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185 棺材黑霧  
   
185 棺材黑霧

場中眾人都是因為突如其來的黑暗而發出一陣低呼,這跟害怕無關,人之常情而已.

有抽煙者已經拿出了打火機,大廳中隱隱綽綽的燃起了四五處火光,火焰忽大忽小的撲騰著,將眾人的臉上映得明暗不定.

"怎麼回事?"

"應該是停電吧."

"靠……"

……

正交頭接耳之際,咔嗒一聲,似乎有人摁下了電燈開關.

燈光亮起,廳中一片亮堂,眾人都是籲了一口氣,紛紛將打火機熄滅,往燈光開關處看過去,只見一個中年道士站在開關處,笑嘻嘻的說道:"剛才是誰把開關給關掉了?"

此話一出,道士們又開始七嘴八舌了.

"金龜子,你丫的就別裝了,明明就只有你一個人站在開關旁邊……"

"是啊,除了你還有誰去按……"

……

不管金龜子怎麼解釋,眾人都肯定是他在搞鬼,清風道長更是怒斥:"金龜子,信不信我扣你工資!"

"真不是我啊!"金龜子面紅耳赤的爭辯.

"再說真扣了啊!"清風怒道.

金龜子不再說話,極為郁悶的走了過來.我心中一動,正要上前問他到底怎麼回事,咔嗒一聲,大廳里面又是一陣黑暗,這下大家都沒出聲,因為在燈滅的時候,大家都可以肯定開關處是沒有任何人的.

"師父……"肉丸子顫聲叫了一句.

"大家都別怕,可能是電源開關的彈簧片壞了,自動跳到關燈的檔位."我連忙大聲叫道.

我不認為這是那兩個工作人員在搞鬼,因為我親眼看著他們兩人上車離開殯儀館.再說,事情都已經說開了,他們實在是沒有必要再來上這麼一手.

聽我這麼一說,大廳眾人都是發出一聲輕笑,以證明自己不是那麼的緊張.

咔嗒,又是一響,大廳再次恢複光明.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又是咔嗒一聲,燈再次熄滅.接下來咔嗒咔嗒的聲音響個不停,速度越來越快,而大廳的燈光也在急遽的閃爍,就好像有人在不停的摁著開關.

這下,所有人臉上的笑容都已經僵硬,很明顯,我說的那個理由已經不能解釋這個現象,燈開關里面的彈簧片沒可能發神經一般的跳上跳下.

'嘭’的一聲,頭頂上的日光燈管居然爆了一根,燈管碎片四濺,眾人一聲驚呼,紛紛躲避.緊接著是第二根第三根燈管爆裂,眾人在下面狼狽不堪的閃躲著.到了最後,大廳所有的照明燈都先後爆炸,就只剩下供桌上兩盞香燭在幽幽的發著紅光.

咔嗒的聲音終于止歇,香燭的燈光將眾人的臉上鋪滿了妖異的暗紅色,每個人的眼神都流露出對未知的恐懼.

因為未知,所以恐懼.

咚,咚咚.

不知道從哪傳來一陣敲擊聲,聲音空洞無比,竟然讓人察覺不到這聲音的來源.我下意識的看了看門口,一扇玻璃門已經成碎片,另外一扇玻璃門卻是敞開著,根本就沒人,而且,這玻璃門敲起來也不是這種聲音.這聲音,倒是有點像敲擊木頭的聲音.

木頭?草,紅木棺材!

不僅是我,在場所有的人都想到了這一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禮堂中間的那口紅木棺材.

咚,咚咚!

敲擊的聲音繼續響著.這聲音雖然空洞,但是穿透力極強,每一下都能夠讓你整個人的身子跟著一顫,就如同遠古地獄的詛咒,從毛孔鑽進血管,順著血液一直流淌到你的心髒,那種山雨欲來的感覺,幾乎讓你窒息.

所有的人都被嚇住了,沒有一個人動彈.

我也是腦袋里面一片空白,呆了好半響才開始可以思索,腦海里面頓時浮現出白臉漢子與絡腮胡子的樣子.媽比的,這個敲擊聲該不會是他們的錄音機聲音吧?他們不是已經將錄音機拿走了麼?怎麼還有聲音?莫非還有一台忘記拿了?心中一陣惱怒,正要上前去找尋錄音機,正在此時,棺材發出一陣咔咔聲.

緊接著,棺材蓋竟然動了一下,是的,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看錯,這個棺材蓋居然自己緩緩的移動了一下.

草!怎麼回事?

咔咔!

棺材蓋又動了一下,這一次的動靜更大,整個棺材蓋都移動了好幾厘米,可以明顯看到棺材跟棺蓋之間有錯位.

我頭皮一麻,全身的肌肉在瞬間就繃緊.這他嗎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咔咔咔咔.

聲音連續響起,不一會,棺材蓋就被推開了差不多一尺寬的空隙.

"啊!"終于有一個道士忍不住大叫了一聲,站起身就往門外跑,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有人帶頭,任何的行為都會被模仿.大廳中一陣轟然,除了兩個膽大的道士,其余的道士都朝門口跑去.

"嘭!"門口處傳來一道奇怪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撞到了一面牆上,嘭嘭嘭的聲音接二連三的傳來,我忍不住轉頭看去,門口亂七八糟的堆了一堆人,而原本是玻璃門的地方一片模糊,似乎有一個半透明的東西將門口填充得滿滿當當.

出口居然被堵住了!

這算什麼意思?

咔咔咔咔!

棺材的聲音繼續的響著,回頭一看,那道空隙已經快有兩尺寬,隱約有一道黑影從棺材中緩緩坐了起來.

"媽呀!"

這一次,剩下兩個比較大膽的道士也是一聲發喊,跑到了門口那一堆人去,十多個人簌簌發抖的擠成一團.

大廳中間就只有我跟胖子兩個人,並不是說我們不怕鬼,而是我們多年來一直從事裝神弄鬼這門崇高的職業,對于自己的職業,我們必須要堅守那一份職業操守.不管我再怎麼害怕,再怎麼無法解釋眼前的情況,我心里仍然認為這只是別人裝神弄鬼的噱頭而已.

跟胖子對視一眼,兩人都是摸出一把匕首,緩慢的朝棺材走去.自從我有了芥子墜以後,先前的那個空間袋就給了胖子,兩人的空間袋里面都放有槍,不過,現在沒必要拿出來.畢竟月城不比陽城那種縣城,槍支什麼的管制極為嚴格.

咔咔咔的聲音也停了下來,棺材里面的那道黑影緩慢的站了起來,在香燭的照射下,隱約可以分辨出這道黑影竟然是一團極為濃郁的黑色煙霧,在空中不斷的變幻著形狀,但是又不消散,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你是誰?"我大聲叫道.此刻我的信心已經有些動搖,握住匕首的手也有些顫抖,這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you speak 普通話?"一句組合拳就從胖子嘴里飚了出來,人才啊,都這個時候了,這厮居然還記得疑問句要用升調.

黑霧在半空中扭曲了一下,發出一聲桀桀的怪笑聲,猛然一閃,竟然閃電般的沖向門口的清風等人.

"啊!"十來個道士同時發出驚呼,四散而逃,一眨眼,門口處就只剩下一個道士——肉丸子.

肉丸子似乎已經被嚇傻,口中喃喃自語的說著什麼,眼神閃爍,因為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什麼眼神.

"肉丸子,你怎麼了?傻逼逼的站在那做什麼?過來啊."清風道長跑到了牆角,見肉丸子仍站在原地,連忙大聲叫了幾句.

肉丸子沒有回應,口中喃喃自語聲卻是變大了少許,依稀能夠聽到.

"斯闊斯闊,我,斯闊,哦……"

就好像是一個剛咿呀學語的小孩,嘴里發出一連串沒有任何意義的單詞.

"肉丸子!"清風道長又叫了一聲,見肉丸子還是沒反應,不由大急,走到供桌上,抄起一把做法用的寶劍,就朝肉丸子走過去.

"慢著,你別過去!"我上前一把拉住清風:"肉丸子似乎有些不對頭."

清風兀自死命掙脫:"放開我,肉丸子是我的弟子,我一定要顧得他安全,你放開我!"

聽得清風這麼一說,其余的道士也都圍攏了過來,各自抄起供桌上的法器,什麼銅鏡鐵牌之類的,都被他們拿了起來做武器用,准備前去肉丸子身邊一探究竟.

媽的,我知道你們很講同門之誼,但現在肉丸子不太對勁,你們上去不是找死麼?沒有辦法,我直接在清風道長的後頸處砍了一掌,清風頓時全身一軟就往地上倒去,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將他慢慢的放在地上.

"你將我師父怎麼了?"鞋拔子怒吼一聲,揮舞著一個靈位牌子朝我撲過來,胖子在旁邊隨意的一腳,頓時將鞋拔子給踢飛.

剩下的這群道士微微一愣,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揮舞手中的法器,奮不顧身的朝我們沖了上來.

唷嚯,挺團結的嘛.

不過,他們再怎麼團結都沒有用,因為他們都不會功夫,我跟胖子三下五除二就將他們分別放倒在地,雖然沒下什麼狠手,但是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一個個的在地上哼哼唧唧.

"媽的,你們這些傻**,三句好話不如一馬棒棒!"胖子指著地上的道士罵罵咧咧:"鬼哥要你們別動是有理由的,肉丸子肯定出了狀況,你們現在過去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知道不?"

我揮揮手要胖子住口,兩人拿著匕首走向肉丸子.此時的肉丸子越發的不對勁,閉著眼睛全身開始顫抖,隱約有一縷黑霧在他的五官上面游蕩.

心里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只怕這一次是真的遇見鬼了,而且,這個鬼說不定已經附身在了肉丸子身上.

看著顫抖著的肉丸子,一時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對于怎麼抓鬼,我跟胖子基本就是一竅不通,就算我會化虛為實又如何?難不成我還能把肉丸子打上一頓?

不一會,肉丸子停止了顫抖,大力的吸了一口氣,臉上的黑霧全部都被吸了進去.睜開眼睛,眼神里面閃過妖異的藍光,沖著我詭異的一笑:"好了,我們現在可以交流了!"

上篇:184 吃肉喝湯     下篇:186 事先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