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18 空間傳送  
   
418 空間傳送

"八萬!"姬無緣皺著眉頭遲疑了一下,打出了一張牌.

"碰!碰!碰!"坐在姬無緣上首的姜子羽連聲大叫,興奮得就好像看見了一只小母雞的黃鼠狼.

"會不會打牌啊?這個時候還出新張."約翰沖姬無緣翻了個白眼.過了一會,又沖著姜子羽說道:"我說,你碰了就趕緊出牌,別磨磨蹭蹭的!"

姜子羽也不以為忤,笑嘻嘻的丟了一張幺雞出來.

姬無緣嘿然了一聲,伸手去抓牌,閉著眼睛,用大拇指在麻將牌面上用力一蹭,臉上頓時現出了一種便秘三天驟然通暢的快/感,將手中的麻將牌往下一拍,大聲叫道:"自/摸!"同時,將自己的牌面往桌上一倒.

抬頭看去,只見他拍在桌面的那張麻將牌是一張二筒,手中的牌面卻是兩張八筒,一張一筒,一張三筒,顯然,他聽的牌是嵌張二筒,目光掃過他台面上的其他牌面,碰了四筒六筒跟九筒,媽的,這畜生自/摸的還是清一色.

"邪門了,這絕張二筒你都能自/摸?"約翰推到自己的牌,赫然有三張二筒在其中.

"媽的,還真是邪門!"姜子羽郁悶的撓著頭皮.

"哈哈,再來再來."姬無緣將牌往中間一推,開始洗牌.

"不打了,不打了."聞言我往桌子上一趴,筋疲力盡的說道:"姬無緣,我都陪你打了七天七夜的麻將了,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要不,你換一個其他的要求吧."

姬無緣哈哈一笑:"求別人就要拿出誠意來,這才七天七夜你就受不了了?"

約翰點燃了一支煙:"其實我也不想打了,無緣,你就將空間傳送門借給正南吧."

沒錯,我是來找姬無緣借那扇紅色的空間傳送門的.

金滿園那個畜生,將我在星城的親朋好友一股腦兒的擄走.包括凌風全家,胖子全家,孔宣夫婦以及我爸媽,還有果兒跟傾城,甚至連唐梓安跟唐老爺子都帶走了,好家伙,這都可以開三桌麻將了.

無奈之下,只得准備進行金滿園的計劃,一個個的去激活七個法陣,然後再進入生死寶殿,召喚出生死審判修改生死簿.要做到這一切,首先得找姬無緣借到空間傳送門,要不然,打死我我也無法在一天之內跑遍七個省份,而且還是天南地北的七個省份.

郁悶的是,我還不能告訴姬無緣真實原因,要不然,他肯定不會借.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有一個生死審判已經夠他心驚膽顫了,他絕對不會容忍再鑽出來一個同級別的牛逼人物,與其要他幫忙,還不如指望他別搗亂.

至于我的那些親朋好友,在他眼里不過是草芥一般的存在,就算被金滿園將他們全部殺光,姬無緣都不會皺下眉頭.

編了一個周游世界的謊言,姬無緣嗤之以鼻,根本就不答應.架不住我哭著喊著用決斗來威脅,再加上姜子羽幫我說了兩句好話,他皺著眉頭沉吟了好久,這才勉強答應,不過,他同時也提出了條件,說是好久沒打麻將了,要我先陪他打上幾圈麻將過過癮.

這幾圈麻將,一打就是七天七夜.如果我還有法力的話,我說不定就真的跟他決斗了.

"好吧,借給你算了."姬無緣站起身,召喚出傳送門,並告訴我法訣,要如何如何才能召喚它出來,又要如何如何在里面輸入地點坐標,總算是這種召喚類的法術只需要念咒語,不需要法力來驅動,但是有冷卻時間,最少需要冷卻半個小時才能使用下一次.

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難,十來分鍾以後,我就學會了怎麼使用,將出口設定在我的門店處,跟姬無緣等人揮手告別以後,我便從傳送門里面走了出來.

第一次自己施展這玩意,有些激動,差點被門檻絆了一跤.

"咦,鍾老板,你什麼時候過來的?這個紅色的門又是什麼東西?"剛站穩,就聽到了申思磐訝然的聲音.抬頭望去,只見申思磐嘴里叼著煙,一臉愕然的站在洗手間門口,看著我身後的傳送門,愣頭楞腦的走了過來,前後左右的打量著紅門.

在傳送門的那一邊,姬無緣等人坐在麻將桌旁邊抽煙聊天,約翰正好面對著門口,見到申思磐,他渾不在意的沖申思磐揮了揮手:"哈羅!"

姬無緣姜子羽兩人也是轉過頭來,看了我們一眼,姬無緣揚了揚眉,沖我這邊一揮手,傳送門頓時關上.

申思磐看到這一切,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老……老……老板,這門是……怎麼……回事?"

原本我也沒打算瞞著申思磐,因為我現在需要一個助手,現在胖子孔宣等人都已經被金滿園擄走,唯一能夠幫忙的就只有眼前這個申思磐了.

我笑了笑:"這個紅色的門,它是一個傳送陣,可以將我們傳送到世界各地."

申思磐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張口欲言.

我伸手止住了申思磐的問話:"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別問為什麼,收拾東西跟我走,接下來,會有很多事情你聞所未聞,但不管你有多驚訝,都別問為什麼,因為,我無法給你科學的解釋."

還以為申思磐會大驚失色,又或者會驚慌失措,沒想到他只是哦了一聲,然後在桌上拿起了手機:"那走吧,我的東西收拾好了."

"你出門就只要帶這個手機?"

"對啊,至于其他的,都可以用錢買嘛."申思磐呵呵一笑.

"你有很多錢?"

"我沒有錢,不過,既然是出差,老板你有錢就行."

"……"

我回憶了一遍金滿園給我的七個地點,然後在上面設定了其中一個出口的位置,等過了半小時的冷卻,再次推開門的時候,門外是一段破敗的長城城牆.

第一個地點位于北方萬里長城中的某一段.

這段長城可不是北京八達嶺或者山海關居庸關等旅游景點,而是在一個荒山野嶺,遠遠看去,城牆與烽火台異常的殘舊,甚至可以用斷壁殘垣來形容,更遠的地方,有一個鐵塔,也不知道是移動的基站還是電視塔,看來,這荒山野嶺的,也有村落呢.

我跟申思磐從傳送門里面走了出來,收好了傳送門,我四下張望.按照金滿園的提示,在前面的那個烽火台里面,應該就有一個待激活的法陣.

招呼申思磐跟上,邁步走向烽火台.

城牆上面茅草叢生,有一段城牆干脆已經倒塌,塌方之處全是石塊石條,亂七八糟的極不好走,短短兩百多米的距離,我們差不多走了五分鍾才到.

這個烽火台還算比較完整,只有一個角落倒塌,雖然也是茅草遍布,畢竟算是保留了原有建築的樣子.

拿出手機,再次確認了一下,只見上面寫著'法陣就在這個烽火台的下方三米處’……申思磐見狀,也是好奇的湊過頭來瞄了一眼.

走到房間中間,我從芥子墜里面摸出了一把鐵鎬一把鐵鏟,呸了一聲,吐了點口水在掌心,搓了搓,抓/住鐵鎬就開始挖掘.

申思磐在旁邊輕咳了一聲,我頭也不抬的說道:"什麼都別說,就在一旁呆著."這個時候,我實在沒心情跟他解釋我的鐵鎬鐵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撬開了最上面的方磚,下面就是土方,這種土方應該是被夯實過的,我一鐵鎬下去,居然只能挖進去五厘米深.

挖了十來分鍾以後,我只覺得腰酸背痛,站起身,將鐵鎬遞給了申思磐:"來,你來挖一會."

申思磐接過鐵鎬,遲疑了一下,摸出一包煙,遞給我一支,笑道:"鍾老板,有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我點燃了煙,深吸了一口,這才皺眉道:"我都說了,有些事情,我無法給你答案.至于這個鐵鎬鐵鏟從什麼地方來的,你不要問,問了我也不會回答."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申思磐撓撓頭皮,

"哦?那你是什麼意思?"我吐了一口濃郁的煙霧.

"我想說,你的手機上說的地點,好像是指烽火台的下方."申思磐笑道.

"我們現在不就是往下面挖麼?"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他是什麼意思.

"我是說,那個下面."申思磐伸手指了指烽火台的外面.

呃,我連忙拿出手機,再次看了看微信上的說明,'法陣就在這個烽火台的下方三米處’,……草,按照申思磐的理解,在烽火台的外面似乎更像是那麼回事.我有些郁悶:"你為什麼不早說?"

"你先前不讓我說啊."申思磐一臉的無辜.

我哼了一聲,叼著煙走到了烽火台的一側,從箭孔處探出了頭,往下一看,嘖嘖,這邊是懸崖峭壁,應該不可能在這邊.

走到另一邊,往下一看,這邊山勢稍微平緩一些,在距離烽火台三米遠的地方,有一叢灌木綠得刺眼.

如果是平常看到這叢灌木,我根本不會多看一眼,但現在心里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瞬間就認定,這叢灌木下面絕對有問題.

招呼申思磐拿著鐵鎬鐵鏟,折返到城牆的塌方處,兩人小心翼翼的爬了下去,雖然我剛才有說,這邊地勢略微平緩,但也是相對于那邊的懸崖峭壁而言,其實,這邊山坡也有五六十度的坡度.

兩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了那叢灌木前,我掏出匕首,將灌木割得七七八八以後,便要申思磐動手開挖.

別看申思磐斯斯文文的,還真是一個干活的好手.他先是活動了一下手腳,抓起鐵鏟就開挖,一鏟子下去,就有一大塊泥土被鏟出來,這還不算,他竟然還能將鐵鏟舞得虎虎生風,就好像他這二十多年就是以挖土為生.

上篇:417 目瞪口呆(四)     下篇:419 貪狼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