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45 倉庫風云(二)  
   
245 倉庫風云(二)

這個時候,我手中的金球宛如複活了一般,開始散發出氤氳的金霧,也就這這一瞬間,我被帶進了一個很是眼熟的空間.

這是一個烈焰騰騰的空間,前後左右甚至頭頂都是熊熊的火焰,距離我差不多三米的距離,我甚至能夠感受到那種令人窒息的炙熱,一時間,我如同置身于火爐之中.

伴隨著火焰燃燒的聲音,似乎還有成千上萬只厲鬼在瘋狂的叫喊,仿佛與我同時置身火爐中的,還有無數被架在火焰上燒烤的厲鬼.

草,我又進入了冰火風雷四重玄境的烈焰屏障空間.

"怎麼回事,,"我大叫了一聲,同時心中惴惴不已,畢竟現在沒有服食火靈珠,也沒有傾城那種法力,如果那種天火燎原之類的法術再給我來上一次的話,我必死無疑.

"你用一道天地至純的能量重新激活了烈焰屏障,"記憶中那道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過,威嚴已然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嬉皮笑臉的味道:"而且,由于你這道能量是如此的屌,我的這個烈焰空間也光榮的升級了,"

"升級,"我訝然道,天地至純的能量我能理解,生死寶鑒嘛,肯定是至純的能量,但升級又是怎麼回事.

"沒玩過網游麼,升級都不知道,累積一定的經驗值以後,就會'biu’的一聲升級,當然,也有可能是'xiu’的一聲,或者是'piu’的一聲……"那道聲音喋喋不休.

"住口,"我喝道.

"是,我的主人,"

"你叫我什麼,"

"主人啊,"那聲音弱弱的說道:"原先你們破解了禁制以後,這個空間就陷入了沉眠之中,現在你重新開啟了烈焰屏障這個空間,自然就是這個空間的主人了,你沒看到我現在說話都帶有你的風格麼,"

媽的,老子有這麼油腔滑調麼,當下卻也顧不了這麼多,問道:"這個升級是什麼回事,"

"這麼說吧,按照你們對法術的劃分,原先我的等級是大師級的,現在升級成為了宗師級,"那聲音很是開心的說道.

"這樣啊……我成為你的主人以後有什麼好處,"我又問道.

"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可以幫你打架了啊,見到有誰不順眼,你就拿我丟過去砸它,除非它能破除我這個宗師級的空間,要不然,嘿嘿,觸及玄境者,必死無疑,"那聲音陰笑一聲.

撿到寶了,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那敢情好,呃……似乎有些不安全啊,我是說,萬一我的朋友不小心碰到你了怎麼辦,"

"這還不簡單,你跟我對一個暗號嘛,以後你要我出馬的時候,你先說暗號,我就開啟空間,"那聲音笑道.

"哦,這樣子麼……那行,我給你取個名字,既然你是火屬性,我就叫你火鳥好了,以後我只要大喊'燃燒吧,火鳥,’就是要你開啟玄境幫我打架,"我笑眯眯的點頭.

"沒問題,那我平時就關閉玄境,你要是想進來聊天的話,只要抓/住金球凝神冥想就行,要打架的時候你才喊那啥'燃燒吧,火鳥’……呃,火鳥感覺怪怪的,我說,能換個名字不,"

"要不,叫火雞,"

"還是火鳥好了,"

……

又跟火鳥扯淡了幾句,然後它將我送出了空間.

回到了倉庫中,眼前的情形一如進去之前,我頭部以下依舊沒有任何感覺,而手中的金球卻是金霧消失,已經恢複了原先的樣子.

咦,我怎麼還是動不了.

"喂,我怎麼動不了了,"我沖唐三藏大聲叫道:"你們這個咒語是不是過期了,"

"正南,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我叫你過來真是激活法陣的,"唐三藏嘴角浮現出濃郁的嘲弄.

"你的意思是,你是要我來見證奇跡的時刻,"

"你念的咒語其實是一個催化的咒語,它可以讓你本身的陰陽體質跟生死寶鑒的陰陽能量相互激發,這樣的話,你跟生死寶鑒就變成了一個大容器,一個盛滿陰陽能量的大容器,"唐三藏嘖了一聲,皺著眉頭道:"怎麼跟你形容呢,對了,吃過鹵肉沒,你現在就是一大盆鹵汁,這些法陣就是鹵肉鹵蛋之類的,需要做成成品的話,只需要拿著法陣在你身上鹵一下即可,"

"我說,你這個比喻真粗俗,"我脖子也不能轉動,也不知道孔宣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媽的,老子都這樣了,你還在等著人贓並獲麼.

"粗俗不粗俗的,無關緊要,反正你的利用價值就在這了,"唐三藏冷笑一聲,隨即狐疑道:"咦,怎麼回事,法陣激活以後不是變成深紫色麼,怎麼還是這個樣子,"

"說得好像你很了解法陣似的,"我嗤笑道.

"不需要多了解,我只知道你手上這一個法陣沒有成功就行了,"唐三藏搖頭歎息著,彎腰撿起一個半成品的金球法陣,朝我走來.

"喂,好歹你也要試試我手上這個嘛,怎麼也是一番心血是不是,"我現在頭部以下全然沒有感覺,自然不能將手中的烈焰屏障空間砸到唐三藏身上,而且,很明顯,這個烈焰屏障空間就是一個球,沒有手沒有腳的,它自己可不會跳到唐三藏身上去.

既然如此,我就只能指望唐三藏拿過我手上的金球,然後我再啟動烈焰屏障,升級成宗師的那啥……火鳥,弄死這個唐三藏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沒想到唐三藏陰聲一笑:"你那個都沒有變成深紫色,肯定是出了故障,我手中的半成品有這麼多,何必再去糾結一個廢品,"

說完,拿著法陣就往我身上一碰,這個金球甫一接觸我左手的瞬間,頓時紫光大作,在這道紫光中,我看到金球的顏色開始逐漸的變深,金色,紅色,紫色,隨後變成了深紫,氤氳的霧氣在球面繚繞著,球體變得晶瑩透明,宛如一個西方魔法中通靈的紫色水晶球.

與此同時,我的左手竟然恢複了些許知覺,只感覺到體內有大量的能量通過左手宣泄而出,媽的,這個漫天劍雨的法陣終覺是被我激活了.

情急之下,我抓著生死寶鑒直接往唐三藏的身上抹去,趁著左手現在有點知覺,老子用生死寶鑒弄死你.

唐三藏似乎也沒有想到我還能動彈,一下沒反應過來,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生死寶鑒已經快貼到他手臂,他怪叫了一聲,手臂猛然變色,'空’的一聲,生死寶鑒碰到了他手臂,發出一道木頭般的聲響,唐三藏居然沒有變成冰雕,也沒有被燒成木炭.

"你是陰陽體質,"我訝然問道.

"哼,我要是陰陽體質的話,還用得著找你來,怎麼說我也是宗師級的高手,雖然不能驅使生死寶鑒的能量,但是抵禦一下還是沒問題的,"唐三藏冷哼一聲,隨即縮身後退,而我則又恢複了全身不能動彈的狀態.

"啊,"旁邊傳來一聲驚叫,這聲音是果兒……呃,花無缺的聲音.

"花襲人,"花無缺大聲叫道:"你是花襲人,"

'唐三藏’冷哼了一聲:"無缺,不關你事啊,少唧唧歪歪的,"

我心中也是無比的詫異,這個唐三藏竟然是花襲人,還有比這個更鬼扯的事情麼,花襲人不是走火入魔了嗎,轉念一想,花無缺應該不會認錯人,而且這個唐三藏的法力也遠在孔宣等人之上,最起碼他能抵禦生死寶鑒的能量,恐怕只有宗師級的高手才有這本事,這世上,宗師級的高手猶如鳳毛麟角,花襲人就是其中之一.

隨即想起來,那天跟唐三藏去花襲人家里,從頭到尾花襲人跟唐三藏都沒有同屏出現過,媽的,這個唐三藏還真有可能是花襲人,他這麼做的主要目的就是針對我,知道花無缺是個大嘴巴,索性連她一並瞞著.

我/草,這個花襲人不僅法術是宗師級別,武力值也是巔峰般的存在,這種人,我們這邊誰能打得過.

花襲人將手中被激活的紫金球,,漫天劍雨法陣拋了拋,走向衛星.

"孔宣,快動手,"我也顧不上什麼人贓並獲了,大吼一聲:"這個法陣已經被激活,"

那邊孔宣嘿了一聲,喝了一聲:"動手,"然後聽到砰砰的格斗聲,也不知道孔宣在跟誰在交手,估計不是司馬三光就是沙和尚.

與此同時,對面那塊巨大的金屬板閃過一陣水波般的漣漪,金屬板居然憑空消失在空中,露出了後面數十個手持重型武器的特種戰士,中間還有一個老頭,白發銀髯,淵渟岳峙,我腦中第一時間就閃過一個念頭,此人必定是蕭傾城的爺爺.

戰士們一湧而出,迅速的沖了上來,黑乎乎的槍口分別指著場中數人,就連我都有兩把槍指著,而老頭也是看似緩慢實則迅疾的掠到了場中.

打斗聲也停歇了下來,雖然我看不到情況,但用腳趾頭也猜到了,在這種重型武器面前,司馬三光跟沙和尚肯定不敢反抗.

只有花襲人,依舊冷笑著繼續走向衛星,手中法陣上的紫色云霧氤氳繚繞,神秘莫測.

"快開槍,別讓他手中的東西觸及到衛星,"孔宣厲聲叫道.

聽孔宣這麼一叫,我倒是有些不解,這個衛星都還沒被裝上裝上火箭呢,就算花襲人將法陣放進了衛星里面又怎麼樣,沒有火箭難不成這個衛星還能自己飛上天.

也來不及想那麼多,因為此時特種戰士的隊長已經下令開火,

上篇:244 倉庫風云(一)     下篇:246 倉庫風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