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16 記憶斷層  
   
116 記憶斷層

怎麼回事?這個小孩怎麼會在天地會的總舵里面.

啊呸,老子是不是小說看多了?天地會總舵都出來了.

小孩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從衣服的做工與質地來看,這套衣服價值不菲.頭發也不再是亂糟糟的樣子,被梳理得光亮可鑒.與那天見到的他相比,怎麼說呢?一個是富二代,一個是**二代.

見到我,小孩的神情卻是淡然的很,目光從我臉上掃過,一刻都不停留,就好像從一個陌生人臉上掃過去一樣.

"喂,你不認得我了?"見小孩如此神情,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胖子聞言詫異的看著我,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驚喜:"鬼哥,你認識他?"

小孩蹙著眉頭看了我一眼,露出思索的神色,半響,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

他的神情不似作偽,難道我認錯了人,怎麼可能?他眉梢的那條刀疤難道我也會認錯?

"有事嗎?沒事我出去了!"小孩老氣橫秋的問道.

"沒事,沒事!對了,你叫啥名字?"

"叫我童童好了!"

"……好名字!"

童童出門以後,胖子問我怎麼回事,我將那天在售樓處門口遇見童童的事情說了一遍,胖子也是納悶的撓撓頭皮:"這麼明顯的一個刀疤,按說不會認錯人,這小孩是不是神經病來的?我覺得這里的人都是神經病."

我啞然失笑,胖子的這個答案可算得上是萬能答案,但凡想不通的事情,只要冠以一個神經病的名頭,一切迎刃而解.

接著又分析了幾種可能,均覺得說不過去,最後兩人迷迷糊糊的睡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緊緊的綁在一個台子上面,錯了,不是被綁,而是我的雙手雙腳被人用金屬之類的東西固定在台子上,頭部更是用一個架子牢牢的固定,腦袋上方有一個圓盤,圓盤里面有很多小燈泡,我刹那間明白過來,我這是在手術台上,圓盤是手術無影燈.

這算什麼?要給我動手術麼?我腦袋里面突然想起絡上流傳的那些帖子,什麼偷腎偷肝偷眼角膜的傳說.天啊,我該不會是遇見了傳說中的賣器官團伙吧?我跟我的腎有很深的感情啊!

周邊一個人也沒有,寂靜得讓人害怕,我想大聲的叫喊,卻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一絲聲音.

越是喊不出聲音,我就越慌神,越是慌神我就越想喊叫,這種惡性的循環讓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因為緊張,喉嚨里面發出了咯咯咯的聲響,我覺得自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哈羅!"身邊傳來一個聲音.

聽聞這個聲音,內心泛起一種感覺,就好像乘坐的過山車終于停了下來,心里面的大石頭終于落下,驚魂甫定的長籲了一口氣,媽比的,總算是有人說話了.

視線中出現了一個人影,淺藍色的大褂淺藍色的帽子,耳朵上面歪歪的懸掛著一副淺藍色的口罩,是顧泉.

"恭喜你,你已經通過了我們的檢測,接下來,我將親自操刀為你動手術."顧泉笑眯眯的看著我:"你不用給我紅包,我是一個很有良心的醫生!"

媽比,你倒是說說你給我動什麼手術啊,割包皮也是手術,割腎也是手術……

似乎聽到了我的心聲,顧泉舉起雙手,緊了緊淺藍色的手套:"這個手術呢,其實很簡單的,把你的身體劈開,在你身體里面塞一些東西進去.真的,很簡單的."

"你看,這是手術刀……"顧泉邊說邊從旁邊拿起手術器具一一放在我眼前展示.我日,都是些什麼工具啊?殺豬刀老虎鉗,還有錘子與鑿子,這個錘子很是眼熟,似乎就是在密室里頭的那個錘子,我還拿來敲過馬桶……

"這些是要塞進你身體里面的東西!東西太多,就不一一給你看了."顧泉舉起一根金燦燦的東西晃了一下,是根金子打造的手臂骨架,五根手指指節異常逼真.

"開始了!"顧泉沖我笑了一下,戴上了口罩,拿出一把殺豬刀,霍霍的耍了兩下,不知道摁了一下什麼開關,殺豬刀咔咔咔幾聲,有如變形金剛一般,居然變成了一把微型的電鋸,閃爍著冷光:"我覺得,電鋸用來開膛破肚更加方便."

鋸你妹!

"睡吧!孩子!"顧泉不知道動了一個什麼開關,我只覺得背後一痛,似乎有一根針紮進了我的脊椎,漸漸的,我開始迷糊起來,隱約看到顧泉沖我舉起了電鋸,而此時,似乎有一道人影在顧泉身邊出現,我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賓館的床上,胖子坐在另外一張床上看著電視,手中抱著一碗方便面哧溜哧溜的吃著.

恩,這個房間是外貿賓館的609!我腦袋雖然迷迷糊糊的,但是眼睛還沒瞎,電視機上方那個紅色的警示燈那麼顯眼,我怎麼會看不到?

正要起身,發現自己全身沒啥知覺,似乎有勁也用不上,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胖子回頭看我醒來,將方便面隨手一放,走到我身邊:"怎麼樣,鬼哥,好點沒有?"

"我們回來了?"我勉力動了動身子,這次稍微好了些,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了.看來,這是麻藥的後遺症.難道我體內已經被植入了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那些金骨頭什麼的已經放進了我身體里面?

"是的,我們回來了!"胖子點頭.

"怎麼回事?"

"鬼知道怎麼回事,當時我正在手術台上,那個秋紅旗正在清理斧頭鑿子什麼的,王川進來跟他說了兩句話,然後紅旗就把我松開了,接下來他們就要我把你帶回外貿賓館,因為當時你已經被注射了麻藥."胖子搖搖頭,一臉的後怕:"動什麼手術,居然要用斧頭鑿子,媽比的,這手術工具還真是恢弘大氣啊."

勉力的坐直了少許,要胖子在我後面墊了兩個枕頭,扶著我靠在床頭躺著.靜下心來將事情梳理一遍,不梳理還好,越梳理越亂,發現整個事情沒有絲毫頭緒.

首先是鐵血幫跟紅狼堂大打出手,幫主蕭緣被砍成重傷不說,兩個幫派幾乎是拼的連渣都不剩.接下來是天地會異軍突起,置陽城黑幫的潛規則而不顧,大肆搶奪地盤.而我們稀里糊塗的跟王川打了一架,然後就被抓到了他們的總部做了一番測試,最後要在我們體內安置東西的時候,又被王川給阻止,然後將我們放了回來.

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倆如同小白鼠一般被測試了一番,就這麼不了了之?這里面太古怪了,真的是莫名其妙,哥們我只是來找一顆火靈珠的啊.想到火靈珠,我急忙問道:"對了,胖子,你還記得從哪里出來的不?還有,你來外貿賓館的時候,鐵血幫是個什麼情況?"

我跟蕭緣約好了駐守外貿賓館三天,三天以後他就會給我火靈珠,這三天時間早就過了,蕭緣的救兵不知道到了沒?他該不會被砍死了吧?

"我被蒙著眼睛出了房間,然後上了一台車,車子開到外貿賓館才解開我的黑布,車子七轉八轉的,鬼還記得從哪里開出來的."胖子一臉的郁悶:"好在前台值班的是那個趙婷,跟我一起將你扶到房間以後,趙婷又跟我說了下這段時間的情況,她剛走呢."

剛走?那說明我進來外貿賓館也沒多久,拿出手機想看時間,這才記起手機早就沒了電,拿出充電器連同手機遞給胖子:"先幫我充下電,趙婷說什麼了?"

"說鐵血幫從總部調來了十幾條漢子,現在都在醫院等著蕭緣蘇醒."胖子將我手機插上電源,順口問道:"要不要給你泡一碗方便面?"

"恩,好的!"不說還好,一說肚子就開始餓:"對了,你剛才說等蕭緣蘇醒?他不是早就醒過來了麼?"

"哈哈,聽趙婷說,這家伙很是奇怪,好好的躺在床上,嗝兒一聲就暈了過去,過上個把小時以後又嗝兒一聲醒過來,每天都要來上幾次,醫生對這個情況也是束手無策."胖子哈哈一笑,似乎這就是個笑話.

"可能腦袋被打懵了,現在還沒恢複過來,明天我們去看看他."我對此深表同情,在月城,我被人用按摩棒敲了一下,不也落了個輕微腦震蕩?同是天涯腦殘人啊.

第二天,我身體基本恢複正常,麻藥這東西,看個人體質來的.跟胖子下樓,看見趙婷在前台,大廳會客區倒是坐了兩個男子,看樣子這倆人是鐵血幫的援軍.

跟趙婷打了招呼,問了下哪兒的早餐比較好吃,跟胖子出了賓館找了個小店吃早餐,吃過早餐又買了幾根油條拎在手上,畢竟空手去看病人不禮貌.

走到病房門口,走道上煙霧繚繞,十幾條漢子或站或蹲聚集在門前,見到我跟胖子拎著油條過來,都是略懷敵意的打量著我們,這些都不算什麼,但是有一個長發瘦削青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就這麼隨隨便便的站在那,雙手插在褲兜,看似漫不經心,但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一條吐著蛇信的眼鏡蛇,隨時沖上來給你致命一擊.

幸好田志勇也在其中,見狀迎上來,笑著招呼:"喲或,南哥胖哥,這幾天去哪瀟灑了?"語氣中隱約有一絲尖酸.

這也難怪,答應了蕭緣要守護外貿賓館三天的,結果第二天就不知去向,說好的信用呢?要不是田志勇是毛順的臥底,指不定有更難聽的話說出來.

"一言難盡,我能進去跟蕭老大說麼?"

"好吧!正好蕭老大現在清醒."田志勇招呼門口的大漢們讓開一條路,推開門,示意我們倆進去.

"蕭老大,精神不錯啊!"進門我就跟蕭緣打招呼,蕭緣的氣色好了很多,只是眼神偶爾閃過一絲迷茫.

"正南,胖子,你們好!"蕭緣笑著跟我們打招呼:"來就來,還拎什麼東西.這是……油條?靠,真讓你們破費了!"

我跟胖子絲毫不以為恥,若無其事的跟蕭緣胡扯了幾句.

"蕭老大,我是直接打入了天地會總部,拖住了他們的主力,這才保住了外貿賓館的一片安甯呢,現在你們的也到了,我們先前說的事情……"我沖蕭緣揚了揚下巴,一副你懂的表情.

"先前我們說了什麼事情?"蕭緣笑著點頭,臉上的酒窩浮現出來.

"火靈珠啊!"

"火靈珠?什麼火靈珠?"蕭緣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們?

草的,這厮不會是想賴賬吧?可是他的表情不似作偽,似乎真不知道火靈珠這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我狐疑的看著田志勇,田志勇連忙將我拖到一邊:"醫生說蕭老大的這里出了點問題."

田志勇邊說邊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腦袋:"有些事情不記得了,醫學上管這個叫選擇性失憶,或者說是記憶斷層!"

"什麼意思?"我一聽就急了.

"他可能真不記得什麼火靈珠了!"田志勇一臉遺憾的看著我.

上篇:115 試驗白鼠     下篇:117 如此黑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