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37 調虎離山(中)  
   
337 調虎離山(中)

難道真不是趙冰冰打的電話?我撓撓頭皮,一時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鍾先生,是誰打你的電話你找誰好了,我可以作證,此事跟我們小姐無關,現在請你出去,要不然,我就……報警!"孫姐對我也是沒有辦法,居然連報警都說出來了.

是誰打的電話就找誰?聽孫姐這麼一說,我倒是靈光一閃,找到通話記錄中趙冰冰的電話,回撥了過去,順手按下了免提,沒想到電話那頭竟然傳來'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經關機……’,聽到這鈴聲,趙冰冰下巴一揚,將手中的手機舉在我面前:"你看清楚,我的手機好好的在這,並沒有關機."

冷笑一聲,趙冰冰干脆又給我撥了一個電話,我手機響了起來,這一次,赫然是朋友分組的鈴聲,再仔細一看,這個號碼跟我剛才接的號碼似乎有些不一樣.

掛掉電話,找到剛才那個號碼,跟趙冰冰說道:"你確定這個號碼是你的號碼麼?"

"沒錯啊."趙冰冰瞟了一眼:"138-xxx56xxx,沒錯."

孫姐在旁邊突然說了一句:"趙小姐,你的號碼是138-xxx65xxx,這個號碼不是你的."

趙冰冰聞言一愣,再次一看,頓時叫道:"對對,我中間是56,這個中間是65,乍看之下還真像是我的號碼."

靠,這又是誰,在我的手機上存了這個號碼,然後又模擬趙冰冰的聲音給我電話,他這麼做是什意思?莫非是調虎離山?想到這,我心中那份不安的感覺頓時大盛,連忙給謝夢菲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電話響了十來聲都沒人接聽,我暗叫不好,靠,難道真的中了調虎離山之計?驚怒之下,我轉身就跑,媽的,不知道我現在趕回去還來不來得及?

該死的交通,出租車在距離謝夢菲所住的小區還有幾百米的時候堵住了,前面似乎是出了車禍,出租車司機探頭張望了一下,拿起通話器問前面的同事,那邊說是有個奔馳車撞翻了一個老頭.

"靠,這奔馳估計要傾家蕩產了."出租車司機一臉的幸災樂禍.

我沒有接話,探頭在窗外看了看,車流並沒有移動的跡象,罵了一句,摸出50塊給了司機,直接下車就跑.

"喂,找錢!"身後傳來司機的叫喊.

懶得理會,飛快的往前跑,在經過前方那一圈看熱鬧的人群時.我忍不住瞥了一眼,這一眼,居然被我看到了一個熟人,呃,應該說是一個熟鬼,宗師級的高手之一,云知寒.

云知寒似乎也看到了我,詭異的沖我笑了笑,嘴巴朝車禍現場努了努,似乎車禍現場有一些東西讓他感興趣.

這一瞬間,我幾乎想停下來沖進人群看看車禍現場,究竟有什麼東西,居然驚動了云知寒這種宗師級的鬼神.但轉念一想,謝夢菲此刻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還是別再生枝節了.

沖云知寒點了點頭,腳下沒有半分停歇,繼續往前飛奔.

接下來,更讓我覺得疑惑的是,我居然分別看到了姬無緣跟屈無病,他們都是朝著車禍現場趕去,見到我都是露出詭異的笑容.

這他嗎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咬咬牙,硬是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路飛奔到謝夢菲家門口,房門並無異樣,我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氣,隨即想到那個老頭不一定要破門而入,心頭又是揪了起來,拿出鑰匙,打開房門.

閃身而入,隨手關上門,客廳里面也沒有任何異常,反倒是洗手間的玻璃推拉門緊閉,里面傳來咝咝的水花聲,似乎是有人在開著花灑在淋浴.

"謝夢菲?"我湊到衛生間門口,大聲的叫道.

衛生間里面並沒有任何的回應,花灑的水聲依舊.

"謝夢菲,你再不回答我就沖進來了!"我伸手推了推玻璃門,門並沒有反鎖.

里面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我暗叫不好,口中默念咒語,使勁將門一拉,同時閃身而入.

里面沒有人,只有花灑在噴著密密的水絲,除此以外,沒有任何異常,就好像是有人剛洗完澡,但是沒有忘記關水龍頭就出去了一般.

撓撓頭皮,正要轉身出門,猛然覺得眼角一花,似乎有一道人影在浴/室里面迅疾的掠過,大吃一驚,停下/身子四處打量,最後將視線停留在浴/室盥洗台的鏡子上面.

鏡子里面的我一臉迷惑,呆頭呆腦的看著鏡子外面的我.

可能是眼花了吧,我苦笑一聲,再次准備走出浴/室,就在跨出腳步的同時,我頭皮一陣發麻,因為,我看見鏡子里面的人並沒有跟我同步.

也就是說,我在外面已經是跨步走人,但鏡子里面的影子卻是一動不動的看著我,更讓我毛骨悚然的是,鏡子里面的我,嘴角隱約有一絲詭異的笑容.

"草!"我下意識的手一揚,一道閃電就劈了過去.

鏡子被我這一道閃電直接劈成了碎片,隨著嘩啦啦的聲音,這些碎片掉落在地面,摔成了更小的碎片,探頭看去,每一塊鏡子碎片上都有一個滿臉詭笑的我,似乎在嘲笑著我的無知,而我,隱約聽到了空中有陰測測的笑聲傳出來.

"誰?"我厲聲叫道.

"嘿嘿嘿!"這聲音愈發的清晰,隱約有一縷淺淺的黑霧從地面上縈繞而起,瞬間功夫,這道黑霧就已經凝結成型,開始在空中變幻著各種匪夷所思的形狀.

"媽的!"我二話不說,又是一道閃電,手臂粗的閃電直接擊中了黑霧,銀白的閃電驟然發出刺眼的光芒,'蓬’的一聲,黑霧煙消云散.

黑霧消散以後,一切似乎都恢複了正常,鏡子碎片里面那一個個詭笑的我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剛才只是我不小心將鏡子打碎,之前看到的影像只不過是我看花了眼的緣故.

"草!有種就出來決一死戰,別鬼鬼祟祟的!"我大聲的叫道.

浴/室里面沒有任何回應,我又喊了幾句,皺眉退出了浴/室.

"嗆啷!"剛退出浴/室,外面就傳來一道聲音,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被打碎,聽聲音是來自臥室.

我全身肌肉一緊,飛速的沖進了臥室,只見謝夢菲全身赤/裸的仰躺在床/上,雙目有如死魚一般,呆呆的看著天花板,手斜斜的懸掛在床頭櫃旁邊,地板上是是一地的陶瓷碎片.這應該是一盞放在床頭櫃上的工藝台燈——很顯然,謝夢菲用盡了最後的力氣打翻了這盞台燈,想引起我的注意.

"夢菲!"我直接沖上前,一把抱住了她,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似乎還有微熱,連忙一個電話打給凌風,要他馬上叫人過來.

"夢菲!你醒醒!"放下手機,我沖著謝夢菲的耳畔大聲吼叫著.

謝夢菲的臉色異常的灰白,似乎聽到了我的吼叫,她嘴唇顫抖著:"正……正南……"話沒說完,她那幾乎沒有任何生機的眼睛緩慢閉上,眼角,有一滴淚水滾落.

"靠,你別閉眼睛!"我大力的搖晃著謝夢菲的身體.

被我這麼一搖,謝夢菲的眼睫毛顫抖了幾下,眼皮下面的眼珠隱約在轉動,似乎是想睜開眼睛,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這個時候可不能讓她睡著,我再次搖晃著謝夢菲的身體,可是這一次似乎效果不大,謝夢菲眼睫毛顫抖的頻率越來越小,最後竟然停止了下來.

靠,該不會把她給搖死了吧?我駭然大驚,一陣手忙腳亂,將她平放在床/上,又是掐人中,又是人工呼吸.

被我這麼一弄,謝夢菲的眼睫毛又開始顫動起來,眼珠轉動的幅度也比方才要大,我一見有效,連忙繼續重複著人工呼吸的步驟,先是口對口的輸氣,接著在她胸口擠壓,再然後又口對口的輸氣……

正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門口傳來一聲怒吼:"你這個畜生!"隨著這一聲呼喊,一道人影揮舞著膠棒沖了進來,沖著我的頭就是一棍.

媽的,老子正忙著呢,你來添什麼亂?我順勢一把抓/住了膠木棒,緊跟著大力一扯,那道人影一個重心不穩,直接朝我撲過來.

松開膠棒,我一把就扼住了這人的咽喉,吼道:"你他嗎的是誰?"

那人被我拖在床頭,喉嚨被我抓著,臉上頓時漲成豬肝一般的顏色,雙/腿/亂/蹬,雙手則是用力的去摳我的手指,一邊吃力的說道:"我……我是大樓的……保安!"

我這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果然,他一身的保安制服,肩膀上甚至還別著一台對講機,看來確是保安無疑,我松開了掐住他喉嚨的手,順手一送,將他推開,怒道:"你看不出來我這是在救人麼?怎麼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出手?"

"我剛才巡邏,看到這房間門沒關,然後/進來就看見你沖著這位女士又是親又是摸的,我怎麼知道你是在救人,還以為你是流氓."保安哭喪著臉看著我.

說的也是這麼回事,任憑誰見到一個男子沖著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又摸又親,絕對不會想到這是在救人.苦笑著揮了揮手:"你先出去,在門口站著,不要讓別人進來,待會會有警察過來,我是好人還是壞人,待會你就知道了."

保安楞了一下,沒有說什麼,轉身出門.

上篇:336 調虎離山(上)     下篇:338 調虎離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