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04 調虎離山  
   
204 調虎離山

我跟胖子對視一眼,都是一個箭步沖到了盥洗間,只見凌風拿著一把刮胡刀,一臉愕然的看著我們.

"凌風,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胖子大聲叫道.

凌風納悶的說道:"你們做什麼?"

"你剛才叫了一聲,所以我們就過來問你什麼事啊."我覺得凌風這問題問得好奇怪,要不是你鬼叫鬼叫的,我們沖過來做什麼?看你洗澡啊?你以為你是蒼老師麼?

"我有叫了一聲?"凌風一臉迷糊的撓了撓頭皮:"我好好的准備刮胡子,我為什麼要叫一聲?"

這是怎麼回事?我將目光投向孔宣:"你剛才有沒有聽見?"

孔宣皺著眉頭點了點頭:"是的,我也聽到凌風叫了一聲."

凌風臉上更是驚異:"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們居然聽見了,這也太離奇了吧?"

孔宣也不說話,招呼凌風先出來一下,自己走了進去,皺著眉頭轉了一圈,搖了搖頭走了出來:"沒啥異常!"

凌風咕噥著進去洗澡,我們三人走到床前坐下,面面相覷.

難道我們三個人都幻聽了?這不可能,有這幾率的話,我們仨直接下樓買上幾十注雙色球好了,保准中獎.

唯一的解釋就是凌風出現了錯覺,明明喊了一聲自己卻不知道.報紙上都說了,這個叫婚前恐懼綜合症,會導致人產生幻視幻聽.

趁著凌風沖涼的工夫,要胖子將剛才那邊的情況跟孔宣說了一下,孔宣鄙夷道:"唷嚯,這鏡中人臉還沖你笑?他嗎的有病啊,沖你有什麼好笑的?"

胖子一臉苦大仇深:"我說,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吧?"

我從孔宣的表情可以看出,他跟我一樣,也是認為胖子是產生了幻覺,甚至不排除他以為我們在同他開玩笑.

"要不,你過去看看?"我輕咳一聲.

孔宣哈哈一笑,跟著我們回房,湊到盥洗間的鏡子前左右瞄了瞄,轉過身搖了搖頭:"胖子,真沒任何異常!"

胖子臉上頓時浮現出悲憤的神情:"合著你們都以為我在騙你們啊?"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苦笑一聲:"今天我們坐了一天的車,人很疲勞,突然之間接觸到冷水,松懈下來,難免產生……"

話還沒說完,胖子臉上突然浮現出怪異的神情,似乎是恐懼又似乎是驚喜,口中赫赫作響,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怎麼了?"我跟孔宣同時問道.

"咯咯,咯咯咯,鏡……子……"胖子很是吃力的吐出兩個字,手顫抖的指向我們身後.

一種不祥的預感瞬間襲上心頭,我猛地一轉身,望向鏡子.

果然,在鏡子上面浮現出了一張蒼白的人臉,而這張人臉正沖著我們陰測測的笑.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是那種陰森的感覺卻是讓我全身肌肉一縮,毛孔一緊,頓時,所有的汗毛全部豎了起來.

草,鏡子里面還真有張人臉.

孔宣楞了一下,隨即輕叱一聲,手捏法訣,在空中迅疾的畫了一個符咒,並指戳向鏡中人臉的額頭部位.

"嗤!"的一聲,就好像一根燒紅的鐵棍一下丟進了冷水中,孔宣的手指上白霧彌漫,而那張人臉卻是不停的扭曲著.隨著啵的一聲輕響,人臉宛如被一個強力的磁鐵所吸引,急遽朝孔宣的手指湧去,片刻,鏡中的人臉就被全部吸到了孔宣的手指上,孔宣將手縮了回來湊到燈光下一看,只見在他的指尖上有一團比墨汁還濃的黑點.

"這是靨靈,怎麼會出現在這?"孔宣皺著眉頭打量著指尖上的黑點.

"什麼靨靈?"我也湊了過去.

"別靠太近,靨靈是會附體的,被他附體可就有些麻煩了."孔宣稍微後仰,距離我遠了一些,另一只手卻是推向我,示意我退後.

聽孔宣這麼一說,我跟胖子連忙退後了兩步.

孔宣小心翼翼的從身上拿出一個古樸的銅盒子,打開,將手指放進銅盒里面,輕叱一聲,手上的黑點頓時就被擠落在銅盒中,剛接觸到銅盒底部,黑點冒出一陣青煙,嗤嗤聲中,黑點逐漸變小,最後消失.

合上銅盒,孔宣這才皺眉說道:"因為它經常以人類笑臉的形式出現,故被稱之為靨靈.生性極為狡詐,很少主動出現在人類面前,像這種浮現在鏡中幾近于炫耀的出場方式,更是絕無僅有."

"你的意思是,它現在是活膩了,然後出來自尋死路?"我大為不解.

孔宣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呃,它會不會是在故意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胖子突然在旁邊插了一句.

"切,我們能有什麼值得吸引的."我笑罵,正要招呼兩人出去,卻見到孔宣的臉色在這一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調虎離山!"胖子在旁邊大叫了一聲.

頓時,我腦袋中如同一道驚雷響過,望向孔宣,孔宣也是瞪著我,兩人同時大叫了一聲:"凌風!"

靠,這靨靈是要將我們從凌風的身邊引開.

二話不說,飛快的就跑到隔壁房間,房門已經被關上,孔宣從身上摸出磁卡,沖著門口的磁條感應器刷了幾下.可是磁條感應器似乎出了問題,只是聽到嗡嗡作響,門偏生打不開.

"讓開!"我大叫了一聲,退後了兩步,孔宣跟胖子一左一右讓開了一個地方,我沖上去飛起一腳踢在門上.

"嘭!"的一聲,門被我一腳踢開.

胖子跟孔宣幾乎是同時往里面沖,門就那麼大,胖子又有那麼胖,兩人硬生生的被卡在了門口.

我罵了一聲,抓住兩人的衣領往後面使勁一拉,原本兩人就已經准備後退了,被我這麼一拉,頓時朝後一個蹌踉,我也不管他們,飛快的沖了進去.

跑到盥洗間,只見凌風仰天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而在他的臉上,有一個蒼白的人臉正在上面不斷的扭曲著,似乎想要融進凌風的五官中去.

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一把抓住那個靨靈,就想將它扯開.

沒想到靨靈入手一片冰涼,竟然直接化作一縷白煙,從我掌心往里鑽.

"不要抓它!"身後傳來孔宣的厲聲叫喊.

媽的,早點喊會死麼?

我迅疾的將手縮回來,死命的甩手,想將這道白煙甩掉,然而白煙猶如附骨之蛆,緊緊的貼著我的手掌,不斷的往我掌心滲入,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白煙竟然已經進入了一大半,而我明顯的看到我手腕處有一道白線沿著我的血管迅速的往上游走.

"草,孔宣,這是怎麼回事?"我轉頭沖孔宣大叫.

孔宣見狀,眼中閃過一絲決斷,竟然一咬舌尖,噴出一蓬血霧在我手臂上方,口中大喊:"衰老!"

一股巨大的壓力瞬間將我的手臂包圍,我只覺得我的手就好像被放進了一個高壓鍋里面,前後左右都有巨大的壓力擠壓著我的手臂.

孔宣閃電般的一伸手,嗤啦一聲,直接將我的衣袖扯了下來,露出了手臂上的皮膚,清楚的看到了我手臂上移動的那道白線.

先前上升的白線被這壓力一擠頓時就緩慢了下來,到了後面幾乎停在了我的肘關節處,沒有繼續往上.這個時候孔宣才似乎松了口氣,在兜里摸索了半天,找到了兩根長達十厘米的鋼針,又拿出剛才那個銅盒,頭也不抬的沖我說道:"忍著點,別動."

話音未落,孔宣就拿著其中一根鋼針猛的插在了我的手肘窩處,一陣劇烈的痛楚使得我全身一顫,忍不住大罵出聲:"孔宣,我草你妹."

幸好孔宣的衰老法術將我的手臂牢牢的壓住,要不然,我肯定會條件反射的抽手回來.盡管如此,由于身體的本能,我另外一只手已經下意識的朝孔宣的腦袋推過去.

胖子在旁邊一把就抱住了我的那只手,大叫:"鬼哥,宣哥在救你,你忍忍!"

被胖子這麼一吼,我清醒了一些,連忙定睛看去,只見我手肘處的那一條白線因為這一根鋼針的緣故,開始逐漸的往手掌處後退.

退了差不多五厘米,白線便不再後退,這時孔宣將另外一根鋼針狠狠的插在了白線頂端位置,又是一陣劇痛,這次我連罵人都省了,慘叫一聲,直接抓住胖子手臂上的肥肉,死命一扭.

頓時,胖子臉上的五官急遽的擠在一塊,眼角淚花晶瑩,一腳死命的在地上跺著,口中忍不住大叫:"孔宣,我草你妹,too!"

孔宣渾然不顧我們倆的感覺,全神貫注的看著我手臂上的白線,在插入這一根鋼針以後,白線又開始緩慢的退向掌心,待其退得四五厘米不動的時候,孔宣就把後面的鋼針拔出來再插在前面,一步步的驅趕著白線退向掌心.

在我跟胖子一番大呼小叫聲中,孔宣終于把白線趕到了我掌心位置,手捏了個法訣,畫了個符咒,並指戳在我掌心位置,不一會,所有的白霧全部被吸附在孔宣的指尖凝成黑點,按照之前的方法,將這個黑點滴在銅盒中消滅掉.

收好銅盒,拔掉了鋼針,孔宣這才撤除了衰老的法術.也不管我是什麼表情,直接走到凌風身邊蹲下,伸手去探凌風的鼻息.

而此時的凌風,臉色已經如同死人一般的灰暗.

上篇:203 鏡中人臉     下篇:205 銅牌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