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00 最高級別  
   
300 最高級別

晚上十點左右,我跟傾城叫了輛出租車,一路疾馳,快到天地大廈的時候,遇上了塞車.罵了幾句,直接給錢下車,兩人順著人行道往前走,反正距離天地大廈也就兩三百米了.

走了不到一百米,傾城咦了一聲,指著人行道旁邊說道:"正南,你看那個是什麼?"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前面三四米開外,靠近路邊花圃的位置,有一個易拉罐大小的銀白色圓柱體,材質有些像不鏽鋼,頭頂上還有一個小雷達一樣的天線,很是精致的樣子,正在地上緩慢的轉動.

見到這個銀白色的罐子,我頓時一愣,這玩意很是面熟啊,對了,那天跟胖子從健身館出來,就在路邊見過一個這樣的東西,當時胖子一腳就將其踩扁.

好像是可以遙控的玩具,上次似乎是個小孩在遙控,嘖嘖,難道這個小孩子又買了一個新的?舉目四望,看看能不能發現小孩的蹤影,很是可惜,路邊行人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可就是沒有小孩.

心中有一絲疑竇升起,上次我們見到這玩意,是在雨花區,現在是在清湖區,那個小孩子沒可能跑這麼遠來玩玩具吧?

傾城見我張望,不知道我什麼意思,開口問道:"怎麼回事?"

"上次胖子踩扁了一個同樣的玩具,但那個小孩是在雨花區呢,怎麼可能跑到清湖區來了."我皺眉將那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傾城哭笑不得的看著我:"正南,你有些鑽牛角尖了,既然是玩具,難道就只能是雨花區的小朋友玩,清湖區就不能有小朋友買這個玩具玩了?再說了,就算這玩具全世界只有一個,分別出現在雨花區跟清湖區也不稀奇啊,有可能他家住在清湖區,而他的爺爺奶奶卻是住在雨花區呢."

我撓了撓頭皮,笑道:"對啊,我真是鑽牛角尖了."

再次觀望了一下,不見有小朋友過來,苦笑一聲,招呼傾城繼續往前.

沒想到那個銀白色的圓柱體轉動的頻率驟然加快,最後竟然騰空而起,直接飛到我面前,上下起伏著.

我跟傾城有些愕然的停了下來,正要說話,銀白圓罐頭頂的天線動了兩下,隱約有紅點閃動,接著,一道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傳了過來:"鍾正南?"

居然能叫出我的名字,想來是別人的惡作劇了,我清了清喉嚨,大聲喊道:"是誰?是誰在跟我開玩笑,再不出來我就一拳砸扁這東西."

"回去吧,鍾正南,這件事情你摻乎不起!"那聲音淡淡的說道.

"到底是誰?鬼鬼祟祟的算什麼?"我怒喝道.

"鬼哥,鬼哥!"銀白圓罐里面居然傳來的胖子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很焦急,聲音有些沙啞.

"靠,胖子!"一聽是胖子的聲音,我頓時急了,大聲道:"你在哪?"

"不知道,黑乎乎的,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胖子快速的說著:"鬼哥,你是在哪跟我說話?我怎麼看不到……"

話音未落,胖子的聲音戛然而止,任憑我怎麼大吼,胖子那邊再無消息.

"你是誰,胖子是不是被你抓走了?"我厲聲喝道.

冰冷的聲音並沒有出聲,反而傳來孔宣的聲音:"正南?"

"孔宣?"我大叫道:"你在哪?你他嗎的到底在哪?"

"不知道,似乎漂浮在半空!"

"你跟胖子在一起嗎?"

"也不知道,這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到."孔宣的聲音充滿苦澀與沙啞:"或許他就在我身邊,或許……"

話沒說完,孔宣的聲音也是戛然而止.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抓走我朋友?"我怒吼道.

"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告訴你,這件事情你摻乎不起,不要去天地大廈樓頂,千萬不要去!"那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我眉頭一皺,正要伸手去抓那個銀白圓筒,沒想到眼前白光一閃,銀白圓筒猶如一支火箭一般,蹭的一聲就飛上了天,在天空中閃了一下,直接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靠,尼瑪比的,這是什麼意思?"我只覺得無比的憤怒,忍不住破口大罵.

這個銀白色的圓筒是個什麼東西?看來它並不是什麼小孩的玩具,而是某種先進的即時通訊工具.不用說,胖子孔宣兩人已經落入了此人手中,他用兩人來警告我,不要摻乎此事.

傾城好生勸慰了我一會,我才稍微冷靜了下來,點燃一支煙抽了幾口,突然腦中電光一閃,轉頭跟傾城說道:"傾城,你說胖子這段時間這麼運氣不好,會不會就是因為他踩扁了這麼一個罐子的緣故?"

"你是說,他得罪的不是什麼衰神福神?而是因為這個白罐子?"傾城蹙起眉頭道.

"恩,我是這麼想的."我點了點頭.

"你們不是在天地大廈頂樓才出事麼?那個頂樓可是福神所在之地,怎麼可能跟福神沒關系?"傾城說道.

"也對啊."我沉吟了一會,然後看向傾城,腦中似乎有一個東西即將脫繭而出,而此時傾城也是眼神閃爍的看著我,最後,我們倆幾乎是同時脫口而出.

"這個罐子就是福神."

"這個圓罐是福神操控的工具."

兩人又彼此推敲啟發了一會,均覺得這個推論極有可能.

"他不要我們摻乎此事,就是說不要我們去天地大廈的樓頂!"傾城看著我,下巴朝天地大廈方向揚了揚.

"越是不要我們去,就越說明有問題,這個樓頂我們還非去不可了."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左右張望了一下,從芥子墜里摸出了兩瓶水,擰開一瓶遞給傾城,自己則又擰開一瓶一飲而盡.

傾城點了點頭,喝了口水,也不再想那個銀白圓罐的事情,兩人一起朝天地大廈走去.

此時天地大廈一樓大廳的玻璃正門已經鎖上了u型鎖,側門雖然關閉,但並沒有落鎖,門柱上還有一個刷卡的感應器,不用說,這道門是方便加班的人進出的,門里面有兩個保安,其中一個是今天上午在天台交過手的濃眉大漢,叫什麼喬毅.

見到我們,喬毅明顯一愣,直到我用門禁卡刷開了門,邁步而入的時候,他這才愕然說道:"那誰,兄弟,麻煩等一下,你們這麼晚來做什麼?"

我揚了揚手中的門禁卡:"你沒看到嗎?紅色的卡,最高級別的."

喬毅神情古怪的看著我,這讓我有些不解:"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另外一名保安訕訕的接話:"是這樣子的,我們天地大廈通行卡分為三個等級,分別是紅色,紫色,黑色."

我納悶道:"沒錯啊,紅色的,最高級別的,有錯嗎?"

那名保安呵呵一笑:"紅色是最高級卡,但是紫色是超級高級卡,黑色是頂級高級卡,所以,這麼算起來,你這個紅色卡還是最普通的級別."

見到我目瞪口呆,喬毅也是嘿然一笑,從兜里摸出一張紫色的卡,送到我面前:"你看,你看."

抬眼看去,果然紫色的卡上面寫有'超級高級卡’五個大字.又看了看自己自己的卡,上面是四個大字'最高級卡’,尼瑪,不待這麼玩的,一時間,我都有弄死黃建國的心思.

"那這個紅色的卡能去樓頂麼?"傾城在一旁出聲問道.

"紅色的卡在在86層以下暢通無阻,紫色的卡可以進去86,87,88層,黑色的卡只有老板才有,要去頂樓的話,紫色的卡就可以了."喬毅苦笑道:"哥們,你想去頂樓的話,紅色的卡可不行哦."

"那行,我就隨便逛逛."我哼了一聲,這沒所謂,到時候再從85層衛生間爬上去好了,多大個事.

喬毅似乎還想說什麼,我把眼睛一瞪,他馬上側身讓開,畢竟我手上還有紅色卡,進出大廈是沒有問題的.

電梯直接到了85層,我正要拉著傾城去衛生間,傾城卻是笑道:"要不我們去86層刷一下卡試試,我想那個黃建國應該沒有那麼無聊,會給幾張最低級別的卡給你,說不定他此舉另有深意."

那就是一個屌絲,有個毛的深意,我這話到了嘴邊最終還是咽了回去.雖然跟傾城關系很親密,但是有些粗話還是不能跟她說,所謂的文化差異就是這樣吧.

也沒說什麼,直接跟傾城從安全通道走到了86層,門口沒有保安,但是有一個攝像頭正閃爍著紅點.門口牆壁上有兩個機器,一個是磁卡感應器,用來刷卡的,另一個是指紋打卡機,用來驗證指紋的,

看到指紋打卡機,我不由楞了一下:"傾城,你還是跟我下去吧,這個還需要刷指紋呢,我們可就只有卡."

傾城卻是不管不顧的走上前,用卡一刷,滴的一聲,緊接著大門傳來咔嗒一聲輕響,傾城隨手一推,門便開了.

"有時候,說的再多還不如試一下."傾城得意的看著我,笑著說道.

我笑著點頭稱是:"娘子此言有理.可黃建國為何要弄這麼一個噱頭呢?直接給我們一張紫色的卡不就得了?"

"鬼知道,天曉得."傾城笑著搖頭,兩人一路走到了樓頂.

上篇:299 福神庇佑     下篇:301 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