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59 醉臥溪畔  
   
159 醉臥溪畔

"聽你們的口音,三位都是外地人吧.我的意思是,你們初次來壽山,人生地不熟的對不對?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做你們的那個……向導,到時候你們隨便給點費用就好!你看行不?"金洛兒抬起頭來,眼神里面充滿乞求.

我老臉一紅,靠,我這都想到哪兒去了,心虛之下,口中有些結巴:"呃,這個啊,肯定可以啊!沒問題."

"那我今晚跟人換班,明天我就能跟你們一起出去了!"金洛兒頓時笑靨如花.

"你上完夜班,還有精神跟我們爬山?"我好奇的問道.

"沒事!沒事!反正晚班沒啥事,我可以趴著睡一會!"金洛兒連忙解釋,生怕我會因此而拒絕她.

我哈哈一笑,拿出錢包,數了一千塊給她:"先預支三天的工資吧."

"要不了這麼多!"金洛兒頓時臉上一紅.

"拿著,別啰嗦!"我不由分說的將錢塞進她手里:"那說好了,從明天上午開始,你就跟我們去轉悠!我先出去轉轉."

"恩!"

——————————會錯意無地自容的分割線——————————

走出門外,傾城跟五哥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見到我出來,五哥沒說什麼,反倒是傾城酸溜溜的來了一句:"喲,這麼快就說完知心話啦?晚上要不要再溫習一遍?五哥,你今晚再去開個房間,給正南騰地方出來."

懶得理會她,笑著將剛才金洛兒的建議說了下,蕭傾城哼了一聲,不置可否,反而是五哥狐疑的問了一句:"壽山就這麼點大,我們用得著導游麼?"

"就當是助學吧!聽她口氣,她供她弟弟念書也不容易!"我笑道.

我這麼一說,五哥也不再說什麼,三人確定了一下方向,就朝壽山走去.

壽山是一座很孤獨的山,這一帶全部都是平原,只有壽山很是突兀的矗立在平原中間,要不是它有四五百米高,我都會懷疑這是不是人工堆積而成.

山成梯形,遠遠看去,有些像那啥,某個島國的富士山還是富土山,不記得了,反正那個島國除了愛情動作片以外,也沒什麼值得我們去用心記憶的東西.

"你們說,這會不會是愚公移過來的那兩座山之一?總感覺這山出現在這很是怪異."我把手放在額頭上搭了個涼棚,眯著眼睛觀察著眼前這個孤零零的山丘.

"愚公移的是太行山王屋山!想聽壽山的典故麼?要不要現在把金洛兒叫過來給你解說一番?"傾城在一旁扁嘴說道,這丫頭,怎麼說話這麼沖?

"走吧,先看看小溪在哪!"我沖五哥揚揚下巴,老子偏生不搭你的話.

五哥點頭,拎著皮箱就往前走.傾城沖我翻了個白眼,跟在五哥身後.我郁悶的搖搖頭,我得罪你了麼?

毫無目的的走了差不多十來分鍾,終于發現了那條小溪,小溪不寬,四五米的樣子,不過,兩旁樹木郁郁蔥蔥,倒也顯得溝壑幽深,水很淺,最多到膝蓋,但是很清澈,伸手探了探,透人心脾的清涼.

走到溪邊,不管不顧的趴下喝了幾口,抹了抹嘴巴,大呼過癮:"這水真的很甜,你們也過來嘗嘗!"

從黑山古牢里面出來以後,傾城便對我施了個法術,將我體內的血液消了次毒,知道傾城有這本事,我一陣心花怒放.有傾城在身邊,我再也不用擔心皮蛋里面有蘇丹紅,豬肉里面有瘦肉精,牛奶里面有三聚氰胺了.也正因為如此,我一點都不擔心水質的好壞,大不了傾城幫我解毒就是,再說了,水質這麼清澈,又怎麼可能被汙染?

五哥見狀也是趴在水邊喝了幾口,砸吧了一下嘴唇:"好久沒喝過這麼甜這麼涼的水了!"

傾城聽我們這麼說,終于忍不住,用手掬了捧溪水,湊著喝了兩口.

陽光透過樹葉落在水面上,灑出一個個圓形的光斑,在水面上起伏蕩漾,偶爾有一兩只蜻蜓追逐著這些圓形的光點,掠過水面,點出一圈圈細微的漣漪,旁邊樹林中飄出蟬唱.一時間,我們三人竟然都生出一股慵懶,在小溪的旁邊找了個草地,躺了下來,看著頭頂的綠蔭,呼吸著極為濃郁的綠草清香,三人竟然沉沉睡去.

"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鈴聲將我吵了起來,睜開眼睛的時候,隱約見到遠處有一道人影閃過,我揉揉眼睛,再看過去卻沒有發現有人.四處一張望,蕭傾城跟五哥依舊躺在草地上睡得正香,而此時天色居然已黑,靠,我們這是睡了多久?坐起來,拿出手機,開口就是一句:"有事說事,沒事掛機!"

我將我的通訊薄設置了分組,每一個分組都有特定的鈴聲,這首《愛情買賣》屬于'垃圾’分組,在這個分組里面,只有兩個號碼,這兩個號碼分別屬于胖子跟孔宣.

電話那頭傳來孔宣那厮的聲音:"正南,到哪了?"

我頓時清醒過來,靠,出什麼事情了?孔宣這家伙沒事都是叫我陰陽人,或者陰陽哥,很少這麼正兒八經的叫我名字,當下急聲說道:"我在壽山跟五哥,傾城一起找古墓入口呢!"

"哦,那啥,吃飯沒有?"孔宣亂七八糟的扯著.

"有事說事!"

"呃,正南,那我直說了啊!"孔宣見躲不過了,干咳了兩聲:"那啥,我的芥子盒出問題了."

"你說的該不會是保存果兒身體的那個芥子盒吧?"我心猛的一收緊,喉嚨有些發干.

"我就只有一個芥子盒."孔宣又是輕咳兩聲.

"孔宣,你他嗎的要是拿果兒的事情跟我開玩笑,我回來跟你沒完,我發誓!"我怒吼.

"正南,我真沒跟你開玩笑,現在艾佳語安然都在我這邊,我借助她們的法力才能勉強維持住芥子盒不破損,但是,最多也就能維持四天.在四天之內,你必須拿到九幽草趕回來,要不然……"孔宣說到這沒有繼續往下說.

"要不然會怎麼樣?孔宣,你他嗎的說話!"我厲聲叫道.

"正南,還有四天時間,你得抓緊了!"電話那頭傳來安然的聲音,頓了頓,安然輕聲說了句:"還有,你們自己也要小心!我們盡量拖延時間."

說完,安然將電話掛了.

我愣愣的看著手機,孔宣是誰,他是個畜生,但這個畜生是我最好的兄弟,他不會拿這種事情跟我開玩笑.就算他吃錯了豬飼料,喪心病狂的跟我開這種玩笑,旁邊不是還有安然嗎?安然性子恬靜,絕對不會玩這種惡作劇.

媽的,如果真是這麼回事的話,那就是說,我最多還有四天的時間.

想到這,我一躍而起,大聲的叫著五哥跟傾城,同時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草的,我們居然在這草地上睡了差不多四個小時,站起來才發現,我們身邊的草地上一片凌亂,似乎是有人在這里打架斗毆過一般.

這太奇怪了,更奇怪的是,現在五哥跟傾城居然沒有醒來的跡象,要知道,我剛才可是在大喊大叫啊,他們怎麼可能沒有被我吵醒?

我走到五哥身前,正准備推他,卻聞到一股刺鼻的酒氣,大力抽了抽鼻子,發現這股刺鼻的酒氣竟然從五哥的嘴里噴出,奇了怪了,他什麼時候喝酒了?

使勁推了推五哥,五哥終于有了反應,但也只是咕噥著說了一句,翻過身子又繼續睡.

走到傾城身邊,也是聞到刺鼻的酒味,推了推,傾城嘴里吐出一連串的夢囈.

此時我也來不及去想是怎麼回事,只想著怎麼弄醒他們倆,醒酒最好的辦法是什麼?似乎用水可以吧.我跑到小溪邊,捧了一捧水,直接潑在了五哥臉上,一連潑了三次,不見五哥醒轉,臉色反而越發通紅,似乎是酒意更濃的樣子.

我草,莫非是這水有問題?想到這點,我連忙在我的空間袋里面拿出兩瓶礦泉水,擰開瓶蓋,看了看兩人,微一遲疑,咕咚咕咚就倒在了傾城頭上.

不一會,傾城就爬了起來,抹了抹臉上的水珠,似乎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醉眼懵松的看著我:"正南,怎麼回事?"

我飛快的將事情說了一遍,傾城聽完後用力的搖搖頭,這才清醒過來,從身上摸出一個玉瓶,倒出一粒黃豆大小的綠色藥丸,吞了下去,頃刻,她身上就冒出了些許氤氳的霧氣,霧氣由淡轉濃,再由濃轉淡,一分多鍾後,霧氣消失不見.

霧氣一消失,傾城身上的酒味就不翼而飛,眼神也頓時清澈起來,她轉頭看了看五哥,倒出一粒藥丸在掌心,想了想,又倒出一粒,從我手上拿過一瓶礦泉水,捏開五哥的嘴就將藥丸送了進去.

等到五哥也醒轉已經是十分鍾以後的事情了,我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三人都是一陣後怕.估計又是我的陰陽體質立了功,這個**藥對我沒起到作用.

雖然我沒有醉酒,但也是酣然入睡,剛才要不是電話將我吵醒,恐怕我們三人就這麼睡下去了.再說了,指不定人家在睡夢中就要沖我們下毒手呢,我剛醒來的時候,不就看到有人影一閃麼?身邊的草地,不也是一片凌亂麼?

"這個水是怎麼回事?"我指著小溪問傾城,其實,我話里的意思是,喂,傾城,你是道家高人呢,怎麼看不出這水里有問題?

"水應該是沒問題的啊."傾城皺著眉頭,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看了看天色,決定先回酒店,明天一早再出發.路上跟傾城說了果兒的事情,傾城默然不語.

回到酒店,金洛兒見到我們,親熱的打招呼,我心中一動,出聲問道:"洛兒,你們那個小溪的水能喝不?"

金洛兒訝然道:"肯定能喝啊,我們酒店的自來水就是從小溪里面引過來的,都不用淨化,直接就可以飲用,我們每天都在喝呢,怎麼了?"

我苦笑著看了傾城一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到房間,傾城說了一句:"如果水沒問題的話,那就是有人在水源上施了法術,很顯然,這個法術是專門針對我們的."

上篇:158 圓臉女孩     下篇:160 小溪溯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