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46 倉庫風云(三)  
   
246 倉庫風云(三)

突突突突!

砰砰砰砰!

噠噠噠噠!

各種武器發出的聲音交織著,在倉庫里面不斷的回響,而我心里隱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從花襲人嘴角的冷笑來看,他似乎並沒有把這些武器放在眼里,有可能這厮並不怕這種武器的攻擊.

定睛看去,果不其然,花襲人整個人居然幻成了虛影,子彈徑直從他的身體穿了過去,而他的身影如果水面拂過一道微風,蕩起了一陣漣漪,這些威力巨大的子彈竟然對他造不成一絲傷害.

幸好這些特種戰士站立的角度都是經過計算的,即便子彈穿過了花襲人的身軀,也沒有落在旁人身上造成誤傷.

"沒用的,讓我來吧!"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白發銀髯的老頭開口說道.

傾城不是說他爺爺是聾啞人麼?難道我剛才猜錯了,這個老頭並不是傾城的爺爺?隨即我看到在他的耳朵上掛有一個橘黃色的耳塞,咽喉部位放有一個銀白色的芯片,頓時恍然,應該是通過高科技的輔助,使人不再聾啞.

老頭雙手一展,一道炙熱的氣流瞬間就噴湧而出,在他身上居然出現了一條赤龍的虛影,圍著老頭繚繞著,不時發出一道清越的龍吟.

"疾!"老頭將手一揮,赤龍凌空翱翔,沖著花襲人電射而去.

花襲人冷冷一笑,漫不經心的捏了個法訣隨意一揮,一道銀白色的半透明幕牆憑空出現,赤龍一頭撞在銀幕上,就好像一大團火焰直接紮進了水里面,嗤的一聲,冒出一道濃郁的白霧,白霧散開以後,那條赤龍消失不見,而銀幕也是搖晃了幾下以後冰消云散.

老頭見狀,口中哼了一聲,雙手連動,一時間,漫天法術飛舞,什麼龍吟虎嘯什麼刀光劍影什麼冰火雷電,各種法術攻擊劈頭蓋臉的朝花襲人砸了過去,而花襲人卻只是漫不經心的布置著一道道的銀色幕牆.

表面上來看,老頭跟花襲人的實力相差無幾,但實際上,老頭是全力出手,而花襲人則是隨意抵擋,從這一點來看,恐怕花襲人的實力更勝一籌.

明明都是宗師級的高手嘛,怎麼還有差距存在?不知道這差距能不能用人數來填補,想到此處,我大叫了一聲:"孔宣,你快上去幫忙啊!"

此時,那些特種戰士已經兩人一組的將沙和尚等人控制起來,孔宣從我身後走上前,沖我苦笑道:"你要我怎麼幫忙?這可是宗師級別的戰斗呢!兩個大人在打架,你一個幼兒園的孩子過去能幫什麼忙?"

這個比方通俗易懂,一時間我啞口無言,半響,我才說道:"那你總得先幫我解開這種禁錮吧."

孔宣搖了搖頭:"大人用力捆緊的繩子,幼兒園的小孩子怎麼可能解開?"

這個比方依舊那麼的通俗易懂,可是,尼瑪,你能舉一個別的例子麼?

場中斗法的兩人馬上就要分出勝負,老者額頭上布滿了汗珠,攻擊的強度也逐漸的減弱,反觀花襲人,依舊很是隨意的招架著,很明顯,即將要勝的一方是花襲人.

老頭眼見不敵,扭頭瞟了我一眼,一聲長嘯,一柄巨大的長劍憑空出現,直接刺向花襲人,而他自己卻是一個閃身沖在我面前,伸出手掌拍向我肩膀.

"老賊找死!"花襲人見狀怒喝一聲,左手在空中一劃,一面金色的盾牌出現在手中,架開了那柄巨大的劍,右手卻是五指張開,一道金光從掌心射出,直沖老頭後背而來.

老頭竟然不顧那一道金光,將手拍在我肩膀上,我全身一震,突然就有了知覺,能夠感覺到有一道充沛的能量從我肩膀處傳了進來,瞬間就游走遍我的全身,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在我身體各個要害處,有幾個符咒在禁錮著我的經脈,使得我全身的能量不能順暢的流動.

用心感受,這幾個符咒居然是'哄’'姆’'那’'唵’'達’'哧’'拱’'慕’八個咒語.想來就是這幾個咒語在搞鬼,只要我在接觸生死寶鑒的時候念這個咒語,就會將我定住,然後將我體內的陰陽能量跟生死寶鑒的能量結合,變成了一個予取予求的大容器.

老頭的能量沖進我體內以後,閃電般的沖擊著那八個咒語,正沖到第五個的時候,花襲人的攻擊也擊中了老頭的後背.

噗的一聲,老頭噴出一大口鮮血,但他並沒有松開我的肩膀,反而借勢一用力,將我體內的八道咒語全部沖開,一瞬間,我的手腳就可以動彈了.

"用……生死寶鑒……去擊敗他!"老頭再一次噴出一口鮮血,身子一軟,直接朝我倒過來,竟然暈死了過去.

我左手是生死寶鑒,右手是烈焰屏障,只能用肩膀撐住老頭,好在孔宣在一旁眼疾手快,上前將老頭扶在一邊,大叫:"蕭大爺!蕭大爺!"

這老頭果然是傾城的爺爺.那就是說,這也是我的爺爺啊.媽的,花襲人我告訴你,這仇結大了!

此時花襲人見蕭大爺已經倒地,不屑的朝我搖了搖頭:"你就不要上來送死了,我怕弄髒了我的手!"

說完,走到衛星前,伸手一探,似乎觸發了某個開關,衛星的正面彈出了一塊銀白色的卡槽,花襲人將手中的法陣就往卡槽上放.

"不要讓他放進去!"孔宣沖我大吼.

媽的,你剛才說他是宗師,跟他比起來你都是幼兒園的孩子,那我呢?我是嬰兒還是胎兒?再說了,就算法陣放進衛星又有什麼關系?這衛星距離上天還差得遠呢.

聽到孔宣猶如殺豬般的慘叫,手下沒有絲毫遲疑,整個人朝著花襲人急沖而上,左手前探,手上抓著那一頁生死寶鑒朝花襲人的臉上抹過去.

花襲人臉色微微一變,對這頁生死寶鑒也是頗為忌憚,身子退後了一步,輕叱一聲,右手再次變色,有如帶上了一只木頭手套,直接格向我的手臂.

手臂傳來一陣劇痛,花襲人全力出手之下,我的胳膊就好像被一根巨大的鐵棍砸了一下,左手手臂瞬間就失去了知覺,也正因為手臂失去了知覺,生死寶鑒還依然被我抓在手中.

我忍住劇痛,口中大叫了一聲:"燃燒吧,火鳥!"

與此同時,右手的金球也朝著花襲人砸了過去,話音剛落,金球上'噌’的一聲騰起一團金霧.

花襲人想必也是有些詫異,不知道我吼這麼一句是什麼意思,而且由于我跟他距離很近,他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能伸手抓住金球.

就在花襲人抓住金球的瞬間,金球上的金霧突然消失,而花襲人也有一瞬間的愕然,然後手掌一松,金球嗆啷一聲掉在了地上,滴溜溜的滾到了我腳下.

我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這個金霧消失代表著什麼,靠,花襲人居然將烈焰屏障的禁制給破解了.火鳥啊火鳥,想不到你居然這麼不中用,枉費我給你取這麼**的一個名字.

花襲人目光陰冷的看著我,口一張,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嘿然一笑,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漬:"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手?嘿嘿,那又怎麼樣?老子還不是挺過來了?看來,我得先弄死你才行."

我頭皮一緊,這種威脅的話從別人嘴里說出來還不怎麼樣,但是從花襲人嘴里說出來,就有些讓人毛骨悚然了.超強的武技加上宗師級的法力,除了死,我好像無路可走了.

反正是必死無疑了,怎麼也要來一個垂死掙紮吧,我彎腰撿起烈焰屏障的金球,退後了幾步,既然能夠激活第一次,說不定能激活第二次.二話不說,驅使著生死寶鑒的能量再一次沖擊著金球.

花襲人似乎知道我的想法,面色一變,手掌一翻,一道金光就朝我射來,也就這一瞬間,我再一次進入了烈焰屏障的空間.

"火鳥,火鳥!"我大聲叫道.

"在,在,主人,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你居然又把我給救活了,嘖嘖,對你的感激猶如滔滔江水……"

"打住!打住!"我連忙止住了火鳥的聒噪:"你確定你又被激活了是吧?那好,我們這就出去,再來一次!"

"主人,那家伙不是省油的燈."火鳥的聲音有些垂頭喪氣:"恐怕再來一次也是無濟于事!"

"有用,那厮都吐血了呢!再說了,你怕啥,就算他破除了你的禁制讓你沉眠,我繼續激活你就是!"我怒道:"趕緊的,別偷懶,全世界的人都等著你解救呢!"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再來幾次吧!"火鳥無奈的答應,將我送出了空間.

意識剛回到倉庫,眼前那一道金光直朝我面門襲來,一時間,我居然來不及反應.靠,老子恐怕要完蛋.

就在此時,旁邊一道人影沖了過來,直接用身體擋住了那一道金光.

是孔宣,他用身體幫我擋住了這一道金光.而中了這一道金光以後,孔宣在空中就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掉在了地上,死活不知.

"操!"我怒吼一聲,一個箭步朝花襲人撲了過去.

上篇:245 倉庫風云(二)     下篇:247 倉庫風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