的背後各種勢力若隱若現,時不時就有天南地北口音的流氓混混,拍著自己的胸口說'我就是陽城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正因為如此,在陽城就是黑幫的天下,各個黑幫的勢力盤根錯節,在陽城,幾乎每一個街道都有一個幫派在管理,這些幫派背後都有靠山,而且靠山都是很硬很紮實的那種,不硬不紮實的早就被曆史滾滾的車輪碾得灰飛煙滅.

我跟胖子坐在一個茶館包廂里頭,目瞪口呆的聽著對面這名濃眉方臉的大漢說著陽城的事情,這名大漢叫毛順,陽城縣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婁巍在上頭打了招呼幫我們聯系的.此人穿著不是很張揚,唯一引人注目的是手指上戴著一枚碩大的祖母綠戒指.

聽說我們要找其中一處勢力,毛順大嘴一張哇啦哇啦的就給我們上了一堂陽城現況的課程,拜托,我們只是找個人而已,犯得著給我講天下形勢嗎?

毛順見我隱約有不耐煩的神色,不由一聲苦笑:"哥幾個,不是我非要啰嗦,跟你們說這些事情只是為了提醒你麼,這里的黑幫靠山硬,下手狠,你們盡量不要去招惹他們.至于包子的事情,我正在幫你聯系."

包子,就是我們要找的黑幫頭目,蕭緣.據說叫做包子的原因有二,其一,名字的諧音'小圓’,包子不就是小小圓圓的麼?其二,他的臉真的有點像包子.

毛順話音未落,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跟我歉意的笑了笑,接了電話,不一會,他的臉色就變了,放下電話跟我說道:"包子被人砍死了!"

上篇:106 破碎虛空     下篇:108 加盟黑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