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04 卷發女子  
   
404 卷發女子

跟溫劍如等人又聊了一會,我便告辭離開了龍宮.

往上浮的時候,我並沒有在遇見那些蘑菇頭的怪魚,反而在2000多米的深處看到了那條被抹香鯨咬斷了兩條觸手的大王烏賊,遠遠的看到我,大王烏賊轉身就跑.

想不到,我在海底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了.

上到潛水艇,聯系了婁巍,潛水艇返程航行了大半天以後,飛過來一架直升飛機將我接走.

到了某沿海機場換乘了客機,終于,在時隔半個月以後,我又回到了星城.

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家中,狠狠的洗了一個澡,洗完澡以後,叫上了胖子等人,找了個飯館,進去還沒坐穩,就把服務員叫了過來,拿著菜單一連點了十幾個重口味的菜,要她趕緊下單,順便來上一箱啤酒.

***,海底這段時間,我幾乎就是吃方便面過來的.什麼?你說龍王溫劍如請我吃了兩頓宴席?切,別說了,說得我都想哭,海底的那些廚師炒菜幾乎不放鹽,可能是因為他們比較膩歪咸味吧,一句話形容,我嘴里都淡出個鳥來了.

一口氣喝掉一瓶啤酒,愜意的打了個酒嗝,問凌風:"怎麼樣,那個成浩跟羅錦云的案件有沒有進展?"

凌風皺眉苦笑:"怎麼可能有進展?都涉及到法術了."

一想也是,不再管他,將自己這段時間在海底的遭遇說了一遍,眾人均是嘖嘖稱奇,尤其是果兒傾城小艾等女子,對深海的那些東西尤為感興趣,知道我擊殺了一條抹香鯨,一頭蘑菇怪魚以後,都是紛紛埋怨,說我太殘忍.

我殘忍?我要是反應慢一點就會被它們撕碎吃掉!這群女人,看動畫片看多了吧,以為深海那些生物都是海綿寶寶?

摸出從龜丞相脖子上扯下來的八卦牌,丟在桌上,問眾人認不認識這玩意,見到這個牌子,果兒咦了一聲.

"你認識?"我有些訝然.

我拿出這個八卦牌,主要是給孔宣以及傾城看,畢竟他們倆才是道家正宗,見識肯定比我這種半桶水的宗師要強很多.萬萬沒想到,第一個認出這個牌子的居然是果兒.

蹙著眉頭,果兒從桌上拿起了八卦牌,翻過來翻過去的看了好一會,終于很是肯定的說道:"這個牌子,是金老爺子的."

"金老爺子?"我撓撓頭皮:"你是說,金滿園?"

果兒點了點頭:"沒錯,肯定是他的."

我沉吟了一番,指出不合理之處:"果兒,你今年才二十五歲吧?你來星城進入金家也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說,就算你在金老爺子身上見過這塊牌子,那也是這幾年的事情,據我所知,這塊牌子,在二十三年以前就被綁在了龜丞相的脖子上,這應該不太可能!"

聽我這麼一說,果兒眉頭更是大皺:"反正,我在金老爺子身上見過這塊牌子,恩,就是在我認識你的那段時間前後,我幫金老爺子檢查身體的時候,在他臥室床頭櫃旁邊就看到過,當時我還拿在手上觀察了一番,絕對不會認錯."

嘖嘖,果兒說得這麼肯定,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胖子在旁邊呵呵一笑:"鬼哥,這事很好解釋啊."

"哦?"我挑眉望向他.

"就好比我們倆的手機是一個牌子的,外形就一模一樣.同樣的道理,這種八卦牌也可以有好幾塊嘛,對不對?就算金老頭有一塊,那個暗算龜丞相的人也有一塊,這也不稀奇.搞不好啊,他們還是師兄弟來著,這牌子是臨下山之前,他們的師父一人給一塊,哈哈哈哈."胖子大笑了兩聲,頓了頓,又說了一句:"還有一種可能,這兩個牌子都是金老頭的,暗算龜丞相的就是金老頭,或許他以為生死寶鑒在龍宮里面呢,呵呵."

胖子這麼一說,也不是沒有可能.雖然我沒有見過金老頭使用過法術,但對于一個活了八百歲的人而言,他會法術還真不稀奇,還是那句話,就算是一只雞,活了八百歲,也會活成雞精.

難道真的是金滿園做的?

想了好一會,頭大無比,最後索性不想了.不管怎麼樣,金滿園都已經死了,是他做的也好,不是他做的也罷,那又怎麼樣?

不再糾纏此事,吃喝了一頓,眾人作鳥獸散.

走到街上,剛說外面天氣炎熱,不如睡去睡覺,順便溫習下功課,沒想到果兒說明天是她義父金振中生日,今晚要過去幫忙.我低眉順眼的建議,這都憋了半個月了,怎麼也要回去相逢一炮泯恩仇吧?沒想到果兒笑著說她來親戚了,轉頭望向傾城,傾城也是嬌笑著告訴我,兩個女人呆在一起久了,生理周期就會同步……

這日子沒法過了!看著兩女嬌笑著走遠,我頓時都有叫胖子一起去大保健的沖動.

手機鈴聲響起,一個固定的電話號碼,24636315,這種號碼我有些熟悉,因為以前我們經常使用這種號碼給別人打電話,在星城,所有2463開頭的號碼,都是屬于街頭ic卡電話亭的號碼段.

接通電話,里面的人只說了一句話:"趕緊去云陽街!"說完,也不管我什麼反應,直接就掛了電話.

他麼的神經病!憑什麼我會聽你的去云陽街,我又不是傻**.

呃……傻**就傻**吧,反正我現在距離云陽街也就三百多米.

云陽街,只有星城的老居民才知道這個名字.它原先是一條小巷子,後來被重新規劃開發,巷子里面那一棟棟的農民房變成了高樓大廈以後,云陽街也就改名成了振業路.不過,畢竟這是老城區,高樓大廈不能占據所有的地盤,其中在振業路的街尾,還有十來棟三四層樓的農民房,而這些農民房的臨街門面處,有數十家粉紅色小燈的按摩店……

這里,就是星城的紅燈區,嚴格的來說,這里是星城黃色產業的大排檔區域,發廊里面物美價廉,全國統一價,一百三.

在云陽街轉悠了一圈,在每一家粉紅色燈光的小發廊門口,都站有幾個穿著異常暴露的女孩子,見到了我,都是嬌聲呼喚我進去玩玩,甚至還有一個穿著短裙的女子,沖我將短裙撩起來,露出了里面的一抹黑色.

看來這個電話只是惡作劇,說不定就是云陽街這些老板們故意耍的花樣,打一百個電話出去,只要能有十個進入了發廊,他就有賺頭.

苦笑一聲,掉頭就走.我現在可是久曠之身,再停留片刻,恐怕就會按捺不住,沖進去跟這些攬客的妹子大戰三百回合.

沒走幾步,在一家名為'菲菲保健按摩’的店里,沖出來一個穿著熱褲背心的卷發女子,張開雙臂攔在了我前面:"大哥,玩下嘛!萬水千山總是情,做個按摩行不行?"

聽到卷發女子這麼一說,我忍不住一愣,下意識的回答:"天涯何處無芳草,超過五十我不搞."

卷發女子膩聲一笑:"有緣千里來相會,一百塊錢真不貴!"

我更是愕然:"人間自有真情在,今天就帶八十塊!"

卷發女子沖我飛了個媚眼:"大哥,成交,進去玩玩!"

跟著卷發女子走進了昏暗的按摩間,剛一進去,卷發女子轉身關好門,我冷哼了一聲:"云知寒,你到底想干什麼?"

剛才這幾句話,是我跟云知寒約定好的暗號,原本只是不想被人猜到,所以才故意設計成這樣,想不到,云知寒居然化身成一個路邊自由職業者來跟我聯絡,他這是為了讓暗號更生動麼?

"正南!我遇上麻煩了!"按摩間就只有這麼大,卷發女子幾乎湊到了我面前,聲音卻是已經變成了云知寒的聲音.

"怎麼了?"我皺眉問道.

"屈無病死了!"云知寒的聲音有些發顫.

"什麼?"我頓時吃驚的低呼了一聲:"你們倆不是時時刻刻在一起的麼?"

"沒錯,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可是,在四天前,那天我也是無聊,就跟朱小七玩了一下,這種事情,屈無病自然不好在旁邊,可就這麼一個小時的功夫,等我回到家里,卻發現屈無病已經被掛了一半在房間的吊燈上面."云知寒似乎稍微平靜了少許,聲音沒有那麼惶恐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被掛了一半在吊燈上面是什麼意思?"我有些生氣的問道.

"就是他的腰部以上被掛在吊燈上面,而肚臍以下全然不見,傷口處異常平整,就好像被一把鋒利的刀瞬間斬成了兩截,不過,腹腔里面的腸子內髒什麼的,全都不見……"

"行了行了."我連忙制止住云知寒的形容.媽的,老子剛吃完飯,其中有一個菜就是爆炒肥腸,你這不是逼著我吐麼?沉吟了一下,我問道:"可是,這個神秘人不是為了陰陽古錢而來麼?按說,掛在吊燈上面的應該是你才對啊."

云知寒斜著眼睛看著我,臉上惱怒異常:"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死,你覺得很詫異?"

我沒有理會云知寒的感受,緩緩說道:"就事論事,如果我是神秘人,趁著你們倆分開的時候,絕對是先沖你下手,殺了屈無病又有什麼用呢?"

云知寒臉上神情極為不好看,紅一陣青一陣的變幻了好一會,這才回答道:"因為他不確定陰陽古錢到底在誰身上,我們倆是輪流保管古錢的."

上篇:喋血深海(十一)     下篇:405 遁天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