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25 非分之想  
   
325 非分之想

"這把牌你們倆死定了."我看著自己手里的牌喜不自勝,奶奶的,大小鬼四個a三個k,另外還有三個3三個4三個7,一個6一個j.

"不見得吧,別高興得那麼早,待會看你怎麼死!"胖子頗為不服氣,剛才輪到我叫地主,我一把就薅了底牌,胖子為此還怒不可遏,說我影響他發財了.

"三個3三個4帶6,j."我甩出一個飛機.

"四個5!"胖子直接一個炸彈.

孔宣笑著說過,我罵了一聲:"你/爺爺的,要不要這麼玩命啊,四個a!"

"四個2!"胖子狠狠的甩了個炸彈.

"過!"孔宣繼續笑道.

"日!王炸!"我也是怒了,直接丟出了超級炸彈.

"沒人要了吧?"我笑著出牌"三個k."

"四個8!"胖子呲牙咧嘴的笑:"鬼哥,不要以為你認識了趙冰冰就牛逼,得意不可忘形,你還沒有跟她海可枯石可爛,沒到那一步你就牛逼不起來.哈哈,一個3,孔宣看你的了."

趙冰冰,咦,我似乎有什麼事情沒做……猛然拍了一下腦袋,啊呀,我還要請她吃飯呢,看了看時間,嘖嘖,這都晚上九點了,不行,我得趕緊打電話.

"一個k,應該是我最大了吧,哈哈……三個9三個10三個j三個q帶四張散牌,不好意思啊,我牌出完了."旁邊傳來孔宣的大笑聲.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我拿出手機撥電話,起身往門外就走.

"靠,你還沒給錢呢!"身後傳來兩人的怒吼.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聒噪,揚長而去.

電話響了好幾聲,趙米米才接起電話:"周雷啊,你終于定到座位了嗎?"

這聲音,似乎很有殺氣啊,嘖嘖,都說賭博害人了,果然沒說錯.

——————————分割線的褲襠有殺氣——————————

趙冰冰戴著墨鏡,穿了個黑色t恤跟白色牛仔短褲,腳下卻是一雙人字拖,踢踢踏踏的跟著我在馬路邊轉悠,最終我指著一張油乎乎的桌子跟兩張塑料凳說道:"就這了."

"這就是你定的座位?"趙冰冰一臉的寒霜.

我哈哈一笑:"那自然,要知道這家麻辣燙的位置可是一位難求的."

趙冰冰哼了一聲,氣鼓鼓的站在旁邊,我扯了張紙巾,隨意的將塑料凳擦拭了一遍:"坐吧."

"你確定你沒有敷衍我?居然找了個這麼髒兮兮的地方."趙冰冰嗔怒著坐了下來,看了看桌上的油膩,一時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自己包往哪兒放.

"你到底是不是星城人啊?我就不信你小時候沒來這家麻辣燙吃過.這家生意很好的,能有個位置坐已經很不錯了."我坐下來將趙冰冰面前的桌子抹了幾下,又拿了一張塑料凳放在她旁邊:"把你的包放在這凳子上."

"我這個包是限量版的,髒了的話怎麼辦?"趙冰冰怒視著我.

旁邊麻辣燙的老板走了過來,沖我打了個招呼,笑道:"鬼哥,實在不好意思了,你打電話的時間有點晚,靠江邊的好位置都被坐滿了."

我哈哈一笑:"這個位置挺不錯的,還得謝謝你幫我留位呢.恩,先隨便來一些串串,另外再給我來兩瓶啤酒,要冰凍的."

遲疑了一下,我湊到趙冰冰耳畔,壓低聲音道:"對了,你有沒有身體不舒服?喝冰凍的啤酒沒問題吧?"

趙冰冰先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眼神古怪的上下打量了我好一會,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沒事."

"呵呵,那就冰凍的了."我沖老板揮了揮手,老板笑著答應,轉身走人,我有些得意的跟趙冰冰說道:"我可沒騙你,幸虧我跟老板關系好,這才預定了位置."

趙冰冰扁了扁嘴,哼了一聲:"反正你沒誠心!"

"切,非要穿個西裝打個領帶帶你去吃牛扒鵝肝才叫有誠意麼?你不也是穿著t恤短褲拖鞋出來?你穿成這樣好意思進那些高級場所?呃……算了,隨便你吧,你要是覺得不爽,現在就可以走."我一邊說一邊拿著手機偷偷的拍了一張照片,至于是不是合影也沒所謂,到了這個時候,任務就算完成了,你想怎麼樣請自便,哥們懶得伺候你.

沒想到趙冰冰眼珠一轉,竟然把包放凳子上一放,袖子往胳膊上一挽,笑吟吟的說道:"來都來了,那就吃點再走吧."

這前後態度轉變得如此迅速又沒有半點斧鑿痕跡,神情動作如流水般的自然,果然是影星啊,我嘖嘖稱歎著.不一會,老板將啤酒跟串串全部都送了過來.

我將鍋底攪拌了兩下,將串串一股腦兒的丟了進去,開了啤酒倒了兩杯,遞給趙冰冰一杯,笑道:"我說,你能把墨鏡取下來麼?大晚上的戴著這個,跟個神經病似的."

趙冰冰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就不怕別人認出我來?孫姐可不在這哦,出了什麼事情你保護我?"

"首先,別對自己太過于自信,就算你取下墨鏡來,別人也不一定認得出你."我將杯子舉了一下,將啤酒一飲而盡,也不管趙冰冰喝不喝,自顧自的倒酒:"其次,就算出了什麼事情,我也能幫你解決."

趙冰冰笑了笑,將啤酒也是一飲而盡:"你能比孫姐更厲害?"

"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說出了事情我能解決."我將她的酒倒滿,笑道.

"這樣啊."趙冰冰沉吟了一下,徑直取下了墨鏡,示威般的左右張望.

正如我所說,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盡管趙冰冰取下了墨鏡,可坐的滿滿當當的麻辣燙攤位上,竟然沒有一個人留意她.

"還真被你猜中了."趙冰冰有些失望,低聲說道.

"也不是猜中,這也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趙冰冰好奇的問,我知道,她在意的是為什麼別人會對她視而不見.

"這里光線黯淡,而你穿的也很普通,就算別人看到了你,也只會你覺得跟趙冰冰長的象而已."我淡淡的說道:"剛才我也說了,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每個人都在渴求別人注意自己,而不是自己去注意別人,除非我們倆所處的位置是所有人的視覺中心,譬如電視熒屏之類的,別人才會去注意."

"說的也有道理."趙冰冰笑吟吟的喝了一口啤酒,接下來便興致勃勃的吃麻辣燙.

看著趙冰冰此刻模樣,我也是心中暗笑,畢竟是從星城走出去的,這里承載了她太多的回憶,就算現在她已經高高在上,但骨子里還是希望能重溫兒時記憶,或許這就是剛才趙冰冰並沒有走人的緣故吧.

喝了幾杯啤酒以後,趙冰冰開始話多起來,用星城方言跟我說著她的事業,她的成功,隨著啤酒越喝越多,她的話題開始跑偏,我不僅僅聽到了她風光的一面,也是聽到了她辛酸以及夾縫中求生的一面.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毫無疑問,趙冰冰已經有些醉了,招呼老板買單,趙冰冰卻是要死要活的叫囂著要繼續喝,沒有辦法,又陪著她喝了幾瓶,直到她一會雙眼發直一會滿嘴胡言亂語,我這才攙扶著她走人,麻辣燙老板沖我豎起了大拇指,輕聲說道:"鬼哥,這個妞不錯,長得跟趙冰冰似的."

"這就是趙冰冰!"我笑道.

"對對對,你說是那就是.對了,待會她叫/床的時候,會不會喊'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還是會喊'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者開口就唱'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哈哈哈哈."麻辣燙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

為什麼說真話總是沒人信呢?

叫了輛出租車,在車上趙冰冰還吐了,我只能跟司機賠笑,多付了一百塊錢的洗車費這才平息了司機的怒火,就算這樣,司機還說道:"要不是這丫頭長得跟趙冰冰有些像,這事我跟你沒完."

毛病,趙冰冰再牛逼,你叫她放一個閃電看看?哥們是宗師級的高手也不知道尊重,天地之間都只有十個呢.

幾乎是抱著趙冰冰走到了1018房間門口,此時趙冰冰已經是人事不省了.我打開她的手包,摸出門卡開了門,順手將她丟在了沙發上,走出門外敲了敲隔壁的房門,想要她的保鏢孫姐來照顧她,沒想到敲了好一會,隔壁都沒有反應.這保鏢,該不會也出去約會了吧?

我悻悻的走回房間,關上門摸著下巴思忖了一會,眼下趙冰冰全身都是嘔吐的髒東西,就這麼丟在床/上拔腿走人似乎也說不過去,怎麼也是預備男友嘛,看來,只能我親自幫她擦拭了.

對于自己的定力我很是清楚,如果是一個女孩子穿著整齊,我不會有非分之想,但是如果一個女孩子脫/光了站在我面前,我百分之百會有非分之想,媽的,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呢,這麼一個絕代的尤/物擺在面前,我憑什麼不動心?

如果把我換成胖子的話,那自是不用多說,此刻肯定已經開始啪啪啪了,但我不是,所以我很糾結,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胖子,最起碼,他能夠肆無忌憚隨心所欲的為自己而活.

上還是不上,這是一個問題.

上篇:324 不同之處     下篇:326 難回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