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84 一頓亂搞  
   
284 一頓亂搞

我將古錢扔向姬無緣也是有目的的.首先,姬無緣跟屈無病似乎不怎麼對付,兩人以前肯定打過架;其次,姬無緣這邊有三個小伙伴,而屈無病不知道是誰叫過來的,但肯定只有一個幫手,要麼是古古,要麼是云知寒,從先前的情形來看,云知寒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說,姬無緣這一方人數上占據了優勢,現在將這枚古錢丟向姬無緣,他極有可能就此笑納.

果不其然,見到扔過來的古錢,姬無緣眼射奇光,雙手一伸一展,手臂上頓時布滿了樹皮一般的紋理.

屈無病見狀,冷哼一聲,手掌張開,整個人朝前撲出,直接沖向陰陽古錢.

而屈無病這邊一動,姜子羽跟約翰立馬出手,姜子羽的拳頭約翰的飛腿,幾乎是同時朝屈無病招呼,那邊云知寒也是冷笑一聲,上前一步,硬生生的接下了兩人的攻擊.剩下的鬼僵跟古古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空中的古錢,身子都是微微前傾,只待一有機會就出手.

切,我還以為你們真的忍得住呢.我暗笑一笑,有意無意的往門口方向退去,不管怎麼說,我得先跑出去再說,被任何一個高手挨碰到,都會讓我皮開肉綻,何況現在還有七大高手在此.

終于,古錢勢頭已盡,落于地上金磚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也就在此時,古古一聲輕叱加入了戰團,而鬼僵也是揮拳而上,一時間,小小的財務室里面拳風陣陣,打得那叫一個火熱.

奇怪的是,七人並沒有施展法術,而是憑借著武力在彼此打斗,說實在的,如果不用法術,這七個人沒有一個是我的對手.

退出了財務室,安全感頓時油然而生,掏出了兩個玄境金球攥在手中,站在門口觀看他們打斗.

正看得幸災樂禍喜笑顏開的時候,身旁傳來一道聲音:"我/操,這是怎麼回事?"

我頭皮一麻,這人是誰,居然毫無聲息的出現在我身旁,想也不想,手中的玄境金球就掃了過去.

那人輕笑一聲,我頓時覺得一股威壓將我籠罩,全身上下猶如被萬斤沙袋給堆住,動作立刻定格,大驚之下抬眼看去,只見來人白面長須目光陰鷙,靠,居然是睚眦.

想不到他也過來了.

"你剛才沖我下殺手,這個仇我記住了!"睚眦沖我咧嘴一笑,收回了威壓,朝里面抬了抬下巴:"里面是怎麼回事?"

"在爭奪陰陽古錢唄,你要不要進去娛樂一下?"我手腳活動了兩下,笑眯眯的建議.

"陰陽古錢?"睚眦眼睛頓時瞪大.

"look,地上躺著的不就是麼?"我沖里面地板上指了指,混戰之中,那枚陰陽古錢掉在了地上,竟然誰都沒有將其撿起來.

我隱約知道原因,這枚陰陽古錢是蘊含有陰陽能量的,這里除了我以外,其余人都不是陰陽體質,不像我,隨隨便便就可以拿起來.所以,就算他們是宗師級的高手,要想將其撿起放進自己的空間袋里,也需要做好充足的前/戲……呃,充足的准備工作,在這種混亂的搏斗中,誰都沒有把握去撿起古錢.

睚眦眯著眼睛看了看,嘿嘿一笑:"他奶奶的黃瓜,有這等好事,如果不上去渾水摸魚都對不起老祖宗!"

怪叫一聲,睚眦也沖進了戰圈,場中打斗更是激烈.睚眦是誰?上古神獸,就算不用法力,他的武力也是異常驚人,可以這麼說,現在是他一個人在打其余七個鬼神,而其余七個鬼神也並不是齊心協力,時不時抽空給別人來一下,那場面就別提多亂了.

我繼續眉花眼笑的看著里面打斗,砰砰砰喀喀喀的聲音不斷傳來,里面的桌椅電腦已經被打爛一地,只不過,這幾個人雖然打得很激烈,但都沒見血,這未免讓我覺得不夠刺激,喂,我說,在打架呢,能不能專業一點.

看了看場中情形,心/癢難撓,既然你們都不施展法術,那我也來湊下熱鬧好了,揮舞著玄境金球,呐喊了一聲,沖了進去,對著云知寒就是一拳.

云知寒側身閃開,怒道:"大家都不用法術,你好端端的拿著法陣進來做什麼?"

眾人一聽,紛紛抽離戰圈,眨眼間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傻乎乎的站在場中.

靠,我不就是想湊個熱鬧麼,怎麼說不打就不打了.

"要用法術是吧?那就大家都用唄!"睚眦嘿嘿一笑,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這棟樓根本承受不了我們的法力!"古古皺眉道.

"人類的死活與我何干?"屈無病冷冷說道.

"哼,在沒有得到日神能量以前,我們這樣大規模的殺戮人類,絕對會引起上頭的注意!要找死你去,別拉著我們."姬無緣一句話頓時讓我大吃一驚,我靠,你們這宗師級的存在已經這麼牛逼了,居然還有上頭?上頭是什麼概念?生死審判那種級別麼?

"那就換個地方重新打過!"云知寒哈哈一笑.

"我也覺得,找個荒郊野嶺,大伙好好切磋切磋,正南,你先撿起那枚古錢!"古古沖我揚揚下巴.

"憑什麼是我撿?"我不滿道.

"因為別的人去撿的話,會被群起而攻之."說話的是姜子羽.

"這樣啊,那等我一下!"我拿出電話給唐梓安打了個電話,要他跟沙志遠來財務室善後,反正陰陽古錢已經取了出來,這件事情跟他們再無關系.

"真是磨嘰!"約翰笑道:"you are very 磨嘰."

待我掛了電話,從地上撿起了陰陽古錢,鬼僵淡淡一笑:"就去天山吧,攜帶正南的事就交給我好了."

姬無緣哼了一聲:"不麻煩你老人家,還是我來."

鬼僵也不堅持,微笑著退于一旁,姬無緣走上前來,雙手一張,辦公室中央頓時出現了一個紅色的門戶,古色古香的那種紅木大門,甚至門上還有黃金門釘以及黃金門環.

伸手將大門推開,門後居然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遠處高山巍峨,山頂隱約有白雪皚皚.

姬無緣沖我一揚下巴,示意我走進去.

愣了一下,我跨進了門內,從門那邊走出來,頓時覺得空氣無比的清新,天很藍,云很白,草很綠,該不會真的到了天山吧?

身後八個鬼神也魚貫而出,姬無緣將手一揮,紅色大門瞬間消失:"現在就算打得天翻地覆也沒所謂了."

話音未落,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間籠罩了他的全身,然後有一條紫色的巨蟒幻影在他身上繚繞.與此同時,鬼僵等人紛紛施展出自己的法術,一時間,天地之間五彩斑斕,法術縱橫.

我第一時間就屁滾尿流的跑去旁邊,宗師級的高手法術大比拼,要是不走開的話,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瞬間,一只紅色的朱雀在那邊翱翔而上,緊接著那條紫色的巨蟒沖朱雀疾撞過去,紫光紅光大作,然後紫蟒與朱雀都是化作了漫天的星芒.

很快,又有一只獨角怪獸翱翔在上空,嘶吼聲中,口中隱約有火焰噴出,另外有一個雙頭猛虎直接撲了上去……

各種我前所未見的奇禽異獸紛紛沖上了天空厮殺著,失敗者化為星芒,隨風而逝,而勝利者則是在空中昂首嘶吼,等待著下一波的攻擊.

我看得眼花繚亂,血脈賁張,心中不停的罵著:"我/草!我/日!這場面太他嗎的屌了……"

看著看著,我腦中突然就想起了先前睚眦所說的話:"他奶奶的黃瓜,有這等好事,這個時候不上前渾水摸魚,實在是對不起老祖宗啊."

忍不住就摸出來一個金球,嘿嘿一笑,然後……然後……我將手中的玄境金球投擲了過去.

什麼?你要我鑽進人群中渾水摸魚?別逗了,這是宗師級的高手在斗法,如果我傻乎乎的沖過去,恐怕還沒靠邊就會被撕成碎片.

場中傳來一聲怒吼,應該是有人被這個金球給擊中,然後受傷.

有門!我竊笑著又拿出一個金球丟了過去,這一次約翰怪聲怪氣的聲音:"法克魷,這個金球是怎麼回事?"

"金球?正南,你要干什麼?"這是姬無緣的厲喝.

糟了,暴露了,不過,暴露了又怎麼樣,反正你們已經打成一團了,難不成你還能出來扁我?我/干脆將剩下的兩個金球也拿了出來,掄圓了胳膊,又丟了一個出去.

"啊呀!"這一次是云知寒被擊中,發出一聲怪叫.

"抓/住他!"

"揍他!"場中眾人均是發出怒吼.

我嘿然一笑,正准備將最後一個金球投擲出去,數道人影迅疾的撲了過來,眨眼間,姬無緣睚眦鬼僵等人全部出現在我身邊,一個個橫眉怒視著我.

也不知道是誰叫了一句:"揍他!"

頓時,雨點般的拳頭跟腳板紛紛往我身上招呼,雖然沒有用上法力,但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尤其是那個睚眦,奶奶的,他一拳打在我身上就好像被泥頭車撞到一般.

我將剩下的那個玄境金球勉力舉起來,想著他們多少會忌憚,不敢全力下手,沒想到我不拿金球還好,一拿起金球,八人都是冷哼一聲,不約而同的操縱法力擊向金球,都是想著將我這個金球給擊飛.

一時間,八道顏色形態各異的虛影幾乎是同時撞在了金球上面,嘭的一聲,金球被這八道法力擊中,發出一道極為刺目的金光,徑直撞在我的小腹上.

刹那間,一道瘋狂的氣流直接沖進了我的身體.

上篇:283 別出心裁     下篇:285 九天神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