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48 銅門玄機  
   
148 銅門玄機

這就說明,這通道兩側絕對沒有隱藏的通道,而且,我也不認為我們是從通道頂部掉下來的.又沒有被迷亂心智,自己是不是有從頂部跳下來過,難道也不清楚?在門前呆了好一會,腦袋里面一片混雜.

上次在月魔事件中,我在進入沉眠之地前也遭遇過迷宮,但人家那迷宮多恢弘,密密麻麻猶如蛛一般的出口,就算你走不出去也會輸的心服口服,而眼前這個環形通道,怎麼說呢,就好像問你一個最簡單的數學題目'一加一等于幾’一般,你給出了答案2,卻被告知這不是正確答案.

明明我們從入口處一路走到這,一個轉身,就變成了環形通道,入口不翼而飛了,這事真特麼的邪門了.

半響,蕭傾城悠悠說道:"為什麼我不嘗試著打開這道門呢?"

對啊,光顧著找回去的路了,為什麼不嘗試著打開這扇銅門呢?我撓撓頭皮,呵呵一笑,走到銅門前開始研究.

一看之下卻也覺得有些奇怪,與其說這是一扇門,還不如說這是一個大銅球,凸面朝外微微鼓起,試著用手電筒敲了一下,聲音極其暗啞,由此可見這個大銅球還是實心的,根本不用考慮可以暴力破開.

門中間是一個直徑一尺左右的圓,圓形周圍就是各種花紋,花紋倒也沒啥古怪,只不過這些花紋要比尋常的花紋要繁雜一些.

"我說,你不是會隱形麼?剛才那個悠迪在我們面前玩消失這一招你應該也會吧?她是不是穿過了這個大銅球?"覺得有些累,我靠著對側的洞壁,面對這銅球坐了下來.

"我們玩這招可不是隨意的,必須要知道我們下一個出現的位置才行,我現在隱身然後出現在你面前,可以!但是要我隱身,出現在一個完全不清楚的地方,就不行,就好比汽車一樣,需要導航定位."蕭傾城皺著眉頭跟我解釋了一通,末了自嘲的一笑:"反正,悠迪是知道門後面的情況,才可以穿越過去,而我不清楚,就只能干瞪眼."

居然這麼麻煩,你這蕭家也不咋地嘛,我臉上浮現出極為誇張的鄙視:"還南孔北蕭,我呸!人家高家可比你們牛多了,看來,只能等悠迪來釋放我們啰?"

蕭傾城也不生氣,淡淡的笑,居然給我來了個默認.

拿出兩瓶水,丟給蕭傾城一瓶,自己擰開一瓶,喝了兩口,走到銅球對面,靠牆坐了下來,點燃煙,胡亂分析了幾個原因,到了後面,我居然迷迷糊糊的睡去.

睡得正迷糊,好像聽到蕭傾城在叫我,睜開眼睛一瞧,眼前卻是一片黑暗,感覺到地面一陣顫抖,隱約有轟隆聲傳來.這情形,跟先前悠迪在銅門前消失的的差不多.

口中大叫傾城的名字,似乎聽到傾城有回應一句,聽得不是很清楚,心中很是焦急,雙手胡亂一摸,居然給我摸到了手電筒,摁下開關,卻發現開關原本就是開著的,頓時想起先前悠迪消失前,也有過幾秒鍾光線被吸走的情形,果然,片刻後,電筒的光恢複正常,四下一照射,通道中什麼都沒有改變,但蕭傾城卻不見了.

我一個激靈,站起身來大聲叫道:"傾城!傾城!"

通道里回響著我的聲音.

"傾城————傾城————"

"城——?——城————"

"城——?——"

側頭仔細一聽,除了我聲音的回音以外,沒有蕭傾城的任何回應.

四處張望,也沒有看到傾城的蹤跡,可是,剛才明明傾城在叫我啊,而且,傾城不是剛才答應了我一聲麼?難道是我的幻覺?難道我在做夢?

拿出手機一瞟,沒有一絲信號,完全不要考慮用電話聯系傾城.

舉著手電筒一陣亂晃,心中大為焦急,你妹的,傾城,這功夫你居然跟我玩失蹤?轉念一想,難道傾城剛才看見了什麼東西,叫我起來的同時,自己卻朝通道里面追去?

想想,覺得很有可能,隨即一陣毛骨悚然,想到在這個環形通道里面,有一些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在一旁窺視著我們,我心里就一陣發毛.拿出小刀,在牆壁上的大青石上面刻了幾個字'在這等我,或者留言.’

刻完字轉身就朝通道跑去.跑了兩步,又折返回來,從空間袋里面拿出好幾瓶礦泉水,擺了個箭頭指向我寫字的地方,這才沿著通道發足奔跑.

"傾城!傾城!"

一邊跑一邊喊著蕭傾城的名字,到了後面,整個通道都是我的回聲.

十來分鍾後,我就回到了銅門附近,快速的奔跑使得我氣喘籲籲的彎腰扶住膝蓋,張口急遽的喘息,口腔中湧現出大量的唾液,呸了幾下,又費力的咽下幾口唾液,用手電筒再次亂照,地下礦泉水瓶組成的箭頭沒有移動的痕跡,牆壁上也沒有蕭傾城的留言,媽的,難道蕭傾城沒有看到我的留言?

其實,我心里有一個模糊的念頭,蕭傾城已經不在這個通道里面了.

不知名的恐懼,使得我拿出了霰彈槍,填好子彈,上次人偶事件以後,我還留有一把槍,後來又找趙婷要了些子彈,個人覺得,這東西用來防身效果非常好.

手持霰彈槍,腰杆頓時就直了少許,將手電筒架在槍身上,前後左右的一陣亂掃,手電筒光從通道牆壁,通道頂部,還有這個銅門上面一一掃過.

咦,似乎有什麼東西不對頭,我的目光掃過這些東西的時候,隱約覺得有東西不對勁,神經一緊,緩緩的將手電筒從剛才那些東西上重新掃一次.

牆壁沒有異常.

洞頂沒有異常.

銅門,草的,我刻在銅門上的痕跡呢?

我舉著手電筒在銅門上面一陣亂晃,沒錯,我先前刻下的痕跡不見了,也就是說,眼前這扇銅門極有可能不是剛才那道銅門.

怎麼回事?恐懼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我,我一步步的後退,脊背觸碰到了牆壁的時候,我忍無可忍,沖著銅門就開了一槍.

砰!乒!

通道回響著巨大的聲音,經久不息.

將霰彈槍前方的套筒手柄推拉了一下,我沒有繼續開槍,主要是我開了這一槍以後,槍聲將我心中的恐懼驅散了不少,有什麼妖魔鬼怪的敢出來,老子對著就是一槍好了.鬼神什麼的也不一定能夠抵抗這種大威力的霰彈槍,這個道理我很早以前就已經知曉,那個誰,守衛金刀廣告公司密室的鬼魂——高舉,不就是被人類科技給轟得渣都不剩麼?

持槍再次湊近銅門,會不會是銅門上面的花紋有什麼名堂?

手電從上到下的照射,發現這些花紋似乎是用一種極為鋒利的刀刻上去的,凹槽陷入銅球很深,我用手電光一照,里面差不多三四厘米處才看到有銅的反光,這麼深的凹槽,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看了一會,不是很懂,干脆坐了下來,靠著銅門,一股涼爽頓時從銅門傳了過來,舒服!

點燃一根煙,想了半天也沒頭緒,我干脆雙手張開,感受著銅門的涼意,那些銅門上的花紋硌得手痛也不去管.靠坐了一會,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鍾,拿出手機看了看,卻發現自己的手背上竟然多出了一個字:反.

我頭皮一炸,彈身而起,舉著槍大聲吼道:"是誰?是誰?有種就出來!"

空氣中回響著我的聲音,出來,出來,來,來……

半響,通道中沒有任何回應.

再次看了看手上的字,這個字稍微凸起,不像是寫上去的,倒像是靠在什麼東西上面印出的痕跡,對了,我剛才不是靠在銅門上麼?

舉著手電,在剛才手臂的位置尋找了半天,終于給我找到了這個反寫著藏在花紋中的'反’字,此外,我還找到了另外七個漢字.這七個漢字都是藏在繁瑣的花紋中,又是反著刻在銅門上,如果我不是無意中發現了其中一個漢字,打死我都想不到這花紋中居然藏有玄機.

我用手掌將這幾個漢字一一拓印下來,感謝老天,這幾個字雖然都是隸書,但我全部認識,按照順序依次是:正反三圈,門戶自現.

看到這句話,心里一陣劇跳,門戶?什麼門戶?難道是出口?

可是正反三圈又是個什麼意思?三圈,既然是三圈的話,那就跟圓有關系?難道要我在環形通道里面跑上幾圈,左三圈右三圈的?這完全沒道理啊.

要不,死馬當成活馬醫,跑上幾圈試試?我站起身來,正准備去跑,目光掃過銅門中央的那個圓環,心中一凜,跑什麼跑,答案肯定是在這個銅門上的圓環上.

想了想,拿出匕首,將刀尖插入到中間圓環的縫隙處,沿著圓環緩緩轉動,果然,轉了一小圈以後,匕首的刀尖就感受到了阻力,應該是觸碰到了某個開關,刀尖動了動,能夠感覺到那個開關也在跟著移動.

到了這個時候,我要是再不知道怎麼做那就是笨蛋了.用刀尖抵著那個開關,先是順時針三圈然後逆時針三圈.

剛轉完,眼前一黑,那種神秘的感覺再次襲來,所有的光線被吸得干乾淨淨,腳底下傳來轟隆聲,以及輕微的顫抖聲.

三四秒後,光線恢複正常,我看了看眼前的銅門.銅門還是那個銅門,沒有任何變化,轉身一看,身後還是那種直角的通道,但是我留在通道里的那幾瓶礦泉水卻已經不翼而飛,走到我給蕭傾城留字的地方,字跡也沒有了.

很顯然,這個通道已經不是我剛才那個通道了.

上篇:147 環形通道     下篇:149 人鼠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