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64 紅塵作伴  
   
264 紅塵作伴

回到家中,我從冰箱拿出罐啤酒,一飲而盡,隨手將啤酒罐扔進了垃圾簍,往沙發上重重的一躺,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疑問.

點燃煙抽了幾口,這才冷靜了少許,將腦袋中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信息過了一遍,稍微理順.

沙志遠的老婆葉蓉有一個仇家,那個仇家目前還不知道是誰,但是他的左胸有一個五角星的疤痕.

這個仇家手段極為周密而毒辣,首先是將在葉蓉的飲食里面下毒,當葉蓉成癮以後,將此事告訴沙志遠,促其離婚.

接著又把沙志遠給葉蓉的50萬騙走,再用計騙取葉蓉複吸,然後打電話舉報,讓派出所過來抓人.

最後是用金錢收買董曉成,讓他不作為,間接的害死了葉麗彤.

這人對葉蓉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啊,居然如此的積心處慮設計陷害孤兒寡母.

跟果兒打了個電話,跟她說了這個情況,要她問下葉蓉,看看她能不能想起自己有什麼仇家,不一會,果兒的電話就回了過來,葉蓉說沒有任何仇家.

沒有仇家?這似乎有些不可能吧,除了不共戴天的大仇,誰會這麼死命的折騰你?是葉蓉在撒謊?還是確實另有內情?

我摁滅掉煙蒂,又點燃一支深吸了一口,決定換個角度來思考.

葉蓉的丈夫沙志遠轉讓服裝公司與手機代理,不知道有沒有這個仇家在插手,我是覺得很有可能,要不然,好端端的沙志遠賣什麼家當?

再加上天瑞公司靈異事件頻發,複印機里面自動複印出來葉麗彤的身份證,這又說明了什麼?示威?還是暗示?有一點我很肯定,這個公司的異常肯定跟那個仇家有關系.

當然,只要我能找到左邊胸口上有五角星疤痕的人,那這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很可惜,這個人幾乎不可能找得到.星城是省城不是鄉鎮,沒有人會在街頭穿個背心甚至光個膀子.

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司馬三光.

閑扯了兩句,直接問道:"你能不能遙控複印機讓它自動開機,而且自動複印出東西."

"這很簡單啊."司馬三光笑道.

"你的意思是可以?"我頓時一喜.

"廢話,當然可以了."司馬三光說道:"你要知道,複印機是屬于電腦的外接設備,它是通過電腦控制的.很簡單的例子,你要打印一個圖片的話,只要直接在電腦上面找到打印機的驅動程序,直接控制打印就可以."

我連忙將遇到靈異事件告訴了司馬三光,司馬三光聽後哈哈一笑:"就這麼點屁事,你居然還說靈異事件,你也太糟蹋靈異兩個字了.很簡單的,安裝一個小程序,就可以用電腦遠程操控複印機自動開機,至于那個打印身份證,根本就是事先在電腦上面存好了的,掃描板上根本不需要放原件."

"這樣子啊,我明白了,對了,你知道這個人是誰麼?"

"我特麼的又不是神仙,怎麼知道這個人是誰?"司馬三光笑道:"不過,我可以發一個軟件給你,你將這個軟件拷進u盤,找個沒人的時候插進複印機的usb接口,到時候你再打電話給我,我就可以通過軟件遠程查到是哪一台電腦打印這個身份證."

"靠,高手就是高手啊,居然這麼牛逼,認識你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現在突然很想唱歌……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

"少肉麻了,待會收文件."司馬三光笑著掛了電話.

接收了文件拷進u盤以後,我心情大好,以至于拔u盤的時候,掉了一截煙灰在上面,趕緊吹去煙灰,但是u盤的塑料外殼還是被燙出了一個小黑點.也不以為意,一個黑點而已有什麼要緊呢?心中想著明晚再加個班,將複印機的古怪找出來,順藤摸瓜,只要找到公司里面那個搞鬼的人,就什麼都好說了.

心中有了底,睡覺異常的香甜,以至于第二天手機鈴聲大響的時候,我還不怎麼想接電話,用枕頭蓋住腦袋,繼續睡覺.

電話鈴聲不依不饒的響著,最後實在沒有辦法,拿起電話看也不看怒吼道:"誰!"

"正南,你怎麼沒來上班?"電話那頭傳來肖琳淡淡的聲音.

上班?

上班……

上班!!

我靠,我都忘記自己是一個上班族了,看了看手機,嘖嘖,現在已經是上午十點,難怪肖琳會打電話來過問此事.

怎麼辦?恩,裝病!這個時候要果斷的裝病.

我馬上說道:"肖總啊,咳咳咳,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咳咳,我這就起來……"

聲音很是虛弱,語氣很是淒婉.

"別裝啦,你剛才不是叫得挺大聲麼?"那邊傳來一聲輕笑:"正南,不就是睡過頭了麼?誰沒有過這樣的情況呢,我准你上午半天假,你下午及時趕到就行了,今天有一個版面要送去印刷廠呢."

"領導目光如炬明察秋毫,我這就起來."我訕訕的掛了電話.

等我趕到公司的時候,卻是發現趙東海跟朱小七的位置是空的,心頭一陣訝然,在qq上問陳山:"文案組怎麼沒有人?他們倆私奔了嗎?"

陳山發了個大笑的表情:"他們去找媒體談炒作了,估計要很晚才回來."

炒作,唉,又是炒作,現在國內的公司似乎沒有炒作就活不下去似的.

將肖琳給到我的單子轉發給了我的'禦用設計師’,差不多下班的時候,我收到了那邊做好的文件,假意在電腦這邊打開,截了個屏給肖琳看,肖琳表揚了我幾句,說是就這麼定了,趕緊做相關延展,什麼x展架吊旗之類的文件.

我將尺寸規格隨手發給了設計師,要他趕緊做好給我,半天沒見到設計師回應,正說這個設計師沒有職業道德,卻發現我剛才發錯了地方,我居然發給了朱小七.

媽的,完蛋了,這下搞不好要露餡.

揉著太陽穴編織了幾個理由,萬一朱小七要問我的時候,我就如此這般回答.

思忖了一會,下班時間到,一如既往的要求加班,肖琳等人也是習以為常,忙完手中的事情以後,先後離開了辦公室.

叫了一份快餐,去前台拿快餐的時候順便瞄了瞄大廳里面的情況,恩,看來今天加班的人很少,整個大廳只有兩個人在忙碌,而且他們倆也沒有叫餐,應該不會呆很久.

吃完飯,開始看小說,一不小心看過了頭,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走到外面一看,大廳空無一人,旁邊的辦公室也都是黑漆漆的,也就是說,整個天瑞公司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肆無忌憚的吹了兩聲口哨,哼著'雖然我們都是一只羊,但是我們可以被烤得很香……’的歌曲,晃悠悠的走到複印機面前,大模大樣的咳嗽一聲,開始上下左右的尋找usb接口.

剛找到usb接口插進u盤,複印機就嗡嗡的響了起來,我冷笑一聲,又來這一招,不就是一個小女孩的身份證麼?見多了也就這麼回事,難不成你還能唬到我?隨手往出紙口那一撈,摸出一張a4紙,展開一看,咦,這一次不是什麼身份證,而是一句話.

正南,小心身後.

我有些吃驚,急遽的轉身往後一看,後面就是牆壁,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這是誰在跟我開玩笑,他又怎麼知道我在複印機旁邊?就在我納悶不解的時候,複印機又是一陣嗡嗡聲,又有一張紙被打印了出來.

伸手取出,放在眼前一看,四個字.

小心左邊.

我往左邊看去,也是什麼都沒有?靠,玩我是吧?

接著,複印機不斷的響著,出紙口也出來了數張打印紙,上面分別寫著:

小心右邊.

小心上面.

小心下面.

繼續小心後面.

……

"誰!"我大吼了一聲.

複印機停頓了一下,接著出來一張紙,上面寫著:"我是鬼!"

咦,它居然用這種方式跟我交流.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大叫.

"要你小心啊."

"什麼都沒有,你要我小心什麼?"

"我只是要你小心,至于有沒有東西關我屁事.難道你朋友出門的時候,你說'路上小心.’你朋友就一定會出事嗎?這只是一個友善的提醒而已."

"你神經病吧?"

"小心前面."

切,還來,我正要大聲的罵上幾句,前面猛然傳來一聲冷笑,抬眼看去,一個黑衣蒙面人出現在前面的辦公隔間.我日,黑衣蒙面人都出來了,還能再惡搞一點嗎?黑衣蒙面人二話不說,手一抬,一道凌厲的風聲呼嘯而來,他竟然沖我丟了一個玻璃茶杯.

居然想用玻璃茶杯砸死我?這未免也太兒戲了吧?我身子略為下蹲,坐馬沉腰,對准那個玻璃茶杯一拳就打了過去.

乒的一聲,茶杯被我擊成碎片,與此同時,一道白霧從茶杯中轟然散開,劈頭蓋臉的灑了過來.

草,中計了,我暗叫一聲不好,屏住呼吸准備往右邊退卻,這團白霧這麼詭異的藏在玻璃杯中,肯定有毒,能避開最好.

'呼’的一聲,右邊的辦公隔間又冒出一個黑衣蒙面人,抬手又是一個玻璃杯砸過來.

與此同時,在我的前方以及左右兩邊,有數個黑衣蒙面人站起來,每個人都是拿著玻璃杯開始砸,無奈之下,我只能往後退卻.

猛力朝後一躍,還沒落地的時候,腦後一陣風聲傳來,嘭的一聲,我眼前金星亂冒,然後就暈了過去.

上篇:263 另有內情     下篇:265 順藤摸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