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66 無功而返  
   
266 無功而返

中年男人的眼神已經有些迷亂,不過在看到我用大拇指彈開啤酒瓶蓋的時候,眼睛還是忍不住瞪得溜圓,半響才笑道:"牛……牛逼……想不到……吃個夜宵,還能……還能遇見你……這樣……的人,來,干一杯!"

我哈哈一笑:"啥都不說,我們只喝酒."

中南男人點頭道:"對,啥都不說."

當我們兩人把這一箱啤酒喝完的時候,我已經暈暈乎乎,而那個中年男人更是已經喝得雙眼發直臉色蒼白.

"好了,不喝了."我一把奪過中年男人的啤酒瓶:"再喝你就會喝死!"

"死……死算什麼?我甯願死……嗚嗚嗚……我罪該萬死啊!喝死算了,喝死算了……"中年男人又開始哭泣.

我招呼老板買單,心道你要死我也攔不住你,我反正是要走了.

"那我也不喝了,明天……還得上班!"中年男人哭了一會,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轉身欲走,隨即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我:"改天……改天我們再喝!"

說完搖搖晃晃的攔了一輛的士,上車關門,轉眼消失在車流之中.

我隨手將名片放在桌上,改天?改天再說吧.接過老板找給我的零錢,扯了一張紙巾正准備走人,目光無意瞟過名片,腦袋頓時有些發蒙,名片上赫然寫著沙志遠……剛才喝得爛醉如泥的居然就是葉蓉的丈夫沙志遠?

頓時想起來燒烤老板所說,他醉酒以後就在喊什麼阿紅小藤.估計是老板聽錯了,沙志遠喊的應該是阿蓉小彤.

那麼,沙志遠剛才所說他自己罪該萬死是什麼意思?莫非,葉蓉跟葉麗彤的死是他所為?

想到這,我站起身就准備追,隨即苦笑搖頭,路上的車川流不息,怎麼可能追的上?就算追上又能怎麼樣?無憑無據的難道我還能打得他招供不成?

還是回去睡覺吧,揚手叫了台車,回到家中到頭就睡.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打電話給司馬三光,告訴了公司地址,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在邦德大廈一樓碰面.

"一定要這麼早麼?"司馬三光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手里拎著一台筆記本電腦:"這都還沒睡醒呢."

"早點過來查到嫌疑人,等他一上班我們就將他抓獲."我也是打了個呵欠,有些東西真的可以傳染.

"那行,我們上去."

進電梯到了十五樓,大門並沒有關,門口站了曾小賢的幾個手下,見到我紛紛招呼:"鬼哥!"

我笑著說道:"晚上沒什麼事情發生吧?"

"沒有!"幾名手下紛紛回答:"絕對沒有人進來."

其中一個短發青年更是笑道:"昨晚有個保安要來關門,被我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走了!"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恐怕是曉之以腳動之以拳吧?我笑著要他們繼續在門口看著,一個人都不要放進來,就算是員工也不准.

"那我總得找個理由吧?這家公司是唐老大的公司,而我們是唐老大的手下,也就是說,我們跟這家公司的員工算是同事,同事之間可得相親相愛,因為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短發青年絮絮叨叨.

"就說里面在反恐!"我丟下這麼一句話,直接進門.

走到辦公大廳,看到複印機已經被擺回原來位置.以複印機為台,七八個人正笑嘻嘻的玩撲克,各人手中都是或多或少的攥著一把鈔票,能夠同時讓七八個人參與的撲克活動,無非就是炸金花,斗牛之類的高尚娛樂.

見到我進來,大漢們連忙將撲克牌跟錢收起,我看到複印機已經插上電源,不由心中一個咯噔:"是誰將這個電源插上的?"

"是我,是我."一名臉上布滿青春痘的小伙子高高舉起右手,笑道:"我在跟唐老大混之前,是電腦城里面的一名銷售人員,對于複印機略知一二,你交代我們要好好看守這個複印機,我琢磨著有沒有摔壞,就插上電源數據線試了試,咦,居然還能用."

我心中突然蹦出一句古文:孔子東游,逢人便日……

日,你要不要這麼能干?電源插上了居然還插數據線,這樣一來,那個幕後控制的人極有可能已經將痕跡抹去.如果痕跡被抹去了,那我叫司馬三光過來還有什麼意義?

我正要破口大罵,斜眼看去,卻是看到這個青春小伙臉上神采飛揚,似乎每一個青春痘都在呐喊,你表揚我啊,你快表揚我啊.想著也是自己沒有交代清楚,終究只能郁悶的苦笑.

司馬三光輕咳一聲:"先看看再說."

說完打開了筆記本電腦,又從身上掏出一條數據線,一頭連接複印機,另一頭連接到手提電腦,將電腦放在複印機上,十指如飛的鍵盤上操作了十來分鍾,最後歎息著搖搖頭:"這人也是一個高手,所有的痕跡都被他抹去了."

"對了,財務室還有一台複印機,以前也是出現過類似事件的,我們去財務室看看."我突然想起.

司馬三光拔/出了數據線,示意我帶路.

財務室的大門被鎖住了,我正猶豫要不要破門而入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喧嘩,我有聽到財務總監田勇的怒吼,不禁大喜,這正是睡覺送來枕頭啊.要司馬三光在這等我一下,自己卻是走到了門口.

門口爭吵的一方是那名短發青年,另一方則是財務部的總監田勇.見到我過來,田勇沖我大叫:"那誰,你是公司的員工吧,門口這幾個人是誰,居然說里面在反恐,這是什麼意思?"

短發青年也是大叫:"鬼哥你來的正好,這個人自稱是財務總監,怎麼都勸不住他,我都打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了呢!"

他所說的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自然就是拳腳相加.

我沖田勇微微一笑:"田總監,你來的正好,里面反恐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意思?"田勇一臉警惕的看著我.

"你來就知道了."

田勇狐疑的看了看我,終于跟我走了進去.

到了財務室門口,我笑道:"田總監.麻煩你芝麻開個門唄."

田勇眉頭大皺,斷然拒絕:"絕對不可能!財務室乃是公司重地,你們這些閑雜人等,怎麼可以進去?"

我正要哄騙他兩句,司馬三光在後面直接一拳就把田勇打暈,我訝然道:"你做什麼?"

"不就是開門嘛,多大個事?"司馬三光從田勇身上搜出一串鑰匙,湊到鎖孔前對比了一下,找出一枚比平常鑰匙大上一倍的鑰匙,直接打開了財務室大門,笑著沖我揚了揚下巴:"鬼哥,請進!"

我苦笑搖頭,抬腿進門,一個磕絆讓我差點摔了一跤,低頭看去,發現財務室的地面比外面的地面要高出來十厘米左右,上面貼了那種豪華的瓷磚,很是高檔.

有錢的部門就是牛逼,地板都這麼大氣奔放.

兩人嘖嘖稱歎著進了財務室,打開了複印機,司馬三光插/進了數據線,在手提電腦上鼓搗了十來分鍾,最後也是黯然搖頭:"沒用,痕跡已經被抹去,查不到對方的地址."

"那怎麼辦?有其他辦法嗎?"我有些愕然,原以為今天找出那個控制複印機的人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想到出了這麼個變故:"或者,我們去其他的電腦一個個的查看?"

"沒用的,對方既然已經知道抹去複印機上面的痕跡,想必也會抹去自己電腦上面的痕跡."司馬三光搖了搖頭:"這一點你能想到,他自然也能想到."

我默然不語,半響才說道:"你說,有沒有可能是電腦部的人在搞鬼?"

司馬三光呵呵一笑:"這麼說吧,電腦只要連上了網,全世界的人都有嫌疑,可不僅僅是你們公司電腦部."

"看來今天只能是無功而返了."我搖頭苦笑.

兩人走到門口,我將田勇搖醒:"田總,你剛才被恐怖分子襲擊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在他愕然的眼神中,我走到大廳,招呼曾小賢的手下撤退,此時門口已經被攔了四五個公司的員工,其中就有市場部的朱小七.

"咦,南哥?你怎麼會在里面?"待得司馬三光等人離開,朱小七湊在我身邊問道:"這些人是做什麼的?"

"檢查消防的."我隨口敷衍著往里面走.

"檢查消防的?怎麼看上去跟黑社會差不多?"朱小七跟在我身邊,一臉的狐疑.

"檢查消防的跟黑社會有區別麼?"我很是誇張的反問.

"南哥,你這麼敷衍我有意思嘛?"朱小七嗔道.

"有意思!"我笑道.

"鍾正南,還能愉快的聊天不?"朱小七氣鼓鼓的沖到我前面攔住了我.

我正要回答,腦袋里面卻是電光一閃,對了,昨天晚上那個複印機明明打印出了我的名字,也就是說,那個人知道我就是鍾正南,他絕對認識我,甚至有可能就在某一間辦公室里面看著我.

想到這,我連忙拿出手機,也不管朱小七在不在旁邊,徑直給司馬三光打了個電話,司馬三光聽我這麼一說,不以為然的告訴我,我說的這些,對方通過一個攝像頭就能輕松實現,沒什麼難度.

皺眉掛了電話,旁邊傳來朱小七的冷笑聲:"你根本就不是什麼設計師,你是來調查靈異事件的對不對?"

上篇:265 順藤摸瓜     下篇:267 辭職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