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75 睚眦必報  
   
175 睚眦必報

似乎過了一萬年,又似乎只過了一秒鍾,空中那道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吾之領域已破,冰封萬里即將封閉,爾等可以出去了!"

眼前景色一變,我又回到了青色大廳中的石台上面,彎腰屈膝,半蹲在凹槽前,中指指尖觸碰在金色圓球上.面前是蕭傾城,整個人趴在石台上面,青筋綻出的右手死死抓住金球,看情形傾城竟然是飛身撲過來,不顧一切的進入玄境.

疾步上前將傾城抱在我懷里,看著她臉上凝固的那一抹焦急,心中仿佛被匕首狠狠的戳了一刀,一陣劇痛.使勁的搖晃著她的身體,聲嘶力竭的叫喊著:"傾城!傾城!"

傾城沒有反應,反倒是因為抱起了她的身體,而她的手還死死的抓住那個金球,金球被帶離凹槽的瞬間,大廳一陣抖動,頭頂有灰塵簌簌掉落,抖動持續了差不多七八秒才停歇.

我根本沒有心情去理會這些,只是不停的搖晃著傾城,而傾城的雙眼卻始終不再睜開.

"這個女孩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了!百分之九十九是死定了!"旁邊傳來一聲細細的聲音.

"滾!"我隨手從空間袋里拿出一個東西,朝聲音的方向砸了過去.

"如果你要我滾了,那麼剩下的百分之一的希望都沒了!"小白蛇冷哼了一聲.

什麼?剩下的百分之一的希望?

我聞言一顫,就好像被一棍巨大的木棍敲在了頭上,整個人一陣暈眩,喉嚨發干,用了好大的力氣才吞下一口唾沫:"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有空間袋,但你那個空間袋就只能用來儲物,想要保持肉身完好不腐爛是不可能的."小白蛇聲音不疾不徐.

我沒有出聲,等待著它的下文.

"而我這里有一個芥子墜,它可以將這個女孩的身體很好的保存下來,直到你找到九幽草,然後找人複活她!"小白嘿然冷笑一聲:"你猜,我會把這個芥子墜送給你不?"

"你……會的!"我澀聲說道:"要不然,你就不會提起這個事情!"

"算你聰明.我將芥子墜送給你,那是因為要感謝你幫我解除了禁制!"小白蛇的身形晃動了一下,逐漸變得模糊起來.

"解除禁制?你是什麼意思?"我楞了一下,隱約覺得有一絲不對勁.

小白蛇越發變得模糊,就在它身影變得幾近透明的時候,一大團白霧憑空出現,頃刻,白霧逐漸消散,然後一個古裝中年人出現在我面前,個頭中等,白面長須,目光陰鷙,倒是有點像電視里頭的劉備.

中年人捋了捋下巴上的長須:"我叫睚眦,也就是劉安的親生父親,劉長.這四個金球,根本就不是九幽草,只不過是囚禁我的禁制而已.解除了禁制,我就能恢複自由之身."

"什麼?這個金球不是九幽草?"我內心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被點燃了,輕輕的將傾城放在地上,站起身來,擺出一副格斗的架勢,口中默念化虛為實.

媽的,敢情我們都是上了你的當,為此傾城還送了性命.不把你揍得魂飛魄散,老子就不姓鍾.

"嗤!怎麼?想拼命?"睚眦嗤笑了一聲:"你不想要芥子墜了嗎?"

"那你拿給我啊!"我頓時一窒,惱羞成怒的吼道.

"拿給你了,然後你再把我揍一頓?"睚眦冷笑道:"你覺得我有那麼傻麼?"

"那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等這個銅柱融化掉以後,我完全恢複自由了,到時候我就會把芥子墜給你!"睚眦看了看銅柱:"再過兩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我狠狠的盯了睚眦一眼,在傾城身邊坐了下來,隨即,我大聲問道:"那真正的九幽草又在哪?是在先前我們沒去的那個區域麼?"

"你們難道不知道九幽草只生長在極寒之地?"睚眦臉上浮現出濃郁的嘲笑:"這個通道的溫度難道也能叫極寒之地?什麼都不知道,就來找九幽草,真是佩服你們!不過,幸好也是這樣,我隨便說個借口都能騙到你們.其實,九幽草就在你們先前被銅球砸的那個通道里面."

"胡說,那里面明明是空的,什麼都沒有!"我怒道.

"是的,通道里面是空的,但是通道底部呢?我是說通道地面的冰塊下面,你們撬開看了嗎?"睚眦臉上嘲笑的神情越發強烈:"九幽草就在冰塊下面!"

睚眦這麼一說,我頓時想起來,跟傾城在被銅球襲擊的前一刻,我在地面的冰塊下看到有一些模糊的黑影,草,原來那些就是九幽草.而且,後來傾城要我挖出來的時候,我還以勞累的理由拒絕了,一時間大為悔恨,當時要是聽傾城的,把它挖出來,不就已經回去了麼?又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傾城為此還送了性命.

想到這,心中懊惱無比,也沒有了跟睚眦說話的興趣,只是低頭看著傾城.

我不說,睚眦卻偏生要纏著我說話,從他那個時代的風土人情一直說到現在的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我聽得一肚子的火,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就算古到你們那個時代又怎麼樣,還不是骨肉相殘?古你妹!

而且,你居然好意思說,是劉安的分身纏著你說話?依我看,你丫的就是一個話嘮,是你纏著人家說話才對.而且,你說就說好了,還特麼的冷言冷語,一有機會,就拿我做比較,不時的冷嘲熱諷,口中更是沒有一句好話.

到了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哼了一聲:"怎麼說我也算得上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就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

睚眦更是用一聲巨哼來回應我的不滿:"你解除了關押我的禁制,我用芥子墜來感謝你,這事我們就扯平了.可是,我們之間還有其他的帳沒有算清楚呢!"

"什麼其他的帳?"我有些愕然,拜托,我們認識前後才幾個小時,能有什麼帳?

"剛才我要你去破第四個禁制的時候,你他嗎的吼我了,還說要踩死我!我記得清清楚楚,你沖我吼了三次,說了兩句要我滾,對了,你還用東西砸了我一次!哼,我告訴你,這仇結大了!這事啊,沒完!"

睚眦此話一出,我頓時目瞪口呆,就這麼點屁事,你居然跟你的救命恩人冷嘲熱諷,還特麼的說這事沒完?

"哼,你沒有學過一句成語嗎?睚眦必報知道什麼意思不?"睚眦又是冷哼了一聲.

"呃……不是很清楚!"

其實,我是知道睚眦必報的意思的,來源于戰國時代的一個叫范雎的大夫,就是說別人瞪一下眼睛的這種小仇恨都要斤斤計較,一有機會就要報仇.

我靠,這個睚眦也太記仇了吧?

"不清楚也不打緊,反正我跟你說,這事沒完!"

"你嗎比,那你想怎麼樣?"我光棍脾氣一上來,干脆沖著睚眦大罵:"反正你是要記仇的,一起記著好了!"

"恩,沖我吼四次了!"

我懶得理他,直接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再看了看大廳中央的銅柱,已經融化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睚眦也不管我在沒在聽他說話,繼續絮絮叨叨的說著一些陳年往事,就連小時候偷看到劉邦跟呂雉玩貼身肉搏這種秘辛都說了出來.

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以後,銅柱終于完全融化,整個大廳又抖了幾秒,然後在銅柱消失的地方有一條虛幻的紅影懸浮在半空中,隱隱上下起伏.此時,睚眦臉上也現出了極為激動的神情,緩慢的走到了紅影旁邊,張開了雙臂,將那紅影納入了懷中.

只見睚眦身上綻放出一道刺目的紅光,我閉上眼睛都能感受到眼皮的灼熱,等到灼熱的感覺消失以後,我緩緩睜開眼睛,眼前的睚眦還是先前那般模樣,但是身上卻是多了一股威壓,一股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威壓.

睚眦將手舉過頭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乎感受著重生帶給它的快感,隱約有一顆淚滴從他眼角滑落,滴落在地上.

"解脫了!終于解脫了!哈哈哈哈!"睚眦發出瘋狂的笑聲,笑了一會,目光掃過我,充滿鄙視,轉身就走.

"喂!說好的芥子墜呢!"我立馬站了起來,飛快的沖到了通道口,張開雙手攔住了睚眦.

"滾!"睚眦鄙夷的朝地上吐了口痰:"不要逼我殺你,我怕髒了我的手!"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心頭一急,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滾!"睚眦下巴抬得高高的,似乎連看多我一眼都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你到底給不給?"我頓時大怒,拳頭已經捏緊,只要睚眦一說不給,我立刻就撲上去跟他拼命.

"死一邊去!"睚眦用比我更高的聲音吼道:"告訴你,老子忍你很久了,先前是打不過你,現在你再跟老子呲牙看看,老子揍不死你!"

媽的,老子才吼你一句,你居然吼了老子五句.你還真特麼的睚眦必報啊?

二話不說,一拳就對著睚眦的腦袋砸了過去.這一拳我是含怒而發,竟然激起了呼呼的破空聲.

上篇:174 痛徹心扉     下篇:176 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