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14 福兮禍兮(下)  
   
314 福兮禍兮(下)

"黃建國!原來你才是江晨光!"我大呼出聲.

"沒錯,聽的出來,你很激動,待會我給你簽個名,畢竟像我這麼**的人越來越少了."黃建國笑著說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嘶聲道.

"一句話就能說清楚,我們倆都看福神不順眼,于是就設計弄掉他."黃建國淡淡的笑.

"你看福神不順眼?你今天的一切不都是福神給你的麼?你居然看他不順眼?"我極其的愕然,這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這麼跟你說吧,你知道什麼叫傀儡麼?"黃建國哼了一聲.

"什麼意思?"我不解的問道.

"福神以為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所以平時都是對我頤指氣使,我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要插一杠子……你知道這是什麼感覺麼?就連我去找妹子大保健,他都要在旁邊指指點點,'你這姿勢不對,得換個姿勢……’你說,這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黃建國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是的,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但是過了幾年這樣的傀儡日子以後,我甯願回到以前,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是我有自由."

我頭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一時間,我有些云里霧里,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總算這個世界上還有個衰神,也是看他不順眼的,兩年前我在一次意外中遇到了衰神,兩人一拍即合,決定找機會弄死福神.也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組建神龍幫."黃建國嘴角浮現出一抹滄桑:"為什麼我要那麼神秘,不跟手下人見面,都是因為要瞞住福神,為什麼我手下那麼多絡腮胡子,那是因為我隨時都可以化妝成絡腮胡子進行角色轉變."

"原來是這樣啊."我歎息了一聲,隨即厲聲喝道:"不管怎樣,福神都是人類的守護者,你怎麼可以加害."

"有些東西,只有施加在你身上的時候你才會體會到那種痛苦,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在你獸性大發的時候,如果你面前有一個女的,你會考慮這個女的做出了什麼巨大的貢獻而放過她嗎?在一切最原始的生理需求面前,所有的崇高都如同泡影一般的虛幻.同樣的道理,我已經對福神忍無可忍,也就顧不上他是上帝還是撒旦了."黃建國喟然說道.

我沉默了好一會,這才說道:"那福神已經被你們弄死了?"

"沒錯,這都要感謝你."黃建國呵呵笑道.

"感謝我?"

"是的,你也知道,進出天地大廈的通行卡分為三種顏色,其中紫色卡黑色卡可以進入86,87,88層.福神為了安全起見,只要是有紫色卡黑色卡開啟門禁,他都會受到提示."黃建國笑道.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我不是給了你三張紅卡麼?那三張卡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只要你一刷卡,福神就能收信息,就知道是你——鍾正南前來拜訪."

"那又怎麼樣?何況這三張卡還在我身上呢."我愕然道.

"其實,這種卡總共有四張,我這還有一張,這樣,衰神就可以變幻成你的樣子,使用紅卡接近福神,而福神對你是不設防的,衰神這才能夠一擊得手."黃建國傲然一笑:"看到是紅卡,福神的第一感覺就是你上來了,又看到是你本人,福神越發不會懷疑,就是這種最簡單的思維慣性與思維惰性,但卻是最有效的."

"原來是這樣."我不禁為黃建國的深思熟慮感到心驚.

"我在樓頂擄走你的朋友們,就是要激起你的怒火,而且,我有意無意的加重了你的殺機,只有這樣,才能汲取你的些許氣息,從而瞞過福神."一直沒有說話的衰神笑著說道.

難怪,我那天會對李漢宣等人痛下殺手,原來是這麼回事,隨即我詫異的問道:"你在他眼皮子底下這麼肆無忌憚,難道福神就不知道?"

"這個問題很深奧,跟你說你也不懂,反正他不知道就是了.呵呵,還有一個事情我得告訴你,其實,我們是無法擊殺福神的,能做到的也只是禁錮它,你才是殺死他的凶手."衰神嘿然笑道.

"什麼意思?"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都想不到?你剛才用閃電擊殺的就是福神跟他的幸運之光啊,我只不過給福神做了一個小小的束縛而已."衰神得意的大笑起來.

難怪我剛才撿到了陰陽古錢,敢情剛才那個被我擊碎的還真是福神,一股濃烈的自責感從我心頭湧上,一時間啞口無言.

目瞪口呆了好半天,我才長長的歎息了一聲:"現在我總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對了,林霖打電話說了一個'天’字,想必她要說的是天地大廈的老板."

聽我說到林霖,黃建國眼神閃爍,點了點頭,嘴角浮現出一股莫名的笑意.

"好了,既然知道真相了,那你們倆也就沒啥利用價值了."我突然大笑道.

"什麼意思?"黃建國跟衰神都是愕然問道.

"沒什麼意思?"我隨手將那個無語凝噎丟在地上,活動了一下手腳,笑著說道.

"你居然沒有被無語凝噎給定住?"衰神大聲道.

"傻逼,我跟福神是有暗號的,我說兩個黃鸝鳴翠柳,他就得對下一句."我笑著沖傾城等人揮了揮手,得意洋洋.

傾城等人眼中都是射出不可思議的驚喜,胖子更是誇張得痛哭流涕.

"不可能,我不是對了下半句一枝紅杏出牆來麼?"衰神叫道.

"傻逼了是不是?暗號哪能用兩次的,我們早改成'一只芭蕉出牆來’了.你暗號都對錯,我當然就知道你不是福神啦.然後你又慫恿著我去觸摸無語凝噎,我乘機將計就計."我哈哈一笑:"還好我曾經被無語凝噎害過一次,裝出被麻痹的樣子還是有些經驗的."

"你不是宗師級的法術高手麼?你怎麼不被無語凝噎所控制?"衰神不信的大叫.

"很簡單的,因為我有絕緣手套."我舉起了左手,笑道:"安爾樂牌絕緣手套,更干更爽更安心!"

場中死一般的沉默,似乎每個人都因為這種變化而不知所措.

"哈哈哈哈!"突然之間,衰神瘋了似的大笑起來.

"你不會真的是神經病吧?"我有些愕然.

"鍾正南,我實在是忍不住好笑,哈哈哈."衰神依舊在瘋狂的大笑.

"神經病,去死吧!"我冷哼一聲,口中怒叱:"五雷轟頂!"

期待中的雷電交加並沒有出現,天空死一般的寂靜.

"怎麼回事?"我皺眉大叫.

"哈哈哈哈,怎麼回事?"衰神笑了許久,這才說道:"一直在逗你玩呢,剛才的那一塊無語凝噎呢?是不是被你丟在地上了?"

我哼了一聲:"廢話."

"你再仔細看看,你丟在地上的那一塊無語凝噎是不是少了一個角?"衰神笑道.

我頓時暗叫不好,往地上看去,果然,那塊無語凝噎真的缺了一個角,忙不迭的提起手一看,在我的虎口位置,有一個銀光閃閃的邊角正在熠熠生輝.

正要問怎麼回事,一陣麻痹的感覺鋪天蓋地的襲來,我頓時全身上下一動不能動,先前是裝的,這一次可是實實在在的不能動彈了.

"你當我是瞎子啊,你戴的手套雖然是透明的,但是在燈光下會反光的呢,你剛一出手我就知道你戴手套了.所以我稍微改變了一下無語凝噎的結構,讓它穿透了你的手套,來了個慢性發作.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玩?那種到嘴的鴨子飛了的感覺是不是很難受?"衰神哈哈一笑:"其實,你只要再隨便來道閃電就可以劈死我了,因為我剛才偷襲福神用盡了大量的能量,根本無法抵抗.來呀,你來劈死我啊,求劈!哈哈哈,咦,怎麼還不劈?是不是被麻痹了?哈哈哈,哥哥我最喜歡這種逆轉的感覺."

所有的人都被這種變化而驚呆,場中只有衰神瘋狂的笑聲.

靠,這逆轉也太快了啊,難道一切都要功敗垂成?

正在此時,黃建國突然笑道:"沒錯,我也很喜歡這種逆轉的感覺."

福神見黃建國這麼一說,更是仰天大笑,也就在這個時候,黃建國突然出手,將我手中的那一塊無語凝噎給取了下來,隨手丟于一邊:"我相信,鍾正南也很享受這種逆轉的感覺."

這一下,不僅僅是衰神呆住了.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這個黃建國是什麼意思?他不知道如果我解除了麻痹狀態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要收拾他們麼?

下一刻,我就反應了過來,根本懶得去想這是怎麼回事,直接召喚出雷霆萬鈞,數以百計的閃電將目瞪口呆的衰神擊成了碎片.

看著滿天飛舞的碎片,我這才捏著法訣指著黃建國:"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黃建國苦笑一聲:"我說過,我只是不想再受控制,不管是福神還是衰神,我都不想受他們的控制.現在好了,皆大歡喜."

"你憑什麼覺得我會放過你?"我冷笑著,走上前解開了傾城三人的束縛,三人都是站于我身後,冷冷的打量著黃建國.

"首先,從某一個角度來說,我也是受害者."黃建國微微一笑.

"接著說."我不否認他這個理由.

"其次,我並沒有傷害到旁人."黃建國坦然的看著我.

"是嗎?林霖呢?張院長呢?"我嗤笑道.

"林霖?她是我的助手而已.呵呵,要不是她給你打電話,要不是她跟我假意策劃綁架林霏,你也不會這麼快的把這些事情跟天地大廈聯系起來,對了,忘記告訴你了,她一直在做我的生活秘書,發月薪的那種."黃建國笑道.

"媽的,不就是包小蜜麼,說的這麼好聽."胖子在旁邊呸了一聲.

"那張院長自殺呢?"我聽說林霖沒死,我心中已然決定要放過黃建國了,這麼問只不過隨口一問而已.

"都說是自殺了,跟我有一毛錢的關系嗎?"黃建國臉上浮現出狡黠的笑容:"我只不過說了幾句關于他貪汙受賄玩弄女下屬的事情而已,他就跳樓自殺了."

"那遺書又是怎麼回事?"我哼了一聲.

"那玩意,誰都知道是栽贓的,對你自然沒影響了."黃建國坦然的看著我.

聞言一陣無語,正要招呼傾城等人下去,猛然從冷卻塔中嗖嗖嗖的飛出了數十道銀白色的光,一眨眼這些銀光就飛上了天際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傾城靠在我胸口,愕然問道.

"這些都是殘存的幸運之光以及厄運之光."黃建國笑道:"不用擔心,再也沒有人能操控它們,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它們電力耗盡,它們會自己運行程序,從而影響一個人的運氣好壞."

"你是說?運氣就是靠這些東西實現?"胖子愕然問道.

"沒錯,這樣一來,每天都會有人會被它們其中一個光顧,有可能是幸運之光,也有可能是厄運之光,呵呵,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是福是禍誰也說不清楚."黃建國喟然長歎.

……

《運氣》全文完.

上篇:313 福兮禍兮(上)     下篇:315 微信搖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