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77 一頭霧水  
   
277 一頭霧水

趙東海緩緩的回過頭來,臉上掩飾不住的詫異:"咦,想不到你居然還有這種宗師級的禁制."

我吃吃的說道:"你怎麼一點事的沒?怎麼也要吐兩口血意思一下吧."

趙東海微微一笑:"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麼?我現在告訴你,我叫云知寒."

"云知寒?"我皺眉重複了一遍,總覺得這個名字在哪聽說過,隨即我大聲叫道:"靠,你是云知寒?陰陽界中十二大宗師級高手其中之一?"

趙東海臉有得色:"既然你知道云知寒,就應該知道我的綽號,寒冰尊者."

"呃,什麼意思?"我大為不解.

"我只是告訴你,你這個冰之玄境對我是沒有作用的."云知寒笑道.

云知寒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情,我第一次接觸火焰屏障這個火之玄境的時候,當時我就是服用了火靈果,這才在火之玄境里面要啥有啥,可見冰火風雷四重玄境也是有著屬性相生的,火屬性的在火之玄境里面如履平地,而云知寒號稱寒冰尊者,想必他就是冰屬性,自然在冰之玄境里面若無其事.

想通了這一點,我不由冷哼一聲,從芥子墜里一掏,左手一個雷之玄境,右手一個火之玄境,分別開啟了禁制,沖云知寒揚了揚下巴:"既然這樣,你再試下這兩個禁制."

云知寒頓時臉色一變,毫無征兆的,他整個人忽明忽暗的閃爍了幾下,再一眨眼他就消失在原地,不過,他的聲音還是從前方傳了過來:"我又沒病,為什麼要來碰這種禁制."

"切,你也知道怕啊!"胖子站在遠處大笑道.

"我確實是怕這種禁制!"云知寒的聲音開始虛無縹緲起來,空中仿佛到處都是他的聲音:"但是,我並不怕你們,因為這些禁制是死的,只能被動的去攻擊.換句話說,只要我不碰到這個禁制,那麼,這個禁制就是一個擺設."

云知寒這話可是直接擊中了我的弱點,盡管這樣,我還是要死撐:"別光說不練,有種的來玩玩."

"嘿嘿,那好,我就跟你玩玩."云知寒嘿然一笑.

話音未落,啪的一聲,我就被他扇了一個大耳光,我頓時怒不可遏,揮著手中的兩個金球朝前亂舞,卻是沒有觸及到任何的實物.

"還要不要玩啊?"云知寒的聲音在我左後方響起.

我轉身就是一拳,沖著聲音的方向打過去,手中的金球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

依舊沒有擊中任何實物,就在我重心不穩,朝前蹌踉幾步的時候,啪的一聲,又是一道耳光扇在我臉頰上,好在云知寒只是想侮辱我,兩下耳光雖然響亮,但並沒有對我造成傷害.

但越是這樣,我越是憤怒,媽的,被人照臉打,太特麼的沒面子了.

我猶如吃了興奮劑的野豬,對著空中瘋狂的拳打腳踢,而云知寒只是冷笑著,不時照著我的臉抽上一記,不重,但那份屈辱讓我肝膽俱裂.

差不多扇了我二十來記耳光,云知寒突然停手,聲音再次響起:"沒意思,不跟你玩了,我要走了."

這一次聲音竟似來自四面八方,我完全分不清他到底在哪一個方向.

"站……站住!"我氣喘籲籲的叫了一聲.

"怎麼,難道你不知道我在手下留情麼?"云知寒輕笑一聲,隨即一道勁風嗚嗚響起,我腳下的大青石地板突然之間就被勁風給擊碎:"如果我用這種力氣照你的臉扇一下,你覺得你的腦袋有這個石板硬麼?"

"告訴你,或許現在我不是你對手,但終歸有一天我會將你踩在腳下!你現在給我的侮辱,我屆時會加倍奉還."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傻/逼,你玄幻小說看多了是吧,是不是接下來你就要去什麼密室啊寶塔里面修煉,經脈變/粗功力大漲,出關就會發現你達到了什麼斗皇斗帝級別?別逗了,有這功夫,好好的研究下今晚的夜宵才是正經."云知寒戲謔的笑聲四面八方傳來.

聽著云知寒不遺余力的打擊著我,我心中總覺得怪怪的,好歹也是十二個宗師級的高手之一,犯得著跟我這麼啰嗦麼?換做我是高手他是普通人的話,直接一巴掌就扇死他了,哪那麼多廢話.

不過,這話還不好怎麼問.難道我要苦苦追問他為什麼不打死我?我要這麼問的話,那我不成傻/逼了麼?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云知寒的身影從山腳下閃現,隱約可見到他朝我們揮了揮手,竟然就這麼施施然的離開.

良久,胖子才走到我身邊,結結巴巴的說道:"鬼哥,他這算是什麼意思?"

"鬼知道,習慣性裝逼吧."我也是一頭霧水,只能是信口亂說.

"我一直在旁邊看著,總覺得有些古怪."胖子皺眉道.

"恩?什麼古怪?"

"這個趙東海,呃,這個云知寒最開始是想弄死我們兩個的,但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就改變了主意,後來雖然劈頭蓋臉的打你,但很顯然,他真的沒有下狠手."胖子指著我腳下已經碎成粉末狀的石板嘖嘖說道:"他要是這麼用力扇你一記狠的,嘖嘖,那畫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我翻了個白眼:"我也有這種感覺,但是不知道轉折點在哪."

胖子跟我一起推論分析,最後終于得出一個最大的可能,這個云知寒是在見了我手拿生死寶鑒以後轉變的態度.

想到這,我拿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這個號碼是姜子羽留給我的號碼.

"這麼快就有陰陽古錢的消息了?"姜子羽的聲音很是驚訝.

"呃,那倒沒有,是這麼回事……"我將我們遇見云知寒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姜子羽,並問他云知寒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是這麼想的,畢竟你們都是十二大高手之一,彼此應該有些了解.

"切,還能有什麼事,他是知道了你是陰陽體質,想著以後有可能會利用到你,所以才沒弄死你."姜子羽不以為然的笑道.

"利用我的陰陽體質?他也在找生死寶鑒麼?"我愕然道:"可是,我當著他面拿出了生死寶鑒,也不見他怎麼動心啊."

"切,生死寶鑒多大個事?"

雖然我看不到姜子羽的臉,但是我能通過他的語氣,想象得到他此刻臉上一定是充滿著鄙夷.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生死寶鑒不是天地至寶?

想到這,我忍不住問出了自己的疑惑,姜子羽咳嗽了兩聲:"話不是這麼說,生死寶鑒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讓你活到800歲,這對于你們普通人來說或許是一個做夢都難以到達的高度,但是對于我們宗師級的高手來說,活個千兒八百歲真不是個問題."

"你的意思是,你們都有千兒八百歲了?"我不信的問道.

"現在沒有,但是肯定可以活到這麼久,甚至更久."姜子羽肯定的回答.

"那云知寒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思索了一下,問道.

"跟我一樣,在找陰陽古錢唄."姜子羽冷笑一聲.

"陰陽古錢?"我訝然的重複了一遍.

在我眼中,生死寶鑒已經是一個很牛逼的寶物,甚至婁巍在一號的授權之下,已經成立了寶辦,其中可以調動的人力物力那自是不必多說,可就是這麼一個天地至寶,在這十二個宗師級的高手眼里,只不過是一個無關重要的東西而已,而在他們眼里,那個陰陽古錢的意義要遠遠大于生死寶鑒.

這個陰陽古錢到底是什麼玩意?我這麼想著,也就這麼問了出來,姜子羽楞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說道:"這東西,跟你說也說不清楚,我們還是聊聊其他吧,對了,聽說蔡依林要來星城開演唱會了,能不能幫我搞一張前場的貴賓票啊?"

"切,你都是宗師級的高手了,還需要門票?"隨即我想到這是姜子羽在轉移話題,馬上扯回來:"你要是不告訴我陰陽古錢的作用,我下次有陰陽古錢的話,我就給姬無緣,給鬼僵!"

"喂,正南,你可不能這樣啊."姜子羽頓時急了:"我告訴你還不行麼?"

"恩."

"陰陽古錢跟生死寶鑒一樣,是天地能量融合而成,七頁生死寶鑒可以召喚生死審判,從而進入生死殿,修改生死簿,然後七頁寶鑒又會分散在四面八方.但是陰陽古錢不同,他的能量更加精純……"姜子羽在電話那頭嘖嘖了兩聲:"這麼說吧,生死寶鑒就好像是一枚鑰匙,可以開啟一扇長生的大門,但是陰陽古錢就好像是丹藥,可以讓修道者或者鬼神內力大增."

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畢竟在這方面,姜子羽可是權威,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麼說來,你現在已經內力大增了?"我隨口問道.

"這只是一個比方,汲取陰陽古錢的能量也是需要七枚古錢一起才有用."姜子羽笑道.

"按照你這麼說來,云知寒也是想通過我找到古錢,然後搶走了事?"

"肯定是這樣,就好像煤礦老板自己不用去挖礦,自有煤礦工人去幫他挖……呃,我這個例子完全不知所云,你就當我沒說,哈哈哈哈."姜子羽哈哈大笑.

"那先這樣."我有些惱怒的掛了電話,其實心中何嘗不知道,自己在他們眼中,其實跟煤礦工人沒兩樣.

上篇:276 繡花枕頭     下篇:278 懷璧其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