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53 金蟬脫殼  
   
353 金蟬脫殼

當車經過某一個工地大門的時候,我們發現這個大門敞開著,似乎有車輛進出過,我跟凌風對視了一眼,將車打橫著停在了門口下了車.想了想,我又在圍牆附近找了幾個大磚塊,在越野車堵住的門口前擺了一溜的障礙,這樣一來,如果面包車在這里面的話,就別想沖出來.

凌風摸出了槍,我則是捏好了法訣,只要發現有什麼不對,先劈他一道閃電再轟上兩槍再說.

圍牆里面並無任何建築,放眼望去,差不多有兩個首尾相連的足球場那麼大,里面都是膝蓋那麼高的茅草,而靠近圍牆的地段,茅草更是有一人多高.

"這有車輪的痕跡."凌風沖前方努努嘴,定睛看去,兩道車輪印伸向茅草深處,但是前方並沒有任何面包車的影子.

我跟凌風對視一眼,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或許前方有一個大坑,面包車就藏在坑里也不一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想來歹徒也在這里面,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走了三四十米,隱約聞到一股油漆的味道,使勁吸了吸鼻子:"凌風,你聞到什麼沒有?"

凌風皺眉道:"似乎有一股油漆的味道,咦……"

"怎麼?"我頓時緊張起來.

"你看,這草上面是什麼."凌風指著一株茅草說道.

我湊過去看了下,在茅草的前端,有一小塊紅色的東西,將草掐斷放在鼻子前聞了聞,肯定這就是油漆的味道.

"沒錯,這是油漆,而且,是剛用過不久!"我皺眉道.

"再往前看看!"凌風平舉著槍,加快了腳步.

又往前走了十多米,車輪胎印到了這,已經消失不見,可以看到車子掉頭的痕跡,很顯然,有車在這里停留了一會,然後掉頭出去.

如果是面包車的話,他們將車開到這里面做什麼?

"正南,會不會是別的司機突然尿急,這才拐進來方便?"凌風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我也覺得這個情況極有可能,笑道:"那你小心點,別踩到大便."

說笑歸說笑,兩人依舊在附近小心的搜尋著,轉了好一會並無收獲,正打算走的時候,凌風突然一個蹌踉差點摔倒,我笑道:"我靠,你還真的踩到大便了?"

凌風沒有回答,反而蹲了下去,不一會,從地上摸出一個牌子,抖了抖上面的泥土:"你看!"

定睛看去,靠,這不是那個面包車的車牌麼?他們的車牌怎麼會在這?如果沒有車牌,在這座到處都是交警與攝像頭的星城,他們幾乎是寸步難行啊.

"這個車牌是假的."凌風仔細的看了看,皺眉道:"也就是說,他們的面包車開到這的時候,就將假車牌取下,然後換上了自己的車牌離開."

"換個車牌就能逃跑?"我有些不可思議:"這未免把我們看得太弱智了."

"不僅僅是車牌,還有這油漆!我終于明白這油漆是做什麼用的了."凌風苦笑,歎息道:"他們在這將白色的面包車噴成紅色的面包車,甚至還可以在電瓶上接電吹風,一邊噴油漆一邊用電吹風吹干,當他們走出這里的時候,已經由一輛白色的面包車變成了紅色的面包車,而且車牌號碼也變了."

我/日,難怪這里會有這麼濃郁的油漆味道,原來綁匪們耍了一招最簡單的金蟬脫殼,而最簡單的招數往往是最有效的.

凌風打了個電話問監控那邊的情況,果然,那邊說確實有一輛紅色的面包車從湖南路出去.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耽誤了這麼久,綁匪估計正在家中開香檳慶祝.

媽的,這綁匪還真特麼的狡猾.

"接下來應該怎麼辦?"我有些拿不定主意.

"還能怎麼辦,只能去周志雄家里,等綁匪開條件了!"凌風苦笑道:"想不到前一段時間的連環奸殺案塵埃還沒落定,這又是綁架案發生,如果這綁架案再不能破獲的話,我這個局長恐怕真的是到頭了."

"沒事沒事,不就一個綁架案麼?憑老子這個宗師級高手,難道還破獲不了."我笑著拍了拍凌風的肩膀.

凌風自是知道我在安慰他,也沒出聲,拎著那塊車牌,回到越野車上,打著火以後,凌風並沒有開車,反而悶聲問道:"正南,其實我特羨慕你跟胖子的生活,真他嗎的不想做這狗屁局長了,好累!"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很郁悶對不對?不用擔心,大姨爹來幾天就會走!哈哈哈哈.我說凌風,你身為凌家人,就要為凌家分憂,你肩膀上的責任可不僅僅是你跟心妍的小家庭,而是凌家這個大家族."我遞了一支煙給凌風:"有些事情,是不能想走就走的."

凌風點燃了煙:"我也知道,只是發個牢騷而已."

我呵呵一笑:"要想不為這些小事煩心,就只能往上走,做官做到省部級,或許就沒有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了."

"中國目前在職的省部級干部差不多有兩千人,彼此掣肘彼此制衡,麻煩事估計也少不了多少.就算是做官做到一號那個地步,那又如何?難道他就沒有煩惱麼?"凌風吐了一口煙霧,苦笑一聲,松手刹掛檔踩油門,將車開上了湖南路.

"你也別發牢騷了,等我找到了七頁生死寶鑒,到時候我跟一號說,先給你一塊免死金牌,再給你一把尚方寶劍,到時候你你想砍誰就砍誰,但是誰也不能砍你,這樣你該滿足了吧?"我笑道.

"哈哈哈哈,行!那我就等你的免死金牌跟尚方寶劍."凌風哈哈大笑,終于拋除了剛才的郁悶,越野車飛馳而去.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割來割去的分割線———————

朝陽城,星城首屈一指的富豪小區,除了首富金振中以外,另外還有十六戶人家住在其中,能在星城最好的地段擁有著小橋流水的花園獨棟別墅,這十六戶人家自是都有著深厚的家底,其中不僅有商業巨子,據說還有國內一線藝人.

周沐陽就屬于商業巨子,他名下的產業幾乎所有的星城人都知道——三好餐飲連鎖品牌.所謂三好不是指思想好,學習好,身體好這種三好學生的標准,而是指好快,好吃,好便宜.

上菜速度好快,飯菜口味好吃,飯菜價格好便宜,這是三好餐飲的核心標准.由于這三好標准非常的適合廣大工薪階層,周沐陽的三好餐飲崛起十年以來,一直是星城中檔餐飲中屹立不倒的常青樹,而他本人,也是三好餐飲公司中屹立不倒的常青樹.

此刻,這顆屹立不倒的常青樹似乎有些顫顫巍巍,他坐在朝陽城的別墅沙發里面,嘴唇顫抖著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贖回我的兒子."

我跟凌風對視了一眼,凌風微笑道:"周先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的兒子我們肯定會救回來,但是我們也要借此機會抓/住這伙歹徒."

"抓/住歹徒?如果惹怒了他們,將我兒子撕票了怎麼辦?"周沐陽抬起頭看著凌風,目光充滿懷疑:"凌局長,請恕我冒昧,你這麼做能保證我兒子的安全嗎?"

凌風輕歎了一聲:"周先生,任何事情都有意外,我在這跟你做保證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不能保證那你說什麼?我只要我兒子安全,不管歹徒提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對不起,我不想跟你們警方合作,你們請回吧."周沐陽嘴唇哆嗦著,但是語氣異常的堅決.

"如果歹徒要你將旗下的三好餐飲連鎖店全部停業一年呢?"我忍不住問道.

"這怎麼可能?這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周沐陽頓時激動的說道.

"我只是假設而已."我微笑道:"萬一是你的競爭對手所為呢?"

周沐陽沉默了一會,狠狠的咬了咬牙:"就算這樣,我也接受,我只要我兒子能夠平安歸來,哪怕傾家蕩產我也沒所謂."

我苦笑著跟凌風對視了一眼,這個周沐陽愛子心切,為了救回自己的兒子,甯願舍棄自己的家業,話都說到這份上,再談下去已然沒有任何意義了.

凌風朝我眨了眨眼,我明白他的意思,就算周沐陽不配合,那又怎麼樣,難道就不能暗中監聽麼?一紙文件過去,電信也好,移動也罷,還不得乖乖配合?

就在起身准備走的時候,周沐陽的手機響了起來,周沐陽看了我們一眼,最終還是按下了免提鍵.

"周老板,上午好."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溫和的聲音,語氣異常平靜,就好像是一個優雅的貴族在清晨的陽光中在跟他的仆人打招呼.

"你是誰?"周沐陽澀聲問道.

"我是誰其實並不重要,不過,為了讓你們好記,你們叫我錢先生好了.怎麼樣,這名字還算大氣吧?朗朗上口是不是?"溫和的聲音語調一變,由剛才的雍容變得異常的跳脫,就好像剛才只是一個頑皮的兒童在冒充他父親在跟人打電話,又好像是剛才只是周星馳在假扮周潤發.

上篇:352 死里逃生     下篇:354 定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