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喋血深海(十一)  
   
喋血深海(十一)

百忙之中,我下意識的抓了一把,似乎抓到了一條鏈子,猛然用力,這條鏈子竟然被我扯斷,拿在手中一看,正是先前我所看到的,龜丞相脖子上的那條項鏈,古銅色的牌子懸在水中,晃晃悠悠.

媽的,扯來一個項鏈有個毛用,我隨手將項鏈往地上一丟,當項鏈掉在砂礫上的時候,那塊古銅色的牌子突然冒出一縷金霧,氤氳著擴散,就在這金霧將要消逝之際,金霧又驟然凝聚,變成了一個八卦的符號,閃爍了幾下,然後才逐漸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東西?我有些訝然,轉念一想,這或許是龜丞相的護身符.管不了那麼多了,摸出金球,換了一口氣再塞回去,又摸出了一把匕首,心道,只要這家伙再露頭,我就照他的龜頭捅上兩刀.

等了好一會,都不見龜丞相伸出龜頭,我又摸出金球換了口氣,這次沒有再塞進芥子墜,就這麼拿在手中,心想,等打架的時候,我再放進去也不遲,反正不讓龜丞相碰到金球就是.

看著龜殼漂浮在水中一動不動,心中有些詫異,難道他打算在里面冬眠?

就在我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龜丞相的尾巴緩緩的伸了出來,我見狀則是捏緊了匕首,隨時准備發動攻擊.

龜丞相的頭並沒有出來,而是用尾巴在砂礫上寫了幾個字.

兄弟,聊個天唄!

咦,這只烏龜還會用尾巴寫字?而且,他寫的字還是龐中華行書體!咳咳,他這是什麼意思?要跟我對話麼?

為了防止他耍詐,我退後了好幾步,在砂礫上寫了幾個字.

你想怎麼樣?

龜丞相似乎也在防范著我,整個龜殼緩緩的翻轉了過來,稍微探出一點點頭部,看了看我寫的字,然後,從他的嘴里吐出來一個巨大的氣泡,為什麼要說巨大的氣泡?那是因為這個氣泡差不多有一間教室那麼大.吹好氣泡以後,龜丞相緩緩的伸出了頭部與四肢,走進了氣泡里面.

很顯然,這種氣泡是所有龍宮成員都會的一種法術,用來在海水里面交流.

我遲疑了一下,默念法訣走了進去,只要不對頭,先來一個天火燎原再說.

"多謝多謝!"剛一進去,就聽到了龜丞相真情流露的聲音.

我一聽,頓時有些迷糊,龜丞相說多謝是什麼意思?隨即心念電轉:"你已經被揍醒了?"

"不是被揍醒了,而是徹底解脫了."龜丞相沖我拱了拱手,真是難為他了,為了拱手,他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將兩個前掌相握.

"什麼意思?"

"剛才被你扯掉的那根項鏈,里面就有控制我的法陣,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被這個法陣控制著."龜丞相指了指氣泡外面的那個項鏈.

哇塞,什麼項鏈這麼牛逼,我要不要撿回來掛在姬無緣姜子羽的脖子上?不過,先前在水中消逝的金霧,有可能就是項鏈里面控制的法陣,搞不好這個項鏈已經沒有用了.

我眉頭一皺:"既然你知道是這個項鏈搞鬼,為什麼你不扯掉呢?好吧,就算你自己扯不掉,但是在你清醒的時候,為什麼不跟龍王打個招呼,要他幫忙扯掉?"

"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在沒有扯掉以前,我毫無察覺,只覺得這項鏈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不管是誰,稍微觸碰一下我都要跟他玩命,只有被你扯掉以後,我才徹底清醒過來."龜丞相歎息了一聲:"二十三年啊,就這麼被控制了二十三年!不過,好在我壽命長,相對于我千年的壽命來說,這也不算什麼."

就在龜丞相唏噓感歎之際,氣泡外面有人影一閃,溫劍如跟卓維走了進來,想來是龜丞相清醒之後,外面的屏障已經自行解除.

見到龜丞相這個樣子,溫劍如跟卓維都是很開心,特別是聽說這一切是那個項鏈搞鬼,龜丞相從此不會複發,兩人更是激動異常.

人一激動就有些不知所云,溫劍如,卓維還有龜丞相三個人抱頭痛哭,哭完了又笑.好一會,溫劍如才想起我來,一手摟著我的肩膀,口中無語倫次的重複,要回去好好慶祝慶祝.

走出氣泡,在卓維畫法陣的時候,我在地上撿起了那個項鏈,仔細的看了看那個古銅色的銅牌,這塊銅牌長十厘米,寬五厘米,厚度約為半厘米,正面畫著一個八卦,背面則是寫了一個奇形怪狀的字,不知道是小篆還是甲骨文,依稀能夠分辨出來是一個'金’字.

而且,這個八卦牌的材質很是奇特,表面上看著像金屬,但是金屬絕對沒可能這麼古怪,因為我能感覺到它的內部在散發著熱量,抓在手中感覺很是暖和.看了半天不明所以,隨手塞進了自己的芥子墜里.

待得卓維畫好法陣,我們回到了龍宮.

重新擺上酒席,這一次,全部是海鮮盛宴,不過,龜丞相有些悶悶不樂,開始我還以為是因為他個頭太大,只能一個人蹲在旁邊,在一個大缸里面撈飯吃,後來我注意到,只要看到我們倒酒,他就會搖頭歎息,我不解的往酒瓶上掃了一眼,這才發現,我們喝的酒是鹿龜酒.

難怪他會悶悶不樂.

酒足飯飽,我跟溫劍如提出了金箍棒的事情,溫劍如隨手往身後一摸,蹭的一聲,就掏出了一根一尺來長的棍子,非金非銀,隱約有熒光閃耀,信手扔在桌上:"拿去吧!"

"這就是金箍棒?"我指桌上的棍子,有些不敢相信.

"恩,你以為呢?"溫劍如笑道.

"別蒙我啊,這玩意我在你們的魚人侍衛身上看見過,這分明是他們的武器好不好?再說了,這根棍子上面可沒有七個凹槽!"我皺眉搖頭:"別拿這些玩意來忽悠我."

卓維笑著撿起桌上的棍子,放在掌心拍打了幾下,棍子上的熒光頓時消失,而在棍子的一頭卻是出現了七個陰陽古錢大小的凹槽:"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反正這幾個凹槽會跟海水發生反應,然後里面就會塞滿這些熒光."

"這棍子跟你說的金箍棒一模一樣,你也別客氣了,反正這東西又不值錢,我們龍宮里面幾乎人手一根,不夠的話,去龍池里面摘取就是."溫劍如喝了一大口酒,笑道.

"什麼?這玩意人手一根,而且,還隨時都能摘取?"我郁悶極了.一種被騙的感覺油然而生,既然這麼不值錢,為什麼還要我去揍醒龜丞相,媽的,被他們利用了.

"對啊,在龍池里面,有一棵生命之樹,樹上全是這玩意,摘一個又長出來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卓維也是呵呵的笑,拿起酒杯沖我一舉:"正南,這件事我們做的不地道,反正我已經欠你人情了,也不在乎多欠一個."

我苦笑一聲,正要去拿金箍棒,隨即皺眉道:"這玩意,你們到底是藏在哪?怎麼只見你們蹭的一聲,就從屁股後面摸出了這麼個玩意."

"哈哈哈,你以為我將這玩意藏在菊花里面?"溫劍如哈哈大笑,從身後摸出一個巴掌大的小錦囊:"這個是我們龍宮統一標配的空間袋,雖然空間只有一個皮箱那麼大,但放一些零碎東西是沒問題的."

原來如此,我將金箍棒收回了自己的芥子墜,轉而問道:"卓維什麼時候回星城,你那個龍宮爭霸賽還要不要繼續舉行?"

卓維笑道:"那是自然要回去的,龍宮後人還沒找到呢.不過,我得晚一些再去."

"你還要等著發工資麼?"我納悶道.

"哈哈,那倒不是,因為我剛回來,法力損耗太大,只能等體力恢複以後才能上去."卓維哈哈大笑.

"你們龍宮的人下來海底還要用法術?不是抱一塊石頭就沉下來了麼?居然還要損耗法力?"我更是訝然.

"你以為都像你一樣,一路大模大樣的厮殺過來,我可是一路施展隱身術過來的.施展隱身術,就要為隱身術施加法力來對抗深海壓力,要不然,水壓就會破解掉隱身,沒有了隱身術,那些深海生物隨時都能將我撕成碎片."卓維看了看我:"說實話,就算是其他宗師級高手,也不可能像你這般殺過來.他們最多跟我一樣,用隱身術下沉到水底.說到這,順便拍你一個馬屁,你的法力現在遙遙領先那些宗師級高手,假以時日,你肯定是宗師里面最厲害的."

恩,這家伙還真是耿直.

"對了!"一直沒有說話的龜丞相突然說道:"你們在說什麼金箍棒,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情."

"什麼事?"溫劍如訝然的問道.

"我被那個項鏈所控制的時候,隱約感覺到它在找某一個東西,每隔上半年,我都會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一道新的金色的八卦符咒進入我的身體,似乎在加強印記,但是為了怕引起我的懷疑,這個八卦符咒並沒有明確的說出來自己在找金箍棒,但是我每次看到那些蝦兵蟹將手中的金箍棒,我都會有一種沖動,現在你們一說起,我才突然反應過來,那個控制我的人,肯定也是在找金箍棒!"龜丞相很是肯定的說道.

"廢話,他要是找金箍棒的話,隨便抓一個蝦兵蟹將,都可以在他的空間袋里面摸出一根金箍棒."我不屑的說道.

"正南,這話不是這麼說的."卓維皺眉說道:"最開始我沒有告訴你以前,你知道那是金箍棒嗎?"

我撓撓頭皮:"也對."

卓維繼續說道:"再說了,如果不是你跟我們形容金箍棒的樣子,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就叫金箍棒,我們都是稱之為水棍!就算控制龜丞相的人隨便抓住一個蝦兵蝦將來逼問,也根本問不出什麼來."

點了點頭,腦中卻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在龜丞相身上施放法陣的人就太厲害了,竟然在二十三年以前,就開始計劃此事,說明此人早就有了預謀.

這個人,會是誰呢?

上篇:402 喋血深海(十)     下篇:404 卷發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