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00 塵埃落定  
   
200 塵埃落定

我們?

我們沒有必要隱瞞他們?

羅芸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一切都是馬振凱跟羅芸所為?

馬振凱一聽,厲聲喝道:"老婆,你在亂說些什麼?"

"我亂說?我在馬家這麼多年,有什麼話是亂說的?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經過你同意的.反正他們都已經知道鬼魂的事情了,我也不想再隱瞞下去.這一切,不都是你要我這麼做的嗎?"羅芸嘶聲哭喊道:"振凱,你在外面亂來我不管,可是你不應該跟韶華有關系啊,我真的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

"你瘋了是吧?"馬振凱勃然大怒,指著羅芸吼道:"你再這麼說,我就抽你了啊!"

"你居然還要抽我?來啊,你來抽我啊?"羅芸頓時大喊大叫.

馬振凱終于忍耐不住,掄圓了胳膊,一記大耳光扇了過去,羅芸整個人被扇得轉了一個圈,直接倒在了地上,翻身坐了起來,居然沒有哭,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馬振凱,臉上掌印宛然.

"警告你啊,別再亂說話!"馬振凱沖羅芸指了指,然後轉身看向我,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正南,你該不會相信她說的吧?"

"這個就要問你自己了!"

在羅芸供出馬振凱的時候,我就已經在計算雙方實力,即便習韶華是馬家第一高手,也最多跟孔宣不相上下,我們兩人應該可以穩穩的吃住面前四人,更何況,我芥子墜里面還有槍呢.

這槍打鬼魂不行,打你們絕對沒問題.

馬振凱苦笑了一聲,轉頭跟習韶華說道:"韶華,你看這事鬧得,別往心里去啊!"

誰知習韶華秀眉一蹙,大聲說道:"馬振凱,我不計名分的跟你在一起,就是欣賞你的溫文爾雅,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竟然出手打女人."

聽習韶華這麼一說,馬振凱臉色更是慘白:"韶華,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嫂子現在還在地上呢!"習韶華冷笑著看著馬振凱.

羅芸終于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馬振凱,你好狠心啊,我跟了你十多年,你居然這麼對我!"

我跟孔宣對視了一眼,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馬振凱是凶手,這個倒不是很意外,意外的是,羅芸居然選在這個時候掀馬振凱的底牌.

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女人,我腦袋里面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羅芸的神智似乎有些不清楚了,坐在地上哭得聲嘶力竭的,不時的抹著眼淚:"馬振凱,我今天算是看透你這個人了.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

"賤人閉嘴!"馬振凱走過去就要踢羅芸.

我正准備上前制止,旁邊一道人影閃過,喀嚓聲中,人影乾淨利落的將馬振凱摔倒在地上,腳尖踏住了馬振凱的咽喉,頓時,馬振凱不僅不能動彈,甚至連話都不能說.此人俏臉含煞,正是馬家第一高手習韶華.

習韶華制伏馬振凱以後,回頭沖羅芸說道:"嫂子,正好正南也在,你就把馬振凱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好了!"

羅芸臉上的掌印已經開始紅腫,摸了摸臉上的掌印,羅芸更是憤怒,指著馬振凱大喊:"我告訴你,自從我發現你跟韶華好上以後,我就已經徹底絕望.今天我豁出去了,一定要說出真相.這一切都是你在幕後指使的,因為你跟韶華的事情被杜衛東三人看見,你怕被爸爸知曉,于是就利用鬼魂來殺害杜衛東三人,為了安全起見,甚至聯系鬼魂這種事情你都要我去做,就算別人起疑也只會懷疑我,這一切都被你計算好了!這一切都是你做的!馬振凱!

羅芸越說越來氣,爬起來走上前,死命的踢了馬振凱兩腳,馬興瑞連忙將她拉開,勸道:"嫂子,冷靜點!"

"冷靜?"羅芸沖馬興瑞吼道:"你知不知道,文麗也是他叫人撞死的,撞死了文麗以後,他就可以將陳菲兒送去周曉萍那,因為周曉萍白天要在保險公司上班,家里沒人,自然就會將陳菲兒帶去百盛大廈,這個時候,他就派鬼魂出馬,將偷窺到他**的杜衛東等人一一殺害."

馬興瑞一聽,整個人全身一顫,松開羅芸,顫聲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羅芸哭道:"都這個時候了,我還有必要騙你麼?"

馬興瑞頓時大怒,沖著馬振凱猛踢,口中怒罵:"馬振凱,你居然害死了阿麗跟菲兒!你這個畜生!"

這次輪到我走上前把馬興瑞扯開,你這麼踢,極有可能會把他踢死,我還有事情要問他呢.

"正南,我也不瞞著你了,上次是我打電話去海上明珠幫你們叫的小姐,也是我要她們提醒你,杜衛東等人目睹了馬振凱與習韶華的**."羅芸似乎知道我要問什麼,抽噎著說道:"為此我還複制了一張馬振凱的手機卡."

難怪她的坤包里面那麼多手機,一個用來聯系劉子豪,一個用來假扮馬振凱打電話給梅姐.我輕咳一聲,問羅芸:"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真相,反而彎彎繞繞的弄得這麼神秘?"

"如果我一開始就說出來,你會信嗎?再說了,這一切都是他驅使鬼魂去做的,萬一你跟我對質的時候他控制鬼魂將我弄死怎麼辦?我聽說你們要跟劉子豪吃飯,便通知了那個鬼魂去找你們,只能寄希望于你們將那個鬼魂殺死,我才敢說出真相!"羅芸此話雖然有道理,但我總覺得怪怪的.

媽的,要不是易水寒趕過來,老子說不定被鬼魂給弄死了呢,你這娘們也不是什麼好人.

看了看孔宣,孔宣沖我聳了聳肩,意思是自己沒有什麼意見要發表,當下干咳一聲,"既然是這樣,剩下的就是你們的家事,我們就不參與了,再見."

說完就要走人,馬興瑞急忙拉住我:"正南,你現在還不能走,我要麻煩你一個事情?"

"恩?"我斜著眼睛看著他.

"我這就打電話給我叔叔,也就是馬振凱的父親馬嘯天,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上一遍,還要麻煩你做個證人!"馬興瑞苦笑一聲:"如果沒有你的證言,馬嘯天肯定不會相信我們三人的一面之詞,說不定還以為是我唆使著她們這麼做,到時候我就算全身是嘴也說不清啊."

一聽是這個理由,我倒也能接受,當下跟著馬興瑞等人又乘坐電梯上了24樓,一行人走到會議室坐了下來,馬興瑞則是不停的撥打電話,似乎在聯系馬家的各個元老.

馬振凱坐在椅子上,雙眼看著天花板一言不發.

期間胖子跟我打了個電話,說那邊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我要他先回酒店,我們待會就回來.

無非就是做個見證而已,還能花多長時間呢?

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七八個人陸續走了進來,其中有兩個六十來歲的老人,其余的都是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分別找地方坐了下來.最後進來的是一個濃眉老頭,雙目如電不怒而威.

此人一進來就望向馬振凱,眼中關心的神色一閃而逝,隨即哼了一聲,直接走到首位坐了下來.

一個花白頭發的老頭干咳了一聲:"人都到齊了!"

"興瑞,你先說說是怎麼回事?"濃眉老者沖馬興瑞隨意的擺了擺手.

聽得馬興瑞叫了一句叔叔,看來此人就是馬嘯天.

接下來馬興瑞將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在說到文麗與陳菲兒的時候,他的語氣居然也是平平淡淡,仿佛在說別人家的事情.

"振凱!你有什麼要說的?"馬嘯天沖馬振凱厲聲喝道.

馬振凱滿臉的蕭索,居然什麼話都不說,只是搖搖頭.

他竟然放棄了對自己的辯解,或許,他覺得再說什麼也無濟于事吧.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說,馬振凱所做的這一切其實並沒有留下什麼證據,如果他矢口否認,馬家元老也不能拿他怎麼樣,他這樣子做倒是有些奇怪.

難道是習韶華的指責讓他心如冷灰?難道這個馬振凱還是一個情種來的?想到情種二字,我忍不住苦笑一聲,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馬嘯天見馬振凱如此表情,更是生氣,轉頭沖我很是不客氣的問道:"你又是誰?"

"我叫鍾正南!"

"你就是鍾正南?"馬嘯天微微一愣,想必是想起了某些往事,神色有些尷尬,干咳一聲:"興瑞所說的你都能證明是真的嗎?"

"恩!"我點了點頭.

有了我的證明,接下來就是馬家元老討論對馬振凱的處置了,最後的結果是馬振凱被驅逐出門,而馬嘯天也因為教子無方而讓出了馬家家主的位置.

唯一讓我覺得意外的是,馬家家主的位置居然暫時由馬興瑞執掌,嘖嘖,這真是人生一場戲啊,原先是馬興瑞因為女色問題差點被馬嘯天驅逐出門,現在反過來了,馬振凱因為女色問題被驅逐出門,馬興瑞反倒是成了馬家家主.

我跟孔宣兩人早就想走了,你們馬家開會關我屁事,只是看他們討論得那麼激烈,一時也不好怎麼告辭,總算是等到塵埃落定,我跟孔宣上前恭喜了一下馬興瑞,便告辭走人.

上篇:199 事出有因     下篇:201 碧落黃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