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22 沙漠風云(三)  
   
422 沙漠風云(三)

似乎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個變故,金黃帳篷那邊一片嘩然,然後有十來條大漢跑了過來,抽出馬刀大聲咒罵,當先那身形靈動的四名大漢更是激動異常,手中的馬刀上下揮舞,似乎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將呂少陽等人剁成肉醬,另外還有八名手持馬刀的大漢,分別站于這四人身後,呐喊助威,因為投鼠忌器的緣故,他們也不敢過于靠近.

"怎麼回事?"我訝然大叫.

此時,呂少陽正用槍指著呂正陽的後腦,有兩名大漢將馬刀交叉架在呂正陽的脖子上,另外還有一名手持火銃的刀疤漢子用槍管抵在了呂正陽的前胸,看這架勢,只要呂正陽這邊有個什麼動靜,他馬上就會被子彈爆頭,鐵砂爆胸,馬刀割喉……

除非他是神仙,要不然,他必死無疑.

另外還有兩名大漢,分別用馬刀指著我跟申思磐,對于這種威脅,我並不怎麼在意,只要我出手,隨隨便便就能擊落面前的馬刀.

"三弟,你想干什麼?"呂正陽皺眉道,並沒有因為刀槍加身而有絲毫慌亂.

"想干什麼?"呂少陽冷笑一聲:"大哥,你坐家主的位置也太久了,是時候讓我過下癮了."

"你以為,家主的位置是你想坐就能坐的麼?"呂正陽沉聲道,不怒自威.

"大哥,你老了,現在除了你手下的四大金剛,還有誰願意聽你的號令?哈哈哈哈……"呂少陽似乎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突然就瘋狂的大笑起來,笑了十來秒鍾,他才止歇下來,大力咳嗽了一聲,揚聲吼道:"呂氏少陽!"

呂少陽話音一落,四道淒厲的呼喊頓時響起,循聲望去,只見先前那四名身形靈動的漢子胸口都是有一截刀尖突出,一個個雙目圓睜,充滿駭然與不信,好一會,胸口的刀尖驟然消失,這四名大漢才先後癱軟在地.

在他們身後,那八名原本在呐喊助威的漢子都是一臉的冷笑,其中有四人手中握著血淋淋的馬刀.

呂正陽的四名貼身保鏢,竟然在瞬息間被這八人擊斃.

"呂少陽!"呂正陽睚眦欲裂,嘶聲怒吼.

宛如對他的蔑視,呂少陽只是冷笑一聲,周圍頓時有數十道聲音大聲叫喊

"呂氏少陽,沙漠稱王!"

"呂氏少陽,沙漠稱王!"

……

見狀我也是苦笑一聲,原以為這種骨肉相殘的戲份只會在電影里才會出現,沒想到居然讓我活生生的看了個現場直播.最讓人無語的是,你爺爺的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你們自相殘殺能不能離我遠點啊?非得把我拉進去做什麼,就現在這種情況,我還怎麼挖掘廉貞台?

左右張望了一下,心里尋思著怎麼隔開馬刀,然後召喚出空間傳送門,這種時候,自然是逃命要緊,至于會不會浪費一個小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心中不免懷念自己曾經擁有的法力,如果老子的法力還在,海底一千個大氣壓都壓不死我,我還會怕你們這刀槍子彈?

正郁悶之際,那頂巨大的金黃色帳篷里跑出一男一女,女子腳步虛浮,正是呂悅,而旁邊的那名男子卻是一個大腹便便的大胖子,不過,從他的奔跑姿勢來看,他並不沒有因為胖而行動遲緩,反而異常矯健.

呂悅腳下一個蹌踉,眼看就要跌倒,那名大胖子身形一閃,伸手在呂悅的肩膀上一帶,就這麼一下,呂悅頓時就恢複了平衡.

就這麼一個動作,看得我頭皮一麻,媽的,這人的身手,恐怕不在婁巍之下.

跑到跟前,呂悅跟大胖子便停了下來,一方面是因為周圍的人出手相攔,另一方面卻是因為看到了呂正陽正被兩把刀兩把槍挾持著.

看了看地上的四具尸首,呂悅眼睛一紅,厲聲喝道."三叔,你想做什麼?"

"切,你以為你是誰啊?居然敢沖我這麼說話.來人,給我砍死她!"呂少陽冷哼一聲,森然說道.

這他嗎的還是剛才那個抱著呂悅一臉驚喜的三叔麼?

呂少陽此言一出,旁邊頓時有三四個人舉起了砍刀,照著呂悅的頭就砍了下去,我暗罵了一句,正要架開面前的馬刀然後施以援手,卻突然看到呂悅的父親呂正陽嘴角掠過一抹冷笑.

這是什麼表情?

心中一動,我突然就想到了那個大胖子,硬生生的收住了自己的手,旁人看來,我只不過微微抖了一下肩膀而已.轉而望向呂悅,就在四把馬刀即將要落在呂悅頭上的時候,一直呆在旁邊沒有吭聲的大胖子出手了.

他出手很慢,就好像是多情的老板為嬌豔的女秘書輕輕戴上一枚鑽戒,又好像是多金的富二代看著床頭的美女緩緩拿出一盒杜蕾斯……其動作舒緩悠閑,不帶半分煙火之氣.

可就是這種極為緩慢的出手,竟然將那四把閃電般落下的馬刀一一抓在手中,微微一笑,大胖子將手中四把馬刀丟在了地上,嗆啷的馬刀相撞聲,異常的刺耳.

所有的人都是看著大胖子那憨厚的面容發呆,場中一下子鴉雀無聲,呂少陽也是楞了好一會,才皺眉問道:"你是誰?"

大胖子呵呵一笑,臉上的肥肉將眼睛擠成了一條縫,笑口笑臉跟彌勒佛似的:"我是呂家的守護者!"

"你就是呂家的守護者?"呂少陽聞言臉色大變.

大胖子憨笑點頭.

呂少陽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隔了好一會,他突然大聲的叫道:"呂正陽能給你什麼,我一律加倍給你!"

"他並沒有給我什麼,我的使命是保護呂家家主的安危."大胖子憨然說道.

"保護呂家家主?你知道不知道,呂家只有在我手上才能發揚光大!你更應該保護我才對!"呂少陽嘶聲道.

"那個我不管,只有見到玄鐵令牌,我才承認誰是家主."大胖子如實的回答.

呂少陽冷笑一聲,用手槍用力的頂了頂呂正陽的腦袋,厲聲道:"快把玄鐵令牌交出來!要不然我斃了你!"

呂正陽哼了一聲:"既然你是呂家的人,想必你也應該知道,除非我呂正陽無後,要不然,這令牌就會傳給我的子女.如果小悅出事了,或許你還有機會,可惜,現在小悅回來了."

呂少陽罵了一句:"不要以為你有這個大胖子保護你就會沒事,他再厲害能快得過子彈?再說了,如果我將你們父女倆都擊斃,那家主的位置還不照樣是我的?到時候,守護者要保護的對象就是我了,哈哈哈哈."

笑了兩聲,呂少陽呸了一聲,罵道:"媽的,一個小丫頭都殺不死!那個周瘸子真他嗎的是一個廢物!"

聽呂少陽這麼一說,呂正陽的臉色就變了,厲聲喝道:"你是說,小悅是你指使人抓走的?"

呂少陽冷哼一聲:"不僅僅如此,你跟半天云之間的戰斗也是我挑撥起來的,要不然,我要殺光你的手下還真是一件麻煩的事."

"難怪,難怪……"呂正陽喃喃的說了兩句:"難怪一直跟我井水不犯河水的半天云會突然跟我搶地盤宣戰,難怪在戰斗的時候,你帶著你的手下居然說遭遇了沙暴,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沒錯!原以為將呂悅弄死,然後再將你干掉,那家主的位置就會落入我手,卻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整天龜縮在這個帳篷里面不出來,害得我想下手都沒機會.更讓我沒想到的是,呂悅居然跑回來了!"呂少陽呸了一聲,繼續說道:"還好老子反應快,將計就計的把你引了出來,哈哈哈哈."

聽到這,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干咳了一聲:"那誰,呂少陽是吧,能不能請教一個問題?"

呂少陽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請教你妹啊,我讓你說話了嗎?"

我哈哈一笑,漫不經心的往前一抓,面前的馬刀就被我奪了下來,撇了撇嘴,隨手一折,叮的一聲,馬刀竟然被我折成了兩截,隨手往草地上一扔,兩截斷刀相交,發出一道清脆的嗆啷聲.

見我露了這一手,呂悅頓時驚喜的大叫,而那名大胖子卻是眼神一亮.在一般的人看起來,我能將精鋼打造的馬刀折斷,這太特麼的牛逼了,但是在高手眼中,我出手奪刀的動作那才叫牛逼.

"怎麼樣?我現在可以說話了嗎?"我伸手又是一抓,申思磐面前的那把馬刀也被我奪了下來,依舊是隨手一折,斷成兩截後扔在了地上.

呂少陽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手上微微一動,似乎想要舉槍,隨即看了一眼那個大胖子,終于硬生生的忍住,想來也是知道,只要他的槍一離開呂正陽的頭部,那個大胖子搞不好就會暴起傷人.

冷哼了一聲,呂少陽說道:"那你說吧."

"我很是好奇,既然你已經借半天云的刀將你大哥的手下全部殺光,而且這里都是你的心腹,你為什麼不直接沖進帳篷剁了你大哥就是,就算他手下有四個武藝高強的保鏢,可也架不住你們人多吧."我笑著問道,渾然不顧旁邊呂悅憤怒的目光.

上篇:421 沙漠風云(二)     下篇:423 沙漠風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