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21 陽山礦洞  
   
121 陽山礦洞

在這種場合里面,任何解釋與呼救都是徒勞的,人在驟然失去視覺的情況下,身體本能會判定靠近自己的東西有危險,當你覺得有危險,而手中正好又有刀有槍,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還用想麼?

幸好當時我跟胖子站在外圍,槍聲響起的時候,我拉著胖子往地上撲倒,扯了他一下,死命的往牆角爬,停車場內槍聲大作,不時傳來臨死前淒厲的叫喊聲以及受傷以後的哭號聲,在生死關頭,哭喊與哀嚎都是人的本能,這可不是拍電影,在這種環境中,尿褲子的都大有人在.

總算是爬到了牆壁邊緣,我低聲喊了一句:"胖子!"

胖子的聲音就在旁邊響起:"鬼哥,我在!"

"記得出口方向吧,我們爬出去."

"恩!哎唷……"

"怎麼了?"

"沒事,手硌到一個東西!"胖子低聲罵了一句.兩人摸索著就朝出口爬去,黑暗之中,胖子一腳蹬到了老子的臉,媽比的,這個畜生!

停車場的槍聲逐漸稀落,砍殺聲也漸不可聞,似乎活著的人已經不多,我管不了那麼多,不時的推一下胖子的屁股,示意他快些.

總算爬到了車輛出去的彎道,順著弧形的車道爬了一大截,轉了一個大彎,外面有燈光照射進來,隱約能夠看到了出口的自動欄杆.

你外婆的澎湖灣,老子終于逃離危險了.

"可以起來了,子彈應該不會轉彎!"我直起身子,低聲招呼胖子.

正在此時,一個硬硬的東西從黑暗中伸出來頂在了我的太陽穴,冰冷的感覺讓我全身一硬,草,這是手槍.

想不到出口這還有人埋伏,從對方這悄無聲息的出現,以及槍管沒有一絲顫抖的情況來看,這家伙是個高手.

我頓時一動不動,當槍頂著你腦袋的時候,任何突然的肢體行為都會導致對方扣動扳機.

"你是什麼幫會的?"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很明顯,這是故意逼緊了喉嚨改變的聲線.

我苦笑一聲:"我是路人甲,出來打醬油的……"

"咦?南哥?"沙啞的聲音頓時一變,變成一道女聲,而且這聲音很是熟悉,槍管也離開了我的腦袋,我轉頭一看,旁邊一人黑衣黑褲黑面罩,將面罩取了下來,一張秀美的臉就露了出來,原來是趙婷.

草,差點被你嚇死.

"怎麼會是你們?里面怎麼回事?"趙婷跟胖子打了個招呼,轉頭問我.

我將剛才事情說了一遍,最後總結了一句:"在這種情況下,估計沒幾個活口了,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叫人來善後,呃,叫人來收尸吧."

趙婷白了我一眼:"我是省廳來的臥底,臥底耶!你以為陽城警局是我開的?我唯一能聯系的只能是我的上司."

我沒理會她,瞟了一眼身後的停車場,覺得不是很安全,招呼趙婷胖子兩人走到了馬路上.路燈雖然不是很明亮,但是跟剛才黑乎乎的停車場比起來,這里簡直就是明晃晃的天堂.

趙婷給她上司打電話,胖子在一旁發出嘖嘖的聲音,側頭看去,看到胖子手上拿了一根金燦燦的東西,好像是一根金色的指骨.

"這是什麼?金手指麼?"我訝然問道.

"剛才我不是按到一個東西麼?我順手撿了起來,嘖嘖,想不到這個東西居然是純金的."胖子舉著金手指翻來覆去的看:"發達了,這個東西好幾兩重,老子回家就融掉它,打上一套金器送給安然."

看到這金手指,初時是覺得驚異,緊接著內心覺得有一絲不對勁.這玩意,似乎我這幾天在哪見過.

究竟在哪見過呢?逐一的整理腦海中的記憶,終于想起來,那天顧泉說要安置點東西在我體內的時候,曾經舉起過一只金手給我看,眼前這根手指倒有點像金手上面拆下來的指關節.

想到這,我腦海中似乎有一個東西要破土而出,但卻總是差那麼一點點,這種感覺讓我很是不舒服.

趙婷掛了電話,瞅了兩眼胖子手上的金手指,沒有說話,轉頭跟我說道:"正南,照你剛才所說,很明顯是有人從中挑撥,那兩個開槍擊碎車燈的人就算不是元凶也跟其有關.恩,我敢肯定先前四起幫會火拼也是有人挑唆."

那又怎麼樣,現在這幾個幫會基本已經死得干乾淨淨,沒死的也都在病床上,對了,田志勇不是也在場麼?他難道就沒有察覺出異常?我將我的疑惑跟趙婷說了下,趙婷搖了搖頭:"田志勇在鐵血幫只負責招兵買馬,上次的火拼他沒有參與."

"我見到他的時候,他不是鼻青臉腫的麼?難道是摔的?"我詫然.

"那個啊,是蕭緣第一次醒轉的時候,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將田志勇暴打了一頓."趙婷臉上現出古怪的神色.

"這家伙點兒真背!哈哈!"胖子在一旁笑道:"田志勇應該身手也不錯吧,怎麼就被揍成這樣子?"

"蕭緣是天涯省人,蟬聯了天涯省六屆散打冠軍,田志勇怎麼可能是他對手?總算是蕭緣當時失血過多沒多大力氣,要不然,田志勇不死也殘廢."趙婷喟歎一聲,轉口說道:"先不說這個,我們發現幫會之間火拼的起因都是因為礦脈被挖通,我覺得這個里面肯定有關聯."

"你的意思是?"我側頭看著她.

"南哥,胖哥,只有麻煩你們去陽山礦脈處看個究竟了.為什麼只要礦脈一挖通,就會有人挑起當事雙方的事端,這其中肯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趙婷將目光投在我身上,眼神中一片坦然,沒有任何雜質,似乎找我做這些事情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

我苦笑著點頭答應:"看你身為廳長女兒還奮戰在第一現場,給你個面子."反正蕭緣這個時候還不能記起火靈珠的下落,就當為國做貢獻吧.

問了些礦洞的基本情況,我們三人離開了現場,至于停車場內的善後,趙婷說自有防暴大隊與特警大隊過來處置.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敲門聲給吵醒,門外傳來趙婷的聲音.

揉著眼睛把門打開,趙婷提著一個巨大的登山包,登山包鼓鼓囊囊的,顯然,這里面放滿了東西.

"這是什麼?"我有些迷糊.

"幫你們准備的,在礦洞里面以備不時之需."趙婷將登山包遞給我.

我伸手接過,趙婷一松手,包頓時往下一沉,***,怎麼這麼重?我一驚之下再次運力才抓穩,訝然道:"這里面是什麼?怎麼這麼重?"

"鐵鎬繩子手電筒對講機,什麼都有,萬一有事,這些工具多少派得上用場."趙婷又拿出一張a4紙,上面已經用圓珠筆畫了一些線條:"這個是我畫的示意圖,你們先坐車到大坑,下車往這里走,然後爬上去,這個入口就是雄獅堂的礦洞入口."

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在紙上面戳戳點點.

"恩,明白,明白了,可礦洞里面不是什麼設施都有麼?什麼管道電線,什麼纜車軌道,電視里頭都是這樣子的呢.我們帶這些東西去干嗎?"我撓了撓頭皮,嘴巴朝登山包一努.

"你也知道那是電視啊,在國營的金礦礦洞里面,你說的這些東西都有,可是在私營的礦洞里面就不一定了,最多給你牽上一根電線,軌道什麼的就別想了,礦石都是工人肩挑手提出來的."趙婷撇撇嘴:"在陽城這一帶,每年私營礦洞里面都要死上幾十人,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真想不通,這麼危險,還有這麼多人願意來賣命."我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或許,對于貧困地區的村民來說,死不可怕,窮才可怕.至少他們可以用這些血汗錢為自己的下一代博取個相對公平的起點,在他們眼里,這個相對公平的起點,只不過是讓孩子能夠上完小學……"趙婷說到這,輕咳了一聲,不再繼續說下去,轉身就走.

我都已經答應去礦洞了,不用這麼煽情吧?看著趙婷的背影,我嘿了一聲,將登山包拎進了房間.

打開登山包,將登山包里面的東西統統塞進了我的空間袋.原本我以為的空間袋的空間只有一個皮箱那麼大,直到昨天晚上我整理空間的時候才發現,這個空間是可以折疊的,里面如同錢包的夾層一樣,分為十多層,每一層都有一定的空間,我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一句話,這里面最少可以放十多個皮箱的東西.

有了這個發現,我連夜就出去采購了大量的物品,無非是什麼香煙啤酒礦泉水,瓜子餅干方便面之類的東西,自從上次被顧泉用飯菜威脅以後,痛定思痛,首先確保自己不會被餓死.當然,換洗衣服等各種日用品也買了一大堆.

叫醒了胖子,整理了一番,下樓沒有看到趙婷,也不理會,自行出門吃了個早餐,叫了個車,談好了去大坑的價格,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就到了目的地.

大坑這個地方還真有一個好大的坑,這個坑在陽山東面山腳下,整個大坑呈一個碗型,碗口直徑約莫有一百來米,碗面碗底全是灌木,深度倒不是很深,四五十米這樣子,下面沒有積水,想必是另有排水出口,直通地下河都不一定.

我跟胖子站在大坑旁邊感歎了一會,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證明自己曾經來過.轉身舉目望去,只見山上到處樹著簡易的木頭電線杆子,每隔上一段距離,就有一個礦洞,電線杆就分了條電線進入了礦洞中,礦洞口不時有人進出.難怪趙婷要給我地圖,這山上這麼多礦洞,沒有地圖還真不知道雄獅堂的礦洞是哪一個.

按照趙婷給的地圖,沿著一條不是很平整的小路往上走,差不多走了一個多小時,一個兩人多高的洞口就出現在眼前,洞口沒有人,不過旁邊倒是豎著一個石碑,石碑上面寫著雄獅堂三個大字.看來,這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雄獅堂礦洞.

上篇:120 絕代雙椒     下篇:122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