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41 神經口令  
   
241 神經口令

沙和尚點了點頭,將包裹拆開,里面拿出了十來個小包,看了看小包上面的文字,分別遞給我們一個,自己留了一個,剩下的隨意扔在一邊.

讓我們弄破了小包的包裝,里面的東西頓時充氣般的膨/脹起來,不一會,一整套裝備就出現在我們面前,有白大褂,有褲子,有口罩帽子工作證,更有一張人皮面具,沙和尚笑道:"這是工程師的工作證,待會掛于胸前,上面有編號跟姓名,你們可要記住,"

兩個女孩子去了隔間里面換衣服,至于我們幾個男人就沒所謂了,在外面脫下了潛水服,帶上人皮面具換上白大褂,待得花無缺兩人換好以後,將所有換下來的東西全部扔進了我們出來的大洞里面,白龍馬反手將門扣上,掛了一個維修的牌子,只要不是針對性的檢查,應該不會被人發現.

那個神秘女子終于取下了潛水鏡,不過,因為人皮面具的緣故,我看到的自然也不是真面目,嘖嘖,越是看不到就越想知道,人就是這麼賤.

沙和尚這厮真的是個人才,這人皮面具做得異常的輕巧,薄如蟬翼,甚至可以如實反應人的面部表情,用四個字來形容,巧奪天工.

商議了一會,大伙正准備出門,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聽聲音是兩個人,正在朝這邊走來.

唐三藏皺了皺眉,指了指隔間,意思是要我們鑽進隔間躲起來,我一個閃身就進了中間的隔間,花無缺緊隨我之後鑽了進來,那個神秘女子遲疑了一下,居然也鑽進了我這個隔間,反手將門帶上,小小的隔間站上三個人,自然是擁擠異常,好在隔間的門是自內朝外推開的,要不然,門都關不上.

門外的腳步聲居然徑直走進了女廁所,這讓我們駭然的同時又詫異無比,白龍馬不是說這個角落只有男人麼,怎麼會有人進女廁所.

如果他們要上廁所,發現這里面三間隔間都有人,不起疑心才怪.

好在這兩人進來並不是上廁所的,根本沒有留意隔間的門是不是虛掩,進門就聽到了嗯嗯哦哦的親吻撫摸聲,嘖嘖,原來是進來偷情的.

緊接著外面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音,然後是一道渾厚的男聲:"阿峰,你的臀/部還是那麼的嬌豔啊,"

阿峰,這是女人的名字麼,一定是我聽錯了,估計是阿楓,或者阿鳳.

接著是啪的一聲,似乎是那個男人在阿鳳的臀/部拍了一巴掌,阿楓發出一陣嬌/媚的喘息聲,再然後,聲音就很快樂了,啪啪啪的聲音不絕于耳.

由于隔間的空間並不大,我們三個人緊緊的擠在一起,尤其是花無缺,幾乎是全身都緊貼在我懷里,聽到外面這聲音,感受到懷中這熟悉的味道,一時間我居然忍不住,低下頭重重的吻在了花無缺,,也是果兒的唇上.

花無缺似是一愣,隨即眼中一片迷茫,似乎完全不知所措,起初很是生疏的回應著我,越是到後面越是熟稔,我幾乎找到了果兒給我的感覺,很快我就沉浸在這種意外的驚喜之中,宛如夢境一般的感覺.

正如癡如醉的時候,有人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道冰冷的氣息頓時襲遍我全身,將我從夢境中拉了回來,睜眼一看,卻是那個神秘女子,雙目怒視著我,手卻指了指外面,這才回過神來,我們現在可是在對方腹地,外面還有兩個基地工作人員呢.

咦,這個神秘女子似乎也會道術,而且似乎道術造詣也不差,剛才在我肩膀拍的那一下,冷氣嗖的一聲就走遍我全身,很有名堂啊.

花無缺的眼神依舊迷茫,靠在我胸前,也不說話,雙手卻是緊緊的抱住我的腰,小手在我背後胡亂畫著什麼.

此時外面嬌/喘的聲音更大,終于,有一道細聲細氣的聲音響起:"哎呀,曾哥你要弄死我了,"

這聲音雖然很尖細,但我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絕對是一個男人,我靠,外面這兩個人居然都是男人,他們居然在搞基.

麻辣隔壁的,老子居然躲在廁所里聽兩個基佬搞基,一時間我勃然大怒,就想沖出去將兩人往死里揍上一頓,搞基就搞基,不要當著我的面搞啊.

神秘女人見狀,立馬張開雙臂攔住,雙目怒視著我,我正在尋思要不要甩開她,外面突然響起了彭彭兩聲,這聲音好像是拳頭擊打在面部的聲音,接著是兩聲悶/哼,有人倒地.

聽到這聲音,我沖神秘女人努努嘴,神秘女人也是一臉愕然,最終還是將門打開,閃身出門.

拍了拍花無缺的肩膀,示意她送開手,花無缺在我背後飛快的寫了兩個字,這才松開手,笑意盈盈的走了出去.

花無缺寫的這兩個字有些像正南啊,怎麼可能,花無缺怎麼可能知道我的名字,呃……一定是我感覺錯了,她寫的肯定不是正南.

出去一瞧,只見地上有兩個衣衫不整的男子,一個絡腮胡子一個白面小生,兩人都是暈厥在地,而司馬三光站在旁邊罵罵咧咧:"媽比的,死基佬,看老子不揍死你們,"

接著唐三藏等人也走了出來,都是一臉訝然看著司馬三光,而唐三藏臉上更是陰晴不定,這很明顯已經打草驚蛇,事情有些大發了.

可能也是想著事情已經發生,多說無益,唐三藏當機立斷,要沙和尚跟白龍馬將兩人綁起來扔進了地下河,待得完事以後,這才說道:"幸好現在是凌晨,一時半會這兩人失蹤的事情不會被人發現,但上班以後就肯定隱瞞不下去了,嗯……沙和尚,這邊上班的時間什麼時候,"

"這個要看是什麼崗位,科研人員沒有固定的作息時間,想什麼時候上班就上班,想什麼時候休息就休息,如果是警衛的話,四個小時一班,輪流交換,"沙和尚蹙眉道:"至于行政人員,作息時間是上午九點到下午五點,中午吃飯時間另算,"

"嘖嘖,這作息時間更像是公務員呢,"司馬三光笑道.

"你他嗎的給老子住口,"唐三藏怒視著司馬三光,我不無惡意的猜測,如果不是司馬三光待會還有利用價值的話,唐三藏肯定會扁死司馬三光.

司馬三光雙眉一豎,隨即想到自己不是這人的對手,無比郁悶的翻了個白眼,不再說話.

這也難怪,由于司馬三光的悍然出手,我們的時間就緊迫了很多,說唐三藏不生氣那是假的.

"剛才這兩人是什麼人員,"唐三藏冷哼了一聲,繼續問沙和尚.

"應該是行政人員,科研人員穿白大褂,警衛都是部隊里的戰士,穿的是作戰服,"沙和尚分析道.

"也就是說,我們在九點以前必須完成這件事,"唐三藏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凌晨四點,我們還有五個小時,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

一行人在沙和尚的帶領下,快步出了女廁,一路前行,途中警衛川流不息,大多數警衛見到我們都是視而不見,最起初覺得詫異,後來轉念一想也就釋然,沙和尚給我們准備的這幾個人皮面具,肯定是照著基地里的人做的,也就是說,我們這幾張臉,基地里面確有其人.

至于我們能這麼正大光明的走動,沙和尚肯定也摸清了這幾個人的作息規律,知道這個點他們不會出現在這些位置,至于警衛的話,他們肯定不會無聊到去詢問,你為什麼要在這個點過來這打醬油……

偶爾也有個把警衛問詢,沙和尚都是一連串專業的術語噴湧而出,什麼abcdefg,阿爾法貝塔等著我們去伽馬,唬得那些警衛一愣一愣的,我懷疑這根本就是他在胡謅,反正警衛也不一定知道這些.

接連過了幾道門禁,我們也更換了幾套面具以及相對應的服裝,從工程師到清潔工到維修工,到了最後,們七個人搖身一變,穿上了警衛的制服.

幾個人大搖大擺的走向了最後一道門禁,過了這道門禁,里面就是存放衛星的倉庫了,沙和尚這樣告訴我們.

這道門禁有四個警衛,個個都是實槍荷彈,其中有一個警衛胖胖的,身材倒是有些像胖子.

看到我們一行七人走近,其中一個面容稍微蒼老的警衛伸手攔住我們,一臉的嚴肅:"口令,天王蓋地虎,"

我正愕然這是什麼意思,沙和尚卻是開口說道:"小雞燉蘑菇,"

聞言頓時就明白過來了,敢情,他們這是在對暗號.

"乖乖隆地咚,"

"韭菜炒大蔥,"

"爸比,你會唱小星星嗎,"

"媽比,老子是你的大樹,"

"巴黎歐萊雅,你表妹值得擁有,"

"阿薩姆奶茶,遇見干爹好心情,"

"雅/蠛/蝶,"

"剛/吧/爹,"

……

一連對了十多條,我聽得那叫一個目瞪口呆,這種口令暗號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他是不是神經病啊.

對完暗號以後,我們以為一切搞定了的時候,老警衛突然厲聲喝道:"編號1547,姓名曲振山,"

沙和尚臉容一整:"編號2548,姓名劉廷國,"

老警衛恩了一聲,然後沖著唐三藏揚了揚下巴.

唐三藏愕然看向沙和尚,沙和尚卻是撇了撇嘴,什麼都沒說,無奈之下,唐三藏只能說道:"編號2560,姓名李志軍,"

接下來,我們一個個都報出了自己的編號姓名.

"編號2563,姓名陳曉琳,"

"編號2566,姓名王凱,"

"編號2541,姓名曹龍,"

"編號2578,姓名蘇穎,"

"編號2555,姓名常定坤,"

常定坤是我目前的名字,報出名字以後,那個胖子警衛咦了一聲,打量了我一眼,說道:"你是常定坤,"

上篇:240 地底河流(下)     下篇:242 駭然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