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39 大戰人偶(四)  
   
139 大戰人偶(四)

很顯然,趙婷不是王川的對手,但憑借著騰挪閃躲的功夫,勉強在支撐著.

說實在的,顧泉三人依仗的只不過是能抗打,力氣大而已,本身是沒有功夫的.說到真功夫,先前周耀東與劉勁寒等人融合的人偶那才叫牛逼,要不是我有吞噬幽魂的能量,早就被他們給活活打死了.

少了一個人的攻擊,我頓時輕松了許多,耍了一個虛招,一腳踹開顧泉,然後疾沖到秋紅旗面前,左右一晃,躲過他的攻擊,一把扼住他的脖子,蹭蹭蹭的就將他推到了湖邊.

松開手後退一步,還沒等秋紅旗反應過來,一個側踢就將他踢進了湖中,在湖邊一直虎視眈眈的怪魚頓時一擁而上,不等秋紅旗落下,居然在水面上就將秋紅旗撕成了碎片.

秋紅旗與其他人偶還是不同,就算被撕成碎片以後,他的頭部居然還能發出聲音,最後有條體型特別大的怪魚,似乎覺得秋紅旗太過于聒噪,一口咬住秋紅旗的腦袋,咯嘣咯嘣的嚼了幾下,就好像吃甘蔗一樣,將里面的肉啊汁啊等東西吮砸乾淨,最後將嚼成一團渣的頭骨吐掉.

都這樣了,我不認為秋紅旗還能修複.骨骼被扯成了碎片,腦袋也沒了,你還想怎麼樣?就算你能修複,也就是骨頭修複原型,不可能憑借著一個碎片再長出一個新的人偶吧?舉個簡單的例子,一輛大黃蜂可以組合成變形金剛,但是就給你一個輪胎,你給我來一個變形金剛看看?

感慨個屁啊,正在決斗呢!我轉身看向顧泉,顧泉也是看著水面楞住,見到我轉過身來,如夢方醒,眼中閃過一絲狠毒與狡譎,竟然不再攻擊我,退後一步,一腳踢向趙婷.

操,這家伙真夠歹毒,我大叫一聲,疾沖過去,希望能夠在顧泉攻擊到趙婷之前趕到.

原本趙婷應付王川就已經夠吃力,顧泉一腳踢來的時候,正好王川一拳砸向她頭部.權衡利弊之下,她選擇了躲開了王川的這一拳,顧泉的這一腳卻怎麼也閃躲不開了.

'嘭’的一聲,趙婷被顧泉一腳踢中,整個人飛了起來,尖叫聲中,趙婷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徑直落向湖中,而湖中已經有數條怪魚已經在張大嘴巴等著她.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人影從旁邊飛撲而上,在空中一把抓住趙婷的手臂,大力往後一甩,趙婷頓時被他甩了回來,而這道人影卻是因為這麼一用力,整個人直接掉進了怪魚堆里面.

此人不是別人,赫然是田志勇.

趙婷在空中也看清了是誰在以身相救,不由大叫了一聲:"師兄!"悲呼聲中,跌落在地,竟然就此暈了過去.

怪魚們見到有人落水,一擁而上,血花四濺,田志勇在瞬間被扯成了碎片.

此時我跟顧泉王川兩人交上了手,看到田志勇如此舍身救趙婷,心頭也是掠過一陣莫名的悲憤,左腳一踢將顧泉逼開,接著一個轉身,一個回旋踢就踢在了王川身上.這一腳含怒而發,竟然直接一腳將王川踢進了湖中.剩下顧泉一人,更不是我對手,三兩招之後,顧泉也被我擊落水中.

怪魚們就好像一群為了吃自助餐餓了三天三夜的人,一個個流著口水蹲守在火鍋旁邊,雙眼放綠光,只要一有東西下鍋,那筷子便嘩啦啦的伸了過去.這個比喻有些俗,但卻是最貼切的,顧泉還在半空的時候,就已經有三條怪魚凌空躍起,滿嘴利齒的嘴巴咬住了顧泉的身體,當顧泉落在水面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被撕成了三截.

看著水面上不斷翻騰的水花,我突然一陣茫然,牆壁上蒼老師的片子依舊在哦哦嗷嗷的上演著,而胖子的手機丟在某個角落,不停的回響著'……動刺大刺,動刺大刺,av8d,下面的朋友和我一起,萬,吐,死瑞,佛,康忙北鼻,來次夠,夏天夏天悄悄過去,開著拖拉機,壓死你,壓死你,不讓你喘氣……’

而現在,前後不到一個小時,這些人偶就這麼被消滅掉了?

看著死魚一般癱在地上,努力沖我微笑的胖子,昏迷在一旁人事不省的趙婷,我有種在夢中的感覺.

不一會,趙婷嚶嚶醒轉,坐起身來,探詢的眼神望向我,我苦笑點頭,趙婷看了看水面翻騰的浪花,終于按捺不住,伏地嚎啕大哭起來.

找了點巧克力遞給胖子,他只是脫力,恢複下體力就不礙事了,至于趙婷,唉,我估計她心里要內疚好長一段時間,田志勇因為救她而失去自己的生命,前幾個小時她還拒絕了田志勇,這讓她更加不好受.

也懶得去勸慰她,一個站一個坐一個躺,三人在湖畔就這麼傻愣愣的呆了大半個小時.

那群怪魚在湖邊逡巡著,見到不再有肉掉下來,呆了一會就游走了.

我從空間袋中拿出登山繩,將前面綁了個鐵鎬,緩慢的放進水中,不多時,手中的繩索已經到了盡頭,卻依然沒有到底.我叉叉你個圈圈,要知道,一捆登山繩的長度就是一百米啊.

這還只是岸邊,完全無法想象這個地心湖泊到底有多深,在這個湖泊里面,也只有剛才那些怪魚,才是這片水域的霸主.

最後,胖子恢複了體力,而趙婷也抹干了眼淚,三人在地底很仔細的搜索了一遍,確定沒有人偶被遺留,收拾好東西,這才返回到地面.

給婁巍打了個電話,婁巍聽聞以後,嘖嘖稱奇:"想不到啊,關鍵時刻,還是胖子立了大功."

扯了兩句,婁巍說會派一個工作組過來接收那些設備,甚至他還想著打撈那些人偶的骨骼,聽我說岸邊的水都深不見底以後,連聲罵了好幾句.不過,我隨即告訴他還有一個活的人偶,他這才轉嗔為喜.

回到陽城,趙婷跟我們交代了一聲,說是要回一趟省城,就這麼告辭而去,我跟胖子則回到了外貿賓館,天大的事情都不去管了,睡上一覺先.

這一覺睡得好舒坦,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時分,兩人洗涮完畢,到樓下吃了點東西,開著車就前往醫院,不管怎麼說,這個車是蕭緣借給田志勇的,總得還給人家吧.

反正現在人偶的事情也差不多收工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守在蕭緣身邊,專心等他複原,只要問到了火靈珠的下落,立馬撤退.

陽城這地方我可不想再呆下去了,人生地不熟不說,最重要的是,還有一個鬼魂的本尊——易水寒沒出現.我甚至都有些神經質,這一路開車過來看誰都像易水寒:那個賣茶葉蛋的老太太手持茶葉蛋,這個茶葉蛋是不是手榴彈改裝的?那個保健按摩店門口笑臉攬客的大姐,臉上的白粉是不是傳說中的唐門毒粉?還有,那個小孩手中拿的玩具槍,里面會不會射出真的子彈?

別說我風聲鶴唳疑神疑鬼,先前聽顧泉說,這個易水寒已經找到了合適的身體,那麼在陽城里面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他.他對我的仇恨,怕是滔滔江水也洗涮不清.只要一有機會,他絕對會把我揍成肉醬.

易水寒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能夠在陽山礦洞下來強行開辟出來這麼大一個實驗室不說,還能化出分身,分別附身在人偶身上,光是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他的神通.只是,為什麼他要跟李云帆等人弄這麼一個人偶計劃?做鬼不是挺好的麼?來無影去無蹤的,多自在,何必弄一個臭皮囊來限制自己?

下車上樓,穿過走廊,看到蕭緣病房門口站著一個人,長發瘦臉,雙目有神,雙手漫不經心的插在褲兜,這是崔越,蕭緣的師弟來著,極為忠心.我第一次見到他開始,他就是一副吊兒郎當的造型,雙手就沒見從褲兜里伸出來過.毛病,這可是夏天呢!見到我們到來,也不說話,自行讓開一條道路.

"怎麼樣?蕭老大醒來沒?"我遞了支煙過去,門口的探視窗已經被人在後面掛了一件衣服,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恩,這幾天好些了,能夠記起以前的事情了.護士在里頭換藥,你們進去問問吧."崔越伸出左手接過煙,看了看香煙牌子,笑了笑,招呼我們進去.他知道我們找蕭緣只不過是問一個東西的下落,對我們也沒怎麼提防.

推門走進病房,迎面正好遇見一名戴著口罩的護士走出來,見到我們,那名護士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讓在一旁,等我們進門以後這才匆匆離去.

蕭緣那張圓圓的臉正對著門口,眼神中那種迷惘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淫笑,神情中多了一絲下流一絲淫蕩與一絲猥褻.聯想到剛才那名護士出去時的神情,我敢肯定蕭緣剛才有對護士動手動腳,甚至這名護士就是被蕭緣強奸的那個護士也不一定.

上篇:138 大戰人偶(三)     下篇:140 做人做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