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285 九天神雷  
   
285 九天神雷

什麼是生命?

傾城說,生命就是各種場景的堆砌;果兒說,生命就是各種情感的累積;胖子說,生命就是各種大保健的體驗……雖然他們說的都不同,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生命,就是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加起來組成一鍋大雜燴,你經曆的情感有酸甜苦辣,這是生命;你經曆的事情曲折離奇,這也是生命,當然,還有什麼心靈的各種感悟,身體的各種感應等等等等,都算是生命的一種體驗.很多時候,你的體驗別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相同的感受或者相同的經曆.

而我現在身體的感受,就絕對沒人經曆過.

當金球被八道法力擊中並撞在我小腹的瞬間,一道狂躁而暴戾的氣流直沖我的體內,這道氣流根本就不沿著我體內的經脈運行,而是在我的體內四處沖撞,猶如一匹肆虐的野馬,正在荒野中肆無忌憚的奔跑.

更讓我不知所措的是,這道氣流隱約帶有雷聲陣陣,這種情形很是熟悉,因為這雷聲分明就是雷之玄境里面的效果,難道是原本在金球內的雷公跑到了我的身體里面來了?先前冰棍說的話在耳畔響起,莫非這就是眾志成城法?剛才不就正好是八個宗師級的高手同時擊中玄境金球麼?

最大的問題來了,冰棍只是說八大高手擊中玄境以後,一切就水到渠成,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不是那麼回事,雷公猶如一頭脫缰的烈馬,在我體內不知疲倦的奔騰.

靠,我怎麼跟他去溝通?閉著眼睛嘗試著在腦海里中默念了兩句雷公,可身體里面的那道氣流似乎毫無知覺,依舊在瘋狂的亂竄.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身體的經脈突然逸出另一道氣流,這道氣流是被我融合的吞噬幽魂能量,在能量的外圍,繚繞著另外兩縷極細的能量,一縷暖洋洋一縷涼絲絲,那是我的陰陽能量,跟陰陽古錢以及生死寶鑒同源同質的那種.

就在雷公肆無忌憚亂竄的時候,我體內的能量猛然撲上,猶如一張漁網,直接將這匹肆虐的野馬網了起來.

雷公頓時大怒,開始死命的掙紮,上躥下跳左突右沖的,而能量網只是緊緊的包住它,任憑網內的雷公怎麼亂竄,反正就是不松開.

而且,這道能量網在逐漸的收緊,能感覺到雷公掙紮的力道越發的瘋狂,掙紮了好一會,雷公的力道逐漸減弱,到了最後,隨著能量網的最後一收,狂暴的氣流與能量融為了一體.我體內前所未有的舒暢,甚至覺得自己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不用冰棍說我也知道,我現在已經將雷之玄境融進了身體.

睜開雙眼,周圍八人都是一臉奇怪的看著我,我微笑著撿起地上那個金球,用心感應了一下,發現金球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看來里面的玄境法陣確實已經轉移到了我身體里面,這個金球現在就只是一個純粹的金球而已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古古一臉狐疑的看著我:"怎麼覺得你有了一點改變?"

"一點改變?你也太小看我了?這麼跟你說吧,天地之間原本只有十二名宗師級的高手,花襲人等人死後,高手就只有九名了."我嘿嘿一笑,聲嘶力竭的叫道:"現在我宣布,我,鍾正南,就是第十名宗師級的高手!"

眾人都是一臉愕然的看著我,過了片刻,都是露出戲謔的笑容,紛紛退後.

"這孩子該不會被打成神經病了吧?"約翰譏笑的味道很濃.

"聽說神經病可以傳染,好可怕哦."這是姜子羽刻意做作的驚訝.

"他說他是宗師級的高手?好像宗師級的高手是街邊的白菜一樣,出個幾塊錢就可以買一堆回家."約翰嘲弄的味道更是明顯.

"……"

我冷哼了一聲,伸手指向約翰:"那誰,你不信是麼?"

約翰愕然指著自己的鼻子:"你在問我?"

"沒錯!"

"哈哈哈哈哈!"約翰似乎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捧腹大笑:"居然問我信不信?哈哈哈哈,廢話,我當然不信,我要信了就是傻/逼了."

"那好,我證明給你看!"話剛說完,我自己不由一愣.咦,我怎麼證明給他看?我從來都沒有做過宗師級高手,這些宗師級高手是怎麼施展法術的?還有,這個雷之玄境又是怎麼發動?

媽比的,都沒有一個說明書,我怎麼成為高手?

"證明啊,你倒是證明給我看啊,要不要先喊一句變身?或者,你跟姬無緣打個招呼,要他開啟傳送門,你回去買一根巴拉拉魔法棒回來?"約翰笑得更是大聲.

約翰這麼一說,我有種羞刀難入鞘的感覺,有心發兩個雷系大招吧,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出招,那些絕招名字我倒是記得,什麼九天神雷,什麼五雷轟頂,什麼雷霆萬鈞,但知道名字又有什麼用?雷公啊雷公,你死了麼?

正羞憤之際,腦海中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主人,你是在找我麼?"

"草,雷公,你死哪去了?廢話不多說,趕緊教我發大招."我在腦海中用意念跟雷公交流著.

"恩,很簡單的,待會我就把我的意識全部複制一份給你,然後我就跟你說拜拜啦."雷公笑道.

"什麼意思?"我愕然反問.

"好不容易逃出禁制,而且現在所有的能力也已經轉移到了你身上,我自然要遠離這個法陣啦."雷公語氣無比的輕松.

"嘖嘖,這樣啊,那你沒有了法力,打算去哪?"

"我已經厭倦了有法力的日子,隨便找一個小孩子附身,平平淡淡生活吧."雷公呵呵一笑:"對于我們來說,普通人的平凡生活才是我們夢寐以求的."

一陣默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雷公見我不說話,嘿然一笑,不知道怎麼一折騰,我腦海中突然就多出了一道印記,里面全部都是雷系的各種法術,那些法術就好像是跟我從小一起長大的一般,很熟悉的樣子.

"現在這些都是你的記憶了,你去證明給他看吧,我先在你這暫住一會,等沒人的時候我自己走,到時候我就不另外跟你說再見了."雷公輕咳了一聲.

"那我祝你找一個好人家."我苦笑著送上一句祝福.

雷公沒有再出聲,腦中一片默然.

"喂!"約翰那厮還在聒噪:"南哥,你倒是證明下啊."

"九!天!神!雷!"我冷叱一聲,雙掌一合,手中捏了一個法訣,半空中浮現出一小團烏云,不停的翻滾著,中心隱約有暗紅色的光影忽閃忽現.

"噼啪"一聲焦雷,聲音響徹天地.

云團翻滾得越發激烈,我將法訣朝約翰一指,猛然間,云團突然分開,一道閃電從云團中竄了出來,'嗤啦’一聲,手臂粗的閃電直接劈向了約翰.

"靠!"約翰臉色一變,雙手往上一舉,一道金黃色的光幕頓時浮現在他的頭頂,電光擊中光幕,噼噼啪啪聲中,光幕被擊成碎片,而閃電也由手臂粗變得只有筷子粗細,這道筷子粗細的閃電繼續射向約翰.

約翰嘿了一聲,雙手一合,直接夾住了這道閃電,嗤嗤聲中,閃電猶如一個燒紅的鐵棍被丟進了冷水中,冒出大量的白霧以後徑直消失.

"九!天!神!雷!"我再次召喚,又是一道手臂粗的閃電襲向約翰.

"靠,還來!"約翰又撐出了兩道金黃色的光幕,相對于第一次的手忙腳亂,這一次他要從容很多,我的閃電只是擊碎了他的第一層光幕,到達第二層光幕的時候,閃電自行消失.

"嘖嘖,還真的是宗師級了呢."約翰訝然的看著我,周圍其他的人也都是滿臉的愕然.

"你這是參加了什麼宗師速成班嗎?居然可以從一個入門級的低手瞬間提升到宗師級的高手?"姜子羽很是吃驚的叫道,帝王冠上的珠簾也是一陣晃動:"正南,你是藍翔技校畢業的麼?這麼牛逼?"

"現在我是不是可以證明我是宗師級的高手了?"我呲牙一笑.

"勉勉強強算得上吧."姬無緣呵呵笑道.

"才勉勉強強?你要不要接我兩招試試?"我頓時不服氣.

"這個不用試,我們其中任何一個人都要比你厲害,這一點毋庸置疑.你現在就好像是一個中了五百萬的暴發戶,而我們是富二代,有些底蘊是無法相比的."無緣蹙起眉頭思索了一會,然後點頭笑道:"你剛才施展的法術是九天神雷,是不是融合了你手中的雷之玄境?呵呵,再過上一年半載的時間,你才能真正的融會貫通玄境里面的法術,到了那個時候,你才能跟我們一較長短."

咦,雷公不是全部都複制給我了麼?怎麼還要一年半載才能融會貫通?那個雷公是不是藏私了?

剛這麼一想,腦海中雷公的聲音響了起來:"正南,不要用小人之心來度君子之腹,我會的東西肯定全都複制給你了,但是個體的不同會導致接受的程度不一樣,這個姬無緣說的沒錯,再有個一年半載,你才能全融會貫通所有雷系法術."

說完,任憑我再怎麼詢問,雷公都不再出聲.

真小氣,不就說了你兩句麼?還發脾氣啊.

"如果你再融合一個玄境的話,就能跟我們打一個平手!"姬無緣朝遠處那三個被破解了落在地上的金球指了指,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再融合兩個的話,我們就不是你的對手了,如果你能再融合三個的話,那個時候你一個人就可以揍我們一群人."

"我靠,這麼牛逼,來來,趁著大家都在,你們再來幫我融合三個唄!"我聞言大喜.

眾人都是看傻/逼一般看著我,古古冷笑著說道:"你是說,要我們幫你融合以後,然後你再來揍死我們?"

說得也是啊,種種機緣巧合之下,他們八個高手幫我提升到了宗師級別,這是無心之舉,現在再幫我提升的話,那就是無腦之舉了.我揉了揉鼻子,笑著討價還價:"我現在跟你們還是有差距的嘛,要不,再融合一個?讓我們實力顯得沒有那麼懸殊?"

姬無緣笑道:"正南,我們現在強出你也就一點點,並沒有多大的差距,換句話說,到了我們這個級別,也沒有必要殊死搏斗,花襲人高悠迪那倆傻/逼是個例外."

"那,你們的意思是?"我有些拿不定他們的態度.

"我們的意思是,這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這枚陰陽古錢就是你的了,除非有人跟你翻臉,否則的話,沒人跟你搶."鬼僵笑道:"譬如我有兩枚古錢,姜子羽有一枚,云知寒有一枚,古古也有一枚,都不會有人來搶奪,這一點你就放心好了."

"呃,這有些說不過去吧?"我吃吃的說道:"不是什麼日神的能量非常的牛逼麼?那啥,云知寒為此不惜出手加害了沙志遠一家."

姬無緣笑道:"日神對于我們來說,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而已,我們拿到這古錢,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本事.就好比你們收藏古人的字畫,並不是說你有多喜歡它,更多的時候是彰顯自己有錢."

"就為了這個虛名,你就要加害沙志遠的家人?"我頓時勃然大怒,指著云知寒厲聲喝道.

姬無緣再次微微一笑:"正南,說句不好聽的話,人類的性命在我們眼里不值一錢."

"是嗎?"我斜著眼睛看著姬無緣:"所以,你們視人命如草芥?"

"這都是建立在強大的力量基礎上,打一個比方,雞鴨牛羊都是生命,他們犯了什麼錯?你們非要吃掉他們?"云知寒冷笑道:"就因為你們人類比雞鴨強大,所以根本不用考慮它們的感受.現在我做的事情,跟你們人類做的事情如出一轍,因為我比你們強大,所以,無需考慮你們的感受."

聽云知寒這麼一說,我竟然無法反駁.人跟雞鴨牛羊能比嗎?我很想這麼大喊一句,但我知道,這麼喊的結果肯定是云知寒更為鄙夷的反駁,牛羊也是生命,人也是生命,有什麼不一樣?

冷笑聲中,云知寒的身影逐漸變淡,最後消失在空中.

與此同時,姬無緣鬼僵等人也都是逐漸離去,最後,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孤獨的矗立著,夕陽西下,將我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

《公司》全文完.

上篇:284 一頓亂搞     下篇:286 眾說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