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19 貪狼台前  
   
419 貪狼台前

十分鍾的功夫,申思磐就挖下去了差不多有半米深,而且,他挖的坑直徑最少有一米五,奶奶的,藍翔技校除了挖機專業以外,還有挖地專業麼?看著他揮舞的鐵鏟在空中甚至幻出了殘影,我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問道:"你以前在家經常做農活?"

"沒有!"申思磐也不停手,隨口回答.聽語氣很是平穩,都不帶喘粗氣.

我更是訝然:"看你這挖地的身手,很是專業啊?"

"兩年以前,我跟別人盜過一年的墓!"申思磐呸了一聲,似乎勾起了傷心往事:"媽的,這一年,我啥都沒干,就挖土了."

"呵呵,那也不錯啊,起碼學會了一技之長."我只能如此安慰.

挖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申思磐竟然挖下去了兩米深,我坐在坑旁邊,只看到一鏟一鏟的土往上揚.

"來,先喝口水."我丟了一瓶水給他.

申思磐接過水,一口氣就將水喝完,將瓶子往外一扔,抓起鐵鏟繼續開挖.

"歇會吧,抽支煙?"我拿出煙問道.

"待會再說."申思磐又是一鏟子下去,叮的一聲,似乎鏟子碰到了什麼金屬.

咦,難道挖到了什麼法陣了?我忍不住站起身來,探頭張望.

申思磐拿著鏟子一陣揮舞,一塊金屬板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也不知道這塊金屬板到底有多大,反正申思磐一陣撥/弄都沒有看到其邊緣.而且,這塊金屬板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成的,看上去有些像不鏽鋼,但不鏽鋼可沒有這般有光澤.

申思磐看了我一眼,不再繼續往下挖,很顯然,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跳了下去,用手將金屬板上的土塊扒/開,露出了上面的花紋,簡簡單單的幾筆勾勒,也不知道畫的是啥玩意,不過,這花紋並不像是雕刻上去的.皺眉想了想,摸出匕首,在金屬板上戳劃了幾下,這金屬板極硬,我戳了好幾下,金屬板上面竟然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罵了一句,繼續觀察,發現在這塊金屬板的中間隱約有一個直徑八十公分左右的圓形縫隙,就好像是一個下水道井蓋一般.在最中間還有一個稍微凹進去的小坑,將小坑里面的泥土撥開,露出了一個黑黝黝的小孔.

我伸出一個手指頭進去,勾了勾,感覺這塊金屬板並不厚,最多兩公分的樣子,稍微用力提了提,卻是異常的沉重.

要申思磐讓了讓,我吐氣開聲,將這塊圓形的金屬板拎了起來,好家伙,這塊金屬板怕是有兩百多斤重.

將金屬板放于一旁,凝神一看,金屬板下面是一個直徑八十公分的金屬坑,坑並不深,半米左右,里面正中間有一個金屬半球,半個籃球那麼大,通體血紅,讓人訝異的是,有數百個銀色的星芒在半球上方游蕩飄舞,看上去無比的玄幻.

在金屬半球的正上方,有一個名片大小的凹槽,不用說,這個金屬半球就是所謂的法陣.更何況,在凹槽旁邊還刻了四個繁體的大字——天樞貪狼.這麼明顯的提示,我想不知道都難.

看來,只要將我體內的天樞貪狼卷釋放出來,這個金屬半球蘊含的法陣就會被激活.

轉頭看了申思磐一眼,雖然他的眼神里面充滿訝然,但卻沒有太多的驚懼,畢竟,剛才這幾個小時,他已經見識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也不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情況."我沉聲說道.

申思磐哦了一聲,扔下鐵鏟,飛快的爬到上面,撒腿就跑,隱約聽到腳步聲逐漸遠去.這小伙子,挺機靈的啊.

坐在地上,將手放在血紅色的金屬半球上,默念了金滿園教給我的口訣,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氣流緩慢的從丹田之處流向手掌,這股氣流一冷一熱,一陰一陽,很顯然,這是生死寶鑒的能量.

可是,這股能量怎麼會這麼微弱?如果說闖進我身體的陰陽能量是一條滔滔大河的話,那麼現在湧現出來的陰陽能量只是一條潺/潺的小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那些陰陽能量還沒睡醒?

這股能量湧進我掌心以後,察覺到自己的掌心處有一頁生死寶鑒正在逐漸成型,但我並沒有看到耀眼的白光,只是偶爾有一道淺灰色的光在金屬半球的表面掠過.

金滿園不是說耀眼的白光是正常現象麼?現在沒有白光,算不算正常現象?

掌心中的生死寶鑒似乎已經成型,就在這個時候,金屬半球傳來一股吸力,將我掌心的生死寶鑒給吸了下去,然後傳來咔嗒一聲輕響,血紅的金屬半球驟然變成了黑色,原先在周圍飄蕩閃爍的銀色星芒也不翼而飛,這感覺,就好像是深夜的霓虹燈招牌突然斷了電.

手繼續放在上面,卻是再也沒有任何動靜.怎麼回事?難道法陣這就已經被激活?還是說我體內的那道陰陽能量不純,害得這法陣短路了?

遲疑了片刻,忍不住拿出手機來,給金滿園打了個電話,信號不是很好,但也能勉強通話,將這邊的情況一說,金滿園笑道:"那個金屬半球叫貪狼台,總共有七個這樣的金屬半球,名字分別跟七頁生死寶鑒相對應,對了,這個貪狼台上面還刻有幾個字吧?這還是我上次刻上去的……咳咳,扯遠了,反正我上次將天樞貪狼卷釋放進去以後,就激活了法陣,貪狼台變成黑色就表示法陣已經激活成功."

"你不是說有耀眼的白光麼?我怎麼沒看到?"我又問道.

"沒有耀眼的白光?這怎麼可能?只要你的掌心有生死寶鑒開始成型,就會有極為刺眼的白光出現."金滿園聲音也是充滿疑惑.

"那是怎麼回事?"我頓時有些著急,該不會出什麼差錯吧.

"我也不知道,呵呵,估計是這貪狼台沒電了吧.總之,貪狼台的法陣已經被激活,其他的也沒所謂了."金滿園笑了兩聲便掛了電話.

媽比,沒電了?你還能想一個更奇葩點的理由麼?

收回手,貪狼台上方的凹槽已然消失,整個貪狼台就是一個渾然的半球體,仿佛那個凹槽從來就不存在,唯一有些痕跡的是,原先凹槽的位置有幾道生死寶鑒的花紋在緩慢的流轉.

我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念頭,雖然現在這頁天樞貪狼卷跟貪狼台現在已經融為一體,但當我召喚出來生死審判以後,它是不是會重新散布在中原各地,然後,留待下一位有緣人再重新一一收集?

站起身來,正要將金屬板重新蓋上,卻突然發現自己的體內已然有少許能量流動,除了吞噬能量以外,還有雷系跟火系法力,另外,原先在我體內若隱若現的老牌陰陽能量也隱然蠢/蠢/欲/動.

難道我的能量恢複了?我捏了個法訣,揚手就是一道九天神雷,果然,一道閃電徑直劈在了土坑的坑壁上,不過,讓人郁悶的是,這道閃電實在是過于微弱,差不多就一根筷子粗細,一尺來長,這一道閃電劈過,坑壁上居然就只有指頭大的一個小坑,說句不好聽的,我吐口痰都比這威力大.

又耍了一招五雷轟頂,這次干脆連筷子粗的閃電都沒了.

看來,只有將體內的七頁生死寶鑒全部恭送出去,我的法力才會回複到原先的水平.看了看手表,現在是下午兩點半,也就是說,我必須在明天下午兩點半以前將所有的法陣全部激活.

媽的,得抓緊時間才行.

將金屬板蓋好,爬出坑,見到申思磐遠遠的站在長城的缺口處,大聲招呼他過來,兩人隨意的將坑填埋了一下,然後將先前割斷的灌木丟在上面,便不再理會.

掏出紅色的空間傳送門,我開始設置第二個地點——少林寺的大雄寶殿.

這是金滿園告訴我的地點,微信上面是這麼說的:'在大雄寶殿外面廣場左邊50米處,有一口深井,武曲台就在其中’.

正准備傳送,轉念一想,現在光天化日,大雄寶殿正是人頭湧湧的時候,我們突然鑽出去,心髒不好的可能會被當場嚇死.

不行,我還是先去那些人煙稀少的地方,晚點再去少林寺.

看了看微信,除了萬里長城的貪狼台以外,其余六個地點分別是:長白山天池的巨門台,峨眉金頂的文曲台,神農架的祿存台,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廉貞台,少林寺大雄寶殿的武曲台以及昆侖山死亡谷的破軍台.

要不,先去塔克拉瑪干沙漠?反正那地方一年四季都人.

重新設定了位置,推門一看,烈日炎炎,黃沙萬里,天地之間看不到任何生命,仿佛一切生機到了這都已經斷絕.

跨步走了過去,剛到那邊,熱浪就撲面而來,這里的空氣竟然都是異常的熾/熱與干燥,這才呼吸了一下,就覺得肺里面如同有一個火爐在燃燒.身後,申思磐也是走了出來,眉頭一皺,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甕聲甕氣的說道:"鍾老板,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我呵呵一笑:"稍微忍一下就好了,根據剛才的經驗,只要找到了法陣,激活還是很快的."

上篇:418 空間傳送     下篇:420 沙漠風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