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02 福神真身  
   
302 福神真身

電話那邊傳來一陣低語聲,想必是云知寒在跟朱小七說什麼'云’的事情.

"不是就不是,有必要笑這麼大聲麼?"我有些惱羞成怒,正要掛掉電話,卻正好聽到電話那頭朱小七的嬌笑:"就一個云字?南哥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月啊,魚啊,圓啊都差不多這個發音呢.

我腦中電光一閃,對啊,當時傾城說話的速度已經很慢,會不會是我聽錯了呢?她要說的會不會是其他的字?

掛了電話,我腦中蹦出來數個差不多音調的字.

月?傾城是想說月亮?

魚?傾城是想說魚目混珠?

圓?傾城是想說……恩,圓?

想到這個圓字,我腦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但又抓不住是什麼東西,隱約覺得這個圓字似乎才是傾城想要說的內容.

圓什麼東西呢?我隨手將自己手中的煙頭一彈,煙頭在空中劃過一道暗紅色的弧線,直接撞在了冷卻塔的塔身上面,煙灰與火星一陣飛濺,煙蒂在空中翻滾了一下落在了冷卻塔旁邊.

恩,圓墩?我腦中猛然蹦出來一個詞,對了,傾城在上來的時候,不是指著這四個冷卻塔說是圓墩麼?難道,傾城要說的是這幾個冷卻塔?

我的腦袋開始飛快的旋轉,之前在將軍山雷音寺地底洞府,衰神就跟我說,福神在天地大廈的樓頂,我一直以為天地大廈的樓頂就是這個槍尖,卻根本忘記了,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槍尖只是一個標志,而真正的樓頂應該是這個放有冷卻塔的平台.

這個平台上沒有別的東西,只有四個冷卻塔.

胖子等人失蹤的位置,雖然都是在槍尖下面,但換個角度來說,他們失蹤的位置也都是在冷卻塔旁邊.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我就自己進入了自己的牛角尖,全部注意力都在槍尖上面,從而忽略了這個平台,現在想起來,衰神所說的福神,應該就是在這個平台.

黃建國臨走前要我別去動槍尖,應該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故意來誤導我的思維,至于他為什麼要這誤導我,而且又拿那種紅色的通行卡來玩弄花招,這些都令人費解.

算了,那些先不去想,目前最要緊的是,找出福神來.圍著樓頂四個冷卻塔轉悠,心中幾乎能肯定,福神所在的地方,肯定就是在這個冷卻塔里頭.

思忖了一下,將耳朵湊到冷卻塔塔身,仔細的去傾聽,雖然不知道冷卻塔的工作原理,但水泵之類的東西總該有吧,有水泵就會有發動機,有發動機就會有嗡嗡嗡或者轟轟轟的聲音,再說了,既然是冷卻塔,那麼肯定會散熱……

理所當然的想著,一個個的去探查甄別這四個冷卻塔,讓我郁悶的是,這四個冷卻塔每一個都有發動機嗡嗡的聲音,每一個都在散發著熱量.

尼瑪,難道老子的推測又是錯誤的?

惱怒之下,摸出鐵錘,想也不想,沖著冷卻塔就是一錘.

鐺的一聲巨響,冷卻塔被我這一錘砸過去,竟然顫抖了一下.

"讓你裝逼!"我又是一錘,再次傳來鐺的一聲巨響.

"讓你裝神弄鬼!"我又跑到另外一個冷卻塔旁邊,鐺鐺就是兩錘.

罵一句就砸一下,不一會,我將每一個冷卻塔都砸了四五下,喘息了片刻,喝了口水,將水瓶隨手一扔,又准備繼續砸.

舉起錘子,我突然停了下來,皺眉思索.最開始我砸這個冷卻塔是為了發泄怒火,但砸了二十來下以後,怒火都已經差不多平息,為什麼我還要繼續砸這個冷卻塔?難道怒火還有慣性?

腦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跟我說道,砸啊,砸啊,再砸幾下這個福神說不定就出來了.

而另外有一個聲音卻是再告訴我,你神經病啊,就這麼砸能解決什麼問題?

正猶豫的時候,猛然察覺到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涼意極為小心翼翼的浮現在我身周,這東西極為細微,如果不是我突然之間的停頓,正好感受到了那一縷涼意從我手臂上滑翔而過,我肯定會忽略掉.

那感覺,就好像有一條很小很小的蛇從你身上快速游過.

皺眉凝神去感受,這一抹涼意迅疾的沖向我的頭部,在我頭頂繚繞了一圈,就要往我腦袋里面鑽,我駭然大驚,就在這個時候,身體內湧現出一陰一陽兩股氣流直接迎了上去,直接將那縷涼意阻擋住.

那一抹涼意左沖右突嘗試了幾次以後,終于離開了我的身體,似乎想要放棄.

正松口氣,突然間身周涼意大盛,那股涼意瞬間強大了千萬倍,鋪天蓋地的沖我撲過來,一時間我整個身體就好像掉進了冰窟,全身都是冰冷一片.我腦中的陰陽氣息,只能死死的守住我的神智,不讓這股涼意來侵襲我的大腦.

鋪天蓋地的涼意,以攻占我的神智作為目標,一波又一波的冰冷猶如巨浪一般撲向我的腦海,我甚至能感受到我的腦袋因為冰冷的感覺而開始麻木.

雖然有陰陽氣息牢牢的守衛著我的神智,但是這股涼意實在是過于刁鑽,而我又不知道該如何操縱陰陽氣息,只能任憑陰陽氣息在里面孤軍作戰,終于,這股涼意的攻擊在我大腦中某一個地方突破了一道口子,猛然鑽了進去.

陰陽氣息頓時拼命的圍堵那道涼意,我能感覺到腦中的那一個地方涼颼颼的被掃了一下,這感覺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也就是一秒鍾的樣子,涼意突然就退出了我的身體,我身上的涼意瞬間消失.

"草!到底是誰?你他嗎的到底什麼意思?"感受到身上不再有涼意以後,我大聲叫道,手中揮舞著鐵錘,似乎這樣就可以將隱形的人給砸死.

"咳咳!"空中傳來一道虛無縹緲的咳嗽聲,感覺前後左右上下都有聲音,完全聽不出這聲音來自什麼方向.

"誰?"我厲聲喝道.

"你***小蘋果."那聲音大聲的喘息了兩聲:"不就是想攝取點你的語言記憶,然後兩人愉快的交流麼?你這麼拼死拼活的攔截,是不是有病啊?"

"尼瑪!你怎麼不要老子來攝取下你的記憶?"我大怒.

"不是我小看你,你會嗎?"那聲音鄙夷道.

"廢話少說,你是誰?有種出來亮個相!"我拿著鐵錘東張西望,只待它一出現,我就給他一錘子.

"讓我喘口氣先,老子好不容易才弄到你一點語言的記憶……我草,差點累死老子了."那聲音又是大口的喘息了幾下:"聽好了,老子就是福神!"

"我呸!福神就你這德性?開口尼瑪閉口我草還藏頭露尾?"我呸了一聲.

"我這麼出口成髒還不是來自于你的語言記憶?"那聲音更是惱怒:"老子跟你交流過以後,第一件事就得格式化這段程序.草的,你平時跟別人交流都是用罵的嗎??"


這貨真的是福神?我愕然了一下突然想起來,那天在將軍山雷音寺,胖子的記憶不就被那個衰神掃描了一下麼.呃,等下,這個福神說什麼來著?格式化這段程序?什麼意思?

想到這,我忍不住問道:"你要真是福神的話,就出來讓我瞻仰下,老子長這麼大還沒見過神仙呢."

"要見我是吧,很簡單,你往左邊橫跨一步."福神輕笑一聲.

"這樣就能看到你?"我皺了皺眉,依言往左邊跨了一步,眼前除了冷卻塔以外,依舊什麼都沒有.

"人呢?"我冷哼道:"你這個騙子!"

"我說的是左邊……"福神楞了一下:"靠,我說的左邊自然就是在你的右邊.尼瑪,你的智商這麼低,跟你說話真他嗎的費勁."

"草,明明是你的表達不清楚!"我也是怒罵道,同時感覺怪怪的,就好像這個福神是另外一個我,我現在正在跟另外一個我對罵,還真有些神經病的味道.

又往右邊移動了兩步,眼前一亮,感覺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面前的冷卻塔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藍天白云,晴空萬里,而我,居然站在一片云彩上面,宛如禦風而行的神仙,甚至衣角都被勁風吹得獵獵作響.

遠處天邊有一個無比巨大的圓球,圓球通體銀白色,散發著幽幽的冷光,遠遠看去,如同不鏽鋼材質一般.

"福神?"我沖那個圓球疑惑的問道.

"那是我坐騎,我在這呢!"左邊傳來福神的聲音,我一轉身,就看到一個乒乓球大的銀白色圓球懸空停在我眼前,上下起伏著.

沒錯,這幾乎就是一個乒乓球,銀白的球體上似乎被一個頑皮的孩子拙劣的畫了一些眉毛眼睛鼻子,說話間,乒乓球上面的嘴巴一開一合,靠,那個黃建國真沒說謊,這個福神還真就是一個乒乓球.

"你是福神?"我忍不住伸手去戳這個乒乓球,這福神也太精致了吧?

"別動手動腳!"乒乓球嗖的一聲就飛退了兩米,聲音有些惱怒.

"就是有些好奇嘛!"我笑嘻嘻的說道,隨即臉色一整:"我說,我的那些朋友是不是都被你給抓起來了?"

"你朋友?你說是是不是兩男一女?"福神反問道:"其中一個男的肥嘟嘟胖乎乎,另外一個男的滿臉胡子,而那個女的則是漂亮青春?"

"沒錯,就是他們,他們就是我朋友!"我連忙點頭,聲音也大了很多:"是不是你把他們抓起來了?"

福神笑了一聲:"我不知道."

上篇:301 不知所措     下篇:303 史前恩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