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64 金刀銀劍  
   
164 金刀銀劍

傾城聽我這麼一說,秀眉緊蹙:"這沒道理啊,怎麼可能?那兩個金洛兒去哪里了?難不成她們還在水里被融化了不成?"

我爬上岸,抹去了臉上的水珠:"融化?呃,你說的還真有可能,要不然也不能解釋,為什麼兩個活生生的的人在水潭里詭異的消失.不過,話又說回來,不是應該只有一個鬼魂麼?為什麼兩個人都不見了?還有,昨天五哥在櫃子里把金洛兒抱了出來,那時候金洛兒應該與常人無異,要不然,五哥肯定有所察覺."

聽到五哥的名字,蕭傾城神色一黯,我見狀也不再往下說,一時間,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愣了好一會,幾乎是同時說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想了想,我提議道:"要不,我們去山頂的九龍池,看看在上面會不會有所發現."

傾城點了點頭,站起身瞥了我一眼:"你全身濕漉漉的不難受麼?"

"恩,我換件衣服,你在前面等我!"我在空間袋里翻了一大堆衣服出來,隨便拿了兩件,其余的又塞了進去.

蕭傾城轉身就走,我連忙喊道:"你別走得太遠!"

"恩!"傾城在前面回應了一句,走到那面石壁前停了下來,看著石壁發呆.

我飛快的換了衣服,走到傾城身邊:"好了,我們走吧."

蕭傾城沒有動,只是看著石壁上的藤蔓,說道:"正南,這面石壁你能爬上去不?"

我瞄了瞄石壁,不屑的回答:"石壁上面這麼多藤蔓,我肯定能爬上去啦,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有功夫的人."

"你爬上去,然後用繩子把我拉上去!"傾城指著石壁說道:"這里似乎沒有別的路上山頂了."

我左右張望了一下,果然,石壁周圍都是很陡峭的山崖.別的地方或許還有上山頂的路,但肯定要繞很遠.直接翻越這面石壁要節約很多時間,我自是同意這個建議.

抓住藤蔓,嘿咻嘿咻的爬了上去,找了個大樹干,拿出繩索將一頭綁在樹上,打了個死結.想了想,將繩索在腰上纏了一個圈,又將另一頭打了幾個繩結,這才丟了下去,叫道:"傾城,你將繩子綁在腰上,抓住繩結部位,我好你拉上來!綁好了就把繩索扯三下."

蕭傾城在下面答應了一聲,不一會,繩索就被扯了三下,我嘿然一聲,雙手交錯著將繩索往上拉.

差不多快拉上來的時候,石壁下方突然有金光一閃,正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到手中繩索一松,似乎繩索那頭完全沒有了力道,只聽見傾城大叫了一聲,我整個人朝後一倒,繩索一下就被我拉了上來,定睛看去,卻發現繩索竟然被人斬斷.

又有一道銀光在下面閃過,傳來一道金鐵交鳴聲,我暗叫不好,朝前撲去,卻忘了自己腰上還纏著繩索,而繩索的另一頭還綁在樹上,身形在空中一頓,繩索勒得腰部一陣劇痛,整個人在空中翻了個跟頭,啪的一聲翻在地上,咬牙切齒的爬起來,罵了一聲,手忙腳亂將繩索解開,趴在石壁邊緣往下一看,正好看到蕭傾城正在半空晃悠,左手卻是抓住了數根藤蔓.

"別動,我來幫你!"

顧不上另外再拿繩子出來,我順著藤蔓嗖嗖嗖的爬了下去,伸手抄起傾城身上的半截繩子,湊到傾城身邊,要她趴在我背上,隨意將繩子在兩人身上纏了幾道,喊道:"抱緊我的脖子."

"恩!"

試了試藤蔓的牢固程度,我手腳並用的往上爬,偶爾有藤蔓被我連根扯出,兩人就往下掉落,總算是旁邊的藤蔓比較多,一出手就能抓住別的藤蔓.這樣一來,石壁上的藤蔓也被我給扯得東倒西歪,露出了下面的石壁.

有驚無險的爬到了頂部,往前走了兩步,解開繩子.

在攀爬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解繩子的時候才發現,咳咳,那啥,傾城的胸大肌挺發達嘛.媽的,我一定是跟胖子學壞了,這個時候我居然還能想到這種事情.要不,就是經常看不良作者曹大麻子微信的原因.以後不管曹大麻子發什麼微信,我一律回他32個草.

歇息了片刻,我指著繩索斷面:"這是怎麼回事?"

傾城臉上殘余著一絲心悸:"快到頂的時候,有一把金色的刀從水潭中飛了出來直接斬斷了繩子,還好我伸手抓住了一根藤蔓,才沒有掉下去.這把刀好像有生命一般,見我沒有掉下去,就開始攻擊我.我正閃躲之際,又有一把銀色的劍也從水里飛射過來,擋住了金色的刀.刀劍在空中拼了一下,又都飛回了水潭."

要是別人這麼說,我肯定以為他這是幻覺,你妹的,銀色的劍跟金色的刀,還在空中彼此打架,你當是仙劍奇俠麼?你當是李逍遙大戰鬼王麼?

但蕭傾城不會騙我,而且,她本身就是道家高手,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幻覺.

走到山崖旁邊,探頭往下看了看,水潭沒有任何動靜,甚至水面都沒有漣漪,如同鏡子一般的光滑平靜,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媽的,這事情還真是邪門."我從山崖邊走了回來,看著傾城有些蒼白的臉色,從空間袋里找出一片巧克力,遞給了她.

傾城也不說話,接過巧克力,剝開包裝紙,吃了兩口,將剩下的收了起來,晃出桃木劍,抖了幾下,木劍上頓時白點飄舞.

"走吧!"傾城朝山頂方向揚了揚下巴.

"恩!"我也是拿出了霰彈槍.

來吧,來吧,什麼妖魔鬼怪什麼美女畫皮,只要你過來,老子就給你一如意金箍棒……恩,老子就給你一槍.

一路走到山頂,別說鬼神了,就連兔子都沒看到一只.

到了山頂,我跟蕭傾城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是被嚇到了,而是被驚到了,雖然這倆字眼比較接近,但也有不同的含義:嚇,那就是驚嚇,恐懼害怕的成分比較多;而驚,就包含驚訝,還有驚喜.

我們倆現在的神情,明顯就是驚喜.

眼前是一個圓形的湖泊,如同一塊晶瑩剔透的藍寶石,鑲嵌在山頂.四周有綠色的大樹,綠的青翠欲滴;有紅色的花,紅得嬌豔似火;有紫色的灌木,紫得奢華大氣,加上湛藍的天空上點綴著白云朵朵,這一切,全部都被藍寶石一般的水面映照出來,一時間,分不出到底哪一個是真實哪一個是投影.

"我草,真基吧漂亮!"我發自內心肺腑的感歎.

傾城也是感歎了好一會,兩人這才開始圍著湖邊轉悠.湖泊並不大,我們倆轉上一圈,也就花了二十來分鍾.

一圈下來,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藍汪汪的湖水深不見底,偶爾有魚游過,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看來,九龍池畢竟只是一個傳說罷了,不可能真的有九條龍在里面泡澡.

"要不,我們今天先下山吧?我要回酒店房間上,跟我爺爺說下這邊的情況."見一無所獲,傾城開口說道.

"為什麼你不直接打電話,反而要上跟你爺爺彙報情況呢?"我好奇的問.

"因為,我爺爺是聾啞人,只能通過手語交談.當然,也可以發信息,不過,你覺得發信息能說清楚嗎?"蕭傾城撇撇嘴.

……

下山的時候,我們沿著另外一條道路下去,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在這條路上有什麼發現,可惜,什麼都沒發現.

到了酒店門口,傾城忍不住問我:"你說,要是別人問起,那個金洛兒去哪了,我們怎麼回答?"

我也是一陣張口結舌,愣了差不多一秒,我才說道:"她怎麼問我就怎麼回答,隨機應變吧!"

走進大門,前台坐了一個異常豐滿的女孩子,正在用手機聊著天,胸口兩個大籃球將黑色的t恤撐得快要爆炸,壽山大酒店五個字只能看到中間三個字,旁邊的'壽’跟'店’已經被撐到了兩側,不過,話說回來,豐滿歸豐滿,這女孩面相倒是挺甜美的.

還好這個人不是今天早上值班的那個小芸,要不然她問起金洛兒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沖'籃球’打了個招呼,裝作不在意的問道:"美女,值晚班啊?"

'籃球’瞥了我們一眼,漫不經心的回答:"恩."

"我們是305跟306房間的房客."

"恩."依舊是漫不經心的回答,神情中隱約帶著一絲不耐煩,似乎在說,喂,有事說事,老娘沒空搭理你.

反正她不知道我們早上跟洛兒出去了,看看能問出點什麼不.當裝作不經意的樣子,笑道:"對了,美女,昨天那個值班的金洛兒在不在?"

'籃球’聽我這麼一說,臉上現出古怪的神色,看了我好一會,這才回答:"你找她做什麼?"

"是這樣的,昨天跟她說好了,她今天給我當導游的,可是今天都沒見到她,看她臉蛋圓得跟蘋果似的,還以為她很純真呢,沒想到居然放我鴿子,這樣不好吧?"我隨意的拿那個圓臉女孩來舉例子,如果這個'籃球’說圓臉女孩不是金洛兒的話,那先前那個披肩卷發就是金洛兒了.

'籃球’臉上現出更為奇怪的神情:"臉圓得跟蘋果似的?"

看到'籃球’這表情,我心里就有了定論,那個圓臉女孩應該不是金洛兒了,當下哈哈一笑:"開個玩笑,你要是看到金洛兒,幫我轉告她,做人可不能不講信用!"

'籃球’聞言,雙眉一皺,站起身來,怒道:"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什麼叫不講信用?誰要給你當導游了?我就是金洛兒,整個壽山酒店就只有我一個人姓金,你哪個眼睛看到我昨天跟你說話了?我昨天根本就沒上班!"

上篇:163 水潭疑云     下篇:165 憤怒前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