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39 密室殺人  
   
339 密室殺人

這名保安在門口並沒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從褲兜里摸出一把鑰匙,伸手開門,一眨眼,門就被打開了.

"停下."歐陽濤突然出聲.

青春痘連忙按下了暫停,歐陽濤指著那人的手:"放大這個位置."

用鼠標操控了幾下,青春痘將那名保安的手部位置放大,這一放大,我們頓時看出了蹊蹺,這名保安手中的鑰匙根本就沒插/進鎖孔里面,也就是說,他開門根本就沒有用鑰匙,就好像面前這個門是虛掩的,他隨手一推就推開了房門.

難道我當時沒有鎖好門?還是說這個保安另有其他的辦法開啟了房門?或者他只是不想駭人聽聞,這才假裝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歐陽濤又看了一會,搖頭苦笑:"繼續往下吧,我看不明白他是怎麼開的門."

揮了揮手,示意青春痘繼續播放監控視頻.過了好一會,才看到這個保安從房間里面出來,就在他出來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又是忍不住咦了一聲.因為,此刻保安臉上的模糊已然消失不見,露出了他原本的樣子,也就是我看到他的那個模樣.

莫非這個保安的法術過了有效期?傾城曾經跟我說過,這種法術是不能維持太長時間的.恩,還有一種可能,這個保安為了不引起我的注意,進門就撤銷了這個法術.

"暫停下."我沖青春痘說道.

青春痘摁下暫停,不解的看著我,似乎在疑惑我為什麼要他暫停.

我指著這個保安,問歐陽濤:"你確定這個保安你沒有見過?"

歐陽濤很是肯定的搖頭:"我確定,我們這絕對沒有這個保安."

我皺了皺眉頭,沒想到旁邊那名一直沒有說話的酒糟鼻保安倒是插了一句:"日,他穿的這件衣服不是劉老黑的麼?"

"劉老黑?"我狐疑的問道:"劉老黑是誰?你怎麼知道這件衣服是他的?"

"劉老黑是我們這的一個保安,南海人,因為皮膚黝/黑,所以被稱為劉老黑."歐陽濤在一旁解釋,隨即他也納悶的問酒糟鼻:"你怎麼知道他穿的是劉老黑的衣服?"

"他那衣服肩章處有一個補丁,這還是我給他縫上去的."酒糟鼻呵呵笑道.

"歐陽主管,麻煩你通知這個劉老黑來這一趟."凌風沉吟了一下,跟歐陽濤說道.

歐陽濤點了點頭,在桌上抓起值班對講機:"我是歐陽濤,我是歐陽濤,誰在宿舍?"

對講機一陣沙沙聲過後,一道敦厚的聲音傳來:"我是李進!我在宿舍,老大有什麼指示!"

"劉老黑在不在?"

"在廁所!"

"要他馬上趕來監控室!"歐陽濤放下了對講機,示意青春痘繼續播放監控視頻.

點擊播放以後,畫面中那名保安嘴巴開合,說了幾句話,雖然沒有聲音,但是我知道他是在回答我他叫歐陽濤.

回答我以後,保安臉上閃現過一絲詭異的笑容,轉身朝安全通道走去.

"暫停!暫停!"這次是凌風在大叫.當青春痘按下暫停以後,凌風卻皺眉道:"能不能退回去一點點?"

青春痘依言操作,每動一下,凌風要麼喊退後,要麼喊往前,一直操作了三四遍,凌風才大喊一聲:"停,就這別動了."

這個畫面是那名保安轉身將走的那一瞬間,我從上到下掃了一眼,並沒有發現異常,反倒是那名酒糟鼻咦了一聲,指著監控畫面說道:"這是什麼?"

順著酒糟鼻的手指看過去,我頭皮一麻,燈光直接照在了保安的皮鞋上,皮鞋鞋面上有一道銀白色的反光,而這個反光竟然呈現出一個骷髏頭的樣子,這個骷髏頭,跟謝夢菲小/腿上的骷髏頭完全一樣.

腦中轟然一響,頓時就反應了過來,導致謝夢菲死去的原因,極有可能就是這個保安腳下的骷髏頭,仔細的回憶了一下,當時我扼住保安脖子的時候,保安雙手正在用力掰開我的手指,而他的雙腳卻是在拼命亂踢,也就是說,就在這個時候,保安利用腳尖的骷髏頭乘機暗算了謝夢菲.

這個保安到底是誰?他為什麼要來暗算謝夢菲?

如果這個保安就是那個連環奸殺案的老頭,為什麼他當時不弄死謝夢菲,反而是過了這麼久才冒著被我發現的危險來弄死謝夢菲.如果這個保安不是那個老頭,那他又是誰?

腦袋中瞬間就冒出了無數個問號,一時間,腦袋里面如同有千萬只麻雀在吱吱喳喳,又好像有千萬只鴨子在呱呱大叫.

正在我頭大無比的時候,桌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老大,老大,我是李進,我是李進,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

聽聲音確實是剛才那個李進,但是話語中充滿慌張與驚恐,似乎有什麼特別恐怖的事情發生在他身邊.

歐陽濤眉頭一皺,伸手抓過對講機:"我是歐陽濤,有什麼事?"

"老大,劉老黑死了!"因為惶急的緣故,李進的聲音略為嘶啞.

"你說什麼?"歐陽濤厲聲道.

"劉老黑死了,就死在宿舍的廁所里面!"李進幾乎是喊了出來.

"我馬上趕到."歐陽濤放下對講機,轉身就跑,剛跑了兩步,似乎想起了什麼,快速轉身回來沖凌風敬了個禮:"凌局,正好你也在,麻煩你去現場看看."

"走."凌風也不推脫,直接答允.

保安宿舍位于小區其中一棟樓的二樓,總共占據了三個套間,分別是202,203跟204,在203的門口已經圍了七八名保安,正在議論紛紛,見到我們三人走過來,都是不由自主的讓開了一條通道,其中一名面容古樸的中年漢子沖我們走了上來,跟歐陽濤打招呼,想來此人就是李進.

走進203房間,里面是三房一廳的格局,臥室的門敞開著,可以看到里面都是放有兩張上下鋪的鐵床,上鋪睡人,下鋪放一些行李雜物,外面客廳擺了電視機與冰箱等,總體而言,房間里面還算是整潔.

凌風已經電話通知了那兩名警察,他們還比我們先到一步,此刻正在廁所門口,低聲的商議著什麼.

走上前一看,這個廁所是連同浴/室一體的,差不多有五六個平方,除了一個電熱水器以及淋浴用的花灑以外,房間里面唯一刺眼的東西就是牆壁上那一串花花綠綠的毛巾.

廁所是蹲坑,地面上鋪的是三十厘米見方的小塊防滑瓷磚,米色的瓷磚上面側臥著一個人,此人光著上身,短褲褪在了膝蓋處,全身皮膚漆黑,身下有一道暗紅的血跡順著瓷磚緩慢的流進廁所蹲坑里面,沿著血液的來源,可以看到在他的脖子部位有一道翻開的創口,血液似乎已經流得差不多了,創口處能看到白色的骨頭,以及紅色的管狀切面,分不清那是血管還是氣管.

很顯然,這個劉老黑是在蹲大號的時候被人一刀割喉.

根據李進的說辭,當時他正在里面刮胡子,劉老黑急急忙忙沖進來,說是忍不住了,也不顧他在旁邊,直接就蹲下大號,他只能罵罵咧咧走出來,門還是他順手反鎖的.他這話得到了其他保安的證實,說李進出來的時候,還在罵劉老黑來著.

也正因為如此,李進很能肯定,在他出來的時候,除了劉老黑,里面再沒有其他的人.說實話,就這麼屁大的地方,然後什麼遮擋物都沒有,我不認為會有其他人能藏在里面不被人發現.

當劉老黑進去以後,一直到歐陽濤打電話來找他,這其中再無第二個人進去,後來是李進在門口叫了好幾聲,沒有聽到劉老黑的回應,李進這才破門而入.

凌風跟我都是看了看門鎖位置,很顯然,這扇門是被人大力踹開的.

我們都將目光投向了廁所的窗戶,如果有人能將劉老黑一刀割喉然後逃走的話,唯一的出口就是這扇窗戶,但是這扇窗戶,卻是安裝了防盜窗的,防盜窗中間的間隔,也就是十厘米寬,要想鑽進來一個人,簡直是天方夜譚.

在那兩名警察記錄口供分析現場的時候,凌風將我拉到了門外.

"正南,這個劉老黑的死會不會是鬼神所為?"

凌風這話一問,我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我怎麼知道?"

"靠,你不是宗師級的高手了麼?這都看不出來?"難得凌風居然爆了一句粗口.

"我成為宗師級的高手,幸運的成分比較多,說到見識與底蘊,我相差孔宣一大截.知道鄉長跟省長的差距麼?差不多就有這麼大的差距."我苦笑一聲:"我還真不知道這事是人所為還是鬼神所為."

凌風長歎了一聲:"連環奸殺案那邊是六條性命,加上謝夢菲跟這個劉老黑,現在已經是八條人命了,這個案件,恐怕會驚動公安部了."

我沒有出聲,心中也是有些內疚,畢竟在這件事中,我從頭都有參與,但是卻沒有抓/住任何一個嫌疑犯,甚至連線索的都沒有.

上篇:338 調虎離山(下)     下篇:340 錯綜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