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63 水潭疑云  
   
163 水潭疑云

我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五哥仰天倒下,而真假金洛兒卻是扭打在了一起,噗通聲中,兩人同時跌進了小水潭.

兩女掉進水潭是死是活關我屁事,我口中嘶聲大叫:"五哥!"

身子如離弦之箭,瞬間就沖到了五哥面前,蹲下將五哥抱在懷里,只見五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已經開始渙散,口角鮮血汩汩的流了出來,手里端著霰彈槍,槍口兀自在冒著淡淡的青煙.

在五哥的胸口位置印有一個血紅的手掌印,衣服居然被這一掌打得支離破碎,手印更是深深的陷入了肉里面,可見這一掌的力道是如何的霸道.不用說,這一掌就是五哥的致命傷,它肯定已經將五哥的內髒全部震碎,要不然五哥也不會吐出這麼多鮮血.

看到我,五哥的眼中流露出一縷焦急的神色,似乎想要說什麼,嘴唇一陣哆嗦:"是……"

剛說了一個字,一大口鮮血又湧了出來,引發一陣劇烈的咳嗽,伴隨著咳嗽的是一股股鮮血不斷的湧出.

"五哥!"

蕭傾城在旁邊焦急的大喊,從身上掏出一個碧綠色的玻璃瓶,倒了數粒金色的藥丸出來,取出兩粒,塞進五哥的嘴里面.

哇的一聲,又是一口鮮血,這一口鮮血居然噴在了我的胸前,我低頭一看,那兩顆藥丸在夾雜在鮮血之中,我連忙撿起來往五哥嘴里塞,手還沒到五哥的嘴邊,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噴出這口鮮血以後,五哥頭一歪,再無聲息.

"五哥!五哥!"我跟傾城大聲叫喊.

懷中的五哥卻沒有了任何的反應,感覺到他的身子變得如同一灘爛泥一樣,我知道,此時五哥的生命氣息已經不複存在.

不用說,先前五哥悄聲跟我說找到了入口,而我在欣喜之下竟然大聲的說了出來,在兩個金洛兒之中,有一個是看守陵墓的鬼魂,它聽到此話以後,竟然趁我走開之際,下毒手將五哥給擊斃.

想到此處,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憤怒,怒罵一聲,將五哥手中的霰彈槍取了下來,站起身走到小水潭旁邊,心中殺機大動,這兩個人里面肯定有一個是殺害五哥的凶手.草,管她是真是假,干脆將兩個金洛兒都開槍打死算了.

走到水潭邊,看到水面上起伏蕩漾的黑t恤白牛仔褲,抬起手正要開槍,心中突然一軟.他嗎拉個香蕉蘋果哈密瓜,不管怎麼說,其中有一個是無辜的啊.如果我開槍將兩人都打死,雖然那個凶手肯定被我干掉了,但同時被我干掉的,還有另外一個無辜者,而打死這個無辜者以後,更有可能會讓一個家庭因此支離破碎.

正在罵自己心腸不狠辣,猛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兩個女孩子,掉落水里也有一點時間了吧,怎麼沒有動靜呢?如果這是游泳池,她們倆是在潛泳的話,不發出聲息倒也正常,可明明兩人是扭打著掉進水里的,在水里扭打,多少會弄出水花發出聲音吧?

再仔細一看,草,這水面上起伏的並不是兩個人,而是兩人所穿的衣服,t恤,牛仔褲,還有胸罩與內褲.

我頓時就呆了,這是怎麼回事?人呢?這兩人掉進了水潭里面以後,居然就這麼不見了,草,不見了就不見了,還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這是什麼意思?

連忙招呼傾城過來看,傾城見到也是愕然,一時之間,兩人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半響,我才澀聲問道:"從她們倆掉進水潭開始,我就沒見她們倆站起來過."

傾城也是點點頭.這一點我們都能肯定,因為五哥倒下的方向正好是面對水潭,我們倆抱著五哥也是面對水潭方向,直徑不到五米的水潭,就算一條魚從水里跳到岸上我們都會看到,更何況是兩個人?

"這水里有暗道!"我聯想起五哥的話,沉聲說道:"這個水潭附近是被五哥用洛陽鏟下過鏟的,當時五哥說入口肯定不在這.而我們第二次走到這的時候,五哥甚至都就沒勘察,就得出了結論,那就說明,這個入口他一眼就看到了,這附近能夠一眼看到的,只有這個水潭."

傾城蹙著眉頭補充道:"沒錯,林濤說入口跟小溪有關,而這個水潭就是小溪的起源,並且,這也能解釋這兩個金洛兒消失不見的原因."

我脫掉鞋子,跳進了水潭里面,這個水潭比我想象的要深很多,我最開始以為最多就是一人深,一直到我踩到潭底的時候,這才發現,這潭水有四米多深.

水深也就算了,問題是越到下面水就越冷,下降到三米深的時候,就感覺到水寒冷徹骨,當我的腳觸碰到水潭的底部,感覺觸碰在冰塊上面一般,這別說找入口了,就算走上幾步都會凍出毛病來,腳下用力一蹬,浮出水面.

"怎麼?"傾城奇怪的看著我,都是幾個熟人了,她豈能不知道我的肺活量?一支煙可以兩口抽完的人,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浮出水面.

就這麼會功夫,我居然就有些發抖,哆哆嗦嗦的將下面的情況說了下,蕭傾城想了想:"看來,孔宣說的沒錯,這個下面肯定是極寒之地,那個九幽草肯定在陵墓里頭."

看了我一眼,接著說道:"楞著干啥,把火靈珠拿出來吃了啊!"

"可是,那玩意不是要到陵墓才開始吃麼?吃了以後只有七天的時效呢!"我吃吃的說道.

"草!"傾城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昨天孔宣都打電話跟你說了,他那邊最多還能堅持三天,你還在糾結這火靈珠的七天期限,有意義嗎?"

我頓時反應過來,爬出水潭,拿出火靈珠,遞給傾城一顆,兩人就這麼吞下.

過了好一會,我揉了揉肚子,問道:"傾城,這東西吃下去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該不會是過期了吧?"

越是在乎一個事情,心里就越患得患失,我現在可謂將這種心境詮釋得淋漓盡致.

傾城看了我一眼,淡然說道:"火靈珠雖然屬性為陽,但不是狂暴之陽,而是溫和之陽,那種一吃進去就能引發身體熱量的,是偉哥!真正的大補之物從來都是春風化雨,所謂溫補溫補,就是這個意思."

"那什麼時候它才能發揮作用?"

"半個小時左右!"蕭傾城看了看五哥的尸首,沉聲道:"我先把五哥的身體放進空間袋里面,這事一結束,再返回山城一次.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五嫂說,還有桃桃……"

我思索了一下,正色道:"我到時候跟凌風說說,把這個孩子過繼到他們家族吧,這樣或許會好點.還有五嫂,應該也可以進入凌家."

"先這麼決定!"傾城點點頭,將五哥的尸體以及那個皮箱都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袋.

兩人坐在水潭邊等藥效起作用,沉悶了一會,我問道:"我是陰陽體質,為什麼還會怕這種極寒之地呢?"

傾城撇撇嘴:"陰陽體質所指的陰陽,並不是指的溫度,而是一種天地能量,只不過這種能量觸碰人體後,將人體燒焦或冰凍的症狀跟大寒大熱相似而已,你在孔宣那也看過那枚陰陽古錢,如果它真的是至寒至熱的話,怎麼可能放在一個木盒子里面?"

"哦!"其實我猜想也差不多就是這個答案,只不過是沒話找話說而已,五哥的死,讓我們有些壓抑.

"你說,能將五哥複活不?"我突然說了一句.

"正南,之所以能複活果兒是因為有孔宣的芥子盒,他能夠將果兒的身體妥善的保存,現在我們是沒有可能保存五哥的身體的."傾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她想說什麼,如果五哥的身體不放進芥子盒,身體就會腐爛,器官就會壞死,就算能複活他,恐怕那軀體已經不能用了.

畢竟果兒出事的時候,孔宣可就在星城,一個電話過去,半個小時就趕到了,所以果兒的身體才得以保存完好.

雙手抱膝坐在地上,把頭埋在雙膝之間,不再說話,不知道過了多久,傾城碰了碰我的肩膀,輕聲說道:"你現在可以下去了!"

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一個猛子紮進了水里.

果然,在吃了火靈珠以後,就算我深入水底踩在水潭底部,也感覺不到那種徹骨的寒意,感覺就是比普通的水稍微冷上那麼一點,完全沒有了那種冰塊的感覺.

憋著氣在水里來回尋找,每隔上三十來秒我就上來換口氣.在水里閉氣跟在空氣中閉氣完全是兩回事,在空氣中能閉氣一分鍾的人,在水里或許只能閉氣三十秒,這其中牽涉到阿基米德在浴缸中玩小雀雀得出的定律以及牛頓被砸得滿頭是包得出的定理,另外還有上下波動其樂無窮定律,媽的,到底是怎麼原理我也說不清,反正就是這麼回事.

我前後換了十來次氣,這個直徑不到五米的小水潭幾乎是被我逐寸逐寸的搜索了一遍,再一次探出頭來的時候,我很是肯定的跟傾城說道:"沒有,這里面絕對沒有入口."

上篇:162 真假洛兒     下篇:164 金刀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