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02 碧落黃泉(下)  
   
202 碧落黃泉(下)

馬興瑞?

怎麼可能是馬興瑞?

我們跟他能有什麼仇恨?

說句不好聽的,我們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恩人,如果沒有我們指證馬振凱,他怎麼可能坐上馬家家主的寶座?

"你不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我狐疑的看向姬無緣.

"切,你覺得巴西德國荷蘭阿根廷這些國家隊會跟中國男足開玩笑嘛?不是一個層面的,開玩笑那叫降低自己的境界,我只不過跟你們說一個事實而已……恩,既然我都說了要讓你們死得瞑目,索性好人做到底吧.look!"

說完,姬無緣從身上摸出一個式樣古樸的銅牌,隨隨便便的往天空一扔,我正擔心會不會掉下來砸到我,銅牌在空中一陣閃爍,嗤啦一聲,銅牌不翼而飛,空中倒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畫面.

畫面的背景很熟悉,是馬振凱的辦公室.

畫面上的人也很熟悉,一個是馬興瑞,另一個是羅芸.

但是畫面的內容就讓我們目瞪口呆了,羅芸坐在馬興瑞的大腿上,吃吃的笑著,往馬興瑞嘴里塞著蘋果片.馬興瑞很享受這種感覺,閉著眼睛一手摟著羅芸的腰,另一只手卻是伸進了羅芸的某處高聳.

姬無緣大大咧咧的叫了一句:"那啥,馬興瑞,過來跟他們解釋一番."

似乎是聽聞到了姬無緣的聲音,馬興瑞懶洋洋的張開眼睛,將手從某處縮了回來,沖我們揚揚手打了個招呼,然後拍了拍羅芸的臉蛋:"嚴肅點,正在直播呢."

看到眼前這個情形,我跟孔宣愕然對視,都從彼此的眼神里面讀到了不可思議,羅芸怎麼會跟馬興瑞在一起?這太特麼的邪門了.
媽的,我恨這種下意識的反應,敢情這句對白已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里,我的心里,我的歌聲里……
"夠了,馬興瑞,你為什麼要弄死我們?"我大叫道.

"這還用說麼?電影里面有那麼一句經典的台詞,你們知道的太多了!"馬興瑞推開了羅芸,站起身來,在馬振凱的辦公室走來走去,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馬家,終于在我掌心了,從今天開始,就只有我驅逐別人,再也沒有被人能驅逐我了,哈哈哈哈!"

說完,馬興瑞瘋狂的笑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怒道.

"現在你還不明白麼?馬振凱只不過是一個替罪羊而已,我跟羅芸策劃了這麼多年,終于借著馬振凱這件事逼著馬嘯天退位."馬興瑞大笑道:"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策劃的.哈哈哈!"

"衛生間玻璃上的云山霧罩法術是你叫人設置的?"孔宣問道.

"不好意思,那個小法術是我設置的!"旁邊的姬無緣臉上流露出一絲赧然,仿佛那個法術實在是微不足道,他都不好意思提及.

"這麼說來,電梯里面的一切詭異事件也都是你做的?"我看向姬無緣.

"他嗎的,老子怎麼說也是一個大boss來著,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做這些零碎小事,你們所見到的黑霧只不過是我的一個仆人罷了."姬無緣有些氣急敗壞,似乎做這些零碎的事情很讓丟他面子:"即便你們殺了他我也不會生氣,像這樣的仆人,我隨時可以變出千萬個."

呸!好像在玻璃上設置法術就是大事?不過,看著姬無緣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想到他剛才隔空奪槍,手揉成團的本事,我也只能聽之任之.無奈的抬起頭,繼續問馬興瑞:"你就一次性把事情說完吧,別跟擠牙膏似的,問一句答一句."

馬興瑞哈哈一笑,也不再賣關子,將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我們.

自從差點被馬嘯天驅逐出家族以後,馬興瑞就開始籌謀著報複.由于馬嘯天潔身自好,等閑不出家門,根本不給馬興瑞機會,于是,馬興瑞將矛頭瞄准了馬振凱.

馬興瑞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首先將羅芸送進了湘中省某大戶人家做義女,然後再送去北京某名牌大學念了幾年書.(聽馬興瑞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在心里補充了一句,也就是這個時候,羅芸給楊果兒成為了同學.)

大學畢業以後,羅芸來月城打工,在馬興瑞的安排下,'一不小心’就邂逅了馬振凱,兩人墮入愛河,也算是門當戶對吧,羅芸終于嫁入了馬家,這樣,馬興瑞的第一顆釘子就埋下了.

第二顆釘子習韶華,那純靠金錢收買,用月城的一棟別墅跟七位數的存折換取了習韶華的投誠,這是第二步.

至于第三步則純屬意外,看過阿拉丁神燈的故事嗎?馬興瑞就獲得了這樣的奇遇,只不過,他撿到的是一個銅臉盆……

總之,他釋放出來了被銅臉盆禁制的姬無緣,作為報答,姬無緣答應為馬興瑞做三件事.第一件事,馬興瑞不是很相信姬無緣的技術,就要他在衛生間做了個試驗,姬無緣雖然不屑,但是也照做了……

第二件事,馬興瑞就知道開動腦筋了,提出的要求就是搞定馬振凱,為了達到這個要求,姬無緣只得派出仆人從頭到尾的跟蹤服務,大呼上當.

最後一件事馬興瑞不再耍花招,直接就是要姬無緣弄死我們.

整個事情的原委就是這樣,我跟孔宣聽得是目瞪口呆,半響,我才吃吃的問道:"羅芸為什麼會這麼幫你?"

"羅芸的媽媽姓文,文麗是羅芸的表姐."馬興瑞笑道.

"那陳菲兒也是你叫人弄死的?她不是你女兒麼?"孔宣在一旁叫道.

"是的,她是我的女兒,但是六年前我就想通了,要報仇,就要付出一切代價!"馬興瑞獰笑道:"為了報仇,為了得到馬家家主的位置,我付出了很多!"

"畜生!"我罵道.

"畜生!"孔宣罵道.

"畜生!"又有人罵了一聲,我望向孔宣,孔宣也望向我,隨即,我們發現這話居然是姬無緣罵的.

見到我跟孔宣愕然的樣子,姬無緣冷笑道:"他救了我,我幫他做三件事情,這只是一個交換,並不說明我是他朋友,相反,我很厭惡這個人.恩……我覺得你們倆倒是值得一交."

什麼叫值得一交?老子才不跟你'交’呢,真下流,我呸!

馬興瑞在那邊哈哈大笑:"還有什麼想知道的?"

"你為什麼要找上我?"我無奈的問道.

"因為你上次跟我們家族有過一次沖突,所以,我們都很清楚你這個人,首先,你本身就是從事這個行業,我所說的是裝神弄鬼這個行業啊,這一點不用謙虛,你就是最棒的.哈哈哈……"馬興瑞大笑道:"再加上你身邊有朋友是道家高手,由你來說出鬼神的事情更有說服力.然後嘛,我們都知道你跟凌家楊家關系頗好,有你作證的話,馬家其他的元老根本不敢炸刺!"

草,老子又被利用了,從頭到尾,馬興瑞就是用鬼神的事情吸引著我,一直引導著我去揭穿馬振凱的真相,殺豬殺了這麼多年,想不到今天變成了殺豬刀.

"為什麼馬振凱到了元老會的時候,一聲不吭,是不是你對他做了什麼?"我大聲問道.

"這個啊,嘖嘖,我也沒想到,他為什麼不聲不吭,不過,就算他辯解又能怎麼樣?所有人證都已經指向了他,羅芸跟習韶華的指證倒也罷了,你正南的指證才是最重要的,哈哈哈哈哈哈!"馬興瑞再次瘋狂的大笑,笑了差不多半分鍾,這才以手撫胸:"那誰,姬無緣,麻煩你把這攝像頭關了,我要跟羅芸辦事了!"

姬無緣手一揮,空中的屏幕就消失不見,一面銅牌落在了他手中,再一招手,銅牌不翼而飛.

"好了,你們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接下來我就要送你們上路了,沒辦法啊,我姬無緣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姬無緣沖我們無奈的聳聳肩膀.

話已至此,多說無益,我默念了化虛為實,而孔宣也是一出手就是大招——畫地為牢.兩人縱身而上,沖著姬無緣殺了過去.

原本想著自己也是數一數二的角色,孔宣更是道家高手,怎麼也能跟姬無緣拼上兩招,沒想到姬無緣如同拍蒼蠅一般,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就將我們倆扇飛了五六米.

"就算你是終極boss,也沒可能這麼強?這是怎麼回事?"孔宣從地上爬起來,抹去嘴角的鮮血,厲聲問道.

"嘖嘖,這個碧落黃泉可是我的空間啊,換句高端的名詞,這是我的領域.在我的領域里面,你們居然還想跟我決斗?知道以卵擊石這四個字怎麼寫嗎?"姬無緣笑著將手腕扼得咔咔作響:"臨死前你們有什麼未了的心願,要是順手的話就幫你們一把!首先聲明,只是舉手之勞的那種哦."

舉手之勞?聽姬無緣這麼一說,我腦海里面電光一閃,猛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一咕嚕從地上爬了起來,大聲喊道:"暫停,暫停!"

"怎麼?"姬無緣饒有興趣的看著我.

"你是不是答應幫馬興瑞做三件事情?"

"沒錯!"

"之前已經做了兩件,弄死我們是第三件對不對?"

"沒錯.恩……我說,你想說什麼,趕緊的,冥界大魔王那邊還等著我去斗地主呢!"

"那你趕緊去吧,不用弄死我們了."我笑道.

"給我一個不弄死你的理由先!"姬無緣皺著眉頭看著我:"雖然我對你們有好感,但誓言就是誓言,答應了人家的事情就要做到."

"剛才,馬興瑞最後不是說,麻煩你把這攝像頭關了麼?這件事情你已經幫他做了呀,既然做了這件事,那三件事情就已經做完了,對不對?"我笑著說道.

"對啊!對啊!"姬無緣點點頭,隨即臉色一板:"嘖嘖,看不出來你居然如此聰明,不行,我必須得弄死你,要不然,你以後會對我造成威脅!"

我頓時臉色大變,媽的,我聰明也有錯?

姬無緣見狀哈哈大笑:"不要這樣子嘛,開個玩笑而已.好吧,這事就這麼結束了,我還得送你們回去呢."

……

—————————再次乘坐電梯吐得死去活來的分割線——————

電梯在晃動幾下以後,我們到了百盛大廈的一樓.姬無緣笑道:"好了,就此別過,我要去斗地主了,以後這個電梯不會再有異常."

"呃,以後我要是有事可以找你幫忙不?"我訕訕的笑著問道.

"想得美!做夢去吧!"姬無緣哈哈大笑.

不過,姬無緣臨走前還是跟我們留了個聯系方式,他把那個銅牌給到了我,說是有打麻將三缺一的時候,可以用這個來聯系他,我問他打多大,他說一般都是打貼紙條畫胡子的……

我呸!還終極大boss,真他嗎的窮.

接下來的事情我不想說的太仔細,反正就是在辦公室里面將馬興瑞與羅芸當場拍照,一個小時後,馬家再一次召開了元老會,我在會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最後,馬家再一次做了決定,將馬興瑞當場處死,羅芸與習韶華驅趕出家族,馬家家主的位置由馬振凱來接任,因為馬嘯天經此一事以後已經沒有了任何雄心壯志……

這事到這里就應該劃上一個句號了,然而,有時候句號太多的話,會變成一個省略號……

三年後的某天,我在某一個論壇上面看帖子,其中有一個帖子是長江南北彼此斗狠,當然,這是一群文化人,斗狠的方式也很特別,就是拍下南北方各處的風景,讓友們來投票到底是北方風景好還是南方景色靚.

最開始是用手機隨意的拍攝點風景,到了後面事情越鬧越大,最後驚動了國內一些頂級的攝影師,也就是說,到了後面,有很多大師級的作品在上面亮相.

我對這個沒興趣,可架不住果兒有興趣,于是,就跟著她一起欣賞,看著看著,我就看到了一個照片.這張照片是長城雪景,景色怎麼好看我就不形容了,吸引我注意的卻是作為背景的兩個人,這兩個人赫然是馬振凱跟習韶華,從畫面上來看,兩人頗為親昵.

習韶華不是被馬興瑞收買後用來陷害馬振凱的麼?他們倆怎麼會在一起?還這麼親熱?這他嗎的是怎麼回事?

越想越是不明白,忍不住走到一邊給馬振凱打了一個電話,只說了一句話:"你跟韶華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馬振凱沉默了片刻:"正南,其實我跟韶華早就已經好上了,而且,我也早就知道羅芸跟馬興瑞的事情,既然馬興瑞想要利用我來接任馬家家主位置,那我也不妨利用他一下,馬興瑞所做的這一切,只不過是我的一個苦肉計而已……"

接下來他說的什麼,我已經無需再聽下去,默默的掛了電話,想到人與人之間的勾心斗角竟然如此的驚心動魄,一時間,忍不住喟然長歎.

果兒默默的走過來抱住了我,我也圈住了她的肩膀,望向窗外的遠山,一時竟然癡了.

如果世界每天都是這麼平和該有多好?

……

《電梯》全文完.

上篇:201 碧落黃泉(上)     下篇:203 鏡中人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