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19 臥底雄獅  
   
119 臥底雄獅

我跟胖子對視一眼,眼中不免都有點尷尬,還以為自己躲得多隱蔽,沒想到人家趙婷早就注意到我們了.

"想不到你那麼能打,巾幗英豪啊!"我從黑影中走了出來,一頂高帽就送了過去.

"我可不是你的對手!"趙婷展顏一笑:"在外貿賓館看到你出手,你跟天地會王川的那場戰斗看得我是心旌神搖."

"得了,你們倆別互相拍馬屁了,說說怎麼回事吧?"胖子在一邊酸溜溜的說道.

"行,找個地方我們聊聊."趙婷很是干脆的答應:"這樣吧,我們回賓館,去你們的房間."

三人回到賓館609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前台周麗見到趙婷跟我們一起回來,眼神雖然有一絲驚訝,但也沒有出言相詢.

回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冷氣,寒暄了幾句'你結婚沒有?你男朋友是不是公務員?你們做臥底有沒有高溫補助?’這類沒有營養的話後,我開始切入主題:"你是省公安廳特派下來的?"

"恩!"趙婷展顏一笑:"我來陽城也就半個月,田志勇是我師兄,比我要早一年過來."

"你們來主要任務是什麼?總不會無緣無故就派你們來吧?"我大大咧咧的開口問詢,開玩笑,我可是你們省廳趙廳長隆重介紹的.

"既然你是趙……廳長介紹來的人,我也不瞞著你."趙婷輕咳了一聲:"陽城這里的水太深,每一個勢力背後都隱約有大人物若隱若現,說得不好聽點,什麼縣長市長都拿不出手,這里頭涉及的勢力要麼是世家,要麼是省部級官員.想要鏟除這里的黑幫勢力,除非是有常委出手,我說的常委可不是省常委,你懂的."

我點點頭,示意明白.

"要常委出手,你就得拿出強有力的證據,省廳派田志勇過來,就是要搜集這些黑幫的證據.田志勇在這一年多,搜集的最多的,無非就是些黑幫彼此斗狠砍殺,這些東西全國都有,根本不入上頭的眼.直到半個月以前,陽城這邊突然出現狀況,南山幫與東海幫為了礦脈的事情大火拼,戰況異常慘烈,雙方一百余名幫眾活下來的不到十名."

我想起鐵血幫與紅狼堂的血拼,嘖嘖說道:"我們來的時候也正好趕上鐵血幫大戰紅狼堂,半個月之內就發生了兩起,確實比較亂呢."

"不,這是第四起.期間還有天山幫與昆侖幫,血手會與日月門,均是生死決戰,傷亡極其嚴重,算起來,加上鐵血幫這一次,陽城黑幫已經死亡了三四百名黑幫成員."說到這,趙婷嘴角泛起古怪的微笑:"說實在的,我個人認為這些人渣死得越多越好,但是,在上頭看來,幾百個人的傷亡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幸好這些傷亡都是黑幫的傷亡,各方在封鎖消息方面做得再出格也不怕."

我跟胖子交換了一個眼色,嘴角都是一絲苦笑,真要算起來,我們都是是趙婷口中'這些人渣’中的一個.輕咳一聲,問道:"所以,你就被派出來了?"

"是的,上頭對于陽城警方不作為也是雷霆震怒,斷定在陽城警方有內鬼,這才要派人配合田志勇揪出內鬼.我在本屆省警校綜合技能大比武中拿了個第一,又是生面孔,所以我就來了."趙婷用手攏了攏秀發,輕笑一聲,露出如編貝般的玉齒.

就這麼一個秀秀氣氣的女孩子,居然還是省廳的霸王花?

"呃,我很是奇怪,你是怎麼知道毛順是臥底的?"胖子開口問道:"他們去桑拿,可都是光溜溜的進去,你別告訴我你事先在桑拿房里面裝了竊聽器."

"你不覺得他手上的那個祖母綠戒指比較大麼?"趙婷笑意盈盈的看著胖子.

"恩,將竊聽器放在里頭很是合適."我深以為然的點頭:"對了,現在毛順被你們抓了,你就不怕打草驚蛇?那個天地會的顧泉等人你們打算怎麼辦?"

"天地會這兒幫派崛起得很是蹊蹺,顧泉等人更是以前從未出現過,毛順居然被此人收買,我覺得不可思議.要知道,在陽城財勢雄厚的老派幫派比比皆是,為什麼收買毛順的偏生是這個名不經傳的幫會?而且,這個幫會在前幾次火拼都隱忍不動,這一次鐵血幫與紅狼堂火拼後居然強勢出手,很是讓人不解,他們這麼做,就不怕被其余幫會群起而攻之?"看來趙婷對陽城的黑幫做過大量功課,分析起形勢來頭頭是道.

我默然不語,這娃語文老師死得早,我問的問題她邊都沒沾上,拜托,我是問你顧泉等人你打算怎麼辦?

趙婷接著說道:"抓了一個毛順,不代表陽城公安局里面就沒有了內奸,所以,我們還得繼續潛伏.而且,由于不能跟這邊的警方配合,我們甚至連顧泉他們住哪兒都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天地會這個幫會確實挺神秘的.當下我將這幾天的遭遇說了一遍,無非就是想告訴趙婷,天地會財大勢大,並不是像表面上那般籍籍無名,如果有必要,你可以考慮換個地方臥底,譬如月亮灣售樓中心.

"田志勇倒是發現了這些幫會火拼的原因."趙婷沉默了一下,轉口說道.

"哦?"

"他們都是在地底礦脈挖通後開始火拼的."趙婷頓了一下:"而根據田志勇的情報,接下來要發生火拼的極有可能是雄獅堂與飛燕幫.因為,他們兩個幫會的礦脈也在昨天被挖通."

我朝胖子使了個眼色,胖子立馬會意的點頭:"鬼哥,挖通是什麼意思?"

"草,你跟老子走遠點,跟你站在一起簡直是對我的一種侮辱.挖通,就是兩條礦洞挖成一條礦洞了,這都不知道,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我一臉的鄙夷.

趙婷噗嗤一笑:"差不多就這意思."

胖子也不以為意,反而恬不知恥的說道:"我這叫不恥下問!"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很'下’嗎?"我斜著眼睛看向胖子.

我們倆插科打諢,就是不想讓趙婷繼續說下去,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往下說肯定沒好事.天地良心,我來陽城只是要火靈珠的,打完醬油就走,你們殺得血流成河都不關我事.

害怕什麼就來什麼,趙婷笑過以後,徑直來了一句:"接下來,就只能求兩位幫助了!"

"我們不是一直在幫麼?怎麼說我們也是鐵血幫的記名弟子!"我裝作聽不懂趙婷的意思.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需要你們去雄獅堂臥底."趙婷看著我的眼睛,目光灼灼.

我的目光游離不定,反正不與趙婷的目光接觸.這個電視機是創維的,這個電腦是聯想的,這個窗簾是天鵝絨的,恩,窗簾下擺似乎有一個黑色的痕跡,這肯定是胖子拿來擦了皮鞋.

"你們是趙廳長介紹來的,我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趙婷緩慢的說道.

"咳咳,我們跟趙廳長不怎麼熟啊,這種事情,他應該派他的心腹吧.你也是新人對不對?這種吃力不討好而且有生命危險的事情,憑啥就要我們……憑啥就要你來做?嘖嘖,趙廳長不地道哇."為了脫身事外,胖子竟爾大肆挑撥離間.

"胡說!"趙婷怒道.

"嗐,我像是胡說的人嗎?你跟田志勇肯定是沒有靠山的人!"胖子一臉嗤笑.

"你知道趙廳長是誰嗎?他是我爸爸!"趙婷忍不住叫道.

此話一說,我跟胖子都是愕然,半響,我才苦笑道:"好吧,就沖你這句話,我們去雄獅堂臥底!"

跟趙婷商議了一些細節,我跟陳偉龍打了一個電話,聲稱自己要加入雄獅堂,陳偉龍楞了一下,笑著答應,連聲道雄獅堂歡迎你們,保證讓你們找到家的感覺.我知道他心里有疑竇,但與飛燕幫大戰在即,竟然連原因都不問.

當晚我們就去雄獅堂的總部報到,城東建設路的一個酒吧,郁金香慢搖吧.還沒進門,陳偉龍就打電話來了,問清楚我們的位置,要我們去地下停車場.一頭霧水的走到地下停車場,只見一輛黑色的小車亮著大燈,見到我們,小車按了兩下喇叭,陳偉龍沖車窗里面探出頭來,笑道:"正好,你們倆是生面孔,先跟我去辦件事!"

草的,要不要這麼急啊,怎麼也要讓我們喝口茶吧?

"龍哥,你這麼急急忙忙是帶我們去看鋼管舞嗎?"胖子笑嘻嘻的問道.

"什麼鋼管舞?"陳偉龍一愣,隨即笑罵:"要看那玩意還不簡單,待會我幫你們問問哪里的最好看……"

隱約覺得有東西不對,但是死活想不起來,想了一會索性作罷.

陳偉龍待我們倆上了車,一溜煙就開到了城外一個廢棄的磚廠,磚廠里面有個籃球場大的坪,坪里已經停了一台越野車,車門大開,一男一女站在車外.

女子短發背心,叼著根煙,十足的古惑女模樣,不過長得倒是不差,兩塊胸大肌格外發達,使得胸前紅色的吊墜格外刺眼,嘿嘿,這個吊墜是個紅辣椒.男子則是黑衣黑褲,一臉警惕的看著我們的車,從站立的姿勢來看,該男子是女子的保鏢或者手下.

陳偉龍將車停下,沖我們倆揚揚下巴,示意我們下車.三人走到那越野車前面,那名女子吐了一口煙霧,開口道:"偉龍,你火急火燎的把我叫過來做什麼?你不知道現在我們飛燕幫跟你們雄獅堂即將開戰,我們不適合見面麼?"

"琪琪,我這不是太想你了嗎?來,先親熱一個!"陳偉龍笑嘻嘻的摟住琪琪的腰,就往路邊草叢走去.我跟胖子錯愕不已,你媽比,打野戰麼?敢情叫我們過來.就是給你們這對奸夫淫婦放哨啊?

很快,草叢中便傳來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我跟胖子傻乎乎的看著對方帶來的保鏢,那名男子倒是見怪不怪,拿出一盒煙,分了兩支給我們,笑道:"新來的啊?怎麼稱呼?我叫阿科.呵呵,沒事沒事,說不定我們煙都沒抽完他們就完事了,接下來就是各回各家."

一支煙的功夫?看來這個琪琪的性福指數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胖子悄聲問道:"這包括了脫衣服的時間嗎?"

阿科一本正經的點頭:"我一般是從下車就開始算時間."

"……"

可憐的龍哥,我還沒來得及感歎,龍哥拎著褲子從草叢中走了出來,一臉的舒爽:"走,走,回家了!"

不是吧,龍哥,我這煙都才抽兩口呢.

龍哥系好皮帶,走過去拍拍阿科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不錯,我看好你!"

阿科正要說話,突然陳偉龍手掌一翻,一道寒光抹向阿科的脖子,刹那間鮮血四濺.阿科死死的捂住脖子,雙眼死死地瞪住陳偉龍,喉嚨里面發出咯咯的聲音,片刻後,全身一軟,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上篇:118 兔起鶻落     下篇:120 絕代雙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