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74 痛徹心扉  
   
174 痛徹心扉

中指剛接觸到金球,一道暴戾的氣流沖進身體,陌生而又熟悉,腦袋轟然一響,瞬間,我進入了冰之玄境.

與先前的烈焰屏障截然不同,在這個玄境里面,除了腳下這個青色的大石台,四周一片冰雪茫茫,前後左右都是炫目的白色,一時間,我的眼睛竟然隱隱作痛.

總算還好,在這里面我不覺得特別的冷,看來是火靈珠起作用了,那條小白蛇果然沒有騙我.

"爾等何人,居然擅自闖入本座領域?"一道聲音在天地之間響起,這聲音猶如萬古不化的寒冰,冷冰冰的不帶任何感情.

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對突然出現的聲音,我也不覺得如何驚訝,反而大大咧咧的回答:"你這應該就是冰之玄境了吧?"

"不錯,吾處乃冰火風雷四重玄境之冰封萬里,既然爾等知曉這是玄境,想必已經有所准備,受死吧,疾——冰——風——暴!"冰冷的聲音一如之前的火之玄境,二話不說就開打.

天空中驟然出現了一道直徑十米的漩渦,起初是緩慢的旋轉,可以看到漩渦中有無數塊鋒利的冰塊,明晃晃白湛湛,逐漸的,漩渦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到了後面,已經看不到冰塊,只能看到灰蒙蒙略帶透明的漩渦緩慢而堅定的朝我移動過來.

我進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不管怎麼樣,先試試能不能幻化出東西,指不定傾城弄錯了呢?

腦子里面飛快的想著那種一米厚的鋼化玻璃,有了那玩意,別說什麼疾冰風暴了,就算是菜刀風暴,殺豬刀風暴我都不怕.

然而,正如傾城所言,在這個玄境中,我根本就不能幻化出任何東西.

看著逐漸靠近的大風暴,我頓時有些慌亂,光是一個風暴倒也罷了,最多不過就是被刮到天上去,這地上全是積雪,就算掉下來也摔不死人.可是,這個風暴里面還有無數的冰塊呢,那玩意隨便一挨碰,都可能讓你皮開肉綻.

風暴越來越近,我甚至能聽到風暴中冰塊發出的呼呼聲.

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這種漩渦越是到上方速度越快,越是在底部速度就越慢,如果我鑽到這個漩渦風暴的最下面的話,應該不會受到傷害吧?

漩渦已經距離我不到五米,來不及考慮,大喊一聲就准備跳進石台下面的雪地,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將自己深深的埋在雪地里面,那個時候,你這個風暴能奈我何?

"不要跳!"身邊傳來一聲厲喝,我頓時一呆,整個人愣住當場,因為,這個聲音居然是傾城的聲音.

回頭看去,身後一個女孩,秀發被風暴吹得四散飛舞,一雙明眸似嗔似怒的看著我,這不是蕭傾城還有誰?

"傾城?你怎麼進來了?"我大聲叫道.

"千萬別跳,一跳下去你就死定了,你別動."傾城伸手一拉,將我拉到她身邊,摸出桃木劍,口中念念有詞,揮舞了幾下,然後一聲厲叱:"穩如泰山!"

隨著她這一聲厲叱,劍尖上有一個黑色的光球猛然變大,直接將我們倆罩在其中.

與此同時,疾冰風暴也撞在了黑球上面,能感覺到將我們包裹的這個黑色光球就好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任憑風暴怎麼肆虐呼號,任憑冰塊怎麼瘋狂切削,它只是靜靜的矗立在原地,真真正正的穩如泰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疾冰風暴逐漸變小,漫天的冰塊噼里啪啦的掉落下來,落在黑色的光球上就被彈開,到疾冰風暴完全停止的時候,掉落的冰塊竟然沿著石台圍了個一米多高的冰渣圓圈.

而此時,傾城似乎已經耗費了太多的精力,整個人一個趔趄,我連忙上前扶住了她.

"不錯,小小爬蟲,居然能破解吾之疾冰風暴,接下來,爾等將繼續感受我的憤怒!絕——對——零——度!"冰冷的聲音再次響徹天地.

天空中湧現出大量的烏云,緊接著開始有雪花在空中飄落,最開始飄舞的是那種小指粗的小雪花,不一會,就有巴掌大的雪片夾雜在其中,雪花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到了最後,甚至有圓桌桌面那麼大的雪花從空中飄落,一時間漫天雪花飄舞,不管是小雪花還是大雪花,都呈現雪花六出的形狀.

就在此時,天空的云團開始急遽的翻滾,而這些大大小小的雪花也在一瞬間就變成了冰塊,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漫天的冰塊並沒有掉落下來,反而是在空中歡快的舞動著.

令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舞動的冰塊似乎在汲取著天地之間的寒氣,六出雪花狀的冰塊居然開始變大,草,它們居然在迅速的長大.

這些冰塊急遽的生長著,很快就將整個空間填了個密密實實,它們的生命力是如此的充沛,巨大的力量居然將黑色的光球瞬間壓塌,那些鋒利的雪花狀冰塊迅疾的朝我們刺了過來.

來不及多想,我大叫一聲,死死的將傾城抱在了我懷中,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絕對不能再讓她受到傷害.

感覺到全身有東西不停的觸碰著我,但是沒有那種被刺痛的感覺,咦,怎麼回事?我定睛一看,只見那些冰塊只要稍微觸及到我身體便瞬間融化,而這種融化似乎是可以傳染的,不一會,融化的速度就超過了冰塊生長的速度,冰塊消融出來的空間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天地之間的冰塊全部化為虛有.

"火靈珠的功效!不怕這種絕對零度!"傾城從我懷中探出頭,觀察了一下,似乎想推開我,微微掙紮了一下,見我沒有松開的意思,索性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在冰塊全部消融的時候,那道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爾等爬蟲,居然能破去吾之絕對零度,看來頗有實力,吾將竭盡全力與爾等周旋!經年不化的萬古玄冰啊,我將與你達成契約,請賜予我冰凍的能量!終極冰凍之咒,極——冰——之——劍!"

喀嚓一聲,遠處的雪地上冒出一截巨大的冰塊,這個冰塊緩慢的飛向空中,緊接著是第二塊冰塊破雪而出,第三塊,第四塊……不一會,空中漂浮著無數塊巨大的冰塊.

冰塊並不是在空中靜止不動,而是看似雜亂無章的移動,每當有兩塊冰塊觸碰在一起,它們就會喀嚓一聲,拼成一塊新的大冰塊.喀嚓聲不絕,兩兩拼接的冰塊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隨著最後一聲喀嚓聲,這些冰塊竟然拼成了一把高達百余米的巨劍,一把閃爍著妖豔冷光的巨劍.

巨劍在空中緩慢的起伏著,調整方向逐漸傾斜,當劍尖對准我們的時候,巨劍發出一道清越如龍吟的聲音,急遽的朝我們刺過來.

沒有任何的虛招,也沒有任何的花哨,巨劍破空發出隱隱的風雷之聲,這種雷霆萬鈞之勢才是無法抵擋的.

傾城見到如此情形,抬頭看著我,竟然莞爾一笑,一副無比輕松的樣子.

見到巨劍成型的那一刻,我的心就被繃得緊緊的,想不到這個冰之玄境里面的最終殺招竟然是這麼大一把巨劍,也根本無法想象我們要怎麼樣才能抵擋這一劍.然而這一切的擔心,在看到傾城的笑容以後,全部都不翼而飛.傾城笑得這麼輕松,想必是有了對策.

"正南,你看我漂亮嗎?"傾城嘴角微翹,笑著問我.

我的老天爺,巨劍轉瞬既至,你居然有心情問我這個?我指著巨劍的方向,咧了咧嘴:"傾城,這個問題似乎更加重要一些."

見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傾城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低頭輕聲念了兩句咒語,念完以後,傾城抬起頭來看著我,輕聲說道:"別動!"

"怎麼?"我愕然.

傾城微微一笑,湊過來在我臉頰上輕吻了一下,然後飛快的後仰,嘴角浮現出一縷苦澀的笑容,眼中淚光瑩然,眼神卻是充滿決然,

我一下就懵了,正當我呆立當場之際,傾城猛然將我一推,借著這股力道,她高高躍起,竟然以自己的血肉之軀迎上了那把巨劍.

"不要!"我肝膽俱裂,發出一聲極為難聽的嘶吼.

轟!

巨劍在空中撞上了傾城的身體.

兩者在空中如同鏡頭定格一般維持不動,傾城的身體閃耀著刺眼的金光,而巨劍碩大的劍身也開始出現了裂縫.嘭然一聲,巨劍炸成碎片,傾城身上的金光也驟然消失,猶如斷線的風箏,夾雜在漫天的碎片中掉落下來.

這一刻,整個世界就只剩下空中墜落的傾城,我張開雙臂去迎接著傾城的身體,哪怕我被飛濺而來的冰塊割得血肉模糊,我也沒有移動分毫.

這些**上的痛,又怎麼能及得上我此刻內心的痛,那種撕心裂肺的痛,那種深入骨髓痛徹心扉的痛.

大腦一片空白,似乎時間已經被分割成一格一格的鏡頭,而傾城就在這一格格的鏡頭中不時的掉落定格再掉落再定格,每一個定格,都會浮現出一幕與傾城相關的鏡頭,或淺笑或嗔怒,或擔憂或關切,無數個鏡頭在我腦海中紛遝而至.

最終,傾城的身體落在我懷中的同時,我的心瞬間被抽空,緊緊的抱住傾城的身體,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

"啊——————————"

腦袋里面一片空白,口中發出的聲音也是最原始的嚎叫.

想哭,但是哭不出來.

上篇:173 心力交瘁     下篇:175 睚眦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