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47 環形通道  
   
147 環形通道

"都說是神獸了,怎麼可能死掉?"悠迪撅著嘴:"反正,我們找到了古牢的入口,先後進去了幾趟,發現我們的神獸被劉安存留的一縷靈魂所禁錮,這才想了這麼個九陰攝魂的法子來解開禁錮.接下來,我要進去將我們的神獸接出來了,恩,你們也要一起進去麼?"悠迪笑著說道.

"你家神獸還認識你麼?這都關了兩千多年了,不會見面就把我們給吃了吧?"我半真半假的說道,其實,我還真是擔心這個問題.

"沒事,赑屃生性很和善,再說了,我有家祖傳下來的黑鐵拂塵,上面有它自己的味道,這個你們放心好了."悠迪大大的眼睛再次望向我們.

"那敢情好,去就去唄!"蕭傾城笑道:"麻煩悠迪妹子帶路!"

在我的想象中,道家世家肯定會很牛逼.只要悠迪將拂塵一甩,游泳池里面的水就嗖的一聲飛上天,或者水面從中破開,分出一條道路.各種玄幻古怪的招數我都想出來了,就等著悠迪出手滿足我的好奇心.

沒想到悠迪帶著我們走到了泳池的更衣室前面,摁了一處開關,更衣室的地底露出了一個黑乎乎的地道,這讓我很是失望.

悠迪從身上一掏,一個碩大的手電筒就出現在手中,率先走進地道.怎麼她也有空間袋?轉念一想,破船還有三千釘,畢竟人家也是世家來著,就連孔宣那厮,窮的叮當響不也有各種法寶?

我跟蕭傾城走在後面,為了防止意外,我也拿了兩個手電筒出來遞給了蕭傾城,悠迪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什麼.

地道一直蜿蜒向下,看得出來,前面三十來米應該高家所修,最起碼,我不認為劉安那個年代有水泥.到了三十米以後,這才進入了古牢的范圍.

眼前出現了一條高達三米,寬約兩米的通道,全部都由一米寬四十公分高的青色大條石搭建而成,蜿蜒向下的通道不知有多深,不僅咋舌古人的智慧與力量.

我跟蕭傾城很是仔細的看著通道兩側的構造,因為很有可能桃園古墓里面跟這里的構造差不多.

走了一會,我隨口問道:"悠迪,你們進來之前,這里面有其他人來過沒?"

這麼問是因為突然想起了五哥的那幾個兄弟,許無忌還有那個蘭和,他們應該是在這里面喪命的.

悠迪在前面嗯了一聲:"我們進來的時候,也發現有外人進來的痕跡,不過,他的尸骸躺在外面通道,都還沒有進入古牢內部,估計是內訌.那具尸首我已經丟出去了,看他的裝備,應該是盜墓的."

"這還沒進入內部?"我訝然問道.都跟著你已經走了好幾分鍾了,通道一會左一會右的向下好幾百米,這還只是外部?

"這就到了!"悠迪停了下來,拿著手電一照,前方出現了一個拐角,這個拐角差不多九十度的樣子,拐角另外一端的通道依舊深不見底,但是在拐角外側卻多出了一個銅門,銅門跟通道一般高,上面雕刻著古樸的花紋.

仔細一打量,發現這個銅門有些古怪,它更像是一個巨型的銅球嵌在拐角處.

"開門呀."三人站在門前差不多十來秒,我忍不住出聲:"忘記咒語了?要不要給你點提示,阿里巴巴用四十個芝麻開門?"

蕭傾城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輕聲說道:"人家正在運氣呢."

我毫不客氣的用手電筒照了悠迪一下,只見悠迪全身幻出一道淺淺的紅光.正納悶這是什麼開門招式,蕭傾城突然大喝一聲:"不好!"

隨著她這一聲大喝,蕭傾城出手如電,朝悠迪抓了過去,只見悠迪的身影閃爍了一下,整個通道的光線在這一瞬間被全部吸走,陷入一片漆黑,腳底下傳來一陣轟隆聲,伴隨著一陣輕微的顫抖.這種情形持續了三秒左右,這才恢複正常,而蕭傾城閃電般的出手,自然也抓了一個空.

悠迪的人就好像虛影一般在空中閃過一道漣漪,可偏生這道虛影還能說話:"原本是不想欺騙兩位的,可是迎接神獸事關重大,我對兩位實在放心不下,怕兩位影響到我們的計劃,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你們倆在外面乖乖的呆著,迎接完神獸以後,我再來釋放兩位,到時候再給兩位賠罪."

說完,悠迪對著我們歉意的一笑,虛影頓時消失.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有些愕然.

"我們被關在這兒啦!"蕭傾城有些惱怒.

"怎麼可能,我們走回去不就得了麼?"我好像是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一條直直的通道,又沒有岔道,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退回去.

"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蕭傾城歎了一口氣:"我們來的通道肯定已經被動了手腳."

我自然是不信,轉身就往回走,蕭傾城一言不發的跟在我後面.

剛走上一分多鍾,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我們來之前的通道雖然忽左忽右,但是我們一直在往下走,盡管沒有階梯,但是朝下這種坡度我們還是能夠感受到的.現在往回走了一百多米,這一路這是異常的平坦,完全感覺不到在朝上走的坡度,並且,一眼看去,眼前幾乎是一條直直的通道,根本沒有我們來之前的左拐右拐.

打起手電四處照射,沒錯,這里只有一條通道,萬萬沒有第二條通道.

二話不說,繼續往前,走了約莫十分鍾,這條通道卻似乎沒有盡頭,兩側是青色的大石頭,前方是沒有止境的黑暗.

越走越是心驚,又走了十來分鍾,腳下依然是平坦的道路,沒有任何的起伏,仿佛之前我們走的那條一直往下的通道不複存在.

"怎麼回事?"我停了下來問蕭傾城:"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東西在影響我們的心智?"

如果那個悠迪在路上暗暗釋放了某種迷香,我們吸入了此種迷香以後,大腦皮層就會產生各種幻覺,明明我們倆還在原地沒動,但大腦卻是胡亂的得出結論,顯示我們已經越過千山萬水.

蕭傾城皺了皺眉,閉目運息,差不多十來秒鍾才緩緩睜開眼睛,搖了搖頭:"沒有,我沒有中任何的迷藥,也沒有中任何幻術."

"那,再往前走一段試試."我只能如此建議,而蕭傾城也只能點頭.

這一次我們才走了兩三分鍾,就有了發現.我們眼前出現一個直角的彎道,拐角外側有一道銅門,看上去跟先前悠迪帶著我們停留的那道門很是相像,難道我們回到了原來的地方?或者說這個通道里面有很多道一樣的銅門?

"這是先前那扇門不?"我湊在門前用手電筒一陣亂晃.

"不清楚."蕭傾城也是上前仔細觀察,看了一會搖搖頭.

"那先做個記號吧!"我拿出一把匕首在門上用力的畫了幾道.眼前這道銅門,絕對是文物來著,最少兩千多年的曆史是有的,我可現在完全顧不了那麼多,文物?文物能有我的命值錢?

刻了幾道以後,招呼蕭傾城繼續往前走,這一次我們倆都是加快了腳步,幾乎是小跑前進,我心里隱約有一絲恐懼,難道我們一直在繞圈,這個通道是一個環形的通道?

差不多十五分鍾後,我們又看到了那個直角,同時也看到了那扇銅門,直接用手電筒照向我剛刻記號的位置,那幾道痕跡赫然在目,忍不住罵了兩句粗口,敢情,我們還真的在原地兜圈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先前進來的通道去哪兒了?

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讓自己的心情稍微平複,靜下心來,腦海里面閃過一種可能,急忙叫了一句:"傾城."

"恩?"傾城側頭回應.

"我想到一種可能."

"恩?"

"這兩側牆壁的某處地方,可能藏有另外一道門戶,不過,這個門戶被那種幻影遮擋,就是那種類似障眼法的幻影,你應該明白的是不是?從外表上看,是青色石頭壘成的牆壁,其實藏著一條通道,通向我們進來的入口."

蕭傾城點點頭:"你說的很有可能.按照你這麼說,這個隱藏的門戶就在這個銅門附近,要不然,先前的道路我們都是往下走的,到了這銅門附近才是一路平坦."

"恩!"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煙:"我們每人摸著一側牆壁的往前走,有沒有幻影一觸碰就知道了."

蕭傾城倒是提出了另外一個辦法:"或者用手電光也是可以的,一邊走一邊將手電光照在牆壁上,如果是幻影的地方,手電光就會穿透過去."

最後決定雙管齊下,我摸著左邊的牆面,手電筒照著右邊的牆壁,而蕭傾城則正好相反,摸著右邊的牆面,手電筒照射著我這側的牆面.

兩人這次走得稍微慢了一些,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又回到了銅門前,用手電晃了晃,沒錯,還是剛才那道門,甚至地上還有我丟棄的煙頭.

上篇:146 黑山古牢     下篇:148 銅門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