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18 紅衣金衣  
   
218 紅衣金衣

總算是越來越黑的夜幕提醒著我們,我拿出煙花用打火機點燃,斜斜對著天上,'嗖’的一聲,一道金色的光球直沖天際,在空中綻開,幻出一把金色的大斧頭,好一會斧頭才逐漸消失.

接下來又點燃了司馬三光的煙花,空中綻開,幻出的也是一把斧頭,只不過,他的斧頭是銀色的.

金斧頭,銀斧頭,這兩把斧頭是什麼意思?占據獨霸山莊的該不會是斧頭幫吧?

點燃煙花以後,我跟司馬三光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悶聲抽煙,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原先黑漆漆的夜色居然明亮了少許,抬頭望去,一輪明月掛在空中,月光將整個大地都披上了一層銀白色的輕紗.

隨手將煙頭丟在地上,用腳踩滅後又呲了呲,我站起身來四處張望了一下,罵道:"該不會是對方沒看到這煙火吧?"

司馬三光苦笑一聲:"你那還有多的煙花沒?"

"沒了."

我在地上撿了一個拳頭大的小石塊,用力朝樹冠砸過去,傳來一陣樹葉簌簌聲,似乎是石頭穿過樹葉落了下去.

聽著石頭穿過樹葉的聲音,一股無力的感覺湧了上來,覺得自己很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是初中的時候,跟英語老師發生糾紛,我一拳將英語老師打暈後,當時就是這種感覺.

接二連三的撿起石頭丟下去,下面的樹葉也是颯颯作響,偶爾會傳來一聲沙啞的撞擊聲,估計是石頭落在了粗一點的樹干上.

正在我又丟出一塊石頭,豎起耳朵傾聽著石頭下落聲音的時刻,隱約有一道破空之聲呼嘯而來,速度極為迅疾,然後是'奪’的一聲,似乎有鐵釘之類的尖銳東西刺進了我們身後的樹干上.

司馬三光一直蹲在地上,聽聞這個聲音以後,也是第一時間站了起來,兩人一陣東張西望,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對面的樹冠處.

一陣夜風吹過,影影綽綽的巨樹發出沙沙的聲音,在距離我們最近的位置,隱約有一點紅光在樹葉中閃爍,慢慢的,紅光越來越亮,倒像是有光源在樹冠中移動,逐漸的接近我們.

就在紅光接近樹冠外緣的時候,樹枝搖曳樹葉紛飛,仿佛有一台大功率的電風扇在里面吹著,亮紅光的地方被吹出了一個大洞,接著,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人提著一盞紅色的燈籠從那個大洞走了過來.

是的,就這麼凌空走了過來,宛如神話中那些凌空飛行的神仙.

我跟司馬三光駭然對視了一眼,一時間都有些呆了.先前在石橋上,鬼僵憑空出現又消失的本事雖然讓我們很震撼,但畢竟只是突然之間的事情,都還沒來得及表示驚駭,人家就已經走了.而現在這個凌空緩步走來的紅衣人,帶給我們的感覺又不同了,每走一步都好像踏在我們心頭上一般.

紅衣人越走越近,我們這才看清楚,這個紅衣人竟然是一個眉目如畫的年輕美女,只是臉色分外蒼白,看上去顯得特別冷淡.

終于,紅衣女停了下來,凌空站在距離我們三米的地方,開口說道:"是誰點燃的銀斧令?"

什麼銀斧令?我再次跟司馬三光愕然對視,隨即我猛然想到了什麼,指著司馬三光說道:"是他,他放的銀色斧頭煙花."

我們倆方才各自點燃了一個煙花,可不就是一個金色的斧頭,一個銀色的斧頭麼?

紅衣女朝司馬三光點了點頭:"我來接你前往獨霸山莊."

聽她這麼一說,我急道:"那我呢?"

司馬三光也是大聲嚷嚷:"那他怎麼辦?"

紅衣女看都不看我一眼,淡淡的跟司馬三光說道:"他點燃的是金斧令,待會自然會有其他人出來接引他!"

唷嚯,還有不同的級別呢,聽起來很是高檔的樣子,不知道有沒有莞式服務,呸,我這都想到哪去了.

司馬三光聞言也是籲了一口氣,隨即便問道:"這個有什麼說法嗎?是金斧令高級還是銀斧令高級?"

紅衣女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變幻,依舊是古井不波的說道:"不存在什麼高級不高級,各有不同的作用罷了.紅橙黃綠青藍紫,難道這些顏色有高低先後之分麼?"

司馬三光笑道:"那自然,紅色不就排在最前面嘛?"

紅衣女淡淡的掃了司馬三光一眼:"我們走吧!"

司馬三光指著巨樹方向,愕然道:"你是說去那邊嗎?"

紅衣女點點頭:"那是自然."

司馬三光頓時大聲叫道:"我又不會飛!我怎麼過去?"

紅衣女並沒有回答,這是從衣袖中拿出一個很精致的滑輪,略為彎腰,咔嗒一聲,滑輪頓時懸空停在了她腳側,我們見狀大奇,湊上前一看,不禁啞然失笑,原來這個紅衣女是踩在一根鉛筆粗的鋼絲上行走.在漆黑的夜里凌空掛一根黑色的鋼絲,自然沒人會注意到,先前那一聲聲響想必就是飛爪鐵鉤之類的東西勾住了我們這邊的樹干.切,害得我還以為她會飛.

此刻將滑輪搭扣在鋼絲上,意思就是要司馬三光吊在滑輪上滑過去.

"萬一掉下去怎麼辦?"司馬三光指著滑輪上面那兩個小小的把手問道.

"死路一條!"紅衣女淡淡說道.

"保重!"我拍了拍司馬三光的肩膀,笑道:"就算身上癢癢也不要撓哦!"

司馬三光笑著答應,走上前抓住滑輪,一個助跑,大喊了一聲,整個人頓時騰空而起,飛快的朝對面樹冠滑了過去.紅衣女提著燈籠不急不慢的跟在後面,不一會,兩人都消失在對面那個大洞里面,紅光逐漸遠去.

一時間,整個天地之間就只剩下我一個人,窮極無聊之下,我開始唱歌.

我在遙望,月亮之上,有多少夢想在自由的飛翔……

剛唱沒多久,對面的樹冠上的大洞又亮起了一點金光,然後是一個穿著金色長袍的人提著一個金色的燈籠出現在洞口,與紅衣女慢吞吞的樣子截然不同,這個金衣人幾乎是一路小跑著沖了過來.

還在半路上,金衣人就在大呼小叫:"唱你妹的唱啊!唱的這麼難聽,還月亮之上,你就不怕月亮弄死你麼?"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急速接近的女子,這也是一名很漂亮的女子,相對剛才那名冰冷的紅衣女而言,這名金衣女則是一團火焰.

在我面前停下來,金衣女隨手將滑輪搭好,鄙夷的掃了我一眼:"都被人追殺得像條狗一樣了,還有心情唱歌."

"咦,你怎麼知道我被人追殺?"我訝然問道.

"來我們獨霸山莊的,都是在外面混不下去的!"金衣女不耐煩的說了一句:"我說,你要是想進山莊的話就趕緊上來,別磨嘰,姐還要回去打麻將!"

這個金衣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遜,反倒是激起了我的脾氣,雙手抱胸,斜著眼睛說道:"那你先去打麻將吧,老子還真不進去了!"

"你確定不進去了?你不後悔?"金衣女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是的,我決定了!我不後悔!"為了證明我的決心,我坐在地上點燃了一支煙.

"唷嚯,看不出來還有脾氣啊."金衣女眼珠滴溜溜一轉,反倒不急了,提著燈籠在鋼絲上坐了下來,咦,這小姑娘的平衡性還不錯.

"那是,泥人還有三分土脾氣呢!"我吐了一口煙,不屑的回答.

"給你看個好東西."

"啥?"

金衣女在懷中悉悉索索的掏出一個銀色的圓球,托于掌心,遠遠看去有些像不鏽鋼的材質,冷光熠熠,很是高檔的樣子.

在銀球上面摁了幾下,似乎打開了某一個開關,銀球射出一道紅色的光幕,如同一個投影儀,銀球上方出現了一幅立體的影像.

影像的背景是密林中的一棵大樹,這棵大樹我很熟悉,就是之前我遇見司馬三光的那棵大樹,樹下躺著五六具棕熊的尸體,旁邊站有十來個人.除了楊紫等三人以外,還有一個我最不想見到的熟人——孔宣.

另外十來個穿著叢林迷彩服的戰士分布在四周,我有看到其中一名戰士胸口的徽章,這個徽章屬于我國一個著名的特種部隊.媽的,孔宣這厮居然真的連特種部隊都弄來了,這怎麼可能?就算是凌家,也不可能有這種權限啊.

先前孔宣這麼叫囂的時候,我只是認為他在開玩笑,你說你通過凌風調動特警甚至武警我都還能想得通.特警的名字雖然嚇人,但是縣一級的公安局里面就有可能組建一個特警分隊,看見特警執行任務很是平常.

而武警的話級別又高一些,但也不會特別難搞,畢竟武警隸屬地方編制,算得上雙重管理,地方財政只要平時給武警多撥點款,關系處得好的話,有市一級的領導打個招呼,拉一個武警中隊出來執行任務也不是難事.

至于特種部隊,那可就是正兒八經的軍隊了,出動軍隊的話,只可能是國家有危機的時候,才可能出動軍隊,平時就算是地方上有什麼暴亂,都是出動武警.說得誇張點,調動軍隊可是需要總參國防部以及軍委簽字的.

媽的,難不成老子還威脅到國家的安危了?又或者是孔宣要弄死我的決心感動了天感動了地還感動了習大大?

上篇:217 參天巨樹     下篇:219 軒轅古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