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66 雨打芭蕉  
   
166 雨打芭蕉

'石’跟'是’都是一個讀音,只不過一個是二聲,一個是四聲,當時五哥嘴里全是鮮血,發音不准大有可能.

當時我的心里滿是怒火,根本沒考慮五哥說的那個字是什麼意思,事後想起,也是認為五哥只是在指認凶手,說'是(誰誰殺我)’之類的話.

現在想起來,如果五哥說的是石壁的石呢?這麼大一面石壁,上面又爬滿了藤蔓,如果將這些藤蔓扯開,會不會就看到門戶?就好像上次在陽山金礦,那個地底實驗室的出口,不就是在溪邊岩壁上用藤蔓遮住的麼?

傾城也是點頭:"沒錯,這面石壁可不就是在小溪的源頭?這麼大的一面石壁,隱藏一個門戶還真有可能."

口中說著,傾城徑直走到了石壁下面,就去扯那些藤蔓,我愣了一下,連忙跑過去幫著清理.

雖然藤蔓只是攀附植物,但生長了這麼多年,有些藤蔓早就已經紮進了石縫里面,根本扯不動,要不然,昨天我也不會憑借著這些藤蔓爬上石壁.再說了,這面石壁有四層樓那麼高,要將藤蔓扯下來,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扯了十來根不是很牢固的藤蔓以後,剩下的就基本扯不動了.最後,我要傾城停手,自己拿出匕首,選了幾條特別粗壯的藤蔓作為攀援落腳點,將其他的藤蔓全部揮刀斬斷,差不多弄了兩個小時,才將這面石壁稍微清理乾淨.

而傾城則在一旁手持木劍,凝神戒備,我知道她在擔心昨天那把金刀會突然沖出來,照著我的腦袋來上一刀.說實話,我也擔心,但擔心歸擔心,不可能因為擔心就不做事啊.總算還好,一直到清理完藤蔓,金刀都沒出現.

氣喘籲籲的回到水潭邊,坐在傾城身邊,有氣無力的說道:"我實在是累得走不動了,你去檢查下石壁上有沒有機關門戶之類的東西吧."

傾城呆呆的站著,沒有說話.

我推了推傾城的小腿:"喂,怎麼還不去?"

"正南,你看這面石壁!"

我聞言抬頭看去,在看到這面石壁的一刹那,心神竟然有一絲恍惚,然後腦海里面充盈著兩個大字,我操!

石壁上居然畫著一幅巨大的壁畫,雖然還有一些藤蔓的枝葉依附在上面,但是壁畫卻已經能看出全貌了.先前我是在石壁上切割藤蔓,就算看到了石壁上的花紋,也沒有往壁畫方面去聯想.現在猛的一看,強烈的視覺沖擊引發了我的震撼.

震撼歸震撼,對于書畫之類的東西,我是個門外漢,什麼用色,構圖,留白之類的東西我完全不懂,但是眼前這幅畫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此畫肯定是高人所作.

畫是山水畫,畫的是大江浩蕩東流,兩岸峰巒無數,點綴著各種奇樹怪石,筆勢縱橫,氣象雄偉.更讓人嘖嘖稱奇的是,作畫的人畫出這些,只是用了寥寥數筆,就勾勒出來大氣磅礴的味道.居然連我這種憊懶之人,都忍不住生出高山仰止的心思.

驚訝了好一會,我才收回目光,又推了推傾城,這次推的是大腿:"好了,別看了,去找入口!"

推小腿你沒反應,這次推大腿,你要是還沒反應,我就推你屁屁,總有一個地方會讓你感動.

傾城被我一推,回過神來,兀自一邊走一邊感歎:"奇跡啊!神作啊!"

切,神作麼?好像也不怎麼滴嘛,當然,這話我可不敢說出來,跟世家子弟說這些有文化底蘊的事情,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看著傾城在石壁上敲敲打打,不時的祭起木劍,撞向上方的石壁.心里想著這麼大一面石壁,怎麼也要檢查十來分鍾吧,無所事事之下,我的目光再次瞥向這幅壁畫.

這幅畫上方是云霧彌漫,江畔上怪石林立,稍遠一點就是各種奇樹,這些樹可能是經過藝術加工的,我硬是沒認出來它們是什麼樹,在石壁的下方靠近水潭的位置,倒是有一株植物我認出來了,這不是那啥,芭蕉樹嘛.

咦?芭蕉?

我為什麼會覺得芭蕉這個詞這麼熟悉呢.按說,我又不是女人,對什麼香蕉米蕉之類的應該沒啥興趣才對啊,為什麼會對這兩個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怎麼可能?

芭蕉?芭蕉!

靠,我記起來了,孔宣第一次找到火靈珠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過一句關于古墓的偈語,'水非水,山非山,雨打芭蕉露真顏.’

對了,雨打芭蕉露真顏.

現在這石壁上就有芭蕉,肯定跟入口有關.想到此處,我不禁大聲喊道:"傾城,你看一下那個芭蕉樹附近,有沒有古怪."

傾城聞言,退後了幾步,看清楚了芭蕉的位置,走上前用木劍敲擊了數下,大聲說道:"似乎沒啥問題呢!"

我一聽,嘖嘖,這不可能吧,《陰陽隨筆》呢,千古奇書呢,能夠在上面留下只言片語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大師中的大師.到了這種地位的人,肯定不會胡編亂造些東西讓後人來嗤笑自己.

恩,一定是傾城敲打的不夠大力,我來試試.

站起身來,走到傾城身邊,揮手示意傾城讓開點.傾城愣了一下,一臉不明所以的退到了我身後.

我扭了扭脖子,甩了甩胳膊,然後做了一節廣播體操的擴胸運動,在地上撿起一塊拳頭大的卵石,手臂在空中劃過一個飽滿的弧形,大力的將石頭砸向芭蕉樹位置.

'嘭’的一聲,卵石撞在石壁上,發出轟然一聲巨響.

我側著耳朵聽聲音,果不其然,石壁上隱約有一陣空洞的回聲傳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這個位置確實有一道門戶,只不過這道門戶很厚實罷了,大致估計下,這道石門最少有一米厚.

傾城哭笑不得的走上前來:"看來,入口就在這個位置了,現在剩下的問題就是,我們要怎麼才能打開它."

兩人沿著芭蕉樹周圍的石壁仔細的尋找著,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找了半天,沒有任何的發現.

"或許,我們應該再退後觀察下這幅壁畫."蕭傾城放棄了搜索.

"為什麼這麼說?"

"我覺得劉安弄一幅畫在這,肯定是有道理的,說不定這這幅畫面含有深意也不得而知."傾城蹙著眉頭.

這句話很有道理,我點頭稱是.兩人退後了十來米,凝神觀看壁畫,一看之下,還真被我們發現了一絲蹊蹺.

整個壁畫的筆勢都是大氣流暢,空靈異常,唯獨芭蕉樹那一塊,差不多三米見方的位置,那個地方的筆畫看上去有些不同,雖然也是空靈流暢,看是跟整個壁畫相比,明顯差了一個檔次.

怎麼說呢,就好像出自兩人之手,下面這一塊是大師所畫,而上面那一塊卻是頂級大師所畫,單獨看的話沒啥區別,但放在一起對比的話,差距確實存在.

走上前仔細研究了一番,終于能夠確定,這一塊地方是後來被人又抹了一層塗料上去,將原來的畫面遮住,再畫上新的畫面.

這種塗料,應該是某種特殊塗料,類似于以前的那種打火機,上面有一張貼紙,貼紙上面畫著一個穿比基尼的美女,這個比基尼就是由特種塗料塗抹而成,用打火機一燒,這層塗料就消失了,露出了比基尼里面的內容,少兒不宜的那種畫面.再一遇冷,塗料又重新覆蓋上去.這玩意,我跟胖子有段時間頗感興趣,甚至還下過一番工夫去研究.

有了這個結論,再聯想到那句偈語,雨打芭蕉露真顏,頓時恍然大悟,一邊bulabula的跟傾城解釋,一邊捧著水就往石壁上的芭蕉樹位置潑去.

不一定要下雨,用水不也是一樣麼?

我潑!我潑!我潑潑潑!

果然,水潑濕的地方開始顯現出下面的底畫.

大聲要傾城過來幫忙,傾城古怪的笑了笑,口中念念有詞,桃木劍一揮,水潭中一道水柱騰空而起,唰的一聲,水柱源源不斷的沖涮著石壁,濺起的水花頓時將我澆成了落湯雞.

該死的蕭傾城,她一定是故意的,特麼的,她居然還笑.哼,帶種的,不玩法術,我們來摔跤,五局三勝?

我狼狽的退到了傾城身邊,看著水柱沖涮下的石壁逐漸露出下面的原畫,芭蕉樹的位置露出了一道式樣古樸的門戶,門上畫有一個臉盆大小的太極八卦圖.

看到這個太極八卦圖,蕭傾城立馬走上前,凝神注視.我也跟著湊了過去,裝模作樣的看了起來,誰規定不懂的人就不能看了?附庸風雅的人又不只有我一個.

門上的太極八卦圖最外圍寫著八個漢字,我雙手抱胸,摸著下巴念道:"乾,坤,坎,離,震,良,翼,兌,這就是八卦麼?什麼意思?"

傾城回頭怒視了我一眼:"不知道別瞎念,那個字是'艮’,哥恩亙,另外一個字是'巽’,吸韻遜,其中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離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風,兌代表沼澤.這不僅僅是道家的文化,更是中華的文化,你別侮辱它!"

靠,不就是念錯了麼?我怎麼就侮辱它了?看到傾城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我嘿嘿一笑,干脆站在一邊抽煙,反正這種太極八卦之類的東西,蕭傾城肯定拿手,我就看著她開門好了.

上篇:165 憤怒前台     下篇:167 死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