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11 桀驁不馴  
   
311 桀驁不馴

"很明顯,這個'愛如潮吹’賬號是新申請的,專門用來跟那個店老板接頭用,而這個'麻辣燙’的qq才是他經常用的qq."司馬三光指著屏幕說道.

"看看麻辣燙的資料."凌風在旁邊插話.

司馬三光楞了一下,似乎不習慣被人命令,不過還是打開面板,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符號跟圖片,沒有任何值得研究的東西.

"可以看到他的聊天記錄麼?"凌風盯著屏幕上的qq信息問道.

司馬三光不滿的瞥了凌風一眼:"你誰啊?"

我連忙笑道:"這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星城市公安局局長——凌風!"

司馬三光撇撇嘴,又在電腦上恢複了一些數據,這才打開了聊天記錄.

"等下,等下!"就在司馬三光不急不慢拉動著聊天記錄的時候,我大叫一聲,司馬三光愕然看了我一眼.

"上一個,上一個!"我指著屏幕.

"哪一個?"司馬三光皺眉道.

我不管不顧的搶過司馬三光的鼠標,翻開前一個人聊天記錄.

這是一個叫'金槍不倒’的人在跟'麻辣燙’聊天.

金槍不倒:瘋狗,在哪?

麻辣燙:瘋你妹,老子在星城!

金槍不倒:靠,怎麼跑到星城去了,你不會是去找那個妞還錢吧?哈哈哈.

麻辣燙:滾!老子來這邊有事.

金槍不倒:你只有個毛的事,對了,你現在手頭方便不?

麻辣燙:老子每個月都有幾天手頭不方便!你運氣不錯,居然趕上了.

金槍不倒:靠,人命關天的事情啊,你先聽我把話說完行不?

麻辣燙:有屁就放!

金槍不倒:借一百塊錢,我要去殺個人!

麻辣燙:尼瑪,殺人的話,毓婷(注1)就行了,幾塊錢的事情而已.

金槍不倒:靠,這都三個月了,得做手術.

麻辣燙:我又不是醫生,跟我有一毛錢的關系嗎?再次重申,我沒錢!送你兩字,呵呵.

金槍不倒:你前幾天才弄了一個妞,爽了一晚還拿走人家的錢包手機,靠,你要是不講義氣,我也不講義氣了,我把這事告訴你馬子.

麻辣燙:你嗎比……

……

司馬三光跟凌風都是不明所以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好端端的為什麼對這段話感興趣.

在看到瘋狗這個綽號的時候,我就有些疑心,再加上那個借錢的人在後面補充了一句'爽了一晚還拿走別人的手機’,我更是斷定此人就是肖玨所說的那個瘋狗,也就是把肖玨騙到沙城,爽了一晚還拿走手機錢包的那個'瘋狗’苟小峰——難怪我開始看到苟小峰名字的時候覺得有些熟悉.

難道苟小峰就是江晨光,這有些說不過去吧.剛才看他的身份證也就是十八歲,如果時間往前推移一年,也就是江晨光跟唐老爺子爭奪地盤的時候,那他不是才十七歲?十七歲就能統領黑幫人馬?

莫非他是劉家的後人,如果這麼解釋的話,倒也說得過去,畢竟最開始江晨光過來搶奪地盤的就是依仗劉家這個靠山.劉家雖然不是紅色貴族,但是家族勢力也不容小覷,跟凌家楊家有的一拼,劉家後人倒是可能有這手筆.

隨即我又自己否決了這個想法,這身份證上面苟小峰明明就是沙城人士,而且,從他跟那個金槍不倒的對話中可以看出,他就是一個**絲,一個土生土長的純**絲,怎麼可能是劉家後人?

思索了好一會,拿出電話給肖琳打了個電話,問到了肖玨的號碼,轉手就撥了過去.

"哪個?"電話那邊傳來肖玨濃厚的星城口音.

"能說普通話不?"我沒好氣的用星城方言回了一句.

"你誰啊?"肖玨哼了一聲.

"我是鍾正南,你姐姐同事.前幾天在將軍山坐車的."我呵呵一笑:"還記得我不?"

"哦?你就是那個打算攔路搶劫的小毛賊?"肖玨似乎楞了一下,好一會才笑道:"你怎麼有我電話號碼?恩,問我姐姐要的吧?有什麼事情?"

肖玨的反應倒是很快,我似乎看到了她那狡黠的目光.

"是這樣的,你跟苟小峰還有聯系不?"我直接說道.

"你說瘋狗?你想干什麼?"肖玨狐疑的問道.

"我鄰居家的孩子,才十六歲,就被他騙去開房,然後手機被他拿走了……"我開始信口開河.

"你說的這些關我什麼事?"肖玨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我的話.

我暗暗一笑,上次雖然只是稍微接觸,但肖玨絕對是心地善良之人,就算他被苟小峰騙財騙色,也不認為對方是壞人,還真有一種小人眼中天下皆小人,君子眼中天下皆君子的味道.

"你聽我說完."我繼續胡謅:"為了在朋友面前有面子,她拿的是她爸爸的手機,橘子5s,沒想到那個手機里面存有很多電話號碼."

"說重點."肖玨很不耐煩的說道.

"那個手機里面有三十多名窮困家庭的聯系方式,他爸爸每個月都要給他們打款資助."我只得放出大招.

這一招對肖玨果然有用,楞了好一會,她才急聲說道:"你想要我做什麼?"

"苟小峰現在就在星城,你打個電話約他出來吃飯就是,其余的事情交給我."我笑道.

"吃飯?恐怕他沒啥興趣,我叫他開房吧.到時候給你電話."肖玨說道.

"行,那麻煩你了."

……

掛了電話,跟凌風司馬三光說了下,兩人都是笑著搓手,說運氣還不錯.

我腦袋里突然蹦出來一個念頭,這運氣,該不會是福神的幸運之光安排的吧,那天不是被幸運之光給照了一下麼.

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後,我手機就收到了一個信息,建設路,抗日賓館,702房.

抗日賓館距離鋒芒吧並不遠,走路十來分鍾即可到達,賓館老板取這名字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就是大家都懂的,抗日抗日,抵抗日本,老板就是一個民族主義憤青,這個意思就不再過多闡述;至于第二個意思,大家也都是懂的,抗日抗日,抵抗'日’,就是不准那啥……叉叉圈圈嘛,這也是老板的一種營銷手段,在不准叉叉圈圈的賓館里面叉叉圈圈,是不是更有快感?

按說這個名字是不可能被工商局批准的,但老板腦瓜比較機靈,申請名字的時候申請的是抗舊賓館,抵抗陳舊嘛,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也沒違反什麼政策,批准下來以後,做了個大大的霓虹燈,不過在'舊’字上面做了文章,那一豎故意弄壞,只有一個'日’只是好的,到了晚上,霓虹燈一閃,就是抗日賓館了.

私貨夾帶完畢,鏡頭扯回到賓館702房.

我湊在門前聽了下,里面隱約有人說話聲,拿出手機來給肖玨撥了一個號碼,恩里面頓時響起了手機鈴聲,看來是這沒錯了.

沖其余兩人點了點頭,我一腳就踹開房門,閃電般的沖了進去,里面有一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女的是肖玨,男的是一名瘦高少年.

見到我們破門而入,肖玨跟那少年都是愕然看向這邊,而少年的手還停留在肖玨的胸前位置.我也顧不上那麼多,飛身上前,一腳就踹在少年身上,蓬的一聲,少年被我一腳直接踹飛在牆上,當他從牆面掉下來的時候,人已經暈了過去.

最開始我是把他當成江晨光看的,這一腳我也用上了很大的力道,甚至已經默念好了咒語,萬一這個少年有反抗的跡象,我就丟上一記閃電再說.

沒想到他暈倒得是如此的乾淨利落,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這貨不可能是江晨光.

好半響,我才問肖玨:"這是苟小峰?"

肖玨卻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我:"南哥,你剛才飛起來那一腳好帥哦."

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問你話呢,他是不是苟小峰?"

肖玨笑道:"肯定是啦,要不然我給你發什麼信息?你可以看身份證嘛."

我轉頭跟凌風說道:"你先帶著肖玨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可以搞定."

凌風點了點頭,拉著肖玨就往外走,肖玨自是不依,說要留下來看好戲,無奈之下,凌風只能掏出證件,說是在辦案,半哄半騙半威脅的將她帶了出去.

我看了司馬三光一眼:"光哥,你要不要回去?事先聲明,這件事情有些麻煩,可能會牽涉到鬼神."

司馬三光倒是無所謂:"什麼麻煩不麻煩,鬼神不鬼神的,花襲人跟高悠迪這種存在我也見識過,不就是那麼回事?"

我笑道:"那行."

將門掩上,在衛生間拿了一個玻璃杯,接了一杯水,直接潑在了苟小峰的臉上,苟小峰哼了一聲,悠悠醒轉.

見到我跟司馬三光站在他面前,他的眼神由茫然變成疑惑,接著是駭然與恐懼,不過這駭然與恐懼的神情並沒有持續多久,不多時,苟小峰臉上竟然浮現出桀驁不馴的神情.

我跟司馬三光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是掩飾不住的驚訝,甚至都能看到一絲贊賞,這少年,居然能這麼快的摒除恐懼,這份心性極為難得啊.

注1:毓婷,一種事後避孕藥,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但我還是要特別標注下,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要痛下殺手,總得讓孩子知道仇人叫什麼……

上篇:310 守株待兔     下篇:312 化敵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