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11 落荒而逃(上)  
   
211 落荒而逃(上)

"不要碰!"旁邊的傾城一聲厲喝.

緊接著伸過來一支桃木劍,直接戳中這個紅色的光球.

'啵’的一聲,紅色光球如同裝滿清水的氣球,一下就碎裂開來,化成無數碎片,紛紛掉落在地面,地面頓時被碎片砸出一個個拳頭大的圓坑,冒出縷縷熱氣.

這碎片都有偌大的威力,要是砸在我身上那還得了,孔宣這是要把我往死里弄的節奏啊.

"傾城,你要護著他麼?"孔宣側過頭沖傾城陰森森的說道.

"我……我不知道!"傾城顫聲說道.

"不管怎麼樣,今天他都死定了!"孔宣冷哼了一聲,雙手一搓,掌心中再次幻出了一個紅色的光球,冷叱一聲,光球迅疾的朝我砸過來.

看到了上一個光球的威力,我知道這種光球憑我的能力完全無法抵擋,無奈之下,我大叫了一聲傾城,傾城臉上再次浮現出矛盾的神情,咬咬牙,伸出木劍,將光球劈落在地.

"傾城!"孔宣厲聲喝道.

"我想,我們還是聽正南解釋一下吧!"傾城胸口急遽的起伏著,然後深呼吸了一下,一臉決然:"不管怎麼樣,我都想給正南一個解釋的機會!"

孔宣恨恨的望向我,面目猙獰,眼睛里面射出的滔天怒火似要將我當場燒死,好半響他才沖我厲聲叫道:"好,你說!"

我說,我應該怎麼說?媽的,這特麼的根本沒法解釋啊.我張口結舌的看著孔宣傾城兩人,一時間竟然什麼都說不出來.

傾城看向我的眼神逐漸發生變化,由最開始的傷心失望痛苦委屈逐漸變成鄙夷憤怒屈辱仇恨,這是一種怎麼樣的變化啊,我心中一顫,忍不住叫道:"傾城,你要做什麼?"

緩慢的舉起了手中的桃木劍,傾城的手竟然不再顫抖,眼神開始變得決然.

"他不僅僅侮辱了小艾,更是侮辱了你我!"孔宣嘶聲叫道:"讓我們一起弄死這畜生!"

傾城輕叱一聲,劍尖上白色的星芒開始急遽的跳躍,然後一道銀色的劍芒開始在劍尖上吞吐,而孔宣手中的紅色光球也已經成型.

"受死吧!你這個畜生!"孔宣大喝一聲,紅色的光球呼嘯著朝著我的頭部急遽的砸過來,與此同時,傾城也將桃木劍一抖,桃木劍上的劍芒猛然漲到兩尺多長,唰的一聲,劍芒居然脫離劍尖,閃出一道銀白的的弧線,朝我胸口劃過來.

我苦笑一聲,今天恐怕是要掛在這了!一時間萬念俱滅,閉上眼睛,等著那紅色光球與銀色劍芒的降臨.

猛然我的手臂一緊,一股巨大的拉力傳來,我居然被人拖到了一邊.然後耳邊響起了轟的一聲巨響,接著是一道異常凌厲的金鐵聲.

睜眼一看,拉我的人赫然是六神和尚,往先前所站的位置看去,只見地上多了一個直徑一米,深達尺余的的圓坑,圓坑上方熱氣騰騰,這應該出自孔宣的手筆.而在對面的牆壁上,有一道差不多一尺來長的月牙狀刮痕,這個看來是傾城劍芒留下的痕跡.

這兩道攻擊,任意一道落在我身上,我都是必死無疑,他們倆這是下定了決心要置我于死地了.

"還愣著干啥!跑啊!"六神和尚大叫了一聲,又是一股大力傳來,他拉著我就跑到了柴房門外,喀嚓喀嚓的撒腿就跑.

最開始我是無意識的被六神拖著跑,到了後面,意識逐漸回歸,腳下也是開始發力.就算解釋不清,也不可能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被弄死在這吧,等他們倆冷靜下來,我再來解釋好了.

傾城跟孔宣大呼小叫的在我們後面追,不時的丟一個法術,偶爾有一兩個火球或者風刀之類的落在我身上,使得我發出一陣陣的慘叫,六神和尚也好不了多少,估計也挨了好幾下,不時的呲牙咧嘴發出咝咝的吸氣聲.總算是在高速奔跑中,孔蕭兩人發出的法術威力不是特別大,雖然很痛,但也不致命.

"媽拉個菩薩的,逼的老衲用真功夫了!"六神罵了一句頗具佛教真諦的粗話,雙腳先後一蹬,腳下的鉄靴竟然被他踩裂,順勢向後一踢一甩,兩只鉄靴頓時呼嘯著朝後飛去.

身後傳來孔宣的咒罵聲以及傾城的悶哼聲,不用看,這兩只突然襲來的鉄靴肯定讓他們倆手忙腳亂.

嘿嘿一笑,六神和尚的速度猛然提升,我幾乎被他扯得騰空飛起,只覺得眼前的景物的後退,真的有飛一般的感覺.

沒有半分遲疑,六神和尚扯著我直接跑向了廟外,怪叫一聲,朝著山下呼嘯而去.

身後傳來孔宣的大叫聲:

"姓鍾的畜生,你跑不了的,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

"姓鍾的!你站住!我一定要弄死你!"

"畜生!……"

……

到了後面,孔宣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漸不可聞.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知道自己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心髒隨時都能從喉嚨里面鑽出來,大聲叫道:"停……停……停一下!"

六神和尚往後看了看,松開我的手,停了下來,我朝前蹌踉著跑了幾步,穩住身子,手放在膝蓋上,大口的喘著粗氣,胸口猶如扯風箱一樣急遽的起伏著,每起伏一下肺部都是針紮一般的痛.

喘息了半天,我才逐漸恢複過來,媽的,差點累死老子.

直起身來望向六神和尚,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說感謝救命之恩麼?他明明是沖我們下毒的凶手;你要要惡語相向麼,可又畢竟是他將我從孔蕭兩人手底下救出.

見到我張口結舌,六神和尚笑道:"啥都別說了,你順著這條山路往下走,一直走到公路,你會看見一輛面包車,有人在車里等你,他會帶你去一個地方."

六神和尚這麼一說,我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不知道哪兒不對勁,楞了好一會我才反應過來."什麼意思?有人在面包車里面等我?這一切都是你你早就安排好了的?"

"都說了要找你幫忙辦點事,我自然要安排好.要不然我沖你們下毒做什麼,你以為好玩啊?如果你幫我做成這件事,我們之間就兩清,我也不再找你報仇!如果你不答應,嘿嘿,那對不起了,還我侄孫石破天的命來."六神和尚沖我嘿然一笑.

"來來!你來報仇啊!你來弄死我啊!我要是皺一下眉頭都不算好漢!"一陣不爽突然湧上心頭,我哼了一聲,大大咧咧的說道.

六神和尚一愣,似乎對我這種反應不知所措.

媽的,跟我玩心理戰術?你要弄死我早就弄死了,何必等到現在?既然現在都沒打算弄死我,還准備好了專車接送我,那就說明,你要我做的事情估計只有我能做,嘖嘖,該不會又跟我的陰陽體質有關吧?

可是,他又怎麼知道我是陰陽體質的?我可沒有逢人就發名片的習慣,而且名片上面也不可能寫著'鍾正南,括弧,陰陽體質.’吧?

我一臉挑釁的看著六神和尚,六神和尚眼中殺機一閃,兩個拳頭不停的握緊松開,看得出來,這一刻他還真有弄死我的想法.

見到六神和尚這樣子,我也是心生疑竇,究竟是我做什麼事情這麼重要,使得他連殺孫大仇都放在一邊?還有方才廟宇里面發生的事情又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一切的答案恐怕還得著落在眼前此人身上.

想到此處,不由打了一個哈哈:"開個玩笑嘛!受人滴水之恩,我自當湧泉相報!不就是做件事麼?包在我身上了,走吧!"

六神和尚臉上青光一閃,隨即沖我冷笑道:"希望下次你不要跟我開這樣的玩笑."

"如果我下次要開這樣的玩笑會怎麼樣?"我漫不經心的問道.

"要不,你現在試試!"六神和尚拳頭瞬間握緊,我甚至看到了他的指關節因為用力而開始泛白.

"我不試!"我笑道.

六神和尚嘿然一笑,不再糾纏這個問題:"你先下去吧,我還要幫你阻攔一下後面這兩人,他們可不是省油的燈."

"恩!"我掉頭就走.

走了約莫十來分鍾,我就聽到了天空中直升飛機的聲音,這應該是凌風叫來的直升飛機,不由苦笑一聲,腳下走的更急.

身後山道上不時傳來雷電聲,回頭看去,可以看到白光紅光在空中交織,偶爾有巨大的金鐵交鳴聲傳過來,看來這個六神和尚還真是有本事,居然能抗住孔蕭兩人聯手的攻擊.

伴隨著這一路的格斗聲,我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前進,原本需要四五個小時的山路,我居然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走到了公路上,一輛銀白色的面包車靜靜的停在路邊.

司機位置坐著一個人,滿臉麻子,正笑著沖我打招呼.這個人是誰?好生面熟啊,我絕對在哪兒見過.而且,應該就是在這兩天的事情.

狐疑著走到車門前,正要拉開車門,腦袋中電光一閃,我猛然記了起來,大叫出聲:"你是王姐將軍豬肚雞的老板!"

"對對對對.人們都說貴人多忘事,鍾老板記得這麼清楚,看來你不是什麼貴人.哈哈,想不到昨天剛跟你說再見,今天這麼快就再見了,真是緣分啊."麻子老板哈哈一笑,下巴朝車後抬了抬:"先上車吧."

上篇:210 禍起蕭牆     下篇:212 落荒而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