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34 洗髓易筋(三)  
   
434 洗髓易筋(三)

這力道威不可擋,而我又是驟不及防,甫一接觸,我便被這股力道直接擊落.

整個人急遽的下墜,頓時大驚,這枯井有十多米高,摔下去那還了得.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試圖抓住懸在中間的繩索,總算是命不該絕,左手的小指竟然觸到了繩索.

反手一抓,左手手掌瞬間就扣住繩子,腰部一擰,猛然用力,整個身子便移了過去,同時,右手與雙腳也都迅速的纏住繩索,這樣一來,我整個人就好像樹袋熊一樣掛在繩子上.

就在我以為暫時安全的時候,上面又是一股霸道的力道傳了過來.這股力道比剛才的力道似乎更加威猛,更加蠻橫!

草!

我咬牙揮手格架,但這股力道是實在是太過于巨大,撞擊之下,我只覺得喉嚨一甜,張口就噴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再次墜落.

蓬的一聲,我四腳朝天的掉在了井底.

由于枯井中間的淤泥已經被我鏟開,這一下就等于直接摔在金屬板上.

痛!

真他嗎的痛!

只覺得自己的屁/股就好像裂開了一般,原本只有兩片的臀/部,此刻仿佛變成了四片,八片……每一片都讓我撕心裂肺的痛.

而掛在脖子上的手電筒,也是因為劇烈的擺動而狠狠的甩在了我的鼻子上,鼻子一酸,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還好我在半空中停頓了一次,如果直接從十來米的高空墜落在金屬板上,不死也殘廢.

咬牙掙紮著爬了起來,勉力活動了一下胯部,等到屁/股沒有那麼痛的時候,我暗捏九天神雷的法訣,呸了一聲,再次往上爬.

只要那股力道再來攻擊我,我就給他一下.老子現在體內雷系法力浩瀚如海,不信劈不死你.

剛爬到一半,腦袋就撞到了一個東西,抬頭望去,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就好像上面有一層無形的牆壁擋在了前面,舉起手電筒往上一照,沒有照到任何東西,手電筒光直接射/到了井口外面,我甚至能看到枯井旁邊大樹的枝葉.

怎麼回事?

我伸手用力的推了推,上面就好像有一層透明的橡膠,觸手有些軟,但再用力往上推的話,里面就是硬/梆/梆的.

罵了一聲,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道九天神雷甩了過去.

這道九天神雷是被我調節過的,原本是五米粗的閃電被我縮小到水桶粗,但威力卻只衰減了一成.(注1)

哧嚓一聲,水桶粗的閃電直接穿過了這道無形的屏障,又穿過了外面大樹的枝葉,枝葉在九天神雷中還來不及搖擺,就化成了灰燼,銀色的閃電呼嘯而過,遠遠的消失在天幕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九天神雷居然直接從這道屏障中穿了過去.

難道這道無形的屏障已經消失?

我再次伸手觸摸,卻發現那道無形的屏障依然還在.

這還真是奇怪了,我的九天神雷竟然直接穿過了這層透明的屏障.

而且,更讓人驚駭的是,這道無形的屏障竟然開始緩緩的下落,很快就壓在了我的頭上,沛然而又渾厚的壓力,讓人根本無法抵擋.

罵了一聲,我滑到了井底.

咬咬牙,各種法術源源不斷的發了出去,九天神雷,烈焰旋燈,五雷轟頂,炎龍殺陣,雷霆萬鈞,天火燎原……可是,這一個又一個的法術如泥牛入海,都是徑直穿過了這層透明的屏障,直接消失在天際.

"鍾老板!你到底在干什麼?"外面傳來申思磐嘶聲的呼叫,打斗聲似乎也已經停止:"快上來救我,我被人壓在地上了,媽的,他在脫我褲子!住手!你他嗎的快住手!草,信不信我咬你啊!日,你怎麼還先咬人?你這個畜生,住手……啊……"

申思磐發出一道淒厲的聲音以後,外面再無聲息,死一般的寂靜.

"申思磐!"我厲聲叫道!

"小申!"

"小磐!"

……

不管我怎麼呼喊,上面都是毫無動靜.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跟申思磐搏斗的人到底是誰?在我上方這道無形的屏障又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的法術對它沒有任何作用?

一個個巨大的問號在我頭頂繚繞,讓我憤懣,讓我憋屈,讓我覺得滿腔的怒火無從發泄.

大聲罵了一句,右手一舉,正准備再釋放一道九天神雷,卻發現那道無形的屏障竟然已經降落到了我頭頂上方.

頓時,心中各種憋屈憤懣怒火全部噴湧而發,大吼一聲,奮力一拳擊中了上方的無形屏障.

草!老子一拳揍死你!

轟然一聲,這一拳擊出以後,這層無形的屏障驟然發出了一道深紫色的光芒,光芒一閃即逝,但就在這一瞬間,我竟然在這道無形的屏障里看到了漫天的星斗,甚至里面還有北斗七星.

這感覺玄之又玄,明明眼前是一道方圓不過三米的透明屏障,但是在我一拳擊中它的時候,它里面竟然浮現出了漫天的星斗.

隨即,我心里一陣驚喜,不由想起風雞所說的話,我這神功屬于魔武雙修,既有魔法攻擊又有物理攻擊,不知道什麼原因,這道無形的屏障對魔法攻擊免疫,但物理攻擊對它卻是有效.

想到了這一點,我運起全身所有的能量,怒叱一聲,全力擊出一拳.

這一拳擊在屏障上面,那道透明的屏障再次紫光一閃,這一次,深紫色的光芒閃過以後,整個屏障不再透明,而是呈現出淡淡的紫色.

在這淡紫色中,我又看到了漫天的星斗,更讓人駭然的是,里面那個北斗七星竟然在移動,而且移動的速度還不慢,原本是一個勺子形狀,很快就變成了猶如心電圖一般的波折線,又有些像一個'山’字.

這是什麼意思?

旁邊有星星不斷的加入到這個圖形中來,很快,我就知道這個圖形是什麼意思了,它竟然擺出了一個中指的樣子.

它在鄙視我!這道屏障竟然在鄙視我!

奮力又是一拳,我發誓,這一拳我不僅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更是把抓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淡紫色的屏障的顏色隱約又加深了少許,而且,屏障下沉的勢頭也是停了下來.不過,里面的星星又開始移動,這一次,它們在屏障里面擺出了一句話:"再用力點!"

這貨有受虐傾向吧?揍了它幾拳似乎還上癮了呢.你以為我沒用力麼?剛才那一拳我已經用上了全部的力道,再用力也就這樣了.

"你不用力我就壓死你!"還沒等我說什麼,屏障里面的星星又排列出幾個字,然後,我看到這道屏障又開始緩慢的下沉.

媽的,這厮絕對是神經病.

大吼一聲,我再次用上全力,一拳擊中了屏障.

屏障的顏色沒有再加深,仿佛我這一拳的力道沒有超過剛才那一拳,不足以讓它變色,屏障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又繼續下沉,同時,里面排列出了幾個大字:"不用力?那你去死吧!"

我想要用手去支撐,卻發現這力道重達萬鈞,想要強行支撐的話,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被壓得骨骼盡碎而亡.

我只能被它壓得緩慢下蹲,很快,我就只能彎腰屈膝的站著.

情急之下,我突然大叫了一聲:"暫停!"

屏障居然還真的停了下來,然後中間出現了一個英文:"why?"

這厮還會將英文?這讓我幾乎瘋掉,凌/亂了好一會,我才說道:"你為什麼讓我用力揍你?"

"你管得著嗎?"

"我是說,你要能說出個原因來,說不定我能找到別的辦法來滿足你的要求."我胡亂說道.

"少廢話,趕緊想辦法再用力!"

排列完這段字,屏障又開始緩慢的下落.

"草!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不管我如何咒罵,屏障都是緩慢而堅定的下落,很快,這屏障距離地面就只有五十厘米的高度,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是仰躺在地上.

"喂!喂!我想到辦法了!"我大聲叫道.

此話一出,屏障停頓了下來,閃現出幾個字:"你打算怎麼做?"

"我……我……"我腦袋飛轉,根本一個辦法都沒有.

"你不是在糊弄我吧?"

"不!絕對不是,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我自然要矢口否認.

屏障似乎在思索著一件事情,好半天都沒有動靜,里面的星星只是毫無規則的浮動著,過了差不多三四分鍾,里面的星星才重新排列出來一段文字:"你剛才打我的那幾拳,叫什麼來著?"

"搞死你神功!"我連忙回答.

"有沒有第二招?我覺得這種拳打在身上還挺舒服的."

"有,有!"我急聲道.

"那你怎麼不用?"

"不是我不用,而是沒有那麼多能量!"我大聲說道.

"能量?什麼意思?"

"使用剛才那種拳法,體內最少要有五種不同的能量才能使出第一招,第二招的話,必須要有六種不同的能量才行."我連聲說道.

"你是說,你體內只有五種能量?"

"呃,是的!"我如實回答.

"可惜,你沒有易筋經跟洗髓經,要不然,你可以利用體內的能量再合成新的能量,既然這樣,你再無任何利用價值,去死吧!"

注1:雷系法術如果縮小的話威力會有衰減,這種衰減是隨著直徑的變小而變小的,越是縮到後面衰減得越厲害,五米粗的閃電,縮小到水桶粗,它的威力只是衰減了一成,而從水桶粗再縮小道筷子粗的話,它的威力會急遽的衰減六成,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那麼多.

上篇:433 洗髓易筋(二)     下篇:435 洗髓易筋(四)