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365 驚魂甫定  
   
365 驚魂甫定

"把皮箱丟進去!"錢先生冷冷的說道.

我沒有猶豫,直接將皮箱丟進了下水道,很快,下面就傳來一道輕響,這是皮箱落在地面的聲音,探頭往下水道里面一看,在下水道兩側的燈光照射下,密碼箱靜靜的躺在側邊的走道上,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又不知道是哪兒不對勁.

過了差不多一分多鍾,我還以為錢先生已經沒有在電話旁邊了,喂了一句,錢先生這才輕聲笑著說道:"好了,現在你們倆爬下去,找到皮箱,拎著繼續往前走."

咦,這個要求有些奇怪了,按說這個時候,下水道就應該有人在接應,拿到錢撒腿就跑,然後隨便找一個出口爬出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將贖金拿走了.可錢先生要我們繼續拿著贖金前進,這完全沒道理啊?

"快點,要不然我就引爆炸彈了!"錢先生輕聲威脅道.

我抬頭看了看定時炸彈,現在還有2分42秒:"那張昊天跟這個炸彈怎麼辦?"

"你們倆抱著炸彈下去,張昊天就讓他回家好了."錢先生頓了一下,依舊輕聲笑道:"正南,現在定時炸彈是不是還有2分36秒?奉勸一句,不要玩花樣,因為我現在可以看得到你們."錢先生嘿嘿笑了兩聲便掛了電話.

既然錢先生能看到定時炸彈上的時間,那自然也能看到我們動作,抱著張昊天就往外跑的念頭瞬間就被打消.跟孔宣對視一眼,我飛快的將張昊天身上的繩索解除,也不揭開他嘴巴上的膠布,急聲道:"出去後就往馬路對面跑,到時候自然會有人來救你!"

這話可不是安慰他,我身上裝有跟蹤器,跟在我們身後的便衣警察最少有五六個.

張昊天點了點頭,閃身就溜出了車門外,發瘋似的沖向馬路對面,而馬路對面停有一輛順豐快遞的車,車門打開,下來了一個戴著工帽穿著工裝的快遞員,快速的迎上張昊天.

知道張昊天已經安全,這才看向那個定時炸彈,此時顯示只有2分46秒,嘿了一聲,抱著炸彈閃身鑽進下水道,順著旁邊的鐵扶手爬了下去.

原先在星城論壇上有看到過下水道的圖片,當時看圖片沒覺得怎麼樣,現在身臨其境,覺得比圖片上要大氣很多.整個通道呈倒著的'u’形,底部直徑差不多有十米,高有七八米,在我們這一側有將近兩米寬的人行走道,還是先前那句話,什麼好萊塢警匪片在這拍個外景是完全沒問題的.

孔宣也跟著我爬了下來,看著我還抱著那個炸彈,不禁皺眉道:"你個傻/逼,抱著炸彈舍不得麼?趕緊扔掉啊."

我聞言大驚:"你瘋了,錢先生知道了會引爆的."

孔宣哼了一聲:"如果是在上面,他可以將攝像頭裝在車里,但現在已經進入下水道,他怎麼還看得到?你要繼續抱著炸彈的話,就特麼的離我遠點."

一想也是,忙不迭的將懷中炸彈丟進了下面的汙水中,拎起腳下的密碼箱,快步朝前走去.

"你說,他這個時候還叫我們拎著贖金做什麼?"我開口問孔宣.

兩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腳步聲與說話聲在這空曠的下水道嗡嗡作響,隱然有回聲蕩漾.

"誰知道呢!"孔宣也是皺眉道:"這家伙就是一個另類!"

"你說這個炸彈會爆炸不?"我有些不確定的問孔宣.

"搞不清楚啊,我們還是跑吧."孔宣聽我這麼一問,倒吸了一口冷氣,我們倆對視一眼,撒腿就跑.

就在我們跑了差不多兩百米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然後是轟然的倒塌聲,回頭看去,剛才我們下來的地方已經被炸得塌方,甚至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光,想來街道都已經炸出了一個大坑,由此可見這炸彈的威力是多麼的厲害.

"我/草!這家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又驚又怒.

你說他不想弄死我們吧,這幾次炸彈爆炸的時候,死神幾乎都是跟我們擦身而過.你說他要弄死我們的話,直接遙控炸彈爆炸就是,何必這麼麻煩?

"媽的!"孔宣也是大罵:"這家伙就是一個神經病!"

兩人驚魂甫定的站在原地,楞了好一會,都是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好一會,我才歎息著說道:"都已經這樣了,還是繼續往前走吧."

孔宣點了點頭,兩人悶聲往前走著,走了十來分鍾,這個錢先生也沒有打電話過來,難道他認為我們倆已經被炸死?

下水道空洞的腳步聲聽起來有些讓人毛骨悚然,我不喜歡這種感覺,輕咳一聲,說道:"孔宣,有沒有可能在這些鈔票上施一個法術,類似于跟蹤器一樣的效果.這樣一來,如果這個錢先生拿到了錢,我們就可以定位,從而抓到他."

"那肯定可以!"孔宣不屑的揚了揚眉毛:"不說別的,我的那只幻影鬼蚊就可以跟蹤這筆錢的去向."

"靠,你怎麼不早說?"我頓時就怒了.有這法術,我何必冒著生命危險,跟個傻/逼似的竄上竄下,直接丟一個法術,然後順藤摸瓜去抓錢先生不就行了?

"靠,你又沒問?"孔宣也是怒道:"我會的法術那麼多,難道我還要一個個的跟你彙報?"

"第一起爆炸案發生的當晚,我給姜子羽打電話的時候難道你沒聽見?就是要他去跟蹤這個錢的去向啊,當時你不就在旁邊麼?"我怒不可遏的用手指著孔宣.隨即,我便訕訕的收回了手指,因為我想了起來,當時我給姜子羽打電話是偷/偷/摸/摸打的.

只怪當時自己好面子,給姜子羽打電話都是偷偷的怕被人聽見.而我被姜子羽拒絕以後,我腦中就有一種惰性,下意識的認為這條路已經走不通,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孔宣傾城等人也是大師級高手.

"過去的事就不說了."干咳一聲,我停了下來,將密碼箱放在地上:"那你現在在這些鈔票上做一個法術吧."

飛快的打開箱子,可是,眼前的情形讓我們目瞪口呆.

原先箱子里面的一百一十紮現金,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百一十紮白紙.

錢怎麼會變成白紙?這一百一十萬去哪了?

兩人呆了半天,我才澀聲問道:"孔宣,你們道家有沒有一種將錢變成白紙的法術."

孔宣聞言,頓時哭笑不得的看著我:"你說的那是變戲法,我們道術沒有那麼無聊的把戲."

"那這是怎麼回事?皮箱一直在我們手上,錢怎麼會變成白紙?"我厲聲說道.

"你問我,我去問誰?"沒想到孔宣的聲音比我還大.

"你特麼的是南派孔家的掌門人麼?怎麼這都不知道?"我大聲冷哼.

"你還是宗師級的高手呢,你還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孔宣反唇相譏.

兩人爭吵的聲音是如此的大,一時間,整個下水道都充滿著我們說話的回聲,嗡嗡的聲音不絕于耳.

"算了,不跟你說這個!"我有些泄氣的做了個暫停的動作:"我們還是分析下這錢是怎麼被掉包的吧."

孔宣聽我這麼一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撓撓頭皮:"難道是在網吧里面?"

"這不可能,我們在市民中心廣場還按照錢先生的指示,掀開箱子拍了照片呢,當時的錢都還在."我搖頭否決.

"那就是在商務車上?"孔宣皺眉道:"當時你給張昊天松綁的時候,我們倆的注意力可都沒在箱子上面."

我想了想,再次搖頭:"這個應該也不可能,商務車上面除了手足被綁的張昊天並無其他人,而且,就算我們再怎麼沒去注意密碼箱,但密碼箱始終在我們的視線范圍之內,如果有人能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將箱子打開把錢掉包,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孔宣繼續皺著眉頭:"那就奇怪了,就算進來下水道,密碼箱也一直沒有離開我們的視線啊,我可不認為有人能隔空將這些東西換成白紙."

"哪怕是宗師級的鬼神也不能麼?"我揉了揉太陽穴,媽的,這問題有些傷腦筋.

"反正我們大師級是力有未逮的."孔宣搖了搖頭:"就算是宗師級,我也不認為他們會這麼做,因為這玩意耗費的法力太大,可以這麼說,如果姬無緣等人可以將這里面的的錢換成白紙,那麼他損失的法力絕對用一百一十萬換不回來."

干咳一聲,孔宣繼續說道:"打一個比方,就好像是為了撈到池塘里的一只魚,不惜用抽水機來將整個池塘抽干……這完全得不償失."

聽孔宣這麼一說,我一陣頭疼,合上密碼箱繼續揉著太陽穴,媽的,到底是在什麼時候,錢先生將箱子里的錢掉了包呢?

"咦?"孔宣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怎麼了?"我有些訝然.

"正南,你開始說這個密碼箱是什麼牌子來著?"孔宣皺眉問道.

"lv的呀!"我隨手指向密碼箱上的標志:"你看,這標志都……"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停了下來,因為,我指著的標志處,並不是lv的標志,而是一個lu的字樣,很明顯這是一個山寨的牌子,雖然排列組合跟lv有相似之處,但稍微一注意,就會發現u跟v的區別.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lv會變成lu?難道,整個箱子都被掉包了?

上篇:364 借花獻佛     下篇:366 伺機而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