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08 左右為難  
   
308 左右為難

急忙抬頭看過去,前方三米的地方浮現出了一個銀白色的圓罐,很是緩慢的上下起伏著,陽光照耀下,通體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福神?"我不是很確定的叫了一聲,鬼知道這是福神的幸運之光還是衰神的厄運之光,外表上看來,它們都長一個樣.

"鍾正南!"圓罐傳來一道聲音,這聲音是福神的聲音.

咦,福神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像一直沒有跟他說起過我的名字呢.隨即轉念一想,他竊取了我的部分記憶,知道我的名字也不稀奇,當下冷哼一聲:"我說,現在衰神也不見了,你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它?"

"有些麻煩!"福神歎息了一聲.

福神直接這麼唉聲歎氣,我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媽的,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干咳一聲,轉口問道:"剛才襲擊我的也是衰神吧?"

"沒錯,我剛才都看到了,就是他!"福神苦笑道:"可惜,你當時就避開了攻擊,我正准備幫忙的時候,衰神一擊不中已經溜走了."

"可惜?"我怒道:"我避開了攻擊你居然說可惜?沒避開攻擊才不可惜,是不是這個意思?"

"呃,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如果你反應不是那麼快的話,說不定我們倆聯手可以擒獲它!"福神呵呵一笑.

"那現在有什麼辦法?"我再次問道.

"辦法倒是有一個."福神嘿嘿一笑.

"說來聽聽!"

福神沒有說話,銀白的圓罐倒是在空中緩慢的朝我靠近.

"怎麼?還要說悄悄話?"我笑道.

"隔牆有耳嘛,萬一旁邊有人偷聽呢?"福神的聲音很是怪異.

我隱約覺得有些不對頭,媽的,怎麼感覺好像有陰謀的樣子?腦袋一轉,開口說道:"兩個黃鸝鳴翠柳!"

這是我跟福神臨時約定的暗號,我說'兩個黃鸝鳴翠柳’,他就要回答'一枝紅杏出牆來’.如果他回答不出來,則說明他不是福神.

眼前這個'福神’一愣:"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告訴你,你為什麼不回答一枝紅杏出牆來?"我笑道,心中卻是肯定,眼前這個圓罐根本就不是什麼福神的幸運之光,而是衰神的厄運之光.

暗中捏好法訣,待到這個圓罐漂浮到距離我不到一米位置的時候,我大喊了一聲:"五雷轟頂!"

一時間,數百道閃電直接劈向銀白色的圓罐,噼啪聲中,圓罐被閃電擊中,散發出一道耀眼的銀光以後,直接炸成了灰燼.

"靠!"我罵了一句,原本是想著多弄幾道閃電擊落這個厄運之光,捕獲它以後再找機會逼問衰神的下落,沒想到直接將這個圓罐子擊成了碎末.

左右張望,搜索了好一會,確定四周再也沒有別的厄運之光,又看了看手機,現在手機又有了信號,原來手機沒信號就是厄運之光的緣故.

連忙給林霖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響了半天電話都沒有人接.

咦?怎麼回事,轉而撥打林霖的另外一個號碼,那個號碼卻是顯示已經關機.

林霖不會出什麼事吧?我腦中突然湧現出這樣一個念頭,再次撥打剛才的號碼,這次有人接通了電話:"哈羅!"

這聲音異常的陰陽怪氣,就好像有人故意尖著嗓子然後又在手機話筒處蒙了一塊布,我甚至聽不出他是男是女.

"你是誰?林霖呢?"我一時拿不准對方的目的.

"林霖?嘿嘿嘿,這個女人知道的太多了."那聲音怪笑道.

"什麼意思?"一種不好的預感升了起來.

"這還不好理解?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電視里面都這麼說的."那聲音嘿嘿兩聲.

"你到底是誰?"我怒吼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傾城跟孔宣他們是誰."那聲音怪笑起來異常的刺耳.

"你把傾城他們怎麼了?"我厲聲叫道.

"你聲音這麼大,你在恐嚇我嗎?"那聲音哼了一聲.

"好吧,你想怎麼樣."我深吸了一口氣,忍住怒火降低聲音問道.

"什麼?你聲音這麼小,你在蔑視我嗎?"那聲音吱吱怪笑.

我沒有出聲,胸口不停的起伏著,我生怕一開口就是源源不斷的粗口,媽的,老子不出聲總可以吧.

"呀嘿,你不說話,你是在無視我嗎?"那聲音哈哈大笑,笑了好一會才喘息道:"好吧,既然你這麼乖,我也不跟你開玩笑了,一句話,你去弄死福神,我就把他們全都放了."

"這不可能!"我斷然拒絕了這個要求,開什麼玩笑,福神一直在為人類的生存而努力,要我去弄死它?切,做人可不能這麼忘恩負義.恩,這厮提出這個要求,極有可能就是衰神.

"你不同意?"那聲音陰森森的說道.

"靠,你要我怎麼弄死他?我又不是他的對手!"我只能這麼找借口,萬一這貨惱羞成怒,來一個撕票那就完蛋了.

"福神現在的能力,最多算宗師級高手,你叫上一兩個鬼神級的小伙伴,難道還怕弄不死他?"

"你太高估我了,我可叫不動鬼神."我苦笑一聲,這也是實情.

"叫不動難道你不會拋出點利益?"那聲音嘿然說道.

"拜托,他們鬼神還有什麼東西得不到?我有什麼利益拋給他們?就算把我煮熟叫他們來吃,他們都不一定感興趣."我再次苦笑.

"陰陽古錢呢?"那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

"陰陽古錢?"我很是吃驚,知道陰陽古錢的人,除了十大宗師以外,估計就只有我的伙伴們知道一點端倪了.

"你只要說,福神身上有一枚陰陽古錢,誰殺死他古錢就是誰的,你看看他們願不願意出手?"那聲音嘿嘿一笑,竟似很了解鬼神之間的事情.

"你確定福神身上有一枚陰陽古錢?"我更是訝然.

"我自然能確定."那聲音嘿嘿一笑:"你自己好好考慮下,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來決定."

說完,那邊徑直掛了電話.

我聽著手機里面傳來的嘟嘟斷線聲,一時竟然異常的迷茫.

弄死福神?可能嗎?就算我能夠弄死它,我也不會出手.至于找姬無緣等鬼神聯手來弄死福神,那更加不可能,做人要有原則更要有底線,很顯然,弄死福神已經違背了我的原則,更超出了我的底線.

陰陽古錢總共有七枚,其中鬼僵有兩枚,古古,云知寒,姜子羽還有我手頭各有一枚,這里就有六枚古錢了,現在得知最後一枚古錢在福神手中,如果這一消息傳出,不僅僅福神會面臨殺身之禍,甚至宗師之間都會互相殘殺.

很簡單的,以前是不知道最後一枚的下落,只有六枚古錢的話,六枚古錢的作用正如鬼僵所說,只有收藏意義而已.但現在七枚古錢能夠全部集齊,也就是說,可以汲取天地之間陽神的能量……還有比這更吸引鬼神的事情嗎?不用多說,這一枚陰陽古錢就是混亂的起源.

昨天我問福神的時候,他怎麼沒有告訴我,他擁有著這枚陰陽古錢?隨即一想,這種關系到整個人類命運的東西,福神自然不會隨意告訴別人,很多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怎麼辦?擊殺福神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不按照剛才這個聲音的指示去做的話,傾城等人肯定會有生命危險.

真他嗎的左右為難啊.

想了半天,腦中一團亂麻,這種事情一定要有個人在旁邊參考,兩個人相互啟發才會思維開闊,恩,還是先回星城吧,看來得找蕭大/爺商量下,他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宗師級高手,也是目前十大宗師級高手中,三位人類選手其中之一,另外兩個是我跟古古,沒錯,古古也是人類.

對了,要不要把古古也拉進來,再怎麼說,她也是人類,沒可能眼看著人類遭受這種沒頂之災吧?

一路胡思亂想,走到公路旁邊的時候,這才發現越野車不見了.

靠,什麼叫做屋漏偏逢連夜雨,人要是倒黴起來,喝涼水都塞牙.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車子居然被人給偷了.

拿出手機給凌風撥了個電話,跟他說了此事,凌風也是哭笑不得:"車倒是不怕丟,各個收費站連著網呢,我待會叫人在系統上公布一下即可,只是你現在還在荒山野嶺……嘖嘖,我這就派人來接你吧,不過,怎麼也要等上兩三個小時哦."

我笑了笑,拒絕了凌風:"這個沒必要,我攔一輛過路車就是."

凌風頓時急道:"你別傻了,將軍山本來就是山道,因為路況不好,很少有車經過那邊,再加上你又是一個成年男子,哪一個司機會停下來載你?難道他就不怕你是打劫的?"

"哈哈,放心好了,憑借我的身手,難道一輛貨車都爬不上?"我笑著掛了電話.

站在路邊點燃了煙,尋思著來一輛貨車我就飛身而上,可惜,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以內,往沙城方向的車有五輛,而往星城方向的只有一輛,還是那種小車,我躍躍欲試了一下,終究不想學電影里面抱著車頂一路風馳電掣,最後還是悻悻放棄.

日,早知道就答應要凌風來接我了,逞什麼能啊.

天色越來越黑,我又丟了一個煙頭,正郁悶之際,遠處沙城方向有兩道車燈照過來,我連忙揮手,心中暗暗咬牙,這一次如果它不停,就算是小車,我也要爬到車頂上去.

車竟然在我面前停了下來,車窗落下,露出一張如花的笑靨:"帥哥,搭車麼?"

上篇:307 山道遇襲     下篇:309 定制彩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