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40 地底河流(下)  
   
240 地底河流(下)

其實白龍馬也沒說錯,水流真的不是很急,只要穩住重心慢一點走的話,根本不虞被水流帶走.但如果走得太快的話,重心就會不穩,也就容易被水流給帶倒,到時候要爬起來就費事了.總的說來,這個水流造不成什麼生命的威脅,畢竟我們這伙人里面有好幾個武學高手,下盤極為紮實.

走了十來分鍾,按照白龍馬先前設定的距離,這個時候應該開始上岸了,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水流變得湍急起來,有點像沖上沙灘的海浪,一波一波的擠壓著身體.

這感覺,倒像是有什麼大型水下動物在朝我們游過來,猛然想到了那半截斷了的繩索,靠,莫非水底真有什麼東西咬斷了繩索?

眾人都是感覺到了這種異常,紛紛松開手,舉起探照燈往河流中央照過去,不照還好,一照之下頭皮發炸,十米開外有一條巨大的怪魚正在狠狠的盯著我們這一群人.這條魚身軀巨大,蛇首魚身,腹部有六只腳,全身布滿黑色的鱗甲,而蛇首更是大如臉盆,額頭部位有一只雞蛋大小的眼睛.

這條怪魚,赫然就是在陽山地底河流中,我跟胖子兩人殊死搏斗過的那種獨眼怪魚.

眾人都是一陣慌亂,在這地底河流居然還有這種怪魚,而且還這麼凶狠的盯著我們,不慌亂才怪.

獨眼怪魚身軀左右搖擺了一下,嘴巴霍然張開,露出里面上下兩排鋒利的牙齒,竟然沖著我電射而來.

你嗎比,老子看上去很好欺負嗎?為什麼只沖著我來?有種的,你把旁邊的唐三藏給咬死啊.

罵歸罵,整個人卻是全神貫注,雙膝微彎,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備.

如果是在水面上,我倒還有幾分把握能夠跟它切磋兩招.我第一次跟這種畜生交手,那時還沒融合吞噬幽魂的能量,都能勉強抵抗幾個回合,現在體內能量融合了,跟它打個平手應該問題不大.

不過,現在可是在水底,背後背著氧氣瓶,潛水服的皮帶扣上還有鉛塊,這是方便潛水用的,這些沉重的東西都讓我的身手大受影響,而獨眼怪魚就不存在這個問題,開玩笑,如魚得水這個成語聽說過沒?

十米,五米,三米,兩米,一米.幾乎是一瞬間,獨眼怪魚就已經沖到了我面前.

眼前一道黃光閃過,來不及去想這黃光是怎麼回事,側身避過怪魚的大嘴,抬起膝蓋直接撞向怪魚的腹部.

這條獨眼怪魚居然完全無視我的膝撞,不閃不避的迎了上來.一聲悶響,我的膝蓋一陣劇痛,就好像撞在了鋼板上一樣,心中無比的駭然,上次在陽山,我跟這種怪魚有過貼身搏斗,那時候它的腹部可沒有這麼硬.莫非,這地方的怪魚是變異過的?

定睛看去,這條怪魚被我膝蓋撞退了一米左右,然後直挺挺的落在了水底,一動不動,竟似已經死去.

我用腳去踢了一下怪魚,發現它已經全身僵硬.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我這一腳威力巨大,將怪魚給踢死了,那也沒可能將這條怪魚踢成魚干啊.往旁邊看去,正好看見花無缺沖我點頭,右手上拎了一把大木劍,木劍上居然有黃色的光芒隱約吞吐.

這才想起來,我身邊還有一個大師級的道家高手,她的能力甚至還在孔宣跟蕭傾城之上,剛才黃光一閃,想必就是花無缺對這怪魚施展了什麼法術,讓它瞬間就僵硬死去.

認識一個會法術的人,真好.

剛才的事情電光火石,從怪魚襲擊我到花無缺出手,前後不過短短幾秒.等到司馬三光跟唐三藏圍過來的時候,怪魚已經僵硬死去,司馬三光似乎很是惱怒,掏出一把匕首,沖著怪魚就連捅了數下.

不要!我張口大呼,沒想到是在水里,聲音沒喊出來,反而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水,頓時覺得鼻腔里面一陣火辣辣的痛.

這種痛楚我並沒放在心上,而是駭然看著怪魚的身體,隨著司馬三光匕首的不停抽插,已經有一縷縷的血霧在水中擴散.

媽的,這種怪魚對血腥味最為敏感,而且極為凶殘,在陽山地底我可是見識過的,如果來上幾百條這種怪魚,到時候花無缺怎麼應付得了?

急忙沖著眾人打手勢,示意大家趕緊離開,白龍馬似乎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轉頭就往前走,也顧不上水流湍急不湍急了,七人手牽著手快步前進.

總算是我們這群人里面有好幾個功夫不錯的人,司馬三光跟白龍馬的身手都不弱于我,而唐三藏的身手更是逆天般的存在,一行人即便加快了速度,也沒有被水流給沖翻.

走了差不多五十米,白龍馬在前面打了個手勢,指了指頭頂,示意已經到了,要我們開始往上浮.

而此時,我又感受到了那種水流突然加急的壓力,想都不用想,這是有獨眼怪魚趕來,探照燈往身後一照,隱約可見遠處有東西迅速的接近.

大伙都是明白身後是什麼東西,拼命的往上浮,浮出水面的時候,我身後傳來急遽的水花聲,回頭看去,河流中間竟然水波翻滾,宛如是一鍋煮沸的開水一般,水花四濺,第一頭怪魚浮出了水面,蛇首獨目四下一張望,朝我們迅疾的沖過來,緊接著是第二頭,第三頭……

這個時候,我們這邊花無缺剛爬上岸,剩下我跟唐三藏還在水中,我距離岸邊還有一米,而我身後的唐三藏距離岸邊還有三米.

"快上來!"已經上岸的司馬三光站在岸邊朝我伸出手,我連忙奮力一沖,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司馬三光嘿然一聲,將我凌空提了起來,往後一甩,我在空中調整了一下身形,穩穩落下.

朝河中看去,唐三藏距離岸邊還有兩米,而第一頭浮出水面的怪魚已經沖到了唐三藏身後,張口就咬向唐三藏的腿.

"疾!"花無缺輕叱一聲,大木劍上面頓時飛出一道黃光,直接擊中獨眼怪魚的那只獨眼.

中了這一道黃光,獨眼怪魚全身瞬間變成青色,宛如被石化了一般,張開的大口也不閉合,直接就撞在了唐三藏的腿上,唐三藏何等身手,趁機在怪魚身上一點,整個人騰空而起,徑直落于岸邊.

等到後面那一群獨眼怪魚趕到的時候,我們都已經退離了岸邊一定距離,獨眼怪魚在水面折騰了十多分鍾,這才各自散去.

"我草!"白龍馬臉色蒼白大聲罵道:"我特麼的之前來了十七次,居然還活著回去了."

"頂樓上!"沙和尚取下了呼吸器,一臉後怕:"我特麼的還跟著你來了六次,居然也活下來了."

唐三藏則是面色鐵青的看著白龍馬,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白龍馬想必已經死了幾十次.

我笑道:"這群怪魚有可能是流動作案,畢竟它們都是吃肉的,如果長期在一個地方的話,它們就會餓死!估計這群怪魚也是這幾天才流竄到這的."

眾人聽我這麼一說,也覺得有些道理,反正已經出來了,暫時不用去理會.至于原路返回嘛,愛誰誰,就算是在外面跟人拼刺刀貼身肉搏的突圍,我也不會再回來穿越這片水域.

唐三藏終究還是沒有追究白龍馬的責任,冷冷的說道:"大伙休息一會,接下來就要進入基地了."

眾人把氧氣筒等裝備卸下,紛紛坐在地上四下張望,這也是一個溶洞,跟我家客廳差不多大.一側牆面有一個簡易的樓梯,樓梯上方是一根排汙管的出口,想必上方就是廁所.

白龍馬找了幾雙鞋子遞給我們,其實這厮做事真的算是比較細心,鞋子都備用了一大櫃子在這,男式女式各種碼數都有,最後這一段水路有獨眼怪魚出現,真的只是一個意外罷了.

休息了一會,大伙便站起身來,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腳,准備進入基地.

白龍馬率先爬上了樓梯,側頭傾聽了一會,伸手在上方鼓搗了一會,居然卸下了一大塊帶著蹲便器的水泥地,露出了一個大洞.

與此同時,有一道光線射了下來,照在白龍馬的臉上,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隱約看到白龍馬的鬢角發際處有一道黑色的線,有些像電影里頭那些人戴的假發接縫線,頓時想起來,這個白龍馬化身六神和尚的時候就是一個光頭,現在戴在頭上的可不就是假發嘛?

沙和尚將那一塊水泥塊接了下來,輕輕的放在地上,白龍馬沿著樓梯直接爬了上去,不一會,從那個大洞中伸出來一只手,做了個手勢,示意上面安全,眾人便一個接一個的往上爬.

待得眾人都上去以後,七人全部站在女洗手間的盥洗台前,幸好衛星基地很有錢,就連這個偏僻的女廁所都有三個蹲位,空間很大,一點都不顯得擁擠.

白龍馬從廁所的水箱里面拿出一個包裹,遞給沙和尚,這才低聲說道:"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

"恩,到你了."唐三藏沖沙和尚抬了抬下巴.

上篇:239 地底河流(上)     下篇:241 神經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