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53 千年神獸  
   
153 千年神獸

正在此時,旁邊閃電般的伸過來一只手,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勁一提,硬生生的將我拎了過去.

手電筒的光亮起,我暈乎乎的站直身體,看了看旁邊,將我拎過來的是許無忌.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要出來的話,就得再啟動一次銅門了."

我喘息著笑道:"多謝多謝,多虧了你."

心中有一絲不服氣,要是我在黑暗中生活十年,我特麼的也能看清楚,隨即轉念一想,銅門開啟的時候,那種黑暗是可以吸收一切光線的,在這種情況下,絕對沒有人可以看清楚東西.

對了,許無忌在黑暗中生活了十年,在看到我手電筒強光的時候,怎麼沒有被照得失明?嗎的,這家伙該不會在騙老子吧?

隨即轉念一想,恩,他是個變異人,不能按常理度量.

兩人休息了片刻,我看了看通道,確定這個通道不是第二第三區域,在第二個區域跟第三個區域的牆壁上我都刻有字跡,這通道同一位置的石壁上卻是光溜溜的.

眼前這個通道,要麼就是第一個區域,黑山古牢的入口區域;要麼就是第四區域,黑山古牢的核心區域.

不管是哪一個區域,對于我來說都是一種解脫,第一個區域的話,我直接出去就是.如果是第四個區域,蕭傾城與悠迪兩人肯定都在里面,找到她們倆還愁出不去?

保險起見,我還是拿出了霰彈槍,招呼許無忌跟在我身後,兩人順著通道前進.

走了一會,我就知道這個通道肯定是第四個區域無疑,因為越是走到後面通道就越寬敞,走了七八分鍾以後,通道居然有差不多五米高,四米寬,通道側壁的大青石條也越來越大塊,差不多是兩米長一米高的巨型青石條,真不知道劉安從哪弄來這麼多青石.

又走了幾分鍾,隱約傳來亮光,似乎前方有光源.轉過一個彎角,眼前豁然開朗,一個大廳出現在眼前.

大廳差不多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十來米高,中間有一根銅柱,直徑約莫兩米,看上去極為恢弘.

銅柱的底部壓著一只巨大的石龜,石龜前面直直的站著兩個人,這兩個人赫然是消失已久的蕭傾城與悠迪.

蕭傾城手持木劍,悠迪手拿拂塵,兩人並肩站立,隱然是同仇敵愾的架勢,木劍散發著白色的光暈,拂塵則是閃爍著紅色的光點,紅光白光不時的沖向對面的石龜,看樣子,兩人都已經用上了法術,而她們的對手,只是一個被銅柱壓著的大石龜.

悠迪腳下的大號手電筒朝天放著,將大廳照得頗為亮堂.

咦,被銅柱壓著的,不會是那啥,赑屃吧?仔細看去,果然,那個石龜的頭部是龍的形狀,看來,這個石龜就是龍的九個兒子其中一個.

可赑屃不是千年神獸麼?它不是悠迪家的寵物麼?怎麼你們兩人還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見到我們進來,蕭傾城與悠迪都是不約而同的大叫了一聲.

"小心!"

我愕然停住腳步,小心什麼?轉頭看向許無忌,發現他站在我身後一動不動,宛如給人定身了一般.

"怎麼回事?"我訝然道.

"不知道,身體動不了了!"許無忌臉上掠過一絲恐慌.

不會吧?我下意識的舉起了手,活動了一下手掌,為什麼我就可以動?

"咦,正南,你沒事?"詫異的不僅僅是我,那邊傾城也是大聲叫道.

"沒事啊?"我大聲回應.

此話一出,蕭傾城跟悠迪又是同時大喊.

悠迪叫的是:"快來幫忙!"

蕭傾城喊的卻是:"正南,過來幫手!"

悠迪說什麼我懶得理會,你說幫忙就幫忙?幫你妹啊,你這個騙子.但是傾城要我幫手,我就不能坐視了,飛快的跑過去,舉起槍對准大石龜的腦袋,大叫:"你們退後點,我來轟掉他的龜頭."

"不要!"大聲叫喊的不僅僅是悠迪,更有蕭傾城.

"怎麼回事?"我望向傾城,詫異的問道.

"我跟悠迪只是被它的氣息給定住,全身手腳不能移動而已.這是神獸解封前的神智錯亂,不礙事的,你不要傷害它."蕭傾城急道.

我聽到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更是迷糊:"到底是什麼意思?"

"待會再跟你解釋,你先來我身上取出符咒,拿去貼在赑屃的額頭處.貼住它的額頭就可以暫時封存它的氣息,我們就可以移動了."悠迪急急說了一句.

我望向傾城,傾城點點頭:"你按她說的做好了."

收到槍,走到悠迪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眼:"你將符咒放哪了?"

說實在話,這種道袍渾身上下就是一塊布,鬼知道口袋在哪.

"在我的空間袋里,我的空間袋開袋密碼是'唵哚呢啤嘰,吧呀哩嘩嘀’."悠迪大聲說道.

"那你空間袋在哪?"我默念了兩遍咒語,覺得不是很難.

"在我胸前!"悠迪楞了一下,隨即臉一紅:"你伸手進去就摸到了!"

我二話不說就將手伸進了悠迪的道袍里面,四處摸索了一遍,咳咳,不是很大嘛.摸了幾下,終于在一個角落里面摸到了一個小小的玉佩,拿了出來,默念了咒語,打開了她的空間袋,進去一頓亂翻,咦,她的空間袋里怎麼這麼多黃瓜,怕是有好幾百斤吧,這麼多,是拿來吃的還是拿來用的?呃,我說的用是指敷面膜.

繼續翻找,終于翻出了一大堆黃紙.

"哪一張?"我舉著那一堆黃紙在悠迪眼前.

"紅色朱砂字的,隨便哪一張都行."

我將黃紙往地上攤開,二十多張黃紙中,有四五張符咒是用紅色朱砂筆畫的,撿了一張出來,站起身走到赑屃前面,看了看它的龍頭,問道:"貼在石龜的額頭就可以了嗎?"

背後傳來蕭傾城跟悠迪異口同聲的聲音:"是的!"

我伸手欲將黃紙貼過去,想了想,又縮了回來,沒膠水怎麼貼的牢?在黃紙背面吐了一口唾沫,這才貼過去.事實上是我多慮了,這張黃紙剛一接觸龍頭,立馬好像被磁鐵吸引過去一樣,緊緊的貼在了上面,黃紙上的紅色符咒頓時猶如活過來一般,嗖的一聲就跳出了紙面,凌空變幻著形狀,一團金色的光暈從符咒處擴散開來,瞬間就布滿了整個大廳.

這個時候,蕭傾城與悠迪兩人一下就動了起來,甩甩胳膊踢踢腿的.

"這就好了?"我愣愣的問道,眼睛瞥了一眼遠處,許無忌也能動了,畏畏縮縮的走了過來.

"這位是?"蕭傾城看著許無忌,眉頭輕微的蹙了一下,很明顯,許無忌的賣相確實不怎麼樣.

我將許無忌的來曆說了一遍,蕭傾城聽說是五哥的兄弟,神情頓時親熱不少,笑著打招呼.

寒暄了幾句,我斜著眼睛看向悠迪:"我說,給個解釋吧?"

悠迪一愣:"你都已經過來了,想必古牢的機關你也明白的差不多了.還要我解釋什麼?"

"你就不說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開始不就跟你說了麼?主要是怕你們干擾我解救神獸呢."悠迪上下打量了許無忌幾眼,隨口應答著.

"傾城,還是你說吧."我轉頭看向傾城.

"其實,也差不多就是這麼回事了,悠迪將我們羈絆在第二層通道里面,就是不想我們分她的心.而我,在發現銅門秘密的時候,也來不及通知你,到了這里,就被赑屃的氣息給定身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呢,還好你趕來了,最重要的是,你居然不受這個赑屃氣息的影響."蕭傾城笑道.

"是的,還好我趕過來了,要不然,你們倆還不知道被這頭神獸給定身到什麼時候呢?"我嘿嘿笑了一聲,然後指著赑屃:"那這個石龜,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現在已經封存了他的氣息,接下來就等著劉安的封印解除吧."悠迪朝赑屃背上的那根銅柱努努嘴.

"什麼意思?"我訝然道:"你在外頭弄的什麼九陰攝魂不就已經解開了封印麼?現在還要等什麼封印?"

"九陰攝魂只是將銅柱上的封印解除了,這根銅柱融化還需要一段時間呢?"悠迪輕描淡寫的說道,似乎說的不是融化一根銅柱,而是融化一根冰棍一般.

我沒有聽錯吧,融化這根銅柱?你們打算用什麼方式來融化這根銅柱?用打火機燒麼?

見到我詫然的神情,蕭傾城忍不住嬌笑道:"我剛進來的時候,這根銅柱的直徑差不多三米呢!現在已經融化了很多,估計再有兩三個小時,這根銅柱就會完全融化掉."

我仔細一看,咦,果然,這根銅柱正在一點點的變細,只不過融化的幅度不大,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隨口問道:"融掉的銅柱去哪了?地上可沒有銅液."

悠迪對我聳聳肩:"不知道!"

這個答案真牛!

幾個人又閑聊了會,話題無非是在許無忌四兄弟身上打轉,說到後面,悠迪跟蕭傾城對許無忌大起同情之心,加上又有些好奇,竟然走到許無忌身邊,伸手去撫摸許無忌身上的鼠毛.

許無忌一臉的不爽,正要出聲抗議,眼睛突然望向蕭傾城與悠迪兩人背後,神情極為駭然,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見許無忌如此神情,我們三人都是下意識的轉頭望向許無忌視線方向,卻發現那邊空空如也,什麼東西也沒有.

正不知所謂,身後傳來蓬蓬兩聲,轉頭看去,只見許無忌的兩只手分別抵住蕭高兩人的背部,而蕭高兩人猶如被人定身一般,一動不動,眼神充滿驚懼與不信,口角有鮮血流出.

上篇:152 智商優越     下篇:154 龍生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