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26 難回從前  
   
326 難回從前

甩了甩頭,似乎這樣就能將腦海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甩掉.走上前,三下五除二的脫掉了趙冰冰的衣服,預料中的非分之想並不是很強烈,我有些愕然,隨即轉念一想,眼前雖然是個美女,但全身都是酸臭的嘔吐物,換做誰也不會感興趣.

突然之間就想到網上的一個帖子,說是如果女性遇到了色/狼就要被那啥的時候,最好的辦法不是反抗,也不是大叫,而是快速的拉一泡屎在褲襠,然後抹在前面……不得不說,這個辦法真是太惡心了,所有的強/奸犯在這一刻絕對會軟掉.以前我還笑話這是在鬼扯,現在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只能搖頭苦笑,想出這個辦法的人,絕對是過來人啊.

到盥洗間拿了條毛巾浸/濕,將趙冰冰胡亂的擦拭了幾下,擦拭完以後,看著她白里透紅凹凸有致的身體,忍不住心里有了想法,腦海中嗖嗖的跳出來一個小白人跟一個小黑人.

小黑人說,上吧上吧,男/歡/女/愛天經地義.

小白人一腳將小黑人踢飛,大義凜然的說,不行,不能在客廳做這種畜生的事情……要做也是在床/上做……

毫無疑問,小白人大占上風,對,要做就得去床/上做.我抱著趙冰冰走向臥室,將她放在床/上,順手在某個部位摸了一把,乖乖隆地洞,韭菜炒大蔥,難道她是大自然的搬運工,這水流的,簡直能當噴泉了.

頓時獸性大發,對著她性/感的雙/唇就親了下去,即將親到嘴唇的時候,只見趙冰冰眉頭一皺,嘴巴一張,暗叫不好,使出全身力氣後仰,我後仰的力氣是如此的大,甚至都聽到了我脖子發出一道喀嚓聲.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趙冰冰的嘔吐物直接噴了我一臉.

草!我頓時一陣反胃,飛一般的沖進了浴/室,打開龍頭玩命的沖洗,沖了頭部幾遍,似乎覺得還有味道,干脆脫/光衣服直接洗了個澡.

在芥子墜里摸出一套衣服換上,換下的髒衣服也懶得管了,此時的我已經全然沒有任何性/趣,走回臥室,將趙冰冰搬到了床的另一頭,找紙巾擦拭了一下她的嘴巴,這才苦笑著離去.

回到家很快就睡著,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時候接到了趙冰冰的電話,我還以為她要說謝謝,沒想到她開口就大罵:"你這個騙子,你這個畜生."

"草,我怎麼畜生了?"我頓時大怒,如果我將你叉叉圈圈了,你說我畜生,我只能笑納這個稱號,現在不什麼都沒做麼?還特麼的被你吐了一頭一臉,這簡直比竇娥還要冤啊.

"你居然說粗話?"趙冰冰楞了一下.

"草!你都罵我畜生了,畜生自然要說粗話的.我們之間不合適,就這樣吧."我怒不可遏的掛了電話.正好借機說出這句話,好去找劉丹彙報情況.

隨即,電話又響了起來,一看還是趙冰冰,沒有理會,自顧自的去洗臉刷牙,一直到我洗涮完畢,電話都還在響著,心道這個趙冰冰還真是有琱,或許這就是她成功的原因之一吧,想了想,拿起了手機.

"鍾正南!你好過分!"趙冰冰的聲音差點將我的耳朵震聾.

"都說我們不合適了,就這樣了啊."我正要掛電話,腦中電光一閃,大聲問道:"你叫我什麼?"

"鍾!正!南!"趙冰冰在那邊一字一頓的叫道.

"呃……"我有些發蒙,這趙冰冰怎麼知道我真實身份的?

"傻眼了吧?告訴你,我也是星城大學的,雖然我不認識周雷,但不代表我就沒有校友認識周雷,我那校友告訴我,周雷這幾天正在歐洲旅游呢!"趙冰冰冷笑道:"昨天我要孫姐找人去調查你了,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你就是一個靠裝神弄鬼為生的江湖騙子!"

"恩,我就是騙子,怎麼了?"我頓時惱羞成怒.

"你不僅是騙子,還是畜生!"趙冰冰狠狠的罵道.

"騙子跟畜生是一回事嗎?你倒給我說說,我怎麼就畜生了?"我怒道.

"你昨晚做的事情難道不畜生嗎?"趙冰冰厲聲道.

"草,我昨晚做什麼了?我將你送回酒店,幫你擦拭身體,他嗎的這也有錯?"我也是厲聲道:"老子有沒有對你做出什麼畜生事,難道你自己不清楚?"

"草!"沒想到趙冰冰也是爆出粗口:"老娘只知道自己身體里面有髒東西,浴/室里面又有你的衣物,不是你還是誰?!"

"神經病!"我再次准備掛電話,隨即停住,聽趙冰冰的意思,有人跟她發生關系了?想到這,我急聲的問道:"趙冰冰,你聽我說,你確定自己是真的被人侵犯了?"

"草尼瑪!這種事情能開玩笑嘛?你他嗎的快給老娘死過來!"趙冰冰終于嚎啕大哭著掛了電話.

日,這都是什麼跟什麼?難道是有人在我走後強/奸了趙冰冰?想到這,我心里一陣發毛,該不會是那個變/態惡魔吧?

當下飛也似的趕到了大中華酒店,到了1018房間,門口並沒有警察,看來趙冰冰並沒有報警.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孫姐的聲音:"誰!"

"我!周……鍾正南!"反正都知道了,就別裝了.

門開,一道凌厲的風聲撲面而來,這是孫姐含恨出手.

老子就知道會這樣,我側身避開這一拳,蹂身而上,一把擰住了孫姐的胳膊,將她抵在門上,低聲道:"你不是我對手,這事情也不是我做的."

"你說不是就不是?"孫姐的臉被我按在門上,因為憤怒的原因,看上去異常的扭曲變形.

我用力將孫姐一推,孫姐蹌踉著沖進了門內,活動了幾下,似乎想要再次攻擊,最後歎息了一聲,悻悻的說道:"小姐,我不是她對手."

"沒事,你先出去吧."臥室中傳來趙冰冰的聲音,隱約有些沙啞.

孫姐瞪了我一眼,經過我身邊的時候,伸出右手的拇指跟食指,比劃了一個開槍的姿勢,沖我低聲說道:"就算不是你,你也不要太過分,要不然,我可是有槍的."

我啞然失笑,也是低聲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少看點電影,你以為大陸內地的持槍證那麼容易頒發?別說趙冰冰了,什麼冰冰都不行,沒這個待遇."

孫姐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又瞪了我一眼,這才出門,蓬的一聲將門大力的關上,可見其內心的憤怒與郁悶.

走進臥室,趙冰冰正在床頭吸煙,一臉憔悴,雙眼紅腫,身上蓋著被子,從裸/露的肩膀來看,里面似乎並沒有穿衣服.床側還有昨天的嘔吐物,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酸臭味以及男女歡好後的淫/靡味道,這兩股味道夾雜在一起,異常難聞.

"真的不是你?"趙冰冰似乎冷靜了許多,吐了一口煙,淡淡的問道.

"你不是說你里面還有殘留物麼.取出來去做化驗啊,是不是我留下的,做個檢測就知道了."我有些惱怒.

趙冰冰沒有說話,一口接一口的吸煙.

我眉頭一皺:"你報警沒?"

趙冰冰一臉麻木的看著我:"報警?我敢報警麼?"

我有些愕然:"為什麼不敢?誰威脅你了?"

趙冰冰頓時激動起來:"這種事情,對于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意味著身敗名裂,更何況是我這樣身份的人,如果事情傳出去,對我今後的事業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都這關頭了,還想著事業!"我不是很理解的搖了搖頭:"事業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麼?就算沒事業又怎麼樣,以前的你不也是照樣生活?"

"到了一定的高度,從前的日子就不能再回頭了.我就問你一句,十年以前你抽的什麼煙?"趙冰冰冷笑著將煙頭摁滅.

"呃,軟白沙!"我愣了一下.

"現在呢?"

"芙蓉王!"我隱約知道趙冰冰的意思了.

"如果現在要你再抽軟白沙,你還會抽麼?"趙冰冰哼了一聲:"同樣的道理,我的生活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要再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那對我來說,無異比死還難受."

"既然這樣,你把你身體內的東西拿出來,我送去警局."我遲疑了一下,建議道:"我在警局有朋友,或許這樣你不用出面也能找到罪犯."

"不用了,我已經洗澡洗掉了."趙冰冰木然回答.

"你都已經處理好了,還叫我過來做什麼?"我看著趙冰冰憔悴的面容,忍不住歎息道.

"我怎麼知道是不是你?"趙冰冰嘶聲大叫起來,一把掀開被子露出了光潔的身體:"我相信你,才跟你出去吃夜宵,我相信你,我才會喝醉,我相信你,才會讓你送我回來,可是,我相信你之後得到了什麼?我被人強/奸了!強/奸啊!"

"毛病,又不是我做的."看了一眼那讓人炫目的胴/體,我連忙轉移目光嘀咕道.

"你說什麼?"趙冰冰就這麼光著身子沖到我面前,在距離我不到一尺的距離停了下來,一雙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瞪住我,似乎只要我再出言不遜,她就將我撕成碎片.

"冰冰,是這樣子的."我見趙冰冰怒火燃燒,也無意刺激她,只得轉移話題:"其實,這一次星城出了大事,現在所有的媒體都不准報道這個事情……你這個事情有可能是這件大事的其中一環."

"什麼事?"果然,趙冰冰的注意力被轉移了.

上篇:325 非分之想     下篇:327 又見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